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美食 >

    食饮记|我所吃过的乡村米其林(之一)

    2016-08-11  |  风流猪狗  |  微信号:theTriangles

    食饮记|我所吃过的乡村米其林(之一)

     

    前些天在景德镇啄佬吃饭,我微博秀了几张照片,开玩笑说是景德镇的米其林一星餐厅,结果看到微博上有人留言说不知所云。对于熟人圈,我总喜欢开这个玩笑,因为彼此都懂,啄佬的几个菜:辣椒炒肉,卤水白鱼和油煎豆腐,几乎是次次必点的经典菜,简直是《红楼梦》里宝玉说的话,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最早知道啄佬,是四川成都一位开了二十多家餐厅的老板告诉我的,说那里的辣椒炒肉是一绝,他自己做不出来。这位爷是美食家,在成都靠餐厅扬名立万可不是容易的事,他还肯这么说,那啄佬必定有绝活。后来去景德镇就要求去吃这家,一楼是瓷器展销铺子,各种老板淘换回来的花瓶和瓷板,满坑满谷,按照他自己喜欢的方式陈列着,只觉得眼睛被侵犯,乱花迷眼,完全看不过来,俗气到了不知俗气的地步,倒是也别致。

     

    大桌子旁,永远坐着一位散淡的中年人,在那里坐着,倒有几分像账房先生,现在也依然不知道是谁,反正不是老板,啄佬是个光头,我只见过一次,极利落,善于交际。

     

    经过一道极矮的门上楼,就是散座了,也不过寥寥可数几个座位。有位眼镜太太负责点菜,是啄佬的老婆,姿色尚可,人也是厉害,会安排你的菜:五个人?吃这么多干嘛?够了。真的够了。这么凉快,开什么空调?你有鱼,就别吃虾了。倒是不絮叨,同样是麻利。

     

    食饮记|我所吃过的乡村米其林(之一)

     

    蔬菜和肉类都是本地出品,过去在江西少吃鱼虾,可是后来才明白景德镇是吃鱼虾的好地方,虾肥大多籽,这里的油爆虾不甜反辣,可也是美味;白鱼总以为只有太湖有,这的白鱼用油煎后加卤汁,吃的是不仅是鱼的清鲜,还有烹调之味,景德镇人吃菜喜咸,认为不咸鲜味道出来不了,和上海人吃菜放糖提鲜一样,彼此也没什么好歧视的——对鲜味的古怪追求而已。

     

    当然,最好吃的还是辣椒炒肉,我上次写过是余干辣椒炒的辣椒炒肉,不知怎么惹了一位江西籍贯的猥琐编辑,破口大骂了许久,说我不懂行。这次吃的时候,特意问了,虽然老板娘有夸张之处,可是她家的此菜辣椒确实来自余干县的一块田地,据说那里的辣椒特别香,以至于很多时候人们愿意吃辣椒,放弃旁边点缀的肉。

     

    食饮记|我所吃过的乡村米其林(之一)

     

    乡村处处有这样美好的餐馆。我们去水库边上吃石鸡,暴雨初晴,天上如同洗过一般,只有清凉的云,边缘还有点暑气的红。

     

    石鸡之外,乡村餐馆里还有青辣椒炒红辣椒,这次是红辣椒不辣,陪伴豆豉一起,一口口吞进去,只是满口的香甜,我疑心是柿子椒,但是又比那个肉质肥厚,中国的辣椒品种还真是多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工厂食堂的福利了:辣椒炒肉是大锅菜,可是这种粗枝大叶的菜,并不需要精心细做,肥油浸润的辣椒一口口活色生香,这是活在两湖地区氤氲的水汽中的人民的福利,辣椒出汗,咸盐补矿物质,最基本的生活必须品,扎实得和晚上睡觉的木床一样,在那里,在那里。

     

    食饮记|我所吃过的乡村米其林(之一)

     

    主人带我来,是吃石鸡的。小时候就听说过庐山石鸡,应该是长在山间溪流里的动物,但从没机会吃到,也没特意去吃,总觉得蛙类有潜在的小灵魂。等到终于吃到的时候,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厨师用了少量腊肉来煮石鸡,淡的几乎没有味道,可是第一口汤下去,就够了,口腔喝和食道像被蒙了块丝绸般的滑,这种吃,是犯罪,可是忍不住。一犯再犯,难怪中国人会特意强调食补,确实精心的食物让人有幻觉,以为可以改变身体状况。每喝一碗汤,都仪式化地赞美一遍。

     

    食饮记|我所吃过的乡村米其林(之一)

     

    这种美味,在北京上海完全不可能想象,再昂贵的餐厅,也难有这么珍贵的食材。即使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这种食材也是昂贵的,因此常有假冒品,这家是主人鉴定过的,厨房窗口里望进去,黑乎乎的灶台,戴着大粗金链子的小老板正在算账。

     

    食饮记|我所吃过的乡村米其林(之一)

     

    出来的时候,银色的弯月在天空,还是干净,远处有汽车在山路上行走,亮着车灯,照着蓝色的远山,还有周围绿盖的田野,泥泞的地,恍如一副织在锦绣里的清代的官员补子,又呆板,又美丽。周围人都视而不见,是他们席见的乡村,可我完全目瞪口呆,中国的辽阔,常常有这样的好去处,大约也只有当地人知道,就像《路边野餐》里面的两岸青山,绕过去,绕过来,总能交手相握。

     

    有次在梧州吃鱼生,大盘的鱼生非常洁净,在昏黄的灯光下,老板娘拿进来若干碟佐鱼生的材料,因为害怕有寄生虫,所以想处各种土办法,加大量的油,香菜,还有各种香料,古怪的迷人的不知名的物事,一小碗一小碗的拌好,像小孩玩过家家,这里也是城里有名的江鲜馆,并不便宜,外面是静默的西江,有时候能听到鱼跳出水面的声音,理想的一切都在这里,又都不在这里。

     

    上一篇:牛肉爱好者天堂:5家超人气炸牛排店推荐 下一篇:传统美食?300年前中国人根本不认识辣椒呢!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