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美食 >

    啊啊!一到日本我就变成了吃货

    2016-10-13  |  不止读书  |  微信号:buzhidushu

    啊啊,终于写完了。没怎么修改,先这样看吧。吃的太认真,所以没什么照片,先这样看吧。

     

     

    --------------------

     

    啊啊!一到日本我就变成了吃货
     

     

    大阪·在日本的第一餐

     

     

    深夜十二点,方到酒店,便又折出门去找吃的。奔波了一天,饿极了。街对角恰好有一家小店亮着灯,便径直走过去。

     

    刚踏进店门,就听见一句热烈的日语迎来,虽然听不懂,但大概可以猜到是“欢迎光临”之类的话。循着声音,看到老板娘正对着我们微笑,手里还在收拾盘子。我也点头示意,其实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本想趁势坐下,但哪晓得打了个招呼之后,老板娘返身去照顾其他客人,并不管我们了。

     

    左右环顾,虽然是半夜,竟然坐满了人。这些客人显然被我们的闯入打扰,齐刷刷的都朝这边看过来,大概一两秒,见我们毫无动静,便又回复本来的动作,吃面的吃面,看手机的看手机。

     

    这时,我终于发现角落里的点餐机,走过去,看着图片选餐付钱,倒也简单。点完餐,正好有人出门,空出两个位置,可以坐下了。刚坐下,老板娘便将两杯冰茶端到桌前,不知道为什么,日本店里供应的免费茶水,大多是冰的,而且非常冰。

     

    然后,又是我听不懂的日语,虽然听不懂,但老板娘还是一丝不苟的和我们确认餐品,当然点头,除此之外,也不知道说什么。等餐的空隙不免左顾右盼。

     

    我的左手边坐着一个中年大叔,正在吃一碗冷面,那面放在一个带空隙的正方形台子上,看上去像是竹制的,配了一碗汤料,倒在面上,汤水渗到空隙下的容器里,面有了滋味,还不会被泡软。大叔吃的很起劲,一声不吭,也不看手机,也不看别人,就那么很认真的对着面,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右边也坐了好几位食客,大多是独自一人,专心的吃饭,不发出一点声音。最右边,有一对年轻的情侣,小声的说笑着。

     

    我们的餐来了。我点的是牛肉饭套餐,有点类似吉野家,但配的小菜很多,比如一碗生白菜,可以沾沙拉酱吃,还有一两块酸萝卜、酸黄瓜,外加一碗味增汤。吃的很满足,日本菜总是这样,花样繁多,杯杯盏盏,端上来琳琅满目,眼里丰盈,心里也期待着一个又一个惊喜。即使是快餐,也是整齐、舒适、悦目的。

     

    埋头吃完饭,店里竟然空了一大半,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只有老板娘还在工作间里来来回回的忙碌着。我们也起身,刚出门,便听见头顶有一声清响,原来是风铃,然后是身后传来的问候语,不用说,一定是“谢谢,请慢走“之类的话吧。日本店家的周到和礼貌,让人很舒服。

     

    这样,就吃完了在日本的第一餐。

     

     

    蟹道乐

    啊啊!一到日本我就变成了吃货第二天,并没有什么特别要去的地方。听说道掘顿是美食街,便来了。其实美食街这名字,并不大好的,以我的经验,凡是叫做美食街的,大抵是给外地游客准备的地方,真正本地人,很少去,一则人多,二则也未必正宗好吃。

     

    然而,人懒,准备不充分,便也来逛逛。

     

    走进街口,就看见一个大大的螃蟹盘踞在高楼上,这螃蟹底下,就是鼎鼎有名的蟹道乐了。看各种旅行APP,都说这家店好吃,那么,就来试试吧。

     

    是时11:30,已经要排队。拿了号,告知大约一个小时后可以用餐,反正不急,等吧。先在街上逛逛,一路向前走,身边总是听见中国话,各种方言都有,恍惚间好像又到了国内。当然,韩国人也不少,西方人次之,真正讲日本话的,除了小贩,店家,几乎没有了。看来我的判断大致没错,果然是个游客聚集地,未必有实在的东西。

     

    一小时后,回到蟹道乐,门口已经围着一圈人。好险早拿了号,若是现在才来,就要等到两点多。然而即便等到两点多,还是源源不断有人来,这就是人气,或者自媒体圈里喜欢说的头部效应,常年盘踞在中国游客美食榜上,信息不对称,只好赶这里来凑热闹了。

     

    轮到我们,被请进电梯里,很小的电梯,到三楼。叮!电梯门开,眼前迎着两三位穿着和服的女招待,向我们鞠躬欢迎,一下子被惊到了,还没等反应过来,便由一个侍者将我手中的伞接去,放到一旁,然后,指引脱鞋,引入座位。

     

    坐下来,细看,这几位女招待,大多是中年以上,其中有一位,头发花白,但梳理得整整齐齐,额前的一撮头发,明显还是烫过的,她们都化了妆,特别是嘴唇,涂着鲜明的红色,虽然年老,却自有一股风韵。

     

    座位很有趣,并不是西式的桌椅板凳,也不是传统的日式坐垫,而是介乎两者之间的一种形式,虽是矮桌,但不必跪坐,因为桌下挖了个大洞,客人可以坐着,正好把腿放下去。既有传统日式风格,坐着又不会累。

     

    坐下,那位年长的女侍者款款走来,递给我们一人一副热毛巾,以及一个Pad。这Pad原来是多语言的菜单,专门给我这种外国游客使用,倒也方便。我点了一个套餐。

     

    等了十几分钟,第一道菜来了,一个小钵子,里面是几根蟹腿,看起来是煮或蒸熟的。同时,还递给我们一小碗蘸水,似乎有酒、醋和姜的味道,另外还有一个像耳勺那么大的竹制小剔子,专门用来吃蟹肉的。

     

    左手拿着蟹腿,右手用剔子将肉剔下来,一根蟹腿,只有一小撮而已。那肉丝丝分明,入口,又甜又鲜,好吃极了。可惜太少,刚入口就没了,再拿一个,剔两下,又吃完了。

     

    然后,就是等。不一会,第二道来了,还是蟹腿,不过这回是烤的,肉仍然甜美,并且还多了一种焦香,可惜又是一下就吃完了。

     

    第三道是天妇罗,仍然是蟹肉,酥脆不腻,大大一根蟹腿,吃得很满足,另还有几片蔬菜。接着,是蟹腿刺身,虽然是生的,但并无腥气,不知处理过程如何,只稍稍有些苦味。

     

    吃了着好几道才发现,原来别人都是一人一个套餐,点少了,难怪总是一会就吃完了。但是已经吃了一半,就没再多点一份套餐,而是要了一份饭。这饭也很有意思,端上桌来是一个小小的灶台,里面点着蜡烛,上面坐着一个碗大的铁锅,锅上盖着厚厚的木盖。

     

    “要等二十五分钟”,侍者说。

     

    原来饭就在你面前现煮的,不一会,水开了,木盖边缘开始冒泡,跟着热热的蒸汽流窜出来,然后就开始闻得到饭香了。时间到了,那位年长的侍者踏着碎步走来,跪坐下,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把木盖打开,然后朝里面倒进一碗鲜蟹肉,接着搅拌起来。好香!

     

    正好盛了两碗,然后又像变戏法一样,桌上多了两碗汤,一些葱,还有别的什么佐料。听不懂没有关系,可以用手势,原来这汤是倒进饭里泡着吃的,可以自己选择加不加葱香。

     

    兴许是饿了,几口就把饭吃完,终于有点饱腹感了。看看周围,之前的一对日本男女已经离开,旁边的座位现在坐的是一对香港人,他们的座位靠窗,可以看到街上的人流,还有对面楼房的广告招牌。我朝窗外看,才发现又下起了小雨。这样下着小雨的下午,就这么坐着,倒也真是挺好。

     

    用餐结束,最后上了一道水果,吃完,便下楼结账。虽然之前担心美食街名不副实,没想到,却是很完美的一餐。食材新鲜,美味,虽在闹市,但环境幽静,又有日本式的招待,不殊此行。

     

     

    京都觅食

     

    啊啊!一到日本我就变成了吃货

    大阪待了一天,该去京都了。

     

    虽然从未去过日本,但从旁人的介绍,以及相关的文章来看,京都应该是最合我口味的。人多的地方,我怕。大城市,大多长得一样,没什么意思。而京都,虽然小,楼宇不高,但古都有古都的气派,不在繁华,而在底蕴。

     

    这底蕴,体现在一个城市的感觉。而一个城市感觉,大抵是不可能通过什么工程造出来的,它必须是长出来的,这些建筑,这些街道,这些人,就是这样的,如此才不突兀,才能浑然一体,让人感到这不是一个假城。

     

    国内目前许多古镇,很多都是空城,街面上卖着从义乌批发来的商品,一家挨着一家,烤鱿鱼,冻奶茶,没有别的花样了。人不是傻子,走在里面,知道这是假的,可中国人也不在乎,假的就假的吧,都是假的,便也就这样了。

     

    京都不假,这个以后再说。这回先说说吃。事实上,这回来日本,有些受了詹宏志《旅行与读书》的鼓动,他这本书里有一篇《京都觅食记》,写到好几处吃的,我既来了,必然要去试试。

     

    其中有一家叫做“京和食 かもめ”的店。据詹宏志讲,这家店的厨师大有来历,先是在京都名料理店修业多年,现在与太太出来开了这家小店,不仅味道好,而且比起那些动辄上万日元的怀石料理要便宜许多。

     

    他在书里写,这家店要请酒店经理小姐帮忙预定。我有样学样,入住酒店时,也掏出手机,请酒店的经理小姐帮忙预定。可惜没有詹宏志那么好运,他虽然没有订到当晚的,却订到了第二天的,而我这边的回复却是“对方没有接通”,可能是太晚,餐厅已经关门了。

     

    没办法,只好明天再试了。

     

    《京都觅食记》里不止记录了这一家,还有一家鳗鱼饭。这鳗鱼饭也是他从书上读到的,据说这家烤鳗鱼的师傅中川清司被认为是人间国宝,“鳗鱼的吃法也特别,把饭和鳗鱼放在杉木桶中,吃时再盛到碗中,称为’鳗桶’”。并且,这家店还是米其林一星。

     

    这店就在祇园花见小路的巷子里。第二天中午,逛了逛周边寺宇,便去寻找这家小店。有了google map,什么地方都好找。因为是中午,游人并不很多,小巷子里更是冷清。找到店门,确定门帘上有“鳗桶”字样,却不太好意思进去。因为店门是关着的,不知道是否开业,沟通又不畅,便站定在路边,朝门帘里瞅了瞅,正好被一位厨师发现了,知会了女将,把我们迎了进去。

     

    一进门,就听指示脱鞋上了二楼。楼上空空的,只有一桌坐着一家三口,五六张矮桌都没有人,我们在楼梯旁的一张桌子坐下。环顾四周,是全木建筑,木头成乌黑色,一派古朴,正是詹宏志所说的“町家风情”。

     

    菜单很简单,除了鳗桶,就是鳗鱼饭。鳗桶大概是3-4人份的,所以我们一人点了一份鳗鱼饭。其实我之前吃过一次鳗鱼饭,是在深圳的吉野家,虽然是快餐店,但当时确实也把我惊艳了,因为那鳗鱼特别软,一入口就化了,表面还洒了几粒芝麻,又香又甜,让我记忆深刻。

     

    还在回想中,鳗鱼饭来了。一个大碗,上面盖着两三块鳗鱼,下面是蒸熟的米饭,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并不容易。詹宏志说,这鳗鱼是先用木炭素烤,再蒸,蒸透后浸酱汁再烤。所以又软又嫩,同时因为烤过,又有木炭的香气。

     

    我正好饿了,埋头吃起来。这鳗鱼比我在吉野家吃的要厚,烤出来的焦香更浓,底下的米饭所拌的酱汁恰到好处,即使没有鳗鱼,吃起来也是非常可口的。没几下,一碗鳗鱼饭就被我消灭了。

     

    这时才发现,原来那一家三口也是中国人,那小孩大概两三岁,妈妈正拿着碗和勺追着他喂饭。爸爸站在一旁,等着这一切结束,好下去埋单。不知道喂饭这一“习俗”,是不是中国人所独有,看着小孩艰难的吃了几口饭,我们也下去结账了。

     

    下午在清水寺附近逛了几个小时,天晚之后,准备去寻“京和食 かもめ”。两次找前台帮忙订餐,都没有打通,虽然这种店一般只接受预定,但还是准备去碰碰运气。查地图,这小店在二条城对面的巷弄里,于是坐车前往。一路跟着地图走,目标越走越近,心里也越来越紧张,因为这附近完全是住宅区,已经黑灯瞎火,没有别的什么饭店,如果吃不到,就要走回头路了。

     

    终于到了,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招牌。附近只有一家居酒屋,其他都是住宅了,而地图上分明显示就是这里。几番来回走察,几乎可以确定,就是那一所门户干净的房子,只是关门了。看日剧,店前的门帘是可以取下来的,所以不知道是今天休息,还是已经停业。总之,是吃不到了。只好去寻别的。

     

    在住宅区的巷弄里走,发现不少居酒屋,没有进去。打开手机地图,搜索附近的“怀石料理”,找到一家,跟着地图前往,果然开着门,而且远远的还看到女主人送一位客人出门,在门口鞠了好几个躬。到了,推门而入,刷刷十来双眼睛直盯着我们,似乎受到了冒犯。店内空间很小,只有一个直角吧台,女主人迎出来抱歉,说已经客满,只得再找了。

     

    后来路上又看见一家颇不错的店,走进去,看见吧台两个空位,侍应示意我们坐下,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惜将将坐下,从里间迅速冲出来一个人,向我们摆手,说已经满座了。又得出来。最后在路上随便进了一家牛扒店,牛扒是现称的,你要什么肉,要多少克,称好了,就给厨师煎。店里外国人、日本人都很多,吃得热气腾腾,倒也不赖。牛肉很新鲜,比国内的牛排便宜许多。

     

     

    在京都的第二天,准备去奈良看小鹿。中午在三条大桥附近吃了一家豆腐宴,豆腐宴和螃蟹宴一个道理,就是所有菜都是豆腐做的。这一家是从网上找到的,评价不错,一楼卖一些豆腐制的零食,二楼可用餐。上二楼,共有十二张桌子,桌子和桌子可以拼拆,算下来最多可以坐二十四人。座位还没坐满,我们点了两份套餐。

     

    果然是各种神通,豆腐渣,豆腐脑,豆腐皮,炸的,煮的,各式各样,满满齐齐塞在各式小碗、小盒子里。

     

    原来整个二楼,就只有一个人负责,她不仅要招呼客人,还要收拾餐具,以及准备餐食。厨房也非常小,可以看出,这些食物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客人点了,便将它们凑在一块,端出来就可以了。怪不得,味道有些硬,不够生动。

     

     

    东京觅食

    啊啊!一到日本我就变成了吃货

    从京都乘新干线到东京,只要两个多小时。傍晚出发,到时已经八九点。车上人并不多,车靠站后,也不需要排队,很轻松就下了车,出了站。

     

    走在人群里,准备寻找去住处的地铁,突然发现少了点什么。天呐,箱子没拿。那一刻我是懵逼的。要知道火车分分钟就会过站,而且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地方,要怎么办呢?

     

    疯了一般四处寻找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可惜语言不通,鸡同鸭讲,干着急。终于找到一位,说清楚哪趟车,丢了行李,还填了一个单子。他在岗亭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带我们重新回到月台,进了一个工作间。箱子竟然已经被拿下来了,正靠墙摆着,还给了我们。

     

    想想,大概因为是终点站,乘务员检查时发现,便拿了下来。可如果不是终点站呢?好险。

     

    有了这惊魂的蠢事,到住处已经很晚了。放下行李,出门找吃的。这一片在驹入地铁站附近,似乎是个居住区,不过不是那种现代小区,倒有点像城中村。

    找到一家寿司店,推门而入。同样是吧台坐位,还空了几个位置,没有被赶出去,我们便坐下了。吧台内有两个师傅,一个老师傅负责握寿司,年轻的那个负责准备烤物和卷物等。

     

    这个店很小,并且没有菜单,要吃什么,都是直接告诉师傅,现切现做。这可难坏了,因为根本不会说日语,有菜单,还可以瞎点,这个,这个,这个,甭管怎么样,点了再说。这回却连点菜都成问题了。

     

    还好,所有食材都摆在吧台前面的玻璃柜子里,没有菜单,可以直接指食材,这个,这个,这个,恩,还有这个。甜虾我是认得的,章鱼我是认得的,三文鱼也认得,其他几种鱼就不知道了,但也没问题,点来吃吃就知道了。

     

    点好了,师傅点点头,开始操作。先把一大块鱼拿出来,用刀切出两个薄片,再把肉放回去,接着从木桶里捏出一团饭,和鱼肉按在一起,没几下工夫,几种寿司就握好了。因为米饭是放在木桶里保温的,所以吃进口中,还是温温的,正好可以中和鱼的冷。

     

    在国内,基本都只吃回转寿司,和手握寿司一比,立马就见高下,即使是路边的小店,也是好吃极了。因为食材的新鲜,师傅的技艺摆在那里,这是很难移植的东西。另外,还有气氛。坐在吧台前,喝酒聊天,似乎才是日本人吃寿司的正法,虽然听不懂,但到是不时听到几个熟悉的单词,比如“china”“北京”“上海”,似乎有一个人前阵子刚去过中国,正在和朋友聊他的见闻呢。

     

    这一餐寿司体验后,隔一天又来了一次升级版体验。这回也是特意去找的,在银座附近的一家叫做“寿司幸”的小店。

     

    小野二郎家的寿司,肯定是排不上号的,但东京还有很多米其林一星的餐厅,不妨试一试。寿司幸就是其中一家。没有提前预约,直接前去,店面很小,也是只有一个直角吧台,可能时间还早,又是中午,人不多,十人左右的位置,现在只有四个人。

     

    我们被安排坐下了。

     

    和前天晚上吃的路边小店的手握寿司不同,寿司幸里的所有食材全部藏起来,看不见的。每一种鱼都分别放在不同的铝盒里,要用时才取出。因此,点餐就不能靠指食材了,幸而店内有一张图例菜单,寿司的照片都印在上面,可以用手指示。不过,图例上并没有价钱,所以并不知道价格多少,当然也不好问,只能先点再说了。

     

    点了七八对寿司。不像前天小店里,是一起做好了,端到面前的。这里的吃法是每人面前放了一个碟子,师傅做好了一个,立即放到碟子里,你吃下,师傅再做下一个,又放到碟子里。有点像《寿司之神》里的意思,但没有那么严苛。

     

    果然任何一个门道都是有水平高低的,寿司幸店里的师傅握起寿司的手法,非常漂亮。先是细细的把鱼生切好,一些边角料全部丢弃不用,然后迅速的和米饭捏在一起,在这个过程中,还会在饭和肉中间抹上一点芥末,最后在他好几次的按压之下,寿司成型了,最后再刷上一些酱油,便摆到我的盘子里了。不止是吃,看他握寿司本身,也是一种享受。那是一种非常专注和用心的感觉。而那些鲜嫩的食材,真是太美味了,我很怀疑,至此就不能再适应回转寿司了。

     

    然而,美味确实是要代价的。前一天路边寿司店只花了3000多日元,这一餐却要16000,当然,还是很值得。毕竟不会天天吃嘛。

     

    在东京的最后一餐,是住处附件的一家烧肉店,门脸很普通,推门进去,却霎时感到一种热烈的气氛,和街上的清冷截然不同。店内几乎坐满了人,而且桌桌都冒着热烟,发出滋滋的烤肉声,人们聊天也都放大着嗓门,喝酒,说笑。人间烟火气,原来就在这一扇门里。

     

    点餐每次都很麻烦,这回却碰上了一个中国服务员,大概是留学生,在这里打小时工吧。我这么猜想,并没有多聊,店面不大,却非常忙碌,没有空说闲话。

     

    我们点了牛里脊,和其他两种牛肉,另加一个蔬菜拼盘。牛肉端上来是蘸好了酱料的,桌上早已摆上了木炭炉,是货真价实的木炭,气氛果然不同。并且,牛肉极嫩,放在炉上烤一分钟,就可以吃了,外面一层焦脆,里面还是鲜的,口感非常棒。比前两天在京都吃的牛排好多了,更比国内吃过的烤肉不知道好多少倍。

     

    这家店和之前吃的寿司同在一条小街上,都是市井小店,不贵,却非常有烟火气,更重要的是,好吃。

     

    虽然我不是一个正宗的吃货,但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日本,却大多只记得吃了。为了吃,也值得再去呀。

     

     
    小河说:
     
    写着写着就饿了,我要去吃夜宵了。
    上一篇:很疑惑,为什么日剧里的土豆沙拉看起来都那么好吃 下一篇:菌菇界的著名喷子,趁着未成年,赶紧吃掉它!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