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教育 >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2016-05-15  |  秦朔朋友圈  |  微信号:qspyq2015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文/正一师太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前阵子在秦朔朋友圈看到一篇文章《90后的中国父母们,你真的了解你的孩子吗?》,读时,便觉青春气息扑面而来,那向往自由的呐喊之声,何其熟悉!

     

    身为80后,我也曾在叛逆中努力成长。如今我已为人母。此刻,读罢90后的心声,那种熟悉的青春狂傲不由令我重新审视自己与父母之间的种种往事,结果,竟是满心愧疚。

     

    记得初中语文老师在讲解朱自清名篇《背影》时曾说,作者为人父后重新回顾为人子时之过往,心境迥异。当时,我只是囫囵吞枣地背诵做题,未多想其他。如今细细回味,感慨无限。

     

    可是,虽为人母,我依然不知如何与父母沟通。

     

    先从孩子说起。

     

    我曾也是不喜欢小孩的。即便是初为人母,我也坚信了网上的种种教养之道,比如月子里少抱孩子,不要一哭就抱……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眼看着一个皱巴巴的小东西一点点舒展开来,越发红润可爱。我居然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爱。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最“糟糕”的时期,恨不能时时把小不点拥在怀里又搓又揉,就像少女时总喜欢搂着心爱的小熊一样。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母爱爆棚吧。

     

    某天下班,离家还有一个路口,我突然见对面一个黄色的小身影。是的,是宝宝在十字路口等我,阿姨站在边上。与宝宝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全身都被欣喜所浸润,工作上所有烦恼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

     

    但也就是不到1秒的刹那之间,我神经一下子绷了起来,如从云端砸到地面。看着不息的车流,我狂吼:“站在原地不要动!妈妈马上就过来!”

     

    与我的惊恐形成对比,宝宝除了刚看到我时手舞足蹈几下,之后便站在那里安静地等我。他站的位置,也是极安全的,离人行道边缘有一段妥当的距离。

     

    我在马路这头,他在那头,一个对角线,需过两次马路,等至少一次红灯。毫无疑问,我想闯红灯!换作当年,闯也就闯了。如今,我不能。因为母亲是榜样,要让宝宝安安全全,规规矩矩,我必须谨小慎微,对自己每一个行为负责。所以,我咬着牙,等红灯!

     

    红灯好长,宝宝这要吸多少汽车尾气啊!刚从惊恐中放松下来的我,又启动了怨妇模式:“阿姨为啥要带他来接我!尾气那么多,他那么小……”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心情几经激荡之后,我终于以一个规范标准的姿势,走过了不宽的马路,踏上人行道。我以为宝宝会向我扑来,我们将有一次漂亮的相拥。然而我又错了。宝宝站在原地,带着明媚的笑,仅在最后一刻,向我张开双臂。我好比一只下了班的母鸡,活蹦乱跳地扑向等候已久的小鸡。母鸡一头扎进小鸡怀里,这画风,我自己都醉了。

     

    6岁的宝宝一定不会发觉妈妈刚才的种种心绪。但他长大后将如何看我?一番鄙夷是免不的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

     

    原来,父母爱子女之心是如此无法自拔,甚至不可理喻。如果说恋爱中的女子智商往往欠费,那么舐犊情深的父母大概也需要给智商充些值。因为在乎,所以纠结,甚至焦虑,进而可怜。只有身为父母,才能体会其中之不易。

     

    我父母亦是如此,哪怕我身在他乡,他们一度期望通过努力来克服距离的障碍。

     

    记得我才进报社的那会儿,编辑完全不需要担心我偷懒,因为一大早老妈会电话查岗。当然,同事们也知道,晚上聚会我不能留太晚,因为我爸会电话查岗……

     

    我曾将这一切视为遥控,并力图挣脱。

     

    90后一文的作者选择了沉默,而我在最张狂的青春期,和父母的沟通基本靠吼。

     

    太过年轻的我们是无法真正体会父母之心。于是,我们把这一切归结为代沟。但,究竟什么是代沟?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据说,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人类学家M·米德提出了代沟(generation gap)一词。换言之,在漫长的古代,应该没有这个词。这是时代快速发展的副产品。

     

    父母成长的年代,命令多于对话,服从优于解释。在他们成长过程中,沟通往往是自上而下的单向。也许父辈们也曾有过桀骜不驯,但大多为时代所磨平。所以他们理所当然地继续用命令的方式教育我们,希望我们顺理成章地服从。

     

    可是,时代的发展快得让人意外。我们成长在一个相对开放的年代。人总会寻找对自己最有利的言论。有了理论支持,年轻一代更加敢说敢做,呼唤自由。而离开了大环境的辅助相帮,父母的苦口婆心忽然显得有些单薄,甚至碍事。

     

    但,父母们有错吗?

     

    父母当然从心底里希望我过得好,可他们不擅长倾听与沟通。而我彼时正值心高气傲。于是,他们提高了音量,我也提高了音量。最终,双方对吼,不欢而散。

     

     

    今日,我已能理解父母之心。但理解只是一个开端,生活则更为复杂。

     

    我已不记得究竟何时开始父母不再过分管束我。不知是我的挣脱,还是他们终于放弃。然而,就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渐行渐远,已疏离到根本不需再对吼。

     

    曾经亲密相依,如今各种不合时宜。上班接到母亲电话,恰遇我忙得不可开交,天气变化,衣服增减,种种叮嘱在我耳里均是浮云。晚上接到电话,我正和宝宝“撕扯搏斗”,急火攻心匆匆挂了电话接着收拾熊孩子。偶尔我也想父母,下班路上打个电话,但通了之后,却不知从何说起。

     

    竟然,父母退出了我们生活的主流。

     

    正如歌里所唱,“常回家看看,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究竟从何时开始,父母之于我们,就剩下了些许唠叨和一桌饭菜?

     

    不一样的时代背景形成不一样的思维模式。不一样的城市,形成不一样的认知和视野。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父母再也无力提供我认为有价值的建议,于是,他们的话,仅仅是一些唠叨。

     

    作为长辈,父亲也心生不平,愤愤地指责我翅膀硬了。我理直气壮地回道:“过三奔四的人了,此时不硬,那这辈子都别想硬了。”

     

    我的话着实把父亲噎住了。也许他本身就是矛盾的,一边为我的成长而骄傲,同时也为他失去威严而恼怒。所以他变得敏感多愁,一点小事便长吁短叹。

     

    当他们年幼时,长辈是权威,论资排辈是常事。而如今,长辈权威扫地,甚至被后生小辈所嘲弄。这样一想,父母心里阴影的面积也是蛮大的。

     

    父母对新技术的迟钝其实只是表象,若用心学,他们也还没老到学不会。其实他们的内心是拒绝的,纠结的,不甘的。

     

    是啊,曾经,他们是我们的保护伞和指路灯,如今却被我们指手画脚。

     

    没有人会甘愿服输!

     

    我突然觉得,理性而优雅地老去,好难!


     

    我想到了我故去的外婆。晚年儿孙绕膝,孝顺和乐。外婆看似幸福,但现在想来,还是缺了点什么。

     

    无法亲自在厨房操持之后,外婆渐渐闲了下来。我常常看到她安静地在一边看报纸,偶尔向我们发表一些明显过时的评论,我们有礼貌地听着。父母总说,要多陪外婆聊聊。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刻意的聊聊,意味着双方生活已不在一个次元。嘘寒问暖背后,是不易察觉的疏离。虽然晚辈尽心尽力,但生活毕竟不止寒暖。年迈的长辈,在被新技术抛弃后,也与忙碌的亲人逐渐“分离”。

     

    这,就是代沟吗?

     

    在衣食无忧间,热闹的家,安静的一角,外婆得了老年痴呆,在她自己的世界中平静离去……

     

    我们可以在工作的高压下, 在艰难的谈判中执着迂回,带着使命必达的冲劲不死不休地前行。然而,对于父母,我们忙得没有一丝耐心。与此同时,父母看似接受了退守旁观的现实,但仍努力保持尊严,轻易不来相扰。于是我们越走越远。

     

     

    父母依旧在老家,电话频次明显少了,偶尔向我发发牢骚。当初,他们因我桀骜不驯的青春而烦恼。现在,我为他们敏感纠结的年老所困扰。

     

    宝宝依旧在身边活奔乱跳。6岁,已开始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察出他对独当一面的隐隐渴望。

    80后,我们将如何面对父母? || 朋友日

     

    我们究竟要如何面对年迈的父母?

     

    未来,我们又将如何面对我们的老去?

    上一篇:“爸爸你再不陪我,我就长大了” 下一篇:为老年所做的一点准备~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