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教育 >

    开学第一课:有关性侵的三个故事

    2016-09-01  |  异见  |  微信号:yijian1000

    文/爆笑煮国

     

    快要开学了,所以大家都在关注开学第一课,第一课有的在讲梦想,有的在讲安全,有的请航天员,有的请社会知名人士,还有普通人等等等等,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之下,我想说的是,防止性侵害。

     

    开学第一课:有关性侵的三个故事
    △图片来源:光明新闻网

     

    第一个故事:你不能还一个孩子处子之身

     

    开学第一课:有关性侵的三个故事
     

    你不能还一个孩子处子之身。一旦干了一个孩子,就不可能再把精灵从瓶子里给弄出来。那个孩子差不多就全毁了。 

    不错,大部分孩子到这里来的时候都很沉静,有了萎缩纹,已经成了中年人,面无笑容。 

    孩子们来到这里,第一步就是用一个生理构造详尽的洋娃娃来做评估调查。这些娃娃让来的孩子用来重现状况,说明妈咪或是爹地或是妈咪的新男朋友做了些什么。

    ——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肠子》

     

    讲述者:天涯匿名网友

     

    大概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家里附近的同龄小孩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大部分还是同班同学。猥亵我的那个人就是住在我家楼下,我同班女生的哥哥。印象里他当时大概是初中,平时他经常带着他妹和我们一帮小孩到处去玩。 

    我记得有时候是在他家,或者是在外面玩的时候避开别的小孩拉我到比较偏僻的地方。他会把我抱在腿上,然后就隔着衣服用生殖器蹭我屁股,我还记得他在我耳边喘气的那种恶心感。万幸的是印象里他没脱过我裤子,可能他也没大胆到那个程度。其实有一次,我记得还是有另外两个和他差不多同龄的男生在边上看着的,他们应该是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但是也就是看着。很清楚的记得某一次,结束之后我感觉到屁股那一块湿湿的,后来回想起来应该是他的jy。 

    那时候我其实不知道他是在干什么,只是潜意识里觉得害怕觉得不是好事,也不敢跟妈妈说。但是年龄太小力气太小,算是毫无反抗之力。 

    具体被猥亵了几次已经不记得了,肯定也有十来次了。大概可能也有摸过身上其他地方,但是不太记得清。后来是某天我和同班另外一个女生聊天,我们才知道我们都遇到同样的事。

      

    第二个故事:我们都告不了老师

     

    开学第一课:有关性侵的三个故事

     

    有太多受到侵犯的孩子侵犯那对娃娃,使得很多缝线绽开。太多被骗的小男孩吮吸那根粉红色布做的阴茎,太多小女孩强用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插进那个绸子边的阴户,使那里上下都裂了开来。小小的棉花像脱肠似地露了出来,在娃娃的衣服底下,又乱又脏,又黏又臭,缝线脱落的地方,布料给揉成一团团的,而且满布伤疤。

    这对小小的男女布娃娃受到全世界的侵犯。

    ——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肠子》

     

    讲述者:作者

     

    我上过4个高中,除了2次我叛逆的青春期打架斗殴被开除,还有一个学校是我秘而不宣的原因——被性侵。

     

    是的。性侵。

     

    我是突然就回家不再去学校的,就在家看影碟,去游戏厅打游戏,去河边发呆,不管父母如何询问我,威胁我,我就是不要去学校上学。

     

    后来,我娘亲实在没办法,托了关系把我弄到第4所高中上学,一切看起来如同又一次青春期的叛逆行为。直到有一天,有个女生来找我。

     

    我们蹲在教学楼背后的草坪上,我像烧柴火一样抽了许多根烟,最后我们拥抱在一起。

     

    后来我们家乡的小城都开始传一个消息,就是XX中学的体育老师被抓起来了,罪名是强奸学生。告他的是就是那天来找我的那个女生,而我是作为证人,证明他曾经猥亵过我。
     

    我其实对那段回忆是很模糊的,我有选择性的失忆,可是我记得我有多么的恐惧。我娘终于明白我那会儿为什么不去学校,一问就开始发狂的尖叫流泪,整夜的看影碟不敢睡觉……

     

    事件最后并没有如同电影里那样坏人终于得到惩罚。因为那女生接受过老师的钱财,所以她的动机遭到了怀疑,故而不成立。而那老师在多次强奸她时候,给她吹嘘过他“搞”过学校里的谁谁,其中就提到曾经摸过我。

     

    她在找到我之前,找了这些女生要求一起联名告他,她们都因为各种原因拒绝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名声”。

     

    而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名声,出了名的不学好“小太妹”。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这个,我也告不了他。因为我当时在打一个游戏叫传奇,我加入了一个行会名叫“一夜情大酒店”。所以认定我是个作风败坏,跟人上床是家常便饭的女生,我的证词不采用。其实我在告他时候还是处女。我只是叛逆,我没有人尽可夫,就算我很open跟人上床了,不代表他可以摸我。

     

    后来的后来,那老师被放了出来,换了个学校继续看着学校里胸部正在发育的女生……

     

    第三个故事:我内心深处,是个不信任任何人的怪物

     

     

    开学第一课:有关性侵的三个故事
     

    孩子们把手指插进娃娃身体里,拉扯娃娃头上毛线做成的头发。扼住娃娃的脖子用力摇晃到娃娃那填充的头部晃动,他们对娃娃又打又舔又咬又吸,柯拉的工作就是把乳头钉回去。柯拉会再找两个弹珠来补回被用力过度而扯脱的布睾丸。

    所有对孩子们所做的事都在娃娃身上再现。

    没有人只是偶然做出这些事情。

    ——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肠子》

     

    讲述者:我有一所蘑菇房子

    原帖地址:bbs.tianya.cn/post-funinfo-4939624-1.shtml

     

    我今年20岁,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我还没上学,那就是四岁之前。那时候我家住在镇上,我爸妈开了个商店,所以有很多认识的叔叔伯伯。我小时候很聪明,我妈妈现在还经常回忆我小时候有多机灵,完全不哭不闹,就算陌生人抱我也不会吵。那时候她整天看店,也不管我,她觉得我这种表现就叫听话,是值得骄傲的。
     

    其实,我现在很想跟很多家长说,不要以你的小孩不怕生为荣,小孩怕生没什么,因为它只信任自己的亲人,不信任陌生人,这就躲开了很多伤害。不要让小孩子太早接触到社会,这个社会没你想的那么好。

     

    我妈妈自己亲口说的,我小的时候,被认识的叔叔抱去外面看电影,看一整天,晚上送回来,不哭不闹。
     

    直到今天,她还觉得这样养育一个几岁的,连话都说不完整的小女孩,是正确的。
     

    每次她和我说我小时候的事,我都很想反驳她,我想告诉她,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做父母,你没做好准备,你就不要生。养孩子并不是你坐在家里打牌,把孩子扔出去给别人抱就能完成的,为人父母,不是给她吃给她穿就好,你是以怎样的心态,才放心让自己这么小的女儿在一个成年男人那里呆一整天。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如果真的是百分之二十的几率,如果五个里有一个的话,那是谁让我成为那一个的?现在我常常想,如果以后我有了孩子,我一定自己带着他,在生他之前,我就会赚够足够的钱,我会保护好他,不让他有机会被这个世界所伤害。
     

    但是我可能不会结婚吧。
     

    也许是心理阴影,也许是自己想不开,我对男人这种生物,始终保持远观状态,就算是我暗恋的男生最后跟我示好,我也没有办法回应他。
     

    其实我的阴影也没有那么深,大概因为那件事发生的年份早,具体细节是模糊的,只记得几句关键的话,还有当时的痛觉。
     

    我还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美好的爱情的,可惜与我无关。我自己的性格本来就不美好了,拿什么去谈一场美好的爱情

     

    还是说说那个夏天吧,我记得是夏天,因为我记得我当时穿的是裙子。
     

    我天生记忆力很好,有次我和我妈提起,我记得小时候有个手上长着鳞片的人在我家对面的水龙头洗手,把我吓坏了。我妈告诉我,那是我两三岁的时候,那个人是被蛇咬了,手上是泡,不是鳞片。
     

    所以我总是记得那件事,即使发生在四岁前。
     

    那个人,是我们那边一个阿姨的老公,按理说我该叫他叔叔,长得浓眉大眼,身材很高,前年回家听说他还家暴他老婆,在外面找小三。
     

    我已经记不得那天他是怎么把我带走了,反正在我妈面前带走我是很容易的事,她在牌桌上的时候,你只要跟她说带我出去玩就可以把我带走了。

     

    其实当时他做了什么,我到现在都想不清楚了,因为记忆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就像我记得当时天气很热,他的手上有黏糊糊的手汗,记得当时马路上有车经过,我大声哭了,他掐着我脖子,说如果我再哭就杀了我。
     

    我记得我当时一直哭,一直哭,大概是因为痛,我一直回忆不起来他用的是手还是别的什么,我只记得他后来还拿了纸出来,帮我擦掉下身的东西。
     

    我记得他威胁我,如果我告诉别人,就杀了我。
     

    我那时候真的很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大概算是个早熟的小孩,我小学时候喜欢看小说,半懂不懂的古代小说也看,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被性侵犯了,不过那时候我管这叫强奸。
     

    我小时候一直担心自己会怀孕。我大概确实是个很早熟的人,而且我冷血,现在我叙述自己的故事,是很平静的,没有掉眼泪也没有很悲伤。时间是很强大的东西,而命运是很奇怪的东西,它让我变成了能平静面对自己命运的人,因为如果不能平静,我就不在这里了。
     

    我现在面对身边所有的人,包括父母,包括朋友,都是审视的态度。我也会和父母吵架,也叛逆过,我很正常地生活着,但是在我心里最深处,我审视着自己父母,那种隔阂不是爱或者恨可以说清楚的,我们之间并不缺亲情,缺的是信任。
     

    人和人之间最根本的并不是感情,而是信任。没有感情,还是可以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没了信任,你看他们的方式都会不同。
     

    大概是那件事发生的时间太早,所以改变了我整个人生轨迹。
     

    我内心深处,是个不信任任何人的怪物。
     

    我一样可以和朋友打闹,一样可以和父母闹别扭,但是我心里始终有个人,在冷静地看着这一切。

     

    我见过人性最坏的一面,所以没办法参与最好的一面了。
     

    据说美国电影里,小孩永远不会死。就算是枪战,绑架,怪物。
     

    骗谁呢?与其拍一部小孩不会受到伤害的电影,不如把这个世界变成不会伤害小孩的社会。 

     

    我很小的时候,有过一段时间,有很严重的妇科炎症。我记得那时候我是小学,穿的是布裙子,背后有两根带子可以打结的那种,我蹲下的时候,可以闻到自己下体的异味。
     

    但是我妈竟然没发现这一点,那时候我应该是自己洗澡了。


    后来就渐渐好了。
     

    后来来月经之后,开始痛经。高中时候又开始妇科炎症,白带异常,一直到今天,痛经都很严重。前阵子去医院检查,打过点滴。
     

    说到检查,但是医生还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因为妇科检查要用一种扩张的东西还是什么,会损伤到处女膜。


    当时因为是女生朋友陪着一起去的,就回答没有了。


    其实我想我应该不是处女了,无所谓了。 

     

    其实那个男人后来还试图找过我一次,大概是在过了一阵子的时候,因为我后来性格就变得慢慢内向阴郁了,所以他很难得才找到我妈出去打牌的机会把我堵在自己家里。
     

    我当时大叫大嚷,还挣扎着咬他,才跑了出去。
     

    当时我妈就在离我家不到五十米的邻居家打牌。
     

    有时候觉得小孩子真的太脆弱了,很小,又什么都不懂,谁都可以伤害他,谁都可以找到机会对他为所欲为。
     

    要摧毁一个小孩,实在太容易。但是要想治愈他,却是这世界上最艰难的事。
     

    为人父母,是很难很难的事,也是最神圣的责任。
     

    所有父母都可以得到个纯洁的,一尘不染,全身心信赖他们的孩子。可是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得到负责任的父母。这实在是很不公。

     

    今天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不仅是为了纾解,也是为了站在已经受到伤害的孩子的立场上,告诉那些为人父母的人,告诉那些看似无关的人。
     

    第一,如果你做不好父母,就不要做父母。我不迷信,做不好父母不会有什么惩罚,不会有什么报应,只要你不是失职到让人愤慨,这个社会也不会很严厉的谴责你。但是,如果你想做合格的父母,如果你爱自己的孩子,就好好保护他,你提早进行性教育也好,你好好保护他也好,麻烦你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因为他只是个孩子,在这个社会里,他真正能够拥有,能够无条件信任的,就只有你的爱而已。他对你而言只是孩子,你对他而言却是整个世界。你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他的一生。他是你的插曲,你却是他人生的开头。
      

    第二,被性侵的伤疤,永远不会愈合得毫无痕迹。如果你不是当事人,这对你来说,只是一段故事,一个或悲伤或愤怒的故事,故事总会被遗忘。而对被伤害的孩子来说,是从身体,到心灵,全部被伤害,连性格都会受到不可逆转的影响,我只是其中的不甚严重的一例。
     

    不要在事后,再一味地安慰受伤的孩子,伤口就是伤口,愈合了也还是伤口。时间和关怀,会渐渐让它愈合。但是最重要的事,是不要让孩子受伤。是立法公开那些有前科的性侵罪犯的信息,警告他们周围的居民也好,是对小孩进行适当的性教育也好,是严惩性侵小孩的罪犯也好。请你们在关于这类的问题上,有自己的立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认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孩子,每一个都有可能被伤害。我余下的人生里,比安慰更让我觉得温暖的事,是看见这个社会上的小孩,得到越来越周全的保护。

     

    感谢那些关心我安慰我的人,谢谢你们,尽管我独自度过很黑暗的青春期和漫长的二十年,但是你们的关心,还是让我觉得这个社会上,有些很柔软很温暖的东西,希望这些东西永远不会消失,希望你们的人生过得温暖幸福。


    那些与我有过同样遭遇的人,我很希望,在你们遭遇那些肮脏可怕的事的时候,我能站在你们身边,以可以信任的同伴的身份,拍拍你们的肩膀,告诉你们,没什么大不了,伤害已经发生,重要的是让它过去,最丑陋最黑暗的东西也无法打倒我们,人生百年,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有很多你还没看过的好风景,没吃过的美食,没听过的笑话。
     

    我们会活得好好的,一定的。

    上一篇:【Mr.V】如何通过别人的经验来快速提升自己? 下一篇:萌翻网络的梨涡妹妹要来中国啦!不要舔屏噢!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