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旅行 >

    北极荒野追极光

    2016-05-10  |  猫眼看世界  |  微信号:ChentingPhoto
    北极荒野追极光

    “小时候不听话,妈妈就会吓唬我说,极光会带走小孩儿,那时对极光充满恐惧”。极光向导Petter告诉我。我问Stian是否记得第一次看到极光的情景,他说大概在五六岁的时候,感觉非常神奇。对于当地人,极光司空见惯,即使作为摄影师的Stian,也不是每次都有拍摄的冲动。比起我们这些为了看一眼极光,万里迢迢过来的外国人,他们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北极荒野追极光

    北极荒野追极光

    北极荒野追极光

     

    由于领土三分之一在北极圈里,在挪威观赏北极光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我记得非常清楚,四年前的2012年12月,从特隆姆瑟乘坐海达路德邮轮沿西海岸航行,晚上九点多钟,船方通知极光出现了,我们飞奔到甲板上,只见一束绿光从岸上的雪山后面抽出,黑夜中非常醒目,在头顶炫舞,越来越亮,直到最后整个天空都被染成了绿色。那次的强度很高,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所有人都激动不已,感谢极光以这样绚丽的方式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北极荒野追极光

    (摄于2012年11月的北挪威)

     

    极光的英文名字Auroa Borealis来自罗马曙光女神“欧若拉” (Aurora)以及古希腊语中的“北风”(Boreas)两词。北欧人习惯称其为“Polar light”或“Northern light”。极光一般只在南北两极的高纬度地区出现,其实它并非一种“光”,而是来自地球磁层和太阳的高能带电粒子流(太阳风)使高层大气分子或原子激发(或电离)而产生的自然现象。大气、磁场、高能带电粒子,这三者缺一不可。极光不只在地球上出现,太阳系内的其他一些具有磁场的行星上也有。近些年,由于太阳粒子活动频繁,高磁纬地区上空的极光出现频率也超高,掀起了一股全球“极光旅行热”。

    北极荒野追极光

     

    “我们这里有个‘Aurora Park’(极光公园)”,从2016年冬季开始,Petter将正式成为专业的极光向导,带领摄影爱好者在罗弗敦群岛追拍极光。他提到的“极光公园”在距离斯沃尔韦尔大约三十公里的小镇Gimsøya,因为周边人造光源少,景物典型且变化多,是拍摄极光的理想之地。

    北极荒野追极光

    北极荒野追极光

     

    晚上九点左右我和Petter动身出发,除了天气预报,经验也非常重要。由于之前有过不止一次的极光拍摄经历,这次我的目的不仅仅是拍到,还要选取标志性景物作为前景。今晚天气不错,眼看天边若隐若现淡淡的绿色,极光已经开始准备“登场”了。Petter首先带我来到海边一处废弃的渔民小木屋前,不错,正是我要找的前景。我支好三脚架,拍摄了十几分钟,那晚的极光强度比较弱,KP2-3之间(极光指数kp分为十级 (0-9),9 最强,范围也最大)。

    北极荒野追极光

    EF 11-24mm f/4L USM,ISO1600,F4,30秒

     

    随后,我们根据极光的变化走势一路追过去,教堂,小树,甚至空旷的公路都是不错的前景。

    北极荒野追极光

     

    北极荒野追极光

     

    有时候低角度的拍摄需要,我必须跪在雪地里,反复不停尝试。三月的夜晚,气温在零下十度左右,雪地里时间长了,便感到寒气从脚底上窜,上一个旅行被同伴传染上的流感没有完全痊愈,来挪威之前还一直在咳嗽,连续拍了几晚后,感冒明显加重,直到离开挪威前干脆在酒店卧床了一天。人文地理摄影师考验的不仅仅是技术,更是体力和耐力。自从离开舒适的“格子间”,毫不犹豫投入“Field work”的职业,完全是因为热爱。

    北极荒野追极光

    北极荒野追极光

     

    第二天晚上,极光出现得更早,八点不到,便悄然而至。赶快跑回下榻的木屋取器材,没想到推门出来,正好看到一道绚烂的绿光从海对面的雪山后面抽出,撒向天空,轨迹非常漂亮,鳕鱼架,木屋,鱼加工厂,没有比这些更棒的前景了,真是得来毫不费工夫。

    北极荒野追极光

    焦段11mm,ISO 800,F4,曝光15秒

     

    看来今晚的极光状态不错,我和Petter商量了一下,决定去Pøbel涂鸦的那间废屋。四周漆黑一片,借着头灯的光,我扛着三角架费劲地踩着深至膝盖的积雪走到房子前,白天看起来诡异的图案,夜晚愈发阴森,让我想起了“鬼屋”,好在有个同伴,否则真挺瘆人的。连续拍摄了几张,镜头下出现了仿佛不属于这个星球的景致,天空一片莹绿,墙上注视着蝴蝶的潜水员好像外星来客,好美,让我顿时忘记了恐惧和寒冷。

    北极荒野追极光

     

    之后我们又找到Pøbel的另一处涂鸦。这处取景范围里包括附近的公路,在长曝的过程中,刚好一辆车驶过,正懊恼车灯强光破坏了拍摄,没想到这束光照亮了墙边的铁锚,效果竟然还不错。

    北极荒野追极光

    北极荒野追极光

     

    那晚的极光强度在KP3-4之间,持续时间长,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移步换景,海边,溪流,雪山,极光挑战的不仅仅是摄影师的技术,更是头脑。

    北极荒野追极光

    北极荒野追极光

    北极荒野追极光

     

    拍够了,手指从快门上放下,我站起来,仰望天空,炫舞的极光女神,偶尔绿色中还夹杂着淡淡的粉红,轻盈地飘荡在天幕中。想起当地人对于极光的各种传说,一座通往天堂的桥,引导逝者的魂灵,一扇时空之门...,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种光芒比极光更神秘、更魅惑。在漫长的旅途中,总会有这么一束光,让我们肃然起敬。北极荒野追极光

    上一篇:北极“冬捕”进行时 下一篇:下北泽,这片文艺又时髦的猫町治愈了我累到扑街的东京之旅 | 任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