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旅行 >

    将进酒|带着别人的地图去旅游(一)

    2016-05-13  |  风流猪狗  |  微信号:theTriangles
    将进酒|带着别人的地图去旅游(一)

    给我一张地图

     

    将进酒|带着别人的地图去旅游(一)若有机会去别人的故乡旅行,最好的策略是让他们给你画一张地图。这地图上没有比例尺,没有行政区划,也没有划定地图常用的冷淡均一的颜色。别人记忆里的地图,使用的路标不会出现在普通地图上。就象是拎起一张渔网一样,要走进别人记忆里的地图,你要先找到一个起点。这个起点可能是个有铜像的广场,一个公园,也可能是一家咖啡馆,一家著名的卖蜗牛的饭店,是别人说起故乡时首先想起的地方。

     

    这个“别人”总是身边的亲朋好友。在加拿大当学生的时候,我跟室友一起回了她家所在的小城维多利亚,也跟配偶一起逛了都柏林的大街小巷。毕业后搬英国,加入现在这个实验室,就听共事的葡萄牙博后讲葡萄牙。葡萄牙人本名Joaquim,读音近似为“若奇”。这个热烈的异国情调的名字足以把大多数只会讲英文的英国人吓成哑巴,因此他来英国后不久名字就被简化为英国人会读的“乔伊”,并沿用至今。十二年过去,他在实验室的同事,博后委员会和合作者中以“乔伊”的名字存在,偶然会在比较正式的场合被称为“乔昆”—当英国人用英语的读音规则来读他的名字时。事到如今,已经没有纠正的必要。我亲耳听见过他在电话里向对方报上名字的读音和拼写,完全以英国人的发音方式。我这十二年来也带着一个被读作“太阳”的姓氏换了两个国家,因此处境相似,同病相怜。我们经常会讨论在母语和英语中自己身份的转换,再互相以用英语以错误的发音称呼对方的名字。大学校园既是象牙塔又是巴别塔,在这塔里大家都英语人格生存着。英语令生活在其中的外国人表现得小心翼翼,每天都在查问google,遇到问题三思后才回答。在英语人格中生活久了,不免好奇别人的英语人格后面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人格。

     

    乔伊的葡萄牙人格在谈到葡萄牙的时候才会显出来。好象热气球鼓足了一包暖流急速飞升,自行车遇上一段下坡畅快下滑。他的语速会变快,感叹词会增多,手势中会蕴含更多力量;虽然可以推想的是他在地中海国家的人民中算是羞涩内向的。在乔伊口中,葡萄牙的政客最奸诈,葡萄牙的银行家最鸡贼,葡萄牙的人民最自由散漫,从来无法遵守时间和交通规则。除此之外,没有哪样东西不是葡萄牙最好:海中的沙丁鱼,山上的橄榄树,地球上的足球运动员,圣诞节的煮章鱼。。。当然还有葡挞。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葡挞是贴了葡萄牙商标的澳门货。过去里斯本的修道院用很多蛋清浆衣服,多出来的蛋黄无处可去,就做成了葡挞。葡挞是一只酥皮小盅,里面盛着吉士奶酱,表面洒了肉桂粉和砂糖再烤出焦黄诱人的颜色。但是酥皮能否保持酥脆,奶酱是否香甜,全靠葡萄牙点心店的秘方。来自美国的博后常打趣乔伊总有一天会开始宣扬人类起源自葡萄牙的谬论,我觉得他可能是有点儿嫉妒了—美国博后就无法对祖国的山水风物拥有乔伊那样毫无保留又细节丰富的热情。

     

    无花果树广场

     

    将进酒|带着别人的地图去旅游(一)
    咖啡与“神的面包”

     

    里斯本的起点,是市区大街上一个叫“国家咖啡馆”的地方。我问乔伊:到达里斯本后第一天的早餐应该在哪里吃?他建议我们沿着市中心笔直的大街向北走,到国家咖啡馆吃早餐,然后再向前走到“无花果树广场”看街景。地图上看不出远近,我的双脚踏上人行道小块小块的铺路石时,心里直嘀咕这路要走多远,才能得到清早必需的咖啡面包蛋糕的补给。没有两分钟就证明我的嘀咕是多余的,因为直路已经走到了头,转个身就是“国家咖啡馆”的橱窗。“国家咖啡馆”1829年在原址开张,已经有差不多两百年的历史。在旅游介绍上看见,只觉得是了不得的老字号,不知会威风到什么地步。真正进了门,所有忐忑惶恐都落了空。这个糕饼店看起来不新不旧,平常实用又维持得很好。柜台亮晶晶摆满各式糕饼,洒了糖填了奶油涂了巧克力或糖霜。沿墙摆着几张小桌子,有上年纪的人在悠闲地喝咖啡看报纸。柜台前三五成群挤了好几群人,都没有排队的意图。我肚里暗暗叫苦,不知语言不通的游客如何才能抢占到店员的注意力。但很快我就注意到其实顾客的流动并非无序,店员的眼风扫处,总能成功地跟已经下好决心的顾客接上头。又麻利又耐心的店员真如珍宝,配得起这间国宝级的点心店。

     

    我要了两杯咖啡(据乔伊说葡萄牙的浓咖啡比西班牙的要好太多,跟意大利的相比也至少一样好),一个炸甜甜圈,和一个看起来很象菠萝包的软面包,只是表面那层酥皮特别的厚而酥。我问店员后者叫什么?店员一笑,说,直译为英文就是“上帝的面包”。咬一口果然是豪华版的菠萝包,带椰丝的厚糖酥覆着又轻又软的奶油面包。一日之计在于晨,果然是个好开头。

     

    将进酒|带着别人的地图去旅游(一)
    零沽的乳猪

     

    没想到比早晨更好的是近午。才从国家咖啡馆出来,就赶上无花果树广场有集市。铁板上炒着大堆的熏肠,香烟四下飘散,只有水果和钵酒泡的甜酒饮料的蜜香能与之抗衡。卖三明治的柜台里堆放的赫然是大卸八块的烤乳猪,猪头从中间劈开了,小眼紧闭,不象广东婚宴上的烤乳猪插着樱桃强颜欢笑的面容。葡萄牙烤乳猪与西班牙的相似,也不是脆皮类型,但是同样的皮薄肉嫩,薄薄的一层脂肪十分甘美。北方来的游客时未过午就开始喝酒已经是满脸负罪感,更不要说吃这无辜婴儿般的烤乳猪。不过烤乳猪当然不愁没有人赏识,拎着大小购物袋的橄榄色皮肤的大叔大妈,买一个乳猪三明治或是指一块称了带走,川流不息。不知一个小摊在这样的周末会卖掉几只,只是看看忙碌的女人称量收钱,擦抹柜台,还跟顾客响亮地说笑,也情不自禁想笑一笑,恨不能也买一块回去加点儿姜丝豆豉重蒸,或是熬一锅白菜豆腐。

     

    上山看风景

     

    将进酒|带着别人的地图去旅游(一)

     

    里斯本是分布在山上和河边的城市。宽阔的塔古斯河穿过市区,闪着金色和蓝色的光,汇入大西洋。若是背着河的方向走,石板路在脚下会忽然转折,变为台阶,步步升高。不熟悉地形的游客爬得气喘吁吁,穿过柳暗花明,顾不上驻足街道两边小门里的手工艺品或明信片小店,还得小心避让哐啷啷啷从身边经过的有轨电车。里斯本的标志之一是柠檬黄色的有轨电车,小得象铁皮玩具,上山下山。车票价钱以普通公交论完全不便宜,但是游客坐在里面无不兴高采烈,好象圆了小时候开火车开轮船开救火车的梦似的。

     

    山路台阶的尽头常常有可以看风景的大平台,宽宽的马路和齐整的建筑毫无预兆地在台阶尽头展现。观景台下面,鳞次栉比的桔瓦白墙沿着小山铺开,仿佛是平行空间中的另一个城市,仿佛透明如玻璃的水下的海市蜃楼。在我站立的地方之上,还有别的人在看着这里,仿佛在看着另一个城市,看着海市蜃楼。只有偶然看到遛狗的人耐心地等待爱犬完成生理需要并处理善后,才会在这相隔并不遥远的两处建立起真切的联系。

     

    观景台上流连的人既多,就少不了卖艺卖酒的生意。 晴天大太阳底下成垛的面包,露出嫣红的火腿和玉色的奶酪薄片,美景堪红杏梢头挂酒旗。不大的木头小店居然有烤箱,现做现烤现卖纸杯蛋糕。一个女人在柜台后打蛋搅面粉,忙个不停。黄橙橙的蛋糕糊堆在很古老的铁皮模具里,它的美味不容置疑。一个黑人乐队在奏乐,提琴与小号的旋律如长长的嘹亮的彩旗,飘向山下。一个唱Fado的人驻足听了听,不打算在此地班门弄斧,提着他的琴向远方走去。

    上一篇:去处‖别有特色的免费旅游地就是它们 下一篇:西澳自驾:开着吉姆尼去戈壁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