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旅行 >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2016-05-19  |  ACROSS穿越  |  微信号:i_ACROSS

    如果说卢浮宫博物馆、奥赛博物馆和蓬皮杜中心是万众瞩目的耀眼明星,那些名气较小的博物馆则如同行星乃至小行星,在暗面狡黠地打量这座城市的漫游者:谁会发现我,谁是下一个幸运儿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蜡像人偶
     
     
     

          记得很早之前看过一本《毕加索时代的蒙马特》,看完颇为向往,后来真到了蒙马特却非常失望,遍地游客,骗子横行,过去的艺术家聚居地变成了旅游区,徒留一些拙劣的小玩意儿和更加拙劣的画匠,蒙马特似乎不再是蒙马特了。还好圣心教堂和高地本身还在,还好第三共和国缔造者甘必大当年乘坐热气球逃脱军警抓捕的小广场还在,虽然我们无法踩着1900年的山村冬雪前行,但我们至少还有磨坊的风车和格雷万蜡像馆。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蜡像馆的蜡像皆为精心制作,甚至场景和器物都尽量采用了历史原件,比如拿破仑和约瑟芬在“马尔麦松舞会”上的吊灯和家具,就是从枫丹白露宫买来的原件;雨果蜡像手中的鹅毛笔则由雨果亲自赠送,手部更是在雨果身上专门取了手模制作。这样的精雕细琢,实在不应该错过。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蓬皮杜中心旁边的人偶博物馆(MUSEE DES POUPEES)则以人偶为主,2012年秋季之前我去参观时还基本是当代制作的人偶,由博物馆管理者从世界各地购买,以地域划分;2012年秋天博物馆完成了更新,人偶全部更换为历史人偶。博物馆定期有人偶研究和人偶收藏的讲座和讨论班,最终全部换成历史人偶大概也是长期研究和收藏的成果吧。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当代艺术
     
     
     

          很多人会混淆巴黎当代艺术博物馆和法国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后者就是著名的蓬皮杜中心,是20世纪70年代的新建筑,而前者是塞纳河畔的老建筑,正对着布朗利码头博物馆。面对东京宫主体建筑,左手边是巴黎当代艺术博物馆,右手边是东京宫(Palais de Tokyo)。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两者都专攻当代艺术,且置身于同一座建筑物。但当代艺术馆有大量藏品作为常展展出,其中最让人难忘的是马蒂斯的几幅巨幅作品,顶天立地,气势恢宏;而东京宫则不设常展,每年有许多临展。展览场地也颇为不同,当代馆还是传统展厅,而东京宫则像是一个巨大的工地,内部与外部有巨大的反差,仅就展览空间而言在我看来比蓬皮杜还更有意思。如果你漫步塞纳河时经过这座貌似古典的建筑,请一定进去看看它那摩登怪异的内心。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法国古迹
     
     
     

          中国的木建筑难以久存,而西方的石建筑则有许多留存至今,从雨果到罗丹,翻开《巴黎圣母院》或者《法国大教堂》,我们马上就能感受到这些“石头书写”的独特魅力。法国人向来以他们的大教堂为荣,如果只到巴黎短期游览,根本不可能一一寻访,但在巴黎有一个地方,可以一览无遗,那便是法国纪念物博物馆(Musée national des Monuments Français)。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这座博物馆位于夏佑宫的东侧,在TROCADERO广场上,广场正对面就是埃菲尔铁塔,所以这里也就成了观赏铁塔的最佳地点,可谓游人如织。但转身进入博物馆,便到了一个清幽的所在,宏伟的大厅中,法国历代建筑一一展现,从罗曼时期到哥特时期,再到文艺复兴和近代中晚期,三角楣、立柱、钟楼、浮雕的诱惑和天使的微笑,窗外游人的吵嚷和过于强烈的阳光似乎都被午后滤掉,历史在回溯、细语,空气肃穆,时间变成另一种速度。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馆中的这些纪念物均系石膏翻模,一律从原作上按照原始尺寸原样翻制,虽为仿品却精致异常,据闻两千余件大小不一的物品整整花了一百年的时间才算大功告成。我常常和朋友在这里一起走走,之后在售票处旁边的临窗茶室喝上一杯咖啡或者一壶茶,从那里看铁塔,倒也是另一番风味。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地下风光
     
     
     

          巴黎地上的公墓许多人拜访过,拉雪兹神父公墓,蒙巴纳斯公墓,人们可以去那里凭吊莫里哀或者波德莱尔。但历史并非只有这些伟大的人物和名字,还有许多无名的尸骨和故事沉睡在地下。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巴黎地下墓穴(Crypte Archéologique du Parvis Notre-Dame)在丹菲尔-罗什洛,原先这里是石灰采集场,1786年巴黎暴发瘟疫,为了解决卫生问题,人们把公墓的尸骨搬迁到这里,直到1814年,这里都是埋骨之地。如今人们可以买票进去参观堆砌成山的白骨,胆子小的人绝对看完心有余悸,至于那些天生大胆的人,哪怕头顶上的水顺着某一根大腿骨滴在自己脑门上,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恐惧。我还在朋友家里见过他们偷偷从墓穴里带走的骨头,实在是法国人特殊的喜好。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巴黎圣母院的考古地下室就在巴黎圣母院广场下面,可游人上钟楼的多,下地下室的少,大概是地下室的招牌不够显眼,又没有雨果这样的大文豪写它给它造势,参观者数量自然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但在我看来,这地下室绝不逊色于著名的钟楼,在钟楼我们可以俯瞰现在,遥想虚构的卡西莫多,而在这个过去用来埋骨的地下室,我们则可以回溯过往,看到高卢-罗马时代巴黎(那时还叫露苔齐亚)的港口墙壁、公共浴场的地下加热系统,还有中世纪时期的主宫医院遗迹。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巴黎下水道博物馆则是另一番景象,熟悉《悲惨世界》的读者一定不会忘记冉阿让和警察在下水道中的追逐,可现在的下水道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阴森肮脏模样。当年为了解决城市污水对塞纳河的污染,奥斯曼规划修建了下水道系统,让污水不再直接排入塞纳河,而是排出城外。一百多年来下水道系统逐渐完善的轨迹,都可以在下水道博物馆看到。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罗丹徒弟
     
     
     
          罗丹博物馆是巴黎小博物馆中我最欣赏的一个,原因在于它有一个颇为雅致的花园,可以徜徉于林中或赏玩草地上的铜像,也可以“低卧”于后花园的木躺椅上望天看云,好不惬意。巴黎像这样自带花园的雕塑家博物馆,除了罗丹这一个,还有另外两家,一个是罗丹的学生布德尔(Bourdelle)的博物馆,另一个则是俄裔雕塑家查德金(Zadkine)的博物馆。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布德尔善于把建筑的因素融入雕塑,所以他的作品和环境颇为融洽,有的作品散落于花园中,而《拉弓的赫拉克勒斯》这样的作品则在室内;查德金则是另一种风格,他游走于立体派和原始主义之间,作品时而极简,时而至繁。这两位雕塑家之间的差异,可以说是两个时代的裂隙。但两人的遗愿完全相同,都和罗丹一样,希望建一座自己作品的博物馆。他们的家人捐献了作品作为馆藏和永久展示,此外也有许多不俗的临时展览,范围也不仅仅局限在雕塑。
     
    博物馆日 | 小众博物馆的秘密,在巴黎
    上一篇:日本无边温泉精选,感受天人合一 下一篇:上海迪士尼热点问题解读,赶紧收藏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