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旅行 >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2016-07-05  |  MadameFigaro  |  微信号:MadameFigaro

    英国诗人 John Keats 曾说,“湖区能让人忘记生活中的区别:年龄与财富。” 大自然如此珍贵,也许正是这片湖光山色的恩泽,一面湖、一条毛毯、一些食物、一本书就能过一天的生活,在此刻,便也触手可及。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火车已经行驶了将近6个小时,快要到达 Windermere 车站时,在临近的小镇暂停了十分钟,我睁着朦胧的睡眼看着远处的绵延山丘,薄雾在夕阳下升腾起紫棠色的光芒,又慢慢渐变成赤金色,把整个 Windermere 湖都笼罩进一个温柔又暧昧的轮廓中。

     

    当晚住在 Amblerside 小镇的 YHA,位于 Windermere 北部湖畔,入夜看到雾水的银光如雾气闪烁,远处山脉在薄雾中若隐若现。Hostel 大厅里满是来湖区 hiking 的人们,席地而坐,在整理着第二天出行的装备以及谈论着这里让人捉不透的天气。一对母女坐在窗边,桌子上铺满了颜料,女儿在画窗外的湖光山色,而母亲则端着一杯清水,裹着毛毯读书,远远瞟了一眼,是《达摩流浪者》。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英国诗人 John Keats 曾说,“湖区能让人忘记生活中的区别:年龄与财富”。大自然如此珍贵,也许正是这片湖光山色的恩泽,一面湖、一条毛毯、一些食物、一本书就能过一天的生活,在此刻,便也触手可及。

     

    在 YHA的 reception 遇到了 Rosie,一个在柏林学金融的女孩儿,三年前来湖区 hiking,然后便留了下来。“在这里,大自然是慷慨的,它有献给不认识的无名者的温柔”。这是她留下来的理由。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我天生恐高,却在YHA 报了一日 hiking 路线,也许是心中的“山林隐士”终于战胜了“城市孬种”吧。Rosie 是领队,她带我在镇上买了基本的装备,我们的目的地是西北部的小湖,Buttermere。

     

    第二日清晨,蒙胧之中听见外面哗哗的下着大雨。早餐过后,大厅中滞留了许多徒步爱好者,在看着新闻中天气速报的同时,大雨骤停,大家不禁欢呼起来。没有散开的白云笼住了对面的群山,山顶的积雪也只是隐约可见。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我们赶早坐车到 Keswick小镇,这里是 Buttermere 湖徒步路线的起始点。Keswick,湖区北部一座有4281个居民的小镇,这里被群山环绕,雨后山谷云雾缭绕。附近散落着一些星星点点的村落,人迹罕至。从 Keswick 通往 Buttermere 的是一条狭窄跌宕起伏的山路。沿途山路崎岖,一会儿进入山谷,一会儿进入高峰,湖水和树林草地绿油油的时隐时现。O2 信号越来越弱,而我们也离 Buttermere 越来越近。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开过一段几乎没有村落的路,首先看到的与 Buttermere 临近的 Crummock Water。Buttermere 小镇有点像瑞士的因特拉肯,位于两湖之间。在车上快要进入 Buttermere 区域的时候还能看到一个采石场,因为该区域都是石头山,可以看到有一些冒险登山团队在高高的悬崖山攀岩,非常惊险。

     

    到达 Buttermere 湖畔,湖水如镜,映照出蓝天白云,被这种天然而又温润的景色所感染。我们稍作歇息,便从右岸的路线出发。左、右岸景色可能各不相同,左岸因为靠近公路,观赏性略差。隐秘在山林间的瀑布汇入了湍急的小溪,小溪最终又汇入了 Buttermere 湖。少年在湖水中玩起了橡皮艇。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我们走过石头堆砌出来的大台阶,穿过厚厚的苔藓和密密麻麻的树干。到达林线以上,树阴遮天蔽日,完全看不清外面的景色。而当爬升到荒漠区的时候,在 slate mine 山顶可以看见两个湖躺在狭长的山坳里,一边是蝴蝶状的 Buttermere湖,一边是 Crummock Water。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Rosie 对这里一草一木都极其熟悉,她记得每一种植物的生长周期,记得每一次带队来这里发生的事。但我并无心于历史,只是很渴望在自然里多待一会儿。于是一路上 Rosie 就教我如何呼吸,如何与身边的植物建立联系,很多次她就停下来脚步,让我自己坐在湖畔,对着 Buttermere 湖发一会儿呆。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傍晚时分回到 hostel,窗外突然下起了暴雨,天迅速阴下来,湖水变成了黑色,黑夜提前来临。天空与湖岸显出模糊的轮廓。餐桌上的白蜡烛还燃着,店员点亮几盏地灯,看着外面月亮与闪电,如霜在火里燃烧。

     

    在 Buttermere 湖畔当一名山林隐士

     

    我重新读了安妮·迪拉德的《汀克溪的朝圣者》,当她写下这本书的时候,与我一般年纪。她在弗吉尼亚州蓝岭下的一条小溪畔住了一年,每天什么也不做,到溪边看看青蛙,观察一段蛇皮,或者数一棵大榆树的叶子,从冬到夏。第一次看这本书时我还读大学,无法专心体会大段自然描写所衬托的心境,只是觉得很闷。直到四年后,我自己才慢慢体会到,她写下的句子里,每个字背后都是纯真的心意。

     

    “那棵清晨中鸽子栖身的雪松像充电似的开始变容,通身都闪烁着光芒。我脚下的草地也在闪光,像是一团火。我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景色,完全进入了一种梦幻的境界。与其说是在观看,不如说是平生第一次被注目,被一种强有力的光芒所击中而激动地屏住呼吸。”

     

    在如注的暴雨和呼啸的狂风里,听见了寂静。如果你足够坦诚,虽为生活所累,却依旧可以隔着满身甲胄感觉这个世界的心跳。

     

    上一篇:比起儿童小便池,日本机场厕所的这些神奇装备更有爱 下一篇:高雄丨在这边拍一整天都不是问题,假日决定揪姊妹说走就走了啦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