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旅行 >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2016-07-19  |  猫眼看世界  |  微信号:ChentingPhoto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近日,偶然联络上了昔日里的大学同学,加群后,大家发现失联二十年后,猫猫竟然成为了一个环球旅行摄影师和作家时,意外之余,更多的是感慨,毕竟作为一所重点大学经贸外语类的毕业生,既没有选择出国留学移民,也没有成为职场经理人,而是走上了一条自由职业者的道路,行走天下,在同学中算得上另类了。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2016年7月第二次来到秘鲁的马丘比丘)

     

      “想不到那时瘦弱的你,日后竟有如此的勇气。”日语系的同学这样评说。回想起来大学时我的体重才88斤,深度近视,个性也不算张扬,一个文弱的女孩子。然而,骨子里却有一种执着,性格也非常独立。作为九十年代的毕业生,毕业分配时,毅然将档案存在人才中心“下海了”,做好随时成为待业青年的准备,在同学中也是独一个了,或许在那时,便看出我性格上的某种东西。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对外经贸大学的毕业照)

     

    毕业时找工作的出发点,还是围绕着专业—西班牙语,然而九十年代末,西语在国内的就业机会并不多,况且大多数事业机关单位还是要凭关系才可以进去,对于没有任何背景资源的我,尽管西语成绩不错,依然无法找到理想的工作。一年后,终于决定放弃专业,那时的想法很简单:人生的路应该越走越宽,不能让专业卡死。本来英文基础就不错,于是很顺利地应聘到一家德国公司,一年后考入当时算得上外企里佼佼者的诺基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电信行业白领生涯。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刚刚参加工作时的青涩照片)

     

    尽管放弃了专业,却从未想过将西班牙语遗忘。业余时间,喜欢搜集一些原文电影和音乐,有意无意间关注着有关拉美的新闻或者书籍。2008年换工作期间还去北京的塞万提斯学院又进修了三个月。这些年,西语,从未真正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大学期间在西班牙旅游局展台实习)

     

     这里要解释一下,虽然学习的是西班牙语,但其实和西班牙这个国家关系不大。对外经贸大学的外贸西语专业,毕业后的方向是针对拉丁美洲的贸易活动,因此从第一堂西语课开始,我们所有的外教都来自拉美各国。记得非常清楚,我的第一个外教Elvia来自哥伦比亚,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太太很慈祥,第一节课上,就开始给每个人起个西班牙文名字,每个同学有两个选择。或许身在异乡,外教把她家人的名字都拿了出来,我选了“Cecilia”,一个常见的拉美女孩的名字,容易发音,也好听,只是老爸第一次听到,便和意大利的西西里岛搞混了。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2015年12月第一次登上马丘比丘)

     

     四年的大学生涯,不仅学习语言,拉美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也都是我们需要了解的。记得有一次精度课上,我流利地背诵下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原文片段(那时的记忆力超强,经常可以大段大段地背书),为了确认我不仅仅是背下来,还要理解这段内容,老师要求我用简洁的语言再描述一遍,同样做到了。然而,要完全理解这些拉美名著,对二十出头的学生来说,的确非常困难,我记得最终都没有能够读完这本书的原文作品。相对中国人而言,拉美文化陌生又晦涩,相信大学里的这些训练对于日后我在这些国家的行走和探索非常重要。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除了课本上的知识,我们也有着丰富的课外活动。那时的西语专业,四年里才招两个班,我们这届只有12个人,老师和学生的比例几乎是1:1,算得上“精英教育”了,课程安排和业余活动非常充实。每周课下都有两三次使馆活动,可以选择学习吉他、拉美舞蹈等等,使馆会派专人来教。拉美各使馆织还经常组织西语学生的联欢活动,拉美人性格爽朗热情,也能歌善舞,弹个吉他,跳段Salsa什么的不在话下。学生时代就奠定下我对于异域文化的强烈兴趣,培养了和外国人交流的能力,对于南半球那些遥远的国家,也埋下了日后一定要去看看的愿望。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然而,毕业后,终究没有走上西语从业者的道路,遥远的南美旅行也暂时成为一个梦,留在心底。N多年后,有一次擦肩而过的工作机会,刚刚调到诺基亚合资厂的时候,有个电讯网络建设的大项目,上司想派我去委内瑞拉常驻,然而那时不希望远离家人,就放弃了。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直到2012年第一次去南极,才真正踏上南美大陆。阿根廷,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对这个国家没有太多的感觉,大学期间从未接触过阿根廷人,加上这个国家98%是白人,生活方式更接近欧洲。总之,六次旅行都没有找到大学时对拉美的那种感觉,直到2015年年底,我来到了秘鲁,藏在心底多年的拉美情愫终于被释放了出来,有种久违了的亲切。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2015年1月阿根廷旅行)

     

    这么多年,一直希望可以从事一些与拉美相关的工作,尤其是文化交流方面,去年在秘鲁遇到了同门西语小师妹陈杨,还有同样供职于外交部,常驻秘鲁使馆的温志伟。他们二人从大学西语专业毕业后便在拉美常驻,今年决定辞职回国创业,成立专注中拉文化交往的“秘途拉美(北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凭借多年游历拉美各国的经验和积累的资源,提供真正深度和专业的产品和服务。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敬请关注“秘途拉美”公众微信号:mitourlatam

     

    而我,一个老西语毕业生,在行走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后,也终于将目光锁定在拉美,未来几年中我将和合作伙伴们一道,用图片、文字和讲座帮助中国读者与游客了解拉美的方方面面。人生有很多机会,选择自己最想要的那个,有时候,就是因为“情结”这种文艺范儿的东西。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有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叫“拉美”

    上一篇:心系大昭寺 下一篇:不趁着假期去迪士尼玩一圈,我都替你觉着亏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