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旅行 >

    搭车去新疆

    2016-07-22  |  风流猪狗  |  微信号:theTriangles
    搭车去新疆

    超乎想象的喀喇昆仑公路

     

    我向来不反对搭车,毕竟有些地方就是没有公共交通。但我也不那么喜欢搭车,我晓得,所有的便宜都是有成本的,好心搭你的人,即使不是寂寞,也是对你有一点好奇,你得认真与他说话,不能随随便便放空在天地间,到底啊,我还是讲礼数的二十世纪人。

     

    是个想休息的人,所以在二零一三年前,我从来没有真正主动搭过车,走路十公里对我也不是问题。只在从洛克线重镇的永宁坝走回泸沽湖路口时,有人问我要不要坐车,就顺了两公里。

     

    真正开始搭车是在新疆,对我这样不会开车的来说,新疆只能想办法找各种车。当时和我一起走新疆的朋友,便是一路搭车从拉萨经狮泉河抵达叶城的,当我们在喀什噶尔会面时,他提醒我说,在西藏搭车免费很正常,但在新疆,搭车收费,那也必须是理所当然。

     

    我们决定去塔什库尔干,在吵吵嚷嚷的喀什中心汽车站搭乘巴士,上了车摊下,戴起耳机听音乐,脚打起拍子。前面两个妇人听我哼着歌儿,转回头看我一眼,笑得头上高高的帽子摇了摇。

     

    一路向西,大巴穿过炎热的绿洲和戈壁,在疏附吃了闪着金黄色泽的羊肉抓饭后,从乌帕尔开始,班车跋山涉水,一层层地沿着奔腾的河流环绕到越来越高的地方。河边树木日渐稀少,寒凉的风吹过,不由让我关上车窗,加上外衣。

     

    果然是到了高原了,热气腾腾的喀什绿洲恍如前世。班车行到一半,我们跳了下来。这是帕米尔公路上最大的高原湖泊卡拉库里湖。骑着马的吉尔吉斯(中国称柯尔克孜族)小伙子嘻嘻哈哈地来跟我们兜售湖畔的蒙古包,调戏我们不用害怕:我们可是吉尔吉斯,和汉人没啥恩怨。蒙古包并不贵,80元就包含住宿和晚餐早餐。在凉风习习的夏夜,我们在蒙古包里吃着抓饭,看着电视里播放着吉尔吉斯斯坦的歌舞节目,想,当年招待斯文·赫定的,也是这般热闹嬉笑的小伙子吧。

     

    搭车去新疆

     

    蒙古包里家访的饭菜并无特别,是新疆和整个中亚都常见的抓饭。当然,这在边界外被隔断的上瓦罕并不容易实现。湖边的牧民看的是吉尔吉斯斯坦的电视,大红纯色演播厅,金光闪闪的艺人围聚在台上唱弹。跟家长说我的家乡离这里有四千公里,立刻听到他们讲的吉尔吉斯语中,“公里”是“奇落米特”,这大概就是百年前,他们自高原另一边的大帕米尔而来,早早拥有的欧洲痕迹。

     

    卡拉库里湖之所以成为帕米尔的必停之地,是因为湖畔可以看见帕米尔高原的两座雪峰,一座是整个帕米尔地区最高的公格尔山,海拔7649米,你得往喀什来时的方向望去。然而,人们最心爱的雪山,还是往塔什库尔干方向望去的慕士塔格。它几乎可以说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雪山,尽管比公格尔山矮了100多米,但那种毫无尖锐感的,敦厚中的晶莹,让人心头平静舒坦。纷纷扬扬的雪落在圆润曲线的山上,毫无凄凉,倒像堆满琼台的幻地。

     

    湖边的牧场很多牦牛和骆驼,牧民们除了放牧,还肩负着冰川向导的重任。登上冰山之父的山腰看大大小小的冰川,向来是帕米尔旅行的重头戏。我们没有合适的服装和鞋,只能放弃。

     

    搭车去新疆
    卡湖,墓士塔格与黑人

     

    搭车是从第二天开始的。卡湖的清晨还是那么美,我们拦了一个维吾尔司机的车,讲好每人五十到塔什库尔干。过了一公里,一个穿戴整齐,背着小包的女孩也搭上来。很少有人把冲锋衣穿得漂亮,她算是。我在牧场上见过她,因此她也很开心的道一声Hey。

     

    可女孩却不问要不要钱,多少钱。一路无语。我和朋友面面相觑,甚至用英文交谈,提示了价格,女孩仿佛也没听见。

     

    临近县城的一个村庄,女孩要下,司机要钱,她大惊:怎么还要钱啊?我从来搭车都不要的。来回几句,还拿出韩币和台币,说,你看,我只有这些,没人民币,我给你十块啦。

     

    司机不耐烦,做欲下车揍人状,她赶紧给钱,然后愤怒地对着后座的我们吼:

     

    “要钱的你们也坐?!!!”

     

    搭车去新疆

     

    我们被惊吓了,然后惭愧地笑得披头散发。这真是我们那一年听到的最愤怒的谴责。

     

    然后我们开始投诉这些年轻人,讲起一个大理遇见的大姐,搭过一对小青年,孩子们不大跟她讲话也罢,在她加油的时候,小青年跑去买包子。买了两个,分着吃。

     

    大姐边加油边气,妈的,我又不想吃包子,我干嘛气?

     

    干嘛气啊,开开心心的旅行还是要继续。后来我们还是辜负了冲锋衣姑娘的教诲,继续给钱搭车。和白杨树下,满是身戴着高帽子,身着洋气的小西装裙的高山塔吉克女人打招呼,走进了水流淙淙的湿地,在那一片碧野中,只看到城上空被云雾遮蔽的,干裂又顶着积雪的山峰。反差之强烈,让人难以言述。

     

    就这样一路的搭下去。后来,从库车花了一百元,跟着一位贩卖哈密瓜的快乐维吾尔家庭到巴音布鲁克草原去,跨越了雄奇的丹霞、草原、天山与森林,天山南北的盛景,清清朗朗地在我们的小货车外奔驰而去。花了钱,才好理直气壮毫无负担地与天山和漂亮睫毛的维吾尔小孩甜甜蜜蜜下去了罢。

     

    搭车去新疆
    来帐篷探望我们的吉尔吉斯小孩

     

    上一篇:从这里,到那里 下一篇:你究竟还隐藏着多少惊喜? — 星野度假村TOMAMU魅力点细数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