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旅行 >

    行走 | 雪域云踪

    2016-08-02  |  青简  |  微信号:green-jane
    行走 | 雪域云踪

           我做过太多关于西藏的梦,却不曾为她写过一个字。哪怕当我最终站在拉萨街头,耳边响起陌生的诵经,眼前转过各色的经筒,心中还是无法浮现任何苍白的字眼去形容如此鲜活的人世。

     

    行走 | 雪域云踪

     

           天色总是要九点以后才亮,繁星会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八角街上缓缓流转起来的人群,也同星子一样,在香烟弥漫中汇成人间最弘大的漩涡。脚步总是赶不上转经筒的速度,额头也没有石头坚硬,但是显然有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力量,哪怕从然乌湖经通麦、鲁朗、林芝一路披着风尘与疲惫,回到这里,似乎都能抖落坚硬的外壳,让心里一些柔软的地方,安放进温暖的凝视,好看着自己继续前行的背影。那个晚上,司机老火带着我们去老鱼餐厅吃饭,爱摄影的老鱼把饭店开在布达拉宫对面,三楼的露台也是拍摄布宫的最佳位置,饭正吃到一半,抬头看见布达拉宫背后,夕阳落下的地方,有霞光穿过了云层。像是要昭示着什么又来不及出口的叹息,通往三楼露台的门锁了,我只能脱了鞋爬到椅子上,把相机尽可能伸出窗外去按快门。绚烂稍纵即逝,深蓝的暮色很快就洒满了天空,明天的旅途会看见什么,遇到谁,恐怕是布达拉宫的灯火也无法回答的问题。

     

    行走 | 雪域云踪

     

           运气从一开始就不那么好,老火把他的丰田越野车上装了个行李架,因为和行驶证上的照片不符,又顺便重新“办”了一张证,没想到出城不远就遇到了检查站,他新“办”的证被查出有问题,于是又被责令回到城里交警大队处理,“等我半天”他在八角街附近把我们放下时留下这么句话,结果我们只能多逛了半天街,而他付了两千块的罚款才再度上路。我和朋友感慨,每次远行,凡是我找的司机都会遇到点事,之前去呼伦贝尔,半路上司机王哥远在家乡的父亲甚至突然去世。这回是罚款,不知道下回会是什么,此时的我还不知道下回会遇见性命交关的事情,正如我还不知道,阳光,雨水和云彩,会与未知的风景,有怎样的擦肩而过或是抵死缠绵。

     

    行走 | 雪域云踪

     

           走国道去日喀则一路无话,返回时是雨季难得的晴好,按计划是要去羊湖的,路过江孜时看到大片的油菜花开得热闹,七月褪去了盛夏光环,温柔得像是从早春里刚刚醒来,同样金黄的菜花,长在粉墙黛瓦间,青涩如深宅大院里的一双眼睛,隐忍而渴望着什么。长在雪域高原上,恣意得却好比掠过我们身边一骑人马,回头大笑后绝尘而去。谁知道就这么耽搁了点时间,那些我永远搞不懂行踪的云彩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它们偏要跑到一起,在远处秘密商量起一场雨事。等到浪卡子,远处的藏族村庄已经笼在沉甸甸的阴云下,云正在默默积攒着雨水,被第一根闪电戳破后骤然倾泻。行走在高原总觉着天要低很多,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下些什么,此刻遥遥望去,雨幕扯着浓云,天地便快要合拢一般苍茫不语。山这边的阳光还未完全隐没,教人难以想象雨中又是怎样一番情景,一条小路转眼就能变成一条哗哗的小河,是不是有阿妈冒雨赶着羊群回家,于风景我们喜欢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笑着旁观,于人世,我们却又争先恐后地投入其中,不肯放手,真是矛盾啊。行到卡若拉冰川脚下,抬头已经分不出天际线,冰川和垂云一色融为铅灰,黄豆大的雨点开始纷纷落下。我的羊湖,难道要在雨中与你相见。“湖边也会下雨吗?”我有点焦虑地问老火,“谁知道呢,看它心情吧”老火云淡风轻地说,下与不下,湖总在那里,而我们也总会到达,并且离开。

     

    行走 | 雪域云踪

     

            珊瑚枝般的羊卓雍错铺陈在藏南高原,有龙女佑护的圣湖似乎并不理会我们的担心。她心情刚好不错,也许邂逅旅人是千年岁月里并不算坏的消遣。翻过岗巴拉山口,乌云与雨水就被抛在了身后,那些能降下大雨的云,此刻又变得无比轻盈,在湖面投下硕大而变幻莫测的影子。纯净的湖水在阳光下呈现深浅不同的蓝色:浅蓝、深蓝、孔雀蓝,还有一些是松石般的绿色。湖面皱起鱼鳞般的细小波浪,平静之下有任何文明从未窥探过的深邃,湖边小块不规则的农田里,青绿的是小麦,金黄的是菜花。“好美啊……”除了美还能说什么,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只是它的不言是在等我们开口,还是暗示一起沉默呢。一处山腰的高地被辟为观景台,照例有藏民招揽游客骑牦牛拍照,大概是为了应景“羊湖”,也有可以抱着拍照的小羊。可是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站会,风把经幡高高地扬起,蓝白红色背景上的经文,和文字背后所有的祝福与祈祷,透着阳光,似乎一字一句写到了天上去,我虽然不懂,可是羊卓雍措达钦姆有着比湖水和天空更明亮的眼睛,她一定都是知道的。

     

    行走 | 雪域云踪

     

           这样的好天气一直眷顾着我们抵达纳木错。同样高原湖泊,相比羊湖的亲切,纳木错就高冷了不少。藏北高原原本就是荒芜的,就算荒芜中出现的湖泊,也不过是苍老面庞上的一滴泪而已。面对它,语言是无力的,可究竟被什么往事感动,而噙着这么颗大而清澈的泪珠,我想无论在湖边坐上多久,也许都无法听见了。可是同伴还是坐在湖边久久地凝视着水面,久到我几乎怀疑他要准备走下去,久到他大概也忘了为什么要坐在此地。饭后散步到扎西寺附近,见到三两只白牦牛,毛色已经有些脏得近于灰,可好歹也是平时少见的白牦牛,赶紧拿出相机拍了几张,不想原本无人的湖边,等拍完照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两个藏族孩子,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叫着“拍照给钱,五块,五块!”,牦牛应该是寺庙养的,似乎路过的每个藏民都有权来收费,我本想理论,可同伴看着两个同样脏兮兮的孩子,爽快地付了钱。扎西半岛海拔已近五千米,这多少让人有些难受。可我还是对日落不死心,于是只有爬山,怕赶不上日落,途中还不敢停下喘口气,等爬上小土坡顶,只恨不得把肺掏出来畅快地呼吸几口。“这里什么时候日落?”我一边喘气一边问一个路我过的少年,“今天看不到日落咯”他笑着轻快地下山去,傍晚还是满盈盈的阳光,仿佛被每个陆续离开的旅人一点一滴塞进行囊里带走了,蓦然暗晦的天色,饱含着湿漉漉的欲语还休,像是要下雨。

     

    行走 | 雪域云踪

     

           西边天上最后的一抹绯红,看了一眼湖面后,大概觉得没有什么值得留恋,就果断隐没在唐古拉山脉背后。湖面深处的云层缓缓垂下,深蓝的边缘镶着更深的蓝色,一定有什么是在准备谢幕了,阳光,白昼还是难以平息的心情,都要让位给一场夜雨。下山的时候天色已经转为青黛,耳边只有经幡呼呼作响,远远俯瞰,扎西半岛的帐篷已经渐次亮起了灯,像是要弥补给我一个看不到星星的夜晚。每一个帐篷里都有一些辗转难眠的人,第二天一早果然是在雨声中醒来,日出也不做念想,努力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可是不努力怎么会知道呢。

     

    行走 | 雪域云踪
     

           远行前,所有去过西藏的人都告诉我他们还将再去,因为,西藏是不同的。还有更多秘境,象泉河畔的古格遗址,隐秘的莲花墨脱,可可西里无人区,那些听了名字就让人热血沸腾的地方,从子夜的心里触动了我们不安的灵魂。人们相信远方最美丽,但是要走多远才能到达永远呢。有人似乎一直在寻找某些曾经轻易被丢弃的东西,然而不知为何,也许只是从一些路人眼中的只光片影里,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些东西被遗忘在了西藏的神山圣湖之畔,正静静地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等待着再一次被拾起。是的,那些云端的城镇,天边的风景,还有异族的人们,都被坚信是宿命中的相遇。一切都是那么地超凡出尘,寺庙中的佛陀度母们仿佛能直视你的灵魂,越是寂寞的心越会被他们所吞噬。西藏早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地名,而成了黑夜里一句带有隐喻的魔咒,在每个现代人失眠的枕畔辗转呢喃,像一种蛊惑。

     

    行走 | 雪域云踪

     

          “还会再来吗”,临别时老火问我,“应该会吧……”我想看一眼雨季过后传说中最蓝的天空。是不是比你的眼睛更动人,或者,动的只是我们的心?

    上一篇:东瀛风情 ‖ 日本旅行街拍Vol.21 下一篇:新西兰 | 世界上最神奇的地方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