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女性 >

    今夜,我们来聊聊地下室

    2016-09-09  |  女王C-cup  |  微信号:gkc-cup

    早上醒得突然,茫然若失,又闭起眼睛想回到梦里去。仔细回想细节,想将梦断续起来,挣扎了许久,没能回去。

    梦里是寒门学子,只有一个年龄相近的哥哥,一同考上了大学,为了学费,哥哥去工地打杂,又骑车帮人送货。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在做什么,只知道这个皮肤白净,轮廓清晰,不帅但是很阳光的男生是我哥,他在努力赚学费。开学了,他上课之余在食堂工作,又因为英语说得很好,还找到了一份商场当服务生的工作。梦里我每天都看得到他,好像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们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他总是那么快乐那么上进,而我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

    这是一个退行的梦。退行是一种很初级的心理防御机制,一个已经长大的孩子仍然可能在非常疲劳和饥饿的时候,在父母面前退行至幼年时的状态,表现自己的无能感。人的情感和心理发育不是一条直线,不会只往前开,也不会一路平缓,我们是波动着变老的,中间无论强大多少,总会有时刻退行到那个安全的地方。

     

    昨天晚上我心情很坏,我心情总是容易很坏,虽然之后也会好转。我觉得自己工作做得不好,达不到自己的标准,很沮丧,一种挫折感困住了我。我看不进书,和朋友聊了几句,兴味索然。去看了 Comedy Central Roast 美国戏剧中心的吐槽大会,笑了许多次。微信上和伴侣说了几句,他劝我换个角度想,没有挫折怎么会有成长,看到不足才会进步。我仍然焦虑,躺在床上看了看南方公园,终于等来困倦。入睡前,恍惚觉得自己在一片漆黑的深海之中,悬浮着,一动不动。

     

    梦里,我不用担心任何事,有一个全能的哥哥照顾我,我很快乐,很有安全感,我退行到了幼儿状态,我知道自己不是全能的,但我相信我的照料者是全能的。我甚至连竞争都不需要,梦里没有高考,我们甚至没有父母,哥哥在工作,在生活,我好像被一片玻璃罩隔开了,我现实中所有的担心,梦里都不存在。现实里我没有体会过这样彻底的安全感,也因此,这个哥哥的面目不是我知道的任何人,他看着很清晰,可又找不到确切的对照。

    其实梦是在哥哥亲我的时候醒的。这仿佛是我成年以后经验的映照,和异性的亲密关系里得到过一些退行的体验,觉得安全和熟悉,再次退行时我又会去亲密关系里寻找,但亲密关系并不是一个安全的所在,也并不是我最理想的所在,所以就条件反射般的醒了,潜意识大概知道是go the wrong way。

     

    我坐在沙发上分析自己。非常清楚,遇到挫折就退行,一直是我的问题。我总处在两端,要么被承认感觉安全快乐,要么被挫折感压得抑郁焦虑。

    我喝了半杯水,忽然想到了我妹,像一个闪念击中了我一样,我忽然由自己理解了她。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想要理清我们之间的相似处。我们都不是长女,并且都不是儿子。我们从小就是竞争关系,生在大家庭,总感觉人太多了,除了头尾,哪里看得到中间的孩子。不知如何才能争取一点关注和爱。家里重视教育,于是总想着要考高分拿奖状。待期末放榜,班里前三名算是合格,年级第一才能放心骄傲。朗诵比赛、作文比赛、鼓乐比赛都去参加,书呆子显得太刻意了,仿佛笨得没办法只好苦读,又会读书人又灵,大人们觉得是聪明,所以读书毫不费力。小孩子大概只想被夸聪明,不想被夸努力。

    家里格外鞭策女孩子,训导读书是女孩子唯一出路,读书才能独立不依附人,才能照顾自己。教育我们世上唯有读书高,鼓励一路读到博士去,不要早结婚,不要为钱发愁,为我们造一个美梦,有知识才能摆脱命运,而命运则是美梦之后的恐吓:读不了书,便准备出去打工然后嫁人吧。

    伴侣说他爸爸总警告他:读不了书那就准备拉黄包车去。其实我们小时候哪有黄包车了。但警告小孩子还是信的。

    鞭策和竞争的结果,是我们成绩很好,也十分要强和敏感。读寄宿学校,大人打电话来我听,多问了几句妹妹的情况,我就忽然哭了:为什么光问妹妹,不问问我?一边哭着把电话挂了,然后立在电话亭,抽泣了一会儿,又觉得十分羞耻,好想落了什么把柄给人一样。后来再有电话,就不大愿意接了。

     

    现在想想,过于看重成绩和结果,激发我们上进,也让我们难以承受失败。不记得我是第几次忽然间从高一的课堂上醒过来时,觉得自己完了。我总是在课堂上睡着,开始还能自学跟上,后来就渐渐吃力。期末考试结果出来,一落千丈,我再也不是优等生。而我妹还是很优秀。我庆幸只有自己让家人失望,伤害性不大,又尴尬于自己简直一无是处,越发觉得自己蠢笨,浪费粮食空气。我越来越嗜睡,情绪低落,抑郁,了无生趣,几次想要自杀,又违反学校纪律,和老师顶撞,后来我爸几次和我沟通,反省身为父母的失职,又承诺绝不逼我,才渐渐的好了。

    等到我终于适应了自己平凡的人生之后,我妹的问题才出现,她高考成绩非常好,但志愿填报太谨慎,浪费了许多分数,仍然是名校,却不是她最想上的那所。她应是觉得自己被浪费了,入学后又适应不良,渐渐被确诊为抑郁症,最后休学两年。抑郁症太新鲜了,家人都缺乏理解,觉得是她想太多太偏激了。幸而后来渐渐好了,学习工作也都继续运转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印象都停留在那个电话,大人更关心妹妹的情况,我觉得自己如此不受重视,才更有资格得抑郁症吧。

    我妹从小就被亲戚开一个玩笑,说她是被爸妈抛弃过的,嫌弃她是女孩子,后来觉得不忍心才捡了回来。我妹相信了。一直相信到几年前,这个笑话再被提起的时候,被辟谣了,她才知道这不是真的。

    她一路长大的过程中,大人总觉得她很矛盾,有时候很懂事,照顾长辈,节俭自己,上进读书,有时候又很不懂事,花钱买很多无用的东西,言辞攻击家人,伤害自己,自暴自弃。她抑郁症好了之后,家庭氛围轻松了很多,只要我们开心就好,再也不要求什么了。

    上次回家,看到妹妹书架上,堆了许多心理书,比心理咨询师的我拥有的书还要多。我站在书架前发呆,一种同命运感向我涌来。我知道这种感觉,试图理解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试图治愈自己的感觉,她和我一样。

     

    我不知道她治愈得怎么样了。我几年没见她。像大人们期望的那样,我们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有读了大学,有读了硕士,有在准备读博,将足迹落在了天南地北,且都忙于自己的生活,偶尔才在家里的微信群说笑。

    随着人长大,重提旧事总有些尴尬,好像显得自己放不下。就学着把它们都封存好,放进地下室的某一个房间,关上地下室的门,然后好好生活。只是它偶尔逃逸出来,制造了问题的时候,和其他咨询师说,或者和伴侣说,在这个述说、理解、哀悼、并再度重新开始的过程里,去接纳自己的退行和无力感,恢复前进的动力,重新找回力量感。

    虽然有哀悼,却不会怨恨谁,没有得到过很好的照料是真的,但易地而处能够理解大人。青春期时或许还会攻击自己,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好,后来就不再自我攻击,能理解自己了。虽然力量感和退行常常反复。沮丧是有的,不会绝望。有时候我很难过,就会对伴侣说:我觉得自己又在地下室里了。

     

    我记得第一次和他说完这些事,他说,我们这个时代长大的孩子,不论是否独生子女,是男是女,可能都需要点运气才能避开童年阴影。所以我想,缺乏安全感、恐惧被遗弃、缺乏关注、感觉不被爱或者被控制,都是常见的。情感或物质,总有一个地方不被满足。

    他说我很幸运,因为一直在努力与之搏斗,也许搏斗多年终将克服。而许多人也许一生为此纠缠,又不明所以,无药可医。

    意识到自己不孤独,或许还比其他人更有点力量,也能凭空长出些力量来。好像力量感总比力量先到来。

    语言是一种力量,同命运也是。

    这个时刻我空前的想我妹,想和她说话。不知道说什么,觉得很心疼她,或许是因为心疼自己,又不能回到过去抚慰自己,所以置换到她身上去。

    想到妹妹最近租房子,用钱也许很多,发了条信息问她:钱还够不够?

    她说:够,你够不够?

    我只觉得自己心里生出了许多冲动,好像有什么事想做,有什么话想说,又好像和她隔了千山万水,有一点无力感。后来这冲动就寂然下去了。

    我问了她身体,教了她煮土豆当主食,一顿吃一个,吃不完存冰箱,买牛排回来冷冻,晚上回家后,切二两牛肉炒,配的蔬菜种类要多,每样量要少,一盘菜色彩缤纷,就会有食欲。

    上一篇:我和一位24岁的单亲妈妈聊聊她生活的改变和希望 下一篇:女性内衣,做不到「佩戴舒适」就惨了!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