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香车 >

    东瀛杂记: 一日自驾游(《日帰り》)

    2016-05-27  |  东瀛车生活  |  微信号:LIFEOFJDM
    东瀛杂记: 一日自驾游(《日帰り》)

    原文写于2015年

    ---

    6:00

    他把车停在了窄巷子里,左侧副驾驶的门正对着那栋深褐色公寓的门口。虽然他以前来过这里很多次,但那似乎也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甚至在即将到达的时候恍惚了一下差点拐错了弯。当然,那些错综复杂的小路口对他来说倒也不是问题。作为一个经常自嘲自己一年中有三分之二都在车上度过的人,他的驾驶技术要比绝大多数人都好。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6:18

    公寓的自动门开了。她的身影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初升的阳光斜照在脸上,让她不得不一手遮住眼睛。她的另一只手提着一只小巧的布袋子,肩上挎的包并不是他所熟悉的,或者说他也从来没有用心留意过她的这些随身饰品。

    当然,衣服也是一样。灰色的当作外套的毛衣、带有棕色印花的白衬衣、黑色的百褶裙、灰色丝袜、高跟鞋...他并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描述这种东西。总之,是能看出来她经过了一些精心打扮的。似乎就像他们最开始的那几次约会一样。

     

    6:23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半个小时,终于出发了。这次总算是没有等太久。他想着,车子已经开上了首都高速的入口。

    “困吗?”他随口问道。

    “ うーん” 她从布袋子里掏出化妆包,然后娴熟地把遮阳板翻过来,调整好镜子的角度,准备开始早上未能在家完成的工程。“习惯了。”

     

    7:03

    东瀛杂记: 一日自驾游(《日帰り》)

    被照样映成橘黄色的周日清晨的高速公路还没有拥堵起来,不过车子仍然很多,无法享受自由驰骋的乐趣。他无聊地开始观察起周围车辆的拍照:品川、练马、多摩、八王子...恐怕无一例外都是出门一日游旅行的。他甚至能猜到他们大概的目的地。

    那些车顶上固定着滑雪板的自然不用多言,剩下的车也基本能根据里面的人数和装的东西判断出个大概——是相模湖边的烧烤场、富士山脚的装满惊悚游乐项目的主题乐园、需要登山杖才能网上走的八之岳,还是已经解冻可以钓鱼了的諏訪湖。

    中央自动车道。他和她也已经无数次驾车走过这条路,上面的那些地方他们也都悉数去过。今天这样的阳光他们也迎接过了无数次。

    但他们总是乐此不疲地进行日归旅行。

    因为工作再忙、琐碎的事情太多,只需要腾出来一天就行。

     

    8:14

    然后他们再一次来到了同样的服务区。

    上一次在这里停歇,似乎是前年的秋天。当时他们打算去上高地看红叶,这里正好是旅途的中点。他还记得,他们那次爬上了服务区里高高的展望台,从那里,可以看到眼底下整个城镇被四周的高山环绕。前一天刚下过雨,天上的云很厚,但是已经无法遮盖住更高处深蓝色的天空。天气和她们的心情一样好

    只是这次的目的地要更远一些了,他犹豫着要不要问她是否还要再在高速公路上休息一次,但是后来他还是没有开口。自己的体力允许的话就一路开到底吧。

    他们下车,一前一后走到那一堆自动售货机面前,然后各自直截了当地看也不用看就点中了自己想要的咖啡。一前一后“咣当”两声,一前一后他们弯下腰,然后一前一后回到车里。

    他当然记得上一次在这里时,是自己一路小跑跑到自售机前,然后再一路小跑抱着两罐咖啡回到车上。她也记得。

    “不多休息一会吗?”她轻轻地问。

    “嗯。”他把头靠在头枕上,闭上了眼睛。那罐咖啡还握在手里没有打开。

     

    10:20

    "马上就要两小时了,不休息一会儿吗?“(そろそろ2時間になります。休憩しませんか?)

    这次,是车上的导航仪在提醒他。

    离目的地不远了,而高速公路的出口之前,正好有一个服务区。导航仪的声音响起时,他刚好看到距服务区两公里的牌子。于是,便顺势靠左边,并开始慢慢减速。

    这一切给他一种非常顺利的感觉。这是一种快感,虽然事情小到鸡毛蒜皮,但他能清楚地能体会到这样的顺利比起眼皮打架时怎么也开不到服务区的经历实在是要多太多的幸福感。

    旅行了数十上百回,真正顺利的又有多少回呢?就说这个地图有些老的导航仪吧,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每几次就会有一次被误导到死胡同、已封闭的道路里,有多少次在明明有畅通无阻的路线的情况下被引到了老城区最堵的路上。

    他和她甚至因为这些事情拌过嘴——尽管错的是导航仪,而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这回,他主动接过她递过来的空罐,然后自己下车把两个罐子扔进了垃圾桶。

    靠近日本海的地带仍然有些冷。风很大,呼呼的声音盖住了高速公路上偶尔经过的车辆的声音。除了从那两三辆巴士下来的滑雪客让厕所附近有些拥挤,服务区里空空荡荡的,卖お焼き的小摊无人问津,看摊子的人也不吆喝,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11:30

    车子穿过山坡上大片的别墅和度假旅馆,左拐右弯了一番后终于到了他们的第一站。

    黑姬高原。

    眼前是大片翠绿的草甸,雪山作为背景非常壮美。这篇冬天会变为滑雪场的地方他们两个认识以后都来过三回了,而在那之前他自己来过更多次。除了眼前的这片风景和眼下一座小小的面向儿童的通话博物馆,这里其实再无他物。

    但他和她都很喜欢这里——因为他喜欢她,她喜欢他,所以他们喜欢这里;或者——他和她都喜欢这里,所以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

    可是这里并没有他们中一方向另一方表白的故事。甚至,他们之间从来没有那样的故事存在。

    他曾经和现在都认为,他们不需要这样矫情的故事,”自然而然“总是最好的。自然而然以外的东西,都是没有必要的,就像山坡下这个博物馆,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有必要的东西——那么即是他们来这里一百次,也自然而然没有必要进去。

     

    12:31

    他们也自然没有在那幅静止画前呆多久。很快他们便开车下山,横穿过南北方向的主干道和铁路,来到了野尻湖边。

    他们两个实在是太迷恋这里了。甚至有一个夏天,他们在这里住了整整两个星期。他不钓鱼,不像湖边无数旅馆里的其他住客一样,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相邀坐船出去。他们只是每天早上很早起来,在湖边看个日出,然后绕着十几公里长的湖岸走上整整一圈。

    偶尔他们也会爬到附近的山上去,甚至有一天他们还翻过一座山到另一边的高尔夫球场见了正好来此度假的前老板。

    那时他们似乎走多远距离都不会累,走多远路都能从头聊到尾。

    后来他们再来到这里,就只去湖边固定的几个地方了。比如这个湖边的卖意大利面和披萨的小餐厅。这里的东西并不是特别好吃,但是来习惯了,也就不换地方了。

    可是有些东西,习惯了以后就是会让人想换掉。

    “这几天我一直在忙着打包东西。”她斜抬起头望着他,手里的叉子转了一圈又一圈,一会儿就缠上了一大捆面条。然后她低头看了看,又把叉子抽出来,重新转一圈又一圈。

    “你大概是在收拾东西吧,我这几天也想着。”他说。

    “堆了一屋子,看起来好像一辈子也搬不走了。但是昨天,就像一瞬间一样,什么都已经没了。搬家公司的价格可真不小。”

    “自己搬家的话,就是这样的呢。”

    “可是,不能麻烦你了呀,有什么办法呢。”

    他笑了笑,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几乎已经要被吃光。

    “我以前觉得自己其实很强大,力气活?随便就能搞定。但这次发现其实也不一定。自己也许已经弱到了让自己懊恼的地步。过了两天我又觉得,人哪有什么强不强弱不弱的,都是一厢情愿给自己下定义。我累得快趴下,但是还是都弄好啦。”

    她开始自顾自地边吃边讲起来。这让他觉得有些陌生——她以前并不会唠叨的。但,那又怎么样呢?

    他转头望了望窗外,湖水反着正午的阳光,闪得刺眼。

     

    14:27

    他们在餐桌上扯了20分钟皮,最终还是达成了一致,把下午的行程决定了。这是他们一贯的习惯:只决定前两个目的地,剩下的到了地方再说。

    起初,这种玩法能带来很多新鲜感。他们都是喜欢不确定性的人,在富士山下的牧场里吃够了冰淇淋,突然想去大阪吃炸肉串然后一下午跑出400公里的经历也不是没有。

    但是后来所有能想到的地方都玩遍了。他们只能找一个地方没有去过的季节,而不是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再后来,连季节的把戏都快用光了。

    “猴子玩遍了笼子里所有的树枝,也会腻的。”她又摆出了最近多次挂在嘴边的这句话。

    于是他们决定去看猴子。

    野猿公苑的猴子闻名世界,尤其是冰天雪地的季节它们纷纷跳进温泉池子里泡澡的景象,早就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标志招牌之一。现在,尽管再往高处走一点的志贺高原依然大雪封山,山脚下的这个温泉山谷则已经渐渐恢复绿色。

    气温并不高,所以猴子们还是在池子里泡着,只不过早就少了雪地里的情趣。周日不可避免地有很多人前来光顾,他们甚至在买票的地方等了几分钟才得以进去。

    在这里,他们是格格不入的——于兴奋的同类,他们过于冷静、不为周围蹦过来跳过去的新奇生物所打动;于另一种类型的灵长类,他们太不冷静、脑子里装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比起每天定时从山上来这里讨食卖萌洗澡的自己来,简直就是迷失在了没有方向的生命里。

    他们并不喜欢动物,或者说是宠物。但他们非常喜欢走到动物的社群中,做外表安静而内心躁动的观察者。即是不是大老远来到长野看猴子,他们也会经常去东京的那些人工岛看一群又一群的猫。

    这些动物,无意为自己的一生做出任何改变和努力,却总是比谁都要早建立起自己的家庭。

     

    16:50

    “所以你夏天还会去北海道吗?”她吸了一口气,确认车里的烟味已经被放走了以后,把车窗关上。风声瞬间消失,车里就像陷入了无声的世界一样。

    “会吧。我去年还和网走的那家旅馆的人约定好了呢。”

    “是那个老板大爷呢,还是那群千叶过去的骑手呢?”

    “表面上,是吧。”

    “嗯?”

    “为何不浪漫一点,和那里的星星和草原做约定?”

    “那要看你是觉得人情浪漫,还是风景浪漫咯。”

    “浪漫也只是一厢情愿吧。约定也是。”他稍微转头看了她一眼,“无非是一种模式化的结果罢了。”

    “是啊,这不是你以前最害怕的吗。”

    “也许吧。踏遍全世界想找出一条不同的路来、一有空就出门,只想不断给自己灌输新鲜的东西,却终究免不了有一天总是要控制不住往同样的地方走。”

    “哈哈,你看今天,我们一个新地方也没有去。”

    他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今天去些旧地方是应该的。这样才不用思考乱七八糟的事情。“

    ”那你真的没有思考乱七八糟的事情吗。“

    ”不。我是说,还是忍不住想了很多。“

    ”你想太多了。“

    ”那你呢?“

    ”你想听真话吗?“

    ”你也从来不说假话呀。“

    ”嗯。那我告诉你吧。今天,我什么都没想。“

    东瀛杂记: 一日自驾游(《日帰り》)

    他们来到了上田别所温泉乡的入口,但没有再往深处开。这只是又一个一日游,所以在村口的公共温泉泡一泡就行了。

    他们从两年前开始就半玩笑半认真地把野猿公苑附近的汤田中温泉归类为猴子专用温泉,神经质地觉得那里的温泉泡了以后会全身发痒。

    别所温泉其实并不是一个最优解、也绝不是一个能给人以深刻印象的地方。

    这里不过是交通便利罢了。

     

    18:10

    他们的最后一站,是车站,也是她的第一站。

    她弯下腰在看着新干线站里的车站便当柜台,他则在两三米开外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

    不一会她便利索地直起身来,两只手已经一手拿了一盒便当,往他的方向一伸,似乎是在让他挑选。

    但没有等他反应,她就已经把右手的那盒放了回去,然后挪步到了柜台付钱。

    于是她手上的东西终于比早上出门时多了一件。尺寸不小的便当盒子装在塑料袋里,十分别扭地顶着那只纸袋。她也不作出小心翼翼的样子,继续径直往售票机的方向走去。

    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大声说,”那,我就按照约定,不去前面了。“

    她回过头,轻轻地鞠了个躬。眼睛里充满了诚实,就像以前那年她和他坐在黑姬高原的草甸上,相互领悟到两个人的未来也许可以保持一致的那一瞬间一样。

    “三年間、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这三年,受你照顾了。)

    ”では、さよなら。”(嗯,再见。)

     

    18:31

    他又在车上点燃了一支烟。

    她会去哪呢?往他们白天来的方向,返回去然后去北陆?还是坐上回东京的车,从此一头扎进市井里他所不知道的角落?又或者是中途转车后,一路向北,到那个还有残雪的北方岛屿?

    都无所谓了。

    总之,又一次一日游,或者也是最后一次一日游,就这么结束了。

    他捻灭烟头,转动钥匙。引擎安静得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黑色的7人座旅行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只能勉强透出一丝深蓝色的夜幕之中。

    东瀛杂记: 一日自驾游(《日帰り》)
     

    ©Copyright 2015 Japan-Talk 

    ©Copyright 2016 LifeofJDM

    上一篇:除了沿途美景,你还需要...... 下一篇:开了一通宵的山路,就为了看悬崖上的秘境日出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