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重口奸杀狂:小平义雄

    2016-04-29  |  李淼  |  微信号:threewatermiao

    之前写胜田清孝的时候,我曾经留下一句话:

    「在日本战后的「三大连环杀人魔」:小平义雄,大久保清,胜田清孝 中,他杀人的数量也是其他两人遥不可及的。」

    于是就有一帮重口少女来问我另外两人的故事。好吧,那今天我们就来讲 小平义雄。

     

    小平义雄,1905年出生于栃木县日光附近的一个富裕的家庭里,家里经营旅馆(离我目前的的位置只有几十公里远)。他在家中排行老末,上面有3个姐姐和2个哥哥。小平义雄的母亲家里身份显赫,出过法院院长、律师等等人物,而父亲那边虽然有钱,但遗传下来的基因很糟糕,父亲家里兄弟五人中,只有一人精神正常。小平义雄的父亲虽然精神健康,但却游侠心重,平日里热衷的三件事就是:喝酒、打架、挥霍钱财。于是到了他父亲这辈,不光把家里的旅馆卖给了外人,还把山林和田地也抵押了出去。

    小平义雄小时候是个很调皮的孩子,从小学一年级的评语中,老师就写到这孩子上课不用心,品行不良,性格粗野爱打架,而且有很多坏主意。小学毕业时,小平义雄的成绩在班上23名学生里排21位。

    学校的记录里也留下了他「严重口吃」的毛病,当话说不明白的时候,他往往会先动手打人,所谓「能动手就别吵吵」。尽管如此,他对女孩子却很亲切,可能是因为姐姐们平时对他很好的缘故。

    因为成绩不好,在小学毕业后小平义雄就没有继续上中学,而是离开家来到东京,在银座的一间食品店打工,等长到了15岁,他再次回到了日光市,在古河电工的炼钢厂里当起了钢铁工人。18岁时,1923年,他自愿参加了海军,随队驻扎在横须贺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女人。而当舰队出访澳大利亚和欧洲的时候,他显然是迷上了做爱这件事情,据说一晚上会干上4-5次。

    1928年4月,他随军队参加了日本出兵胶东半岛的行动。5月3日,也就是臭名卓著的济南惨案发生当天,他作为海军陆战队员,在巷战中用刺刀捅死了6名中国士兵,因此获得了勋八等旭日奖章。在随后的日军侵入大沽口的战斗中,他闯入民宅,强奸民女,还把孕妇肚子中的胎儿活活剖出,把他残虐非道的性格暴露无疑。

    1929年4月,他官升中士,但因为跟上官打架,被海军陆战队除名。之后他就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日光市的老家,又干起了钢铁工人这一行。

    1932年,27岁的时候,工厂厂长看他人很勤快,于是就安排了自己的侄女和他相亲。两人之后便成亲。然而不到半年,新娘子就回了娘家,避而不见人。在娘家人的追问之下,她才说出小平义雄跟自己的远房亲戚的女孩生了个私生子的事情。自然,老丈人勃然大怒,当即决定让女儿和小平义雄离婚。得知了这个消息的小平义雄,竟然直接打上门来,要强行带老婆回家。结果他把老丈人打死,还把媳妇一家其他6口人打成轻伤重伤。

    1933年2月,东京最高法院判处他15年有期徒刑,被关押在东京的监狱里。然而,日本随后在侵华战争中屡战屡胜,政府大赦天下,他的刑期也被一减再减。1940年,在关押了7年半之后,小平义雄竟然被提前释放了。

    战争时期的日本到处都缺人手,所以尽管他恶行累累,也还是找到了一份锅炉工的工作。在这期间他异常高涨的性欲也丝毫没有收敛,每隔三天左右就会去找妓女去开房。

    1941年12月,日本奇袭珍珠港,自此拉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他受征召前往塞班岛建设机场,回国后又跟自己的私生女发生关系,还让她怀了孕。1943年,他被安排在海军第一衣粮厂工作,担任锅炉组组长,工资高,工作也清闲,他时不时还去偷窥下女澡堂,活得自由自在。

    说到这里大家一定好奇,这人到底长什么样?这就是他当时留下的照片:

    重口奸杀狂:小平义雄1944年2月,他隐瞒了前科,再次相亲结婚。等老婆怀孕住院后,他耐不住寂寞,先搞上了住在公寓隔壁的寡妇,然后又睡了寡妇的23岁的女儿,之后是家附近电车司机的老婆。随着妻子临产期临近,他去医院的次数多了起来,于是又跟妻子的闺蜜搞在了一起,最后把那闺蜜的妹妹的肚子也搞大了...

    1945年2月,妻子为他生下了一名男孩。日本的战况每况愈下,4月的时候美军开始了东京大空袭,为了躲避战火,妻子带着新出生的儿子躲到了富山县的老家。而此时的小平义雄,如果说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已经禽兽不如了的话,那么此时开始,他犯下的罪行才真是人神共怒。

     

    (以下内容很黄很暴力,接受不了的读者,以及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请务必关闭页面)

    ===========================

    1945年5月,就是小平义雄的妻子回老家后的第二个月,小平义雄盯上了同在海军第一衣粮厂工作的学徒女工,21岁的宫崎光子。他先是各种调戏勾引宫崎光子,但女孩不为所动。于是在25日这天,他趁工厂休息的时间,把宫崎光子叫到工厂外面的树林里,把她按倒掐住脖子。但在他快要把宫崎掐死的时候,自己突然达到了高潮,并且在之后的供认里,小平承认自己「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重口奸杀狂:小平义雄

    他当即停了手,发现宫崎光子晕过去了,于是他就坐在一旁,一边抽烟一边等她醒过来。

    重口奸杀狂:小平义雄

    (以上图片来自根据小平义雄犯罪事件改编的电影《戦争と一人の女》)

    光子醒来后,自知难逃魔爪,于是就自己脱光了衣服。小平义雄随后强奸并且掐死了她,最后把宫崎光子的尸体藏在了防空洞里。

    6月13日,宪兵队在防空洞里发现了宫崎光子的尸体,在随后展开的调查中,宪兵队怀疑当时与宫崎光子交往的另一名年轻男子有作案嫌疑,但又找不到证据,于是在严刑逼供未果后,把那名男子从工厂开除了。

    6月22日,小平义雄在东武栃木站拦下了一名30岁的人妻,名叫石井百合。他凑上前去说:「我知道一家农户,正在私贩大米,很便宜!」

    当时的日本各地民众都因为吃不饱,而在拼命想办法搞到一些便宜的粮食。在听了这话后,石井百合毫不犹豫地跟他一起跳上了公共汽车,向着山里开去。等车停在一处偏僻的山村外时,小平义雄带着石井下了车,号称要抄近路,于是两个人向着树林深处走去。但随着周围的景色越来越荒凉,石井百合觉得不对,于是转身说「我要回去了」。此时小平义雄扑了上来,从背后把石井百合推倒,按在地上猛打石井的头部,把她打得头破血流昏了过去。小平义雄就此强奸了她。但在强奸过程中,石井百合苏醒了过来,却并没有反抗,而是开始积极配合小平义雄的动作。于是两个人在树林中做了3次,一直到第二天凌晨4点。之后小平义雄仍然掐死了石井百合,抢走了她身上的180日元现金(约合现在30万日元,18000元人民币)以及其他物品,把尸体抛到了附近的水沟里。

    7月12日,他在东京涉谷排队买车票时,和身边的一名叫做中村光子的22岁女性搭话,说「我知道一家农家在卖粮食,现在去买的话晚上就能回来。」于是两个人又一同坐上了开往栃木的东武线,在途中的小站下车。小平故技重施,骗中村光子来到了山中的林地里,想要强奸她。中村光子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短刀自卫,但却激怒了小平,他把中村打翻在地,先奸后杀,然后抢走了她的手表和便当盒。

    7月15日,还是在涉谷排队买票的地方,他盯上了一位背着书包带着头巾的女孩,22岁,名叫绀藤和子,是一位出版社的编辑。他跟女孩说,可以带着她找到不要钱的粮食,于是女孩跟着他一起上了武藏野线,来到了东京西部北多摩的山林里。在树林里他突然从后面掐住女孩的脖子,按在树上强奸了绀藤和子,之后用女孩的头巾绞死了她,把尸体遗弃在了附近的河边。

     

    7月18日,小平义雄来到了妻子的老家富山县,在这里给工厂当门卫。

    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

    9月21日,小平辞掉了富山县的工厂门卫的工作,囤积了一批富山县当地盛产的草药,准备拿到东京去卖,但销售惨淡。

    9月28日,他在东京站物色到了一名21岁的少女,跟她说「我认识可以便宜买到米的农家。」于是小平义雄带着这名女孩,松下吉江,再次来到了上次奸杀绀藤和子的北多摩的山林里。当他要强奸松下的时候,却发现松下怕把衣服弄湿,自己主动脱光衣服后,把衣服叠好装到了随身带着的包里。于是两个人在树林里就滚在了一起,然而突然小平听到了有上山采栗子的小孩的声音,怕松下发出声音,于是他一边掐住了松下的脖子,一边继续动作...然而他下手太重,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松下已经被他掐死了。即使这样,小平义雄还是完成了强奸——但也许已经是奸尸了。

    12月,他前往富山,把妻子和儿子都接回东京,一家三口在涉谷区找到了住处,安顿下来。

    12月30日,在民众都在准备过年的时候,小平义雄来到了当时战后黑市盛行一时的浅草附近,对一位看上去好像在为采购过年食物的少女说,「我知道有一家农家在处理粮食。」

    这位少女刚刚19岁,叫做马场宽子,正准备去母亲的老家日光市投奔她。听信了小平的一番话后,两个人坐上了前往栃木县日光的火车,在上都贺郡下车,小平还是带着马场宽子来到了他最熟悉的林中空地,上前掐脖子,掐晕女孩后强奸。在他完事之后正在穿衣服的时候,却发现女孩渐渐苏醒了过来。于是他就用女孩带来的围脖勒死了她,抢走了她身上的现金。

     

    我们说了这么多奸杀的事情,但肯定大家会觉得奇怪,一句「能买到便宜的米」就可以让女孩子们放心大胆地跟陌生人走吗?

    是的,当时就是这样。

    和小平义雄作案时期相同,在长野县,因为一家人偷偷藏起来的四捆大米被邻居发现,于是当晚就有强盗闯进来用斧头砍死了全家7口人,抢走了全部的大米。

    1946年,庆应大学进行了学龄儿童普查,一个问题是:「你最近觉得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答案中最多的是「学校的午餐里开始有大米饭和白面包了。」

    1946年8月17日,在东京的增上寺的后山(现在的东京塔附近),园丁在除草时,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全裸女尸,后被断定是一名叫做绿川柳子的17岁女性。警察调查时发现,她在8月6日的日记里记着当天和小平义雄约好外出,之后便宣告失踪。8月20日,警察在小平义雄的家中将其逮捕。

    ===================

    在警察局中,小平义雄的交待异常地顺利,或者不如说,他其实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当谈到他为什么要奸杀那些女孩子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

    「我在衣粮厂工作的一年多时间里,天天都在研究女性的心理,如何搞定她们,如何和她们发生关系。要想让女人顺从,最简单的莫过于给她们买好看的衣服了。我每次都会吹嘘说自己在战前曾经是服装设计师,还给著名的女演员们设计过造型。「以我看来,你穿白色的裙子最好,线条美展现无遗。」之类的,女人们听到以后100%会心花怒放。但是,在战争结束的这段时间里,大家都没饭吃,于是人们也就不关心衣着打扮,而是想着填饱肚子了。我也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跟女孩搭讪十拿九稳。

    「(要强奸她时)首先要狠狠打她,趁她被打蒙的时候上去掐住脖子。但也不能把她掐死,而是一手在前,一手在后,掐住脖子后往上提,等个2、3分钟,看到她停止反抗了,口水也流出来了,手垂在两旁,小便也会流出来,这就算是进入了假死状态了。这时候不要着急,在一边静静地等上半个小时,她还会苏醒过来。但醒过来之后,女人肯定会头脑混乱,问「我怎么了?我这是在哪儿?」然后你再命令她脱掉衣服,擦干净自己失禁的下体。女人这时候就会丧失抵抗心理,乖乖听话,随你摆布。这时候你上去强奸她,她的两眼会空空如也地望向天空,两只胳膊张开。我最喜欢这时候强奸她们,就算这时候杀了我也无所谓,从后面用日本刀把我脑袋砍下来也没关系。脑子里想的全是女人的阴部,眼里看的也全是阴部,脸长什么样子,或者被我打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一心只想着干她,等我干完了就直接掐死她。」

     

    而作为他的第二任妻子,对于小平义雄的这种变态做法,所反映出的却是另一幅景象:

    「确实,自从结婚以来,每天晚上他都要求跟我做爱,有些时候还会一晚做上两次。对于他这样一个40多岁的男人来说,我也觉得确实性欲太强了一些。但是,尽管他要的次数很多,但在做的时候都是很正常的,也从没掐过我的脖子。平时我们两个人也不会聊那些污污的话题,感觉他是个很腼腆的人,也从不担心他会出轨找别的女人。所以当警察来逮捕他的时候,我觉得肯定是抓错人了。」

     

    而给小平义雄做精神鉴定的东大精神医学主任教授,内村佑之是这样作出他的精神鉴定结果的:

    「作案时的小平义雄人犯,是在强烈的性冲动和残暴的暴力人格交织下,作出了严重的性暴力行为的。在这样的性冲动和暴力人格的影响下,我们曾经见过很多种性犯罪,如果算上犯行较轻的情况的话,数量是难以估摸的。然而,像本案一样,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由同一个人反复多次犯下如此恶劣严重的罪行,这反映了小平义雄的精神异常已经相当严重。从本案的种种细节来看,这已经超出了激情犯罪的范畴,而是有预谋有计划性的犯罪。而且小平义雄在作案时,可以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犯行是恶劣的,是必须避人耳目的,所以他仍然有正常的判断能力。因此,尽管小平义雄本人的精神异常状态十分严重,但他本人仍然是有判断能力且有预谋地进行了犯罪行为,因此他对他所犯罪行是具有完全责任能力的。应当对自己所犯罪行承担全部责任。」

     

    1947年6月18日,东京地方法院判处小平义雄死刑。小平义雄以「死刑是残虐的行为」为由提出抗议。

    1948年2月28日,东京高等法院驳回小平义雄的上诉,维持死刑原判。

    1948年11月16日,最高法院驳回上诉,死刑确定。

    1948年12月1日,小平义雄被移送仙台监狱。原因是东京监狱里没有绞刑架。在战后一段时间里,罪犯被移送仙台的含义就是要准备死刑了,所以「送你去仙台」也变成了一句监狱里的暗语。

    1949年4月,小平义雄与妻子在仙台监狱,进行了判决以来的第一次会面。他的妻子哭着说:

    「战争期间没能照顾好你,才让你犯下了这么严重的罪行,是我不好。」

    小平义雄回答说:「好好养大我的儿子,别让他知道他是杀人犯的儿子。」

    1949年10月5日,他一早起来把自己的囚房打扫干净,换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干净内衣裤。戴上斗笠,在警卫的押送下前往刑场。

    在本人的要求下,吃了三个豆包,抽了一根烟,之后就平静地走上了绞刑架,套好绞索。

    9点50分,绞刑架的挡板被放下。小平义雄死亡。

    重口奸杀狂:小平义雄
    上一篇:泰国网红的心酸日常 下一篇:经历流产之后,我用更包容的态度接纳自己、拥抱生活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