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一个通过屏幕探索自己身体的男孩

    2016-05-12  |  利维坦  |  微信号:liweitan2014
    一个通过屏幕探索自己身体的男孩

     

    利维坦按:人很奇怪,我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王小波《黄金时代》里“陈清扬来找我时,乘着白色的风。风从衣服下面钻进来,流过全身,好像爱抚和嘴唇”,一个女人“乘着白色的风”,当时就觉得,这种描写太他妈的贴切了,但和什么贴切呢?自己又完全归纳不出来,只是隐隐觉得这里面有一种热烈如阳光般的快感。

     

    和文章作者相比,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的家庭还是对子女的“性问题”避讳有加的,从手抄本、旧书摊、录像带,到VCD/DVD,再到互联网,我多少意识到,技术的进步似乎无形当中逼迫了道德的进步,青少年可以获取到大量书本之外的信息,这其中必然包含着性信息。但对于一个像作者那样生活在“富裕的民主社会”的普通男孩来说,更多的自由选择,往往意味着无从选择,自由的代价往往就是这样。

     


    文/Isaac Abel

    译/幼儿园

    校对/DANZIG

    原文/www.salon.com

     

    毫无疑问,现在是Kazza(P2P文件交换软件)的时代。我上的是民风纯朴的私立小学,那时和伙伴们观看、讨论、分享色情刊物变成了我性欲望的出口。由于下载方便,我们经常刻碟,拿去学校交换。我们会在标题上动一些手脚,借用别的专辑的名称,加上一些微妙的性暗示(比如威尔·史密斯邪恶的“Big Willie Style”)。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在公共场合讨论色情内容,在春游的途中互相打听,“你觉得我给你刻的那张克雷格·大卫的碟怎么样?” 到了中学,我们开这种隐晦的玩笑的时候,有人则会真的拿出那张音乐专辑和我们一起讨论,简直是笑死了。

     

    我的父母都是心理医生,所以总体来说,我可以在家随意讨论性话题,但是黄片,特别是我看的那种,是绝对不能提及的。大家口中的黄片简直是无可名状的恶心,与性的意义完全背离,如果性是男人的阴茎插入女人的阴道,那么女人喝装在杯子里的男人体液与性有什么关系?因为其中不可言说的本质,在于网络上浏览色情内容就不自觉地担心会被抓到。

     

    晚上熄灯之后,我会偷偷溜到楼下打开家里的公用电脑。我蜷在塑料尼龙的转椅上打开浏览器,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激动的复杂情绪,时刻准备着中止任务——拉上拉链、提起裤子、随便找个理由跑开。我准备好的理由是查第二天的天气,这个理由用过一次,我毕竟是个乖小孩。视频开始缓冲的时候,性欲就会战胜我内心的恐惧和羞愧而爬到上风。简直是上瘾般的愉悦,心惊胆战的偷偷摸摸和性快感,这个联想在我的潜意识里久久不能退去。

     

    我清晰地记得我第一次射的情景。尽管当时觉得怪怪的,甚至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性发育过程中一个纯真的、欣喜的、甚至是原始的一瞬间,被一个新潮且不合时宜、闪烁的屏幕所玷污,显得很淫秽。 我从电脑前的椅子上跳起来,跑上楼冲到厕所里。我看着镜子,从心底觉得自豪,因为我有能力完成作为一个人应该承担的繁殖的使命。我抬起双臂对自己大声说:“我能做一个爸爸。”

     

    13岁的时候,我们搬了新房子,电脑放进了一个装了锁的房间。我仍然很谨慎,但有几次我听到有人拧锁上的门把手,那时我的裤子还没提上。

     

    “你在看黄片吗?”

     

    “没有啊。”

     

    “我们看了浏览记录,上面有黄片网站。”

     

    “一定是病毒。”

     

    这尴尬的场面对于很多父母和子女都不陌生。当时不仅仅是尴尬,简直是石化,谁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难道你要我承认我看黄片吗?然后呢?我应该感到羞愧吗?你们不想让我再看了?所有人都在看呀!

     

    上过***,***或者别的黄片网站的人都知道基本设置。工具条会列出类型:**、**。每一个种类下面都会有图片和视频(但是得了吧,有了视频谁会去看图片呢?),如果你的宽带足够快,你就可以跳到你最喜欢的部分,然后再看下一个。

     

    隐隐的羞愧感怎敌得过十几岁少年的性欲。我很快就掉入了一个循环上升的螺旋,骑虎难下。目的是到达高潮,所以想法总是,“还不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对我来说才是性感的,我满腔热情地寻找新的东西。

     

    我发现自己很快对于网络的影像无感。如果上个礼拜3P还算新奇,这个礼拜我就需要一些更狂野的东西。要到达高潮,我必须找到那种羞愧与欲望混合的感觉。

     

    高中二年级时我觉得自己完了。即使我知道大多数跟我一样年纪的男孩都有看黄片的习惯,我还是觉得自己看得那种黄片很难启齿(即使身为心理咨询师的儿子,也不方便与别人分享)。

     

    英文课上,我们读《红字》(《红字》是一部在1850年代出版,有历史背景的小说,作者是纳撒尼尔·霍桑,此作品是他的代表作)这部小说,老师让们写下一个不能与任何人分享的秘密。我写下,“我看过卡通黄片”(我太害怕别人发现,所以还加了密),以及其他许多重口味的东西。还有那些我在现实世界中做梦也不敢做的事,当然有道德的限制,但更重要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做这些事不会给我带来快感。但我确实都看过了,我觉得很愧疚,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愧疚。

     

    起码有一点,我没有伤害谁。另外,是这些网站把这些东西放上去的!正是因为有人想看才有人发布这些东西,不是吗?这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只是点击进去去看很多人看过的东西。所以这没什么不正常,对吧?这应该就没关系了吧?

     

    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担心真正的女孩不会和我做视频里的事。所以高三的时候我决定戒了。完全戒断。5个月的时间,我下定决心不自慰,也几乎没有做爱。感觉很不错,我的性爱好趋向传统,比如我身边的女人可以引起我的欲望。

     

    但一旦我开始做爱,我发现我自己还没有完全戒断,即使我再也没有看过黄片。我最开始的三次做爱都不能勃起,这不是一个小问题。感觉像是前面的演练都是为了在此时此刻展现男性雄风,而我却不行。我是不是对黄片比对真正的女人更有感觉?这对我的性能力意味着什么?

     

    我开始和一个女人长期约会,酒精、大麻、不带套,还有信任、舒适以及我对她感情的共同作用,从某种程度上,这让我开始享受性。但我不能承认这是真实的,因为多数我觉得很享受的时候,都是受了药物的作用。更糟糕的是,过程中我一直想着黄片。

     

    当与一个我真正在乎的人做爱的时候,闭上眼睛却想到与另一个人在床上或者想起一个小时看过觉得很羞愧的影片,这真的是太游离、太诡异,甚至不人道。

     

    我和一些有着相同经历的80后男生聊过这件事,结果不出意料。在我们真正开始性交的前10年,我们的神经已经把射精与成瘾的、顽固的变态性活动联系在一起,这种性活动往往需要极端的刺激——比如从一个高潮画面跳到另一个高潮画面,总是新奇至极、变态至极、古怪至极。

     

    还有,因为我是在看黄片的过程中学会达到高潮(我第一次射精以前就已经开始看黄片了),我从来也没有机会去学习如何在不带有偷窥情绪的情况下达到高潮——通过探索自己身体上的敏感部位,或者自己构建出的亲密关系的幻想画面。网络黄片的影响下,我在射精和网上的某个画面之间形成了条件反射,我相信不只我一个人这样。甚至多年之后,这种联系也无法消除。

     

    当然,这并不影响我达到高潮,因为这些画面已经印在我的脑海里。我仍然可以回忆起六七年前看过的视频。

     

    甚至现在,我的“性幻想”和我14岁的时候一模一样。“性”这回事也应该有年龄差异吗?强奸还是虐恋?这些都是力量和统治的象征,并不是有问题的性偏好。但是问题是,它通过黄片被强制推销给还不成熟的青少年。

     

    我很担心网络上的色情文学已经彻底摧毁了我的性生活。我是说,如果它总在我的脑海里循环播放,我怎么能戒掉黄片呢?

     

    现在好一些了。我谈了几次恋爱,读了福柯的书,真正实验了一些怪异的性行为。过程中最有帮助的是与朋友交谈,特别是与女性交谈,女性一般能够积极地看待自慰。一个女性朋友说到她原来对强奸有幻想,觉得这样很不对,后来通过自慰她可以被美好的事物激起性欲,比如一个雕塑般的身体或者一片开阔的空地。另一个有自慰经验朋友告诉我,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自慰但是从没看过黄片。所以她的性幻没有偷窥的成分,她会记住让她激动的一个特定场景或者感觉,比如在一个人身边醒来,周围被单乱成一团。

     

    现在我正试着重塑自己,去掉原来习得的模式化的性方式。我经常迷惑:这样做为了什么呢?发现自然的我对什么感“性”趣吗?性感永远是在建构中的——过去又胖又白就很性感!除了模式化的、黄片当中的性,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最后我明白,我只是想无压力地享受原本应该是很值得享受的东西,卸下内心的羞愧、罪恶以及上瘾的感觉。我脑中的这些感觉控制着我的性唤起。我觉得异常性行为其实是很好的;它揭示了性爱本身充满了羞愧、控制和诡异的因素。但是我希望可以亲自探索这种异常——而不是被指派。我很幸运我赶上了一个性解放的时代,但有时解放更像是枷锁

     

    我觉得自己离自己的性越来越远,好像它属于别人。我希望重新唤起自己的性欲。我并不试图给我自己进行性转换治疗,能够从充满黄片的过去脱离出来。我希望能够回到2002年,打开电脑,从真诚的感官探索中找到自己觉得对的感觉。

     

    我躺在浴缸里,热水漫溢我的大腿。我从未这样感受过我的身体,似乎身体自己有了思想,直到自己是注意的中心。我闭上眼睛开始抚摸。胸、肚子、臀部——头发、脖子、肩膀。当我摸到自己生殖器的时候,我可以强烈地感到敏感度的差异。我没有控制幻想,或者逼自己祛除这个念头,我尽可能的通过抚摸记住这个感觉,好像我刚刚发现了自己。

     

    我可以不去想那些令人羞愧的镜头或内容,但是这个过程并不那么有趣——身体上感觉不那么刺激。我应该继续和我并不觉得性感的人做爱、一边脑海里重播有鞭子、铁链的重口味黄片吗?也许我应该找一个我喜欢的辣妈或者一个喜欢角色扮演的性伴侣? 或者我应该继续探索我的身体,把黄片的污染彻底祛除,达到一个更理想的、宁静的、现实的、有活力的心身状态?

     

    如果这些问题真的有答案,网上应该可以找到。

     

     

    有关作者:

     

    Isaac Abel是一位布鲁克林区记者的笔名,这位记者最拿手的文章题材就是和两性相关的内容,而且他还热衷于搜集读者对自己专栏文章的反馈和建议。

     

    上一篇: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下一篇:我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破处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