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青春要先与我的乳头和解

    2016-05-20  |  易生活教育  |  微信号:elife_education

    青春要先与我的乳头和解

     

     

     

    文 / 阿莫云深

     

    十岁的时候,第一次注意到妈妈的乳头,与我这个小女孩儿不一样的乳头。黑棕色的小小圆球,有一圈浅色的纹,还有脂肪粒。那时是在妈妈洗澡时帮她搓背,她俯身背对着我。看着吊在略干瘪乳房的两个小小圆球轻微摆动,我一霎呆住了。熟悉却陌生的感觉,就好像长高的花草突然间垂体看到许久未见的大地土壤一般。

     
    为什么与妈妈的不一样呢?我是她的女儿啊,怎么会与她不一样?
     
    那天擦完背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背心看着镜子里的上半身。胸部那儿只是两个深粉色的小突起,按过去就陷到肉里,软软的躲起来好像不存在。
     
    为什么不同,这个疑问很快不见了,因为一本书砸过来在我脸上,妈妈冲过来劈头盖脸一顿骂声:“抽屉里的钱是不是你拿了?说!大白天干嘛把衣服脱了?坏女生才会天天照镜子!”
     
    我捡起书,不敢看妈妈一眼。如果顶嘴,胳膊会被掐到青紫,会被同学笑的。什么也没说,我就像她每一次骂我一样走到书桌前开始写作业。总有一天,我会和她一样的吧,该一样么?
     
    那天晚上我睡在床上,手不由自主抚摸到自己的乳头,试着捏捏揉揉,它会不会长大呢?与妈妈的一样了,就不会挨骂了吧。
     
    梦里梦到自己长大,醒来发觉手还在乳房上放着。右边乳房,左边手指,奇异的和谐。
     
    直到有一天,妈妈给我擦背时惊讶的问我,“为什么你右边乳头比左边大一圈?真是丢死人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怪胎!为什么不在一出生就掐死你?”
     
    我不想说话,我不想说我想和她一样,我不想说我想让她喜欢我。和她一样,她也不会喜欢我的。
     
    妈妈生了很大的气,拿起洗衣机上的铁衣架打我,呼呼的空气里有风声,伴着我难过和疼痛的哭泣声。终究,打我一顿,她也消气了,没有爸爸在,不能哄着她叫她别打我。
     
    后来发现右边乳头在自己的抚摸下会肿胀发硬了,左边却好像还睡着没有动静,这样是坏的。我大概彻底和她不一样了。
     
    中考我考到了市重点,在学校住宿。妈妈买了两套睡衣递给我:“穿好,遮着你自己的丑!别丢我的脸!没爸的孩子要好好读书!”
     
    晚上下课回宿舍换衣服的时候,我下意识的背对着舍友或者躲到洗手间。有时候会不经意在早上起床看到她们的乳头,粉粉的小小的。我只有一半与她们一样了,另一半是坏的。
     
    拼命的用功后揉揉酸涩的眼睛,没有很累的感觉。半夜蜷缩在被窝里,伸手覆上我的右边乳房,它渐渐与左边一同长大了些。生物练习册上那些吃奶的小狗叼着母狗的乳头,十分可爱。将来也会有我的小宝宝在我的抚育下茁壮成长吧。
     
    后来,我一路考到全国排名第五的大学读书,现在继续读研。发觉自己与别人没什么不一样,乳头就像一个黑色的秘密藏在身体里,无人知晓。
     
    从兼职家教开始,慢慢的我能负担起自己的学费,甚至有闲钱买化妆品。在本科的学弟学妹面前,我很厉害。好像永远都气定神闲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得到什么。
     
    但是没有什么是尽在掌握的,只有我知道我多想与母亲一样,多想与同学们一样。只有我知道备考的路上有多么惶恐孤独那样摸黑走下去,只有我知道研究生复试时费了多少个夜晚对着镜子练习口语、背诵专业的问题。如果有一字一句不慎,就挖了坑跳下去,失去向上的机会。
     
    这几年,右边乳头始终比左边的看着圆润一圈。总体而言,在镜子里,没有什么端倪。左边的就像我的感情,它始终沉睡着,不想醒来,连抚摸都没有太多的刺激感。它会死么?
     
    想到死这个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父亲离开母亲那年,她一边抱着我哭,一边说着“我们一起死吧。”泪水打湿我的肩,滚烫极了,那时还小,以为死不是死的意思,以为它很平常。
     
    父亲离开的第二天,家里养的猫死了,我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冰凉的身体,一动不动,被我抱起来,埋进土里。即使没有雨,那天的阴天也是我这辈子极为讨厌的。
     
    不会的,我的乳头不会死。就像我和妈妈活了这么久,没有死。
     
    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里了,妈妈高兴的拿着它抱着我,她很瘦,骨头都有点硌着我了。我也抱着她,告诉她我多想和她一样。
     
    妈妈抬着我的脸看我,“你和我不一样,你比我优秀,注定比我幸福。”
     
    好像被什么刺痛了,我泣不成声,半响沉默着问她,“你喜欢我么?我不是怪胎,我想和你一样,和大家一样。”
     
    “我知道宝贝错不了,妈一直对你很有信心的。可是我不敢夸你,因为你不能自满,你不能和我一样。你不能有坏毛病,你是要比我幸福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妈妈,我知道了。”擦干眼泪,我伏在她怀里,任凭她抚摸我的头发。
     
    而后,妈妈开始叮嘱我找男朋友,叮嘱我照顾自己。她知道我胃不好,更是几次嘱咐要保暖。我不知道青春的定义,但它应该有满满苦心的爱,不适当成长方式的自责。我也不知道性的定义,但它一定和乳头与手有关,一定与抚摸有关,一定和夜里深深的安慰有关。我不知道爱的定义,但它一定会爱我的乳头,爱我的抚摸,一定会给我深深的安慰。
     
    初夏到来,海棠盛开一个院子,静好的模样。我帮邻居的小妹妹补习功课。她刚写完数学作业,和我说要去洗个澡回来接着写语文。我看着她扎起的小辫子,一晃一晃的,想到十岁时候看到的妈妈。
     
    生命有老去,有新生,有花开,有果实成熟,我与这场青春的和解,也是生命的循环往复。
     
    上一篇:直男为什么是直的 下一篇:怪谈三则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