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怪谈三则

    2016-05-21  |  脑洞故事板  |  微信号:ndgs233
     
     
    窥梦
     
     
    我有一个特异功能,我能看见别人的梦。
     
    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最喜欢做的就是窥探身边的人做的什么梦。
     

    穿裙子的小姑娘昨晚梦见了游乐园,她穿了和今天一样的裙子,高兴地跑过绿油油的草地,仰着头朝小丑要糖吃;

     

    那个男孩子梦见了一个扎马尾的女孩儿,穿和他一样的校服。他趁着女孩儿趴在课桌上睡觉,偷偷吻了她漂亮的睫毛;

     

    挽着手走过去的中年男人梦里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妇,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身边的女人该是他的妻子,梦里面是一个做作业的小孩子,她火急火燎地做晚饭,带着油烟气迎接下班回来的丈夫。
     

    我一路走上地铁,身边拥挤着喷劣质香水的中年妇女,西装革履的青年,拎着蛇皮袋面目沧桑的老人,低胸露背装的青年女子还有哇哇大哭的孩子。各种各样的梦境丰富拥挤,我站在上帝视角,轻而易举掌握了所有人的秘密。

     

    这种感觉低劣又叫人充满刺激。
     

    而其中,最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领子皱成一团,衣服的下摆还有泥土或者别的什么污渍。他靠在栏杆上低着头,面无表情。

     

    他的梦色调灰暗又阴冷,结构混乱并且没有逻辑。

     

    是男人的第一视角。在浓重压抑的黑夜里奔跑,呼呼的喘气声混杂着雨声。今天凌晨确实下了一阵暴雨。他径直冲进街面的超市,里面他的同伙恰好在这个时候走出来。左手拎了一个袋子,右手拿了一把称手的刀。街道上的路灯稍显昏暗,但足够看清刀面上的血迹。

     

    “成了。值班的老头子反抗,我给了他痛快。”两个人都露出了事成的笑。

     

    男子猛地收起笑容,迅速地朝我的方向看过来。
     
    与此同时,地铁上的男子突然目光如炬对上了我的眼睛。
     

    我浑身一震,毛骨悚然。状若无意地低下头刷起了手机。

     

    梦境我没有继续看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束锐利的目光久久不散。他难道发现我在窥梦?我抬头,那个男人正在看向别处。我低下头,自嘲地笑了一下。是我做贼心虚了。
     
    我到站,还需要走上一段无灯的路途。天色已经彻底暗下去,我加快了脚步。
     
    身后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哥,昨晚上那个目击者我看到了。不是多心。好的,我会处理干净。”然后是脚步加快逼近的声音。
     
    我连回头也来不及。后颈一凉,扑倒在地。
     
     
     
     
     
     
    1
     
     
    周老板今天捡漏捡着了件好东西。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内地经济欣欣向荣。周老板瞄准了这一片巨大的商机,早早运用起自己灵活的商业头脑闯荡北京。这边的相关部门看中了他港商的身份,给足了优惠政策和生意便利——好吸引这个大金主顺顺利利的带领人民奔小康。
     
    可是谁也不知道,周老板明面上打着商业合作的幌子,暗地里却做些偷渡文物国宝,再转手倒卖给外国富商贵族之类见不得人的勾当。因着宽松的政策,周老板偷藏的文物大批量的往香港国外走,赚得盆满钵满。而他本人,闲来逛逛潘家园,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样儿,倒是没叫人怀疑。
     
    今天一早周老板照例来到潘家园,依旧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之态。周老板这老狐狸,闲庭信步似的不要多久,就发现了一件好东西——一件青铜古爵。
     
    一个中年男子蹲在街边,雷锋帽耷拉了半边,双手插在袖管里,蜷着脑袋。脸上的褶皱里嵌着数十年来的风霜沧桑。衣服上尽是些补丁和沾染的泥土,一双破胶鞋露出半个脚趾头。因为不是固定摆摊的古董贩子,占的位置不是太显眼,还总是被人冷眼嫌弃着赶来赶去。这男人依旧是老实巴交的样子,一声也不吭。
     
    周老板走近了摊子。一身妥帖干净的西装还有披在身上的黑色呢子大衣,轻轻松松就让他引起了男人的注意。男人眼睛一亮:老板,看看吧。家里祖传的宝贝。
     
    周老板蹲下,捻起口袋里的手帕,包着男人眼前的爵一瞧便放了下,撇着嘴巴摇摇头,作势一丢站起身来。
     
    男人急了:老板,我这绝对是宝贝。您瞧瞧,给个价吧。
     
    周老板轻蔑地说:兄弟,不是我说啊。你这可不值什么钱呐。外面的包浆都新的很,你们这是看走眼了。年头不久,十块钱也就差不多了。
     
    男人带着点苦相:那可不行啊,我家女人病了没办法才拿出来卖。传了好几辈了怎么能是个假的呢,这可怎么好啊。
     
    周老板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相:我看还是我行行好,你瞧着可怜。我给你五十块,就当做善事吧。
     
    男人大喜,恨不得跪下磕头: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2
     
    自从得了这一尊青铜古爵,周老板爱不释手。回到香港,别的文物全部出手独留下这一尊,细细把玩。
     
    瞧瞧它的包浆,历经千年的岁月,身上碧绿的铜锈闪耀着迷人又神秘的光泽。三足而立,纤细别致的爵足呈流线型顶天端地,爵身上细致雕刻的图腾闪耀着远古人民穿越时空的美学品味。真是精品啊,精品!
     
    周老板小心翼翼的把它置于书房的书架之上。他的房子富丽堂皇,各处都摆放着价值连城的文物,黄花梨的桌椅,明宣统年间的青瓷,商朝的青铜大件。各朝各代堆叠一气,摆出冠冕堂皇的气派。
     
    周老板沐浴在这古色古韵之中,自觉商贾铜臭之气也被掩去几分。
     
    这一日,周老板又一次兴致勃勃取下了那尊新入的古爵。
    爵,可是古时皇孙贵族方可使用的盛酒器皿。今日我偏要试试这皇帝的享受。
     
    周老板鬼使神差在爵中倒入了白酒,酒酿入器,竟发出如编磬陶埙般悦耳天籁之声。周老板欣喜若狂连连惊呼:果然是宝物!多亏那土老帽不识货啊!
     
    周老板一杯一杯自斟自饮,三足古爵在手中把玩,如同将中华五千年历史玩弄鼓掌之中。正当他微醉半醺之时,眼前恍惚中竟出现几名飘飘美人。上衣下裳,领子交领右衽,不用钮扣,腰间系带,腰上还挂有玉制饰物。下裳有的不过及膝,有的长至地面。莺莺燕燕围绕周身,面若芙蓉,娇俏可人。群袂偏飞,连连斟酒相劝。
     
    周老板喜不自禁,忙问:你们可是西周皇族的妃子?今日来伺候我?
     
    几位美人笑而不语,面露娇嗔。哄得周老板又是连连几杯,醉上加醉。
     
    就在周老板醉生梦死,左拥右抱之际,突然怀中美人皆变了脸色,露出厉鬼之相。周老板大惊失色,连呼救命,可是喉间已有尖利的手甲掐将而来:国之宝物,岂能遭尔等畜类糟蹋!
     
    周老板连一声也不曾发出,殒命于此。
     
    3
     
    第二天一早,来清扫的钟点工在书房发现了目眦尽裂的周老板,被其惊恐狰狞的死相吓倒在地。
     
    接到报警的刑警对现场进行了取样,法医通过倾倒在地的古爵以及残余其中的酒精初步断定,古爵的铜锈经过千年在氧气作用下产生了毒素,而和酒喝下的周先生正是因此而毙命。
     
    令刑警们困惑的是,最终尸检结果显示,青铜锈产生的微量毒素并不足以致命,而他脖颈间清晰可见的掐痕才是其真正死因。
     
    可是,这纤细的流线痕迹以及深嵌皮肉的铜锈残余,究竟从何而来?

     

     

     
     
    痴心
     

    素芳又饿了。

     

    福利院的伙食单薄,素芳正是十五六岁长身体的时候。饥饿如同烧在脚底的一团火,逼得她坐立不安。

     

    饿,穿透黑夜望不见尽头的饿。
     

    素芳打小就从福利院里长大,这一个小小的院子向来不似标语一般写的团结友爱,幸福又快乐。自她记事起,生存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为了活下去,在残破简陋的房屋下,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一样都不缺。照顾孩子的两个阿姨,连一点冠冕堂皇的善意都不屑的摆出来。活下去,吃得饱,都是自己的事情,素芳一直明白。

     

    最近素芳作为阿姨口中的谈资,除了震惊、嘲笑、嫌弃之外更多了一种情绪,嫉妒。赤裸裸的,刹不住车的嫉妒。素芳最近啊,可算是踩了狗屎,交上好运了!

     

    上个礼拜,院长带了一个大老板来到院子,极尽谄媚溜须之能事。朱明先生生温文尔雅,器宇轩昂,周身环绕着岁月沉淀之后的温润从容。白手起家赚下这份家业,虽是厚实,但是膝下无子,后继无人。这一次他就想着走个简单的过程,领养一个孩子。而有阴暗前科的乡下福利院,是最好的选择了。他西装革履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所有的女人孩子都在瞬间进入了战备状态,侦察雷达迅速对准,企图一击即中,飞上枝头变凤凰。

     

    除了素芳。

     

    老板朱明在午饭时间站定想要说两句时,素芳是恨的。日积月累的饥饿叫她连片刻也等不下去。她眼巴巴恶狠狠的等着待分发的食物。朱明先生出现在她的面前是个意外。而素芳在他投下的阴影下,正恍然不觉地撕扯半个手掌大小的馒头,囫囵塞进嘴巴里。午餐里已经很久没有馒头了。

     

    朱明咧着嘴就笑了:嘿,姑娘可真福相。
     

    没几天,朱明确定领养素芳的消息就悄无声息地传遍了福利院。不说后继无人吗,怎么领养了个女孩子?阿姨嘴边漏出来的风声,说是素芳饿死鬼投胎的吃相恰让朱先生喜欢。每天打包了市区酒楼的招牌菜,十几二十盘的摆满一桌子,米饭管够。唯独素芳的吃食再丰盛些。蹭着吃人嘴短的阿姨们,都笑嘻嘻得夸素芳好福气啊,朱先生真是个大好人呢!瘦骨嶙峋的孩子们也天天眼冒绿光,不知道是久别重逢的饱腹感还是从最深处衍生出来的恶意。朱先生都也不忙着走,笑眯眯得看着素芳吃得一干二净,还体贴的问一句:够不够?不够我再叫司机去买。

     

    一个是四十几岁事业有成的优质男人,一个是十五六岁性格孤僻的女孩。小小的院子里,窃窃私语甚嚣尘上,大家都说朱明分明是有怪癖,偏爱这样十几岁发育不完全的小女孩,这城里人都叫什么来着?哦,恋童癖!再说偏喜欢这么个饿死鬼是什么道理!就是看她吃东西有他当年穷苦时候的样子。要不然谁瞧得上素芳这么个人!素芳这样脾气古怪,又孤僻又丑,哪里有人愿意跟她待在一起的啦!当不得真的!

     

    可是谁料到,认识不过第五天,朱明先生倒是像等不及了,越发紧迫得处理起捐助善款的事务来。三番两次追问院长什么时候能带她走。院长趁机谈妥了更好的价格,连手续也不用办,直接就笑吟吟得把素芳送进了朱先生的怀。
     

    福利院里的闲言碎语素芳也听在耳里,但是素芳不介意。朱爸爸有钱,给吃饱,跟着他也不是什么坏事情。素芳心里明白。

     

    收拾行李走的那一天,也是朱明搂着素芳肩膀进的门,然后用温柔的声音在素芳的耳边说:宝贝,我去和你们经理道个谢,感谢他让我遇见你。

     

    宝贝?!他竟然叫她宝贝?!孩子中间顿时升腾起一股酸味的恶意。阿姨挤眉弄眼是了然于心的八卦。素芳第一次有了明显的被看见的感觉,即使这种被放在眼里,是另一种瞧不起。但是素芳还是病态的高兴。她不需要朋友,不需要别人的温柔相待,她只需要这种看不惯却无能为力的嫉妒。即使你们吃得少,比我美,那又怎样,朱爸爸可是痴心一片向着我呢。正巧朱明从里间走出来,顺手接过了素芳的东西,然后自然而然地牵起素芳得手,一副慈父的做派。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家。素芳用自己不善娇柔的喉咙说。

     

    宝贝儿,我们马上就回家。爸爸的手艺很好,回去给你做饭吃。朱明先生散发着和他年龄不相称的甜腻味儿,一脸的宠溺。
     
    自从变成了朱明的女儿,素芳越发擅长这种富态的生活。谁还不是天生就愿意过好日子的。朱明先生把素芳当成了手心的小姑娘宠着。吃得好,睡得好,有事儿没事儿游游泳,跟着爸爸去跑步。从春天住进别墅,朱明日日亲自下厨给素芳做饭,尤其炖的一手好汤。已经是冬天了,他说等明年开春,带她出去玩。
     

    素芳的饥饿和窘迫感已经荡然无存,胖了一些,圆润又饱满,因为长年锻炼的缘故,周身散发着健康的气息。是一具年轻又美好的肉体。她问朱明:爸爸你真的喜欢我吗?你为什么不碰我?

     

    朱明正小心翼翼得把一锅党参红枣枸杞猪心汤端到她面前:喜欢啊。全世界我最喜欢你。这不时间还没到呢吗,多吃点,有福气!你还是太瘦了。

     

    素芳低头去喝朱明舀过来的汤,只尝了一口,就皱着眉头气推开了:怎么又是猪心汤!爸爸我不要喝猪心汤,我腻!我要吃燕窝!

     

    朱明耐着性子好好地哄:冬天了怕你身子虚呢,猪心汤补血益气安神最好了。乖,补补。明天,明天就换一个汤喝。

     

    朱明站起来,帮她擦了擦嘴巴,掖好被角,说道:宝贝儿我明天有点事儿要出去,不能陪你了。

     

    素芳登时变了脸色,哼的一声:你说好每天都陪我的!你是不是喜欢别的小姑娘了!

     

    朱明又坐下来,安抚素芳:不去了不去了,我哪里去找小姑娘!我有了你还哪里去想小姑娘!好了好了,家里食材还够,那我就不出去了。我去给你拿杯热牛奶,喝完好睡觉。
     

    朱明下楼,倒了一杯热牛奶,端给素芳喝了。等到她睡意昏沉,朱明熟练地拿绳索将素芳的手脚缚在床脚,拿抹布堵了她的口。素芳已经醒转过来,满目惊恐,却无可奈何。

     

    朱明取了趁手的刀,嘴角带笑地,划开了素芳的腹腔。她不善柔软的喉咙因为疼痛发出如野兽般可怖的嘶吼。目眦尽裂。

     

    朱明只是忙着避开四溅的血液,去取那仍在跳动的心脏。

     

    活着取人心,最是新鲜。而处子之心,最是滋补。

     

    随后,朱明先生来到厨房,仔细料理起这颗新鲜的心脏,熟练地剖开切小段,焯水去腥。然后小心的置了党参,枸杞,红枣,炖一锅补血益气安神的好汤。
     

    第二天一早,朱明端着一盅炖了一整夜的汤,缓缓走进了隔壁的别墅。

     

    别墅里住着他深爱的妻子。她不犯癫痫时,依然如初见时温婉可爱。

     

    不,她永远都这样可爱。

     

    朱明小心翼翼地把汤勺吹凉送到妻子的唇边,哄着说温柔的话:亲爱的,你乖乖喝,喝了,病就好了。这心啊,我可养了一年呢,可补啦。上次喝到也隔了好久呢吧,上次那个外国姑娘太瘦了,这次啊,我找的姑娘可结实,心脏也健康。
     
    《随息居饮食谱》里针对猪心有云:“补心,治恍惚,惊悸,癫痫,忧恚诸证。
     

    妻子温顺地伏在朱明的怀里,朱明轻轻地说,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一片痴心。

     

    上一篇:青春要先与我的乳头和解 下一篇:人不拖延,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