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胖就是全民公敌?这个显瘦的世界让我感到单一和无趣

    2016-06-14  |  易生活教育  |  微信号:elife_education
    胖就是全民公敌?这个显瘦的世界让我感到单一和无趣
    文 / 毛米线

     

     
    变形记里,男主角忽然变成了一只甲壳虫。现实世界里,我并没有一夜之间变成一个胖子,变胖的路途道阻且长。出国交换、夜宵龙虾、分手庆祝、内分泌失调……每件事都在我面前的体重秤上添砖加瓦。
     
    作为一个没有称体重习惯的人,我自己是很难感受到自己逐渐变胖的。周围的朋友开始有些骚动,她们走到我的近旁,低下声音,对我挤眉弄眼:“米线,我觉得你好像变胖了点儿”。
     
    我妈的不安来得更为剧烈:面对自己正处于适婚年龄的女儿,她潜意识里充满着对于“卖不出个好价钱”的恐慌。她开始以爱之名,满屏地给我发各类养生文章,包括:饭前喝汤、晚饭少吃几口、一天里在特定时刻出门散步、定点站起来做某些奇怪的姿势……
     
    出门逛街的时候,售货员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当我还是按照以往习惯选择某个尺码要求试穿的时候,她们不发一言,谨慎地从脖子到脚打量了一番,取下大一号的衣衫,满面堆笑地说:“亲爱的,要不你试试这个码子吧”,接着又意味深长地加上一句:“这个款式显瘦。”
     
    我也获得了某种特权:买饭吃、点餐的时候,大家不再预设我拥有一个娇柔的胃了。作为一个一直胃口很好的人,在我瘦的时候,如果我点了一个大号的餐,或者面前堆了三个以上的碗碟,就会有人侧目。现在,没有人觉得一个胖子面对一大堆食物有何异样。他们放弃了这个自暴自弃的大胃王,眼神不再在我身上停留,开始寻觅下一个餐不对版的对象。
     
    从前瘦的时候,我从未感受到这个世界对于“胖”的介怀。我曾在一个电视节目中看到身材肥胖的女嘉宾大声疾呼:“你们知道这个社会对于胖有多歧视吗?”最近,我又看到了一个让胖人组队相亲的节目,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嘉宾们分享自己变胖的历程。胖是一个如此绕不过去的标签,好像胖子们是恋爱市场上的渣滓,只能把他们组队起来以连连看的方式消灭掉,才能还这个世界一份清静与和平。
     
    作为一个有身体自主意识的女性,我时常为周围人对我身材的焦虑感到好笑。当我的身体堂而皇之地以胖的形式展现出来的时候,不论对方跟我熟不熟,都可以肆无忌惮地走到我面前来教育和审查我一番,或者为我感到羞耻。
     
    上一次,我去办健身卡,只是为了运动放松的我被径直带到了VIP室测量体脂率。健身教练看着我的体脂率,苦口婆心地教导我我的身材是如何不适合在这个社会生存,如何影响了我的个人发展,恨铁不成钢的程度堪比小时候看我数学不及格的我爹。他对我对自己身材的毫不介怀感到愤怒:你可以给自己买苹果手机,为什么不可以为自己办一套私人教练课呢?你知道你的大腿围有多少了吗?你知道完美的身材会给你的人生带来怎样的改变吗?最后,他对于无动于衷的我抛下了恶狠狠的通牒:好,我话已经说到这里了,该怎么样你自己看着办!
     
    朋友们比我对“胖”这个字眼更加小心翼翼。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它无疑是个贬义词,脏透了。在他们小心翼翼挑选词语来形容我身材的变化之前,我总会抢先一步帮助对方破解这种尴尬:啊,我知道,我长胖了。
     
    其实我可以呆在家里避不见客,但我还有朋友圈。当我分享一则与身材完全无关的参加活动的内容时,因为配上了一张看起来比本人更胖的全身照,我朋友圈里忽然跑来了一群不识字的怪兽,为我的照片炸了锅。熟的不熟的、说过话没说过话的人都来到了这则朋友圈下,对我的身材评头论足。口吻当然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末世状:天哪!你怎么这么胖了!
     
    过度肥胖当然是不健康的体现之一。但我们生活中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太多了:吃油炸食品、长期熬夜和晚睡、打整整一天的电玩、抽烟喝酒,甚至是啪啪不戴套。但我们从未对以上任何一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报以全民性的密集攻击,我们的媒体和社会并没有掀起任何一种要赶尽杀绝以上任何一种不健康生活方式的热潮。但肥胖有。不知从何时开始,胖开始成为全民公敌,从私领域流窜到公领域,私人的身体成为可以被公开谈论的对象。更何况,我们大部分人根本没有胖到不健康的程度,只是没有达到前胸贴后背的精瘦标准,就足够自我检讨和被人评头论足了。
     
    消灭肥胖成为了一种产业,成为商家们的“共识”。淘宝主页上搜索“显瘦”,可以获得无穷无尽的页面;街边随处可见的都是燃脂减肥广告;去商场逛街,有无数的欧根纱和空气棉在等待着你,这些材料自立成型,形成蓬松的效果,帮你消解身上起伏的线条,只有极瘦的人穿着才好看。时尚产业为人类洒下了无数“纸片人才可以美”的阴谋。更别说商家减低成本的“均码”衣服,以低价来诱惑人消解掉展现多元美学的可能。
     
    因为胖,我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去获得合身的衣着。冬天的时候,我去商店里试穿一款特价靴子,因为靴筒太小,我向售货员咨询松紧的可能。而她只是快速地瞥了我一眼,面带难堪地迅速收起了靴子,只留下了莫名其妙的我。
     
    我想起以前翻过的一本大牌设计图册,有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声名显赫的大牌,它们大多都是帮助女性解放自我、舒展线条的:无论胖瘦,都可以买到舒适的衣服,都有自由伸展的独家线条。
     
    这个显瘦的世界让我感到单一和无趣,因为很明显,瘦并不是是唯一的美学标准。我爱我的乳房,它因为脂肪而挺翘;我爱我的阴道,它因为足够的体脂率而可以分泌更多的汁液;我爱我圆圆的脸和苹果肌,它是我食欲旺盛、热爱生活的象征。当我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的眼光去瘦身时,就是服从了我们所厌恶的那些攀比、流言、逼迫。当我们对身体政治的问题不加思考,迅速地投入全民显瘦的热潮里,当我们不自觉地对自己的身材和他人的身材自厌自弃和评头论足时,我们就成为了让人类更加不自由的胁迫者和共谋。
     
    上一篇:美美地去看电影 下一篇:被男同事强行猥亵后,无法和男朋友亲密怎么办?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