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2016-07-08  |  利维坦  |  微信号:liweitan2014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利维坦按:道德感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如果说道德是“有争议的进步”,那么即便放到今天,这个争议仍旧是存在的。你若要问一个普通男性,“你是否接受你的妻子分娩由一位男性大夫负责接生?”,相信答案也是不尽相同的。估计很多男性依旧会脑补出一个陌生男人的手伸进自己妻子下体的画面来……

     

    对了,文章中可能有些图片会令你产生某些感官不适,请酌情考虑是否继续阅读。

     


    文/Ella Morton

    译/皮卡丘

    校对/兔子的凌波微步、图灵4.0

    原文/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how-man-midwives-armed-with-rusty-forceps-shook-up-obstetrics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一位正在用手为孕妇做产检的男性产婆,而孕妇的丈夫正在一旁怒目相视(Cropped image: Wellcome Library/CC BY 4.0)

     

    今天,条件优越的产妇在面对临盆和分娩时总要做出许多“痛苦”的选择:硬膜外麻醉?导乐分娩?分娩时候听什么歌?

     

    在18世纪的伦敦,家境殷实的妇女在面临生育问题而又不希望发生意外时总是要遭遇一个更简单却又更尴尬的问题:寻求一位男性产婆协助分娩是不是得体

     

    威廉姆·斯梅利(William Smellie)医生,传说中的“男性产婆”之王,他是动摇了整个分娩领域的关键性人物,是他将女性产婆从产房里逐渐替换出来,取而代之以那些携带着涂抹了猪板油产钳的男人。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一幅男性产婆的漫画,一个古怪的生物(Image: Wellcome Library, London/CC BY 4.0)

     

    这个转变现象最显著的证据,就在1742年10月28日在伦敦日报广告版面的分类广告中。在一则寻找丢失银表的启示和即将来临的年度绅士盛宴通知旁,有一则古怪的广告。这则广告写道:斯梅利即将开授一系列专门为男性准备的助产术课程。

     

    在这些课程中,该广告承诺,“这门手艺的所有分枝与细节都会得到完整清晰的解释,所有的示例都会通过最合理的器材来呈现,精巧到足以模拟真实的孕妇与婴儿。”开始的理论性课程是在他家免费进行的,接下来,威廉姆·斯梅利的学生“将有机会实际接触临盆的妇女,甚至参与到她们的整个分娩过程中”。

     

    在17世纪之前,分娩过程完全是由女性负责的。孩子降生人世时,整个产房中只会有女性朋友、女性家属以及产婆。男性,甚至是丈夫和医生都不被允许参与到整个分娩过程中。任何对此规则的僭越都会遭到严厉的处置——《医学与科学》杂志(Journal of Medicine and Science)曾记载“1522年,有一位汉堡的维尔特(Wertt)医生因为穿着女人的裙子参与并研究了一个分娩过程而被判活活烧死”。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古老的接生方式:三个女人,两张椅子,没有任何工具(Image: Public Domain)

     

    根据一本17世纪的助产术手册,在没有任何复杂情况的自然分娩条件下,“产婆的职责就是参与,等待,之后让孩子自然降生;如果有需要的话,协助摘取胎盘、胎衣等”。整个过程完全不使用任何工具,人们允许产婆不急不慢地在整个分娩过程中协助。“如果孩子的头先出来,产婆必须温柔地用双手来接住,”这本书如此描述,“不能太匆忙、急切地将孩子从母亲的身体里拖出来。”只有在分娩过程出了问题的时候男人才能进来。当不幸的死胎事件发生的情况下,男性医师才会被请来,用一把看起来很恐怖的钩状工具将死婴从母亲体内取出。这种摘取方法同样被频繁地使用在难产的情况中,比如遇到臀位分娩时,在这种情况下孩子通常是脚先出来或者屁股先出来。

     

    在那个年代,在英国妇女中佝偻病盛行,这种疾病弱化骨质并导致骨盆变形,因而分娩会变得更困难。在许多案例中,婴儿最终被卡在母亲的子宫里出不来。硬性取出意味着要么牺牲孩子,要么牺牲母亲,甚至母子都保不住。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在17世纪,用钩状工具将婴儿从母体中摘取出来的方法经常导致生命危险(Image: Wellcome Library, London/CC BY 4.0)

     

    之后出现了钱伯伦。在17世纪早期,一个来自法国的胡格诺教派(译注:16世纪至17世纪法国新教归正宗的一种。17世纪以来,胡格诺派普遍被认定为“法国新教”)家族——钱伯伦(Chamberlens)家族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是,这个家族的男性成员参与到了接生助产的行当里来。他们举家逃来英国以躲避法国政府的宗教迫害。在这个新家里,他们很快在接生行业里得到了良好的口碑。尤其在遇到难产的情况,他们能设法既保住母亲,也保住孩子。国王们也常常召集他们前来协助临盆的王后,为未来的君主接生。比如查尔斯二世。

     

    钱伯伦的成功大多依赖于他们所发明的独门器具:产钳。这种钳子一样的工具专门设计用以握住婴儿的头部,快速用力将孩子顺势带到世间。这个发明是革命性的。钱伯伦家族保守了这个商业秘密相当长的时间。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彼特·钱伯伦(1601-1683)by T. Trotter, 1794

     

    到了17世纪中期,彼特·钱伯伦(Peter Chamberlen)成了钱伯伦家族中最有声望的男性产婆。他常常会用眼罩将产妇的眼睛蒙住,这样产妇就不会看到他将产钳从那镀金的木箱中取出。产房通常也会被上锁,这样产妇的家人也就没机会得见到那令钱伯伦家族门庭若市的吓人工具了。

     

    尽管英国医师们逐渐意识了某种钳子的存在,但是一直到了1733年这种特殊的工具才被正式公开。那一年,外科医生艾德蒙·查普曼(Edmund Chapman)发表了他的“关于改进助产术的论文”,其中包括了一段对钱伯伦家族所使用工具的描述,以及其后发展出来的各种不同样式的助产器材。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助产器材:包括各种产钩、拉钩以及两副在中间的产钳(Photo: Science Museum, London/CC BY 4.0)

     

    产钳的任务是在自然分娩过程中出现激烈变化的时候,此时产妇作为分娩过程主导者的角色就被产钳替换了。人们并不信任让女性产婆使用产钳,因为她们不够强壮,对这些工具的使用也不够娴熟。于是,助产过程的规范就被改变了:一位产婆主导助产,由一位男性外科医生或者男性产婆伴随,当出现死胎或者出现臀位分娩的情况时,则由这位男性进行协助引产。

     

    男性助产士在产前就会提早接到预约,起初只是协助一些难产,后来为了让人们(产妇和产妇家人)安心,基本都会让他们在场。男性外科医生或男性产婆的角色改变了,他们不再作为产婆的助手,因为他们同时具备两种角色的能力,于是他们慢慢变成了产房的主导。

     

    女性产婆和其他许多医生为这种变革感到大受震撼。经验丰富的产婆伊丽莎白·尼赫尔(Elizabeth Nihell)在她1760年的《论助产之术》(Treatise on the Art of Midwifery)中斥责了这些男性助产士,指责他们不检点、不尊重女性,进而她控诉这些男人使用这些“可憎的钢铁器具”进行不自然的急促助产是因为他们“天生没耐心”。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一位男性产婆正在为一位母亲助产,两位看起来很不高兴的妇女站在旁边(Cropped image: Wellcome Library/CC BY 4.0)

     

    尼赫尔表示在看到斯梅利为他的学生所制作的用以示范分娩过程的机械装置之后,她感到无比惊骇:

     

    “用一个木制雕像来代表一个怀着孩子的孕妇,那肚子是用皮制的,在里面装着一个口袋,塞得满满当当的,可能全是啤酒,这代表着子宫。那个口袋是用一个软木塞封住的,口袋后面是用一串边线车起来的,他们偶尔还会用一种特别显眼的方式展示一串染红色的水从里面流出来。”

     

    尼赫尔认为这样一种东西根本不能让那些接受训练的男性产婆为实际接生做好准备,而男人用活生生的女人来练习又是很伤风败俗的一件事。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一件与斯梅利医生在18世纪所用的极为相似的木制助产教学器材。(Photo: Wellcome Images/CC BY 4.0)

     

    即便是斯梅利医生那看起来很有效的改进过设计的产钳有时还是会引起一些问题。他的产钳拥有一只较短的手柄,在前面的金属叶片上覆盖了一层皮革。为了更加便于进出产道,这层皮革常被抹上一层猪油,这种设计的目的原本是为了给即将降生的孩子头部提供一个柔软的表面,保护孩子和母亲免受伤害。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斯梅利产钳在接生中的使用示意图,1792

     

    而那个年代人们还不知道如何消毒,斯梅利建议操作者在为不同的产妇接生之前更换表面的皮套以避免性病的传播。然而在实践中,人们常常没有这么做。这就导致许多妇女因为接受了病菌感染的产钳而得了严重的败血症。

     

    男性产婆的传奇往事

    一副斯梅利产钳,右边的叶片仍套着皮套。(Photo: Science Museum, London/CC BY 4.0)

     

    一些直言不讳的专家也开始散布言论,认为这些染上疾病的妇女是因为她们不检点地任凭这些男性产婆摆布。在一份1793年的信件集锦《男性助产术剖析》中,前助产术学生约翰·布朗特(John Blunt)认为那些允许男人为她们接生的女人就如同“女野人”一般,“完全不知道脸红,除非旁边有别的女人在协助。”

     

    在道德严厉的维多利亚时代初期,对男性产婆的愤怒越来越少集中在产钳上,而是更多集中在将孕妇不恰当地暴露给那些年轻好色的男人这件事上。在揭露男性产婆这篇文章中,约翰·斯蒂文森医生这样描述男性产婆:“一种深埋的、隐秘的、静默的通奸般的兽行⋯⋯一帮衣冠禽兽;他们追随着内心最渴望的东西,他们就是伊甸园里的毒蛇。”

     

    最后,随着消毒技术的发展、剖腹产的产生以及真空吸引助产成为主流,关于男性产婆以及他们那野蛮的助产钳的讨论也逐渐消退了。男性医生出现在产房里也逐渐变成一种正常现象为人们接受,但是男性产婆仍然会或多或少会遭到孕妇和女同事们的疑心。在一份2014年的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在英国有31,189名女性工作在这个领域,而她们只有103名男性同事。

     

    男性产婆也许曾经是助产术革命史上的重要部分,但如今产房又回到了女人们的手中。

     

     

    上一篇:一个日本女孩分别在素颜和化妆的情况下,找男生借钱,男生们的反 下一篇:闭嘴!我不想和你聊啪啪啪【深度专栏】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