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罗天昊:回归小国是日本的宿命

    2016-07-08  |  罗天昊国与城  |  微信号:luotianhao99
    罗天昊:回归小国是日本的宿命

    罗天昊:英国脱欧,警示日本回归小国

     

     

    罗天昊  致力于国家与城市竞争战略研究    著有《大国诸城》

    罗天昊公众微信(罗天昊国与城,IDLuotiuanhao99

     

    原文发于2009年《小康》杂志,原题为《边缘化的日本》根据时势变化略有修改。

     

    中日战争,世代不忘。英国脱欧,余波震动日本。

    英国回归岛国,日本或者更为理解,并感同身受。上世纪70年代,曾经有一部风靡日本的影片,片名叫《日本的沉没》,此片的风行,正暗合了当时日本人内心普遍的危机感。而其后,日本经济开始停止长达20余年的高速增长,步入低潮期。

     

       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已经五年,对此,日本有非常强烈的失落感。

     

        从古代以“日出处之国”自居,到明治维新之后成为“东亚霸主”,再到二战以后的全球第二大经济强国。日本的大国之梦,持续了数百年之久。英国脱欧,也在提醒日本,大国梦该醒了,著名日本作家五木宽之甚至在一片题为《衰退时代:日本应有的“觉悟”》一文中,提醒日本到了“地狱时代”,呼吁日本应该定位于做一个“小国”。

     

        中国的大国复兴,与日本的小国归位,或者是一个未来时代的隐喻。事实上,在未来时代,日本也必然面临被边缘化的危险。

     

      

                 先发优势与“大国附庸”是日本崛起的根源

     

        公道自在人心,成败全在时势。

        日本成为世界大国,既有其奋发图强之宏治,亦有其特殊时势。

        在某种意义上说,日本的崛起,源于两大优势。相对于亚洲诸国,其进行现代化努力的先发优势,以及与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国的互补性。

         成为大国,一个很基本的要素,是在主流的文明圈中成为强者。在全球化尚没有完全到来的时代,欧洲和亚洲,乃至后来的美洲,乃是全球几大区域中心,美国是美洲的中心,英国曾经是欧洲中心,后来的法国和德国也先后争当欧洲中心,而在亚洲,日本由于率先进行现代化改造,通过明治维新,最早也最彻底融入现代化体系,获得相对于亚洲各国的制度优势。

      

        中日甲午战争,最能说明这种制度上的优势。当时,中国经济总量仍然是日本的六倍,而军事力量更是远胜于日本,但是,“蕞尔小国”最后还是战胜了“天朝大国”,凸现出现代文明的威力。其后日本吞并朝鲜半岛,乃至后来侵略中国及东南亚,鼓吹建立“大共亚共荣圈”。以一岛国而扬威于亚洲,都源于当时亚洲诸国尚处于农业社会。日本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日本在二战以后的崛起,也是一种制度红利,仍然是一种先发优势。在美国的主导下,日本在政治体制与思想文化领域,进行了全面的民主化、现代化改造,从过去的半封建半现代国家,过渡到完全性的现代国家。重新获得制度优势;中国的改革,则延迟了将近30,东亚各国现代化的努力,也仍然比日本晚,也不如其彻底。

     

    日本百年来的崛起,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与世界主流经济体的互补而非竞争

     

        同时崛起的大国之间,往往存在着激烈竞争,曾经的美苏联对峙数年,未来美俄、美中,乃至中俄之间也许仍然将对峙很多年,但是,日本在其崛起过程中,与当时的顶级强国从来就不存在大国之间的争雄,而更多的是互补。

        日本特性是:高素质的国民及由此造就的丰富人力资源、贫乏的国内资源和国内市场,可以纳入美国的体系,而不太可能成为独立的不可控的经济体。与美国经济的巨大互补性,是日本速崛的重要原因,台湾、韩国某种意义上也是走的这条路

        在这个意义上说,日本的地位和作用,如同一个大香港,是一个世界主流经济体与后发国家之间的资源中转地。更是美国与亚洲特别是中国之间的战略中间地带

     

            

    亚洲的觉醒使日本逐步失去先发优势

     

        在全球化的历程中,其它国家也加速了现代化的进程,日本的制度优势将逐步丧失。

     

        在三十年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日本,放眼亚洲,大有一览众山小的气概。

      

     但是,在经过民族独立之后的初期阵痛,亚洲各国和地区亦开始了现代化的里程80年代,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等“亚洲四小龙”相继崛起90年代,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亚洲四小虎亦开始突飞猛进。其后,越南通过革新开放,近年来亦发展迅猛。而印度在进行市场化改革之后,也开始大象之舞。亚洲国家的崛起,稀释了日本的独大地位。1994年之后,日本名义GDP从占全球179%的顶点逐步滑落,一直,2015年的的42%,

     

        对日本影响最为直接的,还是中国。中国通过改革开放,逐步崛起,使日本的影响力削弱,如果未来中国能够继续现代化改革,在制度层面缩小差距,则日本将根本无法与中国相提并论。

     

    在制度优势丧失后,日本的先天缺陷,将成为其致命伤。

     

        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其先天禀赋有限,日本侵华,在某种意义上说,正说明日本经济强盛的脆弱性,只有依靠中国的资源,方可立足未来,,很多当年侵华的日本高级军官和政府官员,在对华战争之时,既骄傲自大,更有隐藏于内心的恐惧,在某种意义上说,征服中国是日本无可选择的必然之路。但是,既然历史没有给予日本这个机会,在未来,日本是一个会被日益边缘化的国家。日本的崛起,只不过是得宜中日之间现代化的时间差,在中国尚处于中世纪乃至半封建社会时,已经脱亚入欧的日本,对于中国有一个体制上的比较优势。日本失去了征服中国的机会,即等于失去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永久机会。

     

        而其实,早在100多年前,就有日本人洞察到其未来宿命。而民国时期富有远见的中国人如国民党的蒋百里,共产党的毛泽东等人,正在此基础上,预见到中日之间经过持久战后,日本必然失败。

     

    三十年前,中国名义GDP仅占全球的1%,为日本的十分之一,而2008年,中国GDP已相当于日本的87%2011年,中国超过日本,2015年,中国则是日本的两倍有余,而到2025年乃至更早,印度亦将超过日本。日本的亚洲经济中心地位,将不复存在。

     

        日本的先天禀赋的局限,使其与德国一样,缺少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基础。而只是次强国。纵使美国衰落,日德也无能力取代,新的霸主诞生之后,日德仍然只能成为未来主流经济体的互补性力量,这是日德等类国家的宿命

     

        在未来,日本也许成为另一个葡萄牙或西班牙,虽然曾经成为一时的霸主,但是却因为先天禀赋的不足,将回归小国的本色

     

           被“中美板块”遗弃的“中转港”

     

        在某种意义上说,日本曾经成为连接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桥梁。

        日本是中国第一大出口国,第二大进口国,在2006年之前,日本是中国的第一贸易大国,中国是日本的第一贸易大国;日本亦是美国的第一贸易大国,美国是日本的第二贸易大国。几十年以来,日本均成为中国和美国的第一大贸易国。

     

        从全球经济格局来说,其形态正如两大版块。以前存在几十年的的美苏对峙以及现代单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是为一大版快,而广大后发的经济体,则是另一版快,无论是日本,还是德国,更似是美国这一全球主要经济体,与广大的后发国家之间的缓冲带与中转地。只有小国,才适合充当这种中间地带,日本与德国,其崛起更多得宜于这种“自由港”的地位。在某种意义上说,日本、德国之于全球,正如香港之于中国。

     

        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日本亦如一个“大香港”,日本的崛起,亦得宜于美国与中国这两个大国之间的落差,使日本有机会成为中转地与自由港。中美对立时期,以及中国改革开放伊始,经济上尚且属于落后地位,日本作为中美之间的中转地,成为资源交换市场交换的巨大自由岛,从中日邦交正常化一直到20世纪初,长达30余年的时间内,日本同时成为中国与美国的第一大贸易国,两边均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而在“中国版块 ”逐步崛起,缩小与“美国版块”距离的时候,日本作为中转地的“自由港“地位即会逐步丧失。正如中国沿海的崛起,使香港的作用相对削弱一样。

     

        目前,中国取代日本,成为美国的第一贸易大国。同时,美国亦取代日本,成为中国的第一贸易大国。中美之间互相成为对方的第一贸易大国。日本则逐渐被边缘化。

     

    在后工业时代,当以往的以武力征服为特征的资源与市场获取方式,被以公平交易与主体地位平等所替代时,全球化的浪潮,使“中国版块”与“美国版块”在碰撞后产生一体化的倾向。很多学者就曾就未来时代的中美两国重新作出战略性定位,称之为“中美国”(Chimerica) ,即中国是美国全球合作伙伴的“中美国”概念。而这种新型的,以合作而非竞争为存在形式的大国关系,则来源于一种奇妙的互补。

     

        中国与美国之间存在着一种共生关系。东部“中美国人”是储蓄者;西部“中美国人”是消费者。东部“中美国人”从事制造业;西部“中美国人”从事服务业。东部“中美国人”出口;西部“中美国人”进口。东部“中美国人”积累储备,西部“中美国人”喜欢欠债,产生了一种奇特的互补。

     

        不光是在中美之间,在全球范围内,日本对于美国的重要性亦日益降低。美国强盛时期,日本可以作为美国经济的互补体,而当中国,俄罗斯等大国逐步强盛后,美国与其它大国之间的直接对话与资源交流合作将更多,日本作为中间地带的"自由港"地位将逐步衰落。

     

         日本大地震发生在日本从世界第二的宝座跌落之际,对于日本未来的心理影响,将十分深远。

     

    回归小国,不要永远指望中国处于制度落后之中,一旦中国民众以铁血意志,铲平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扫清现代化制度改革之路,中国的真正崛起,将使日本重新归位,亦安心归位。

    上一篇:小龙虾吃了小龙虾 下一篇:为什么留在北京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