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下辈子,还做个名牌螺丝钉?

    2016-07-22  |  卢璐说  |  微信号:lulu_blog

    卢璐说:

    谢谢大家,我们已经顺利到了。

    为了倒时差,我拖着要睡着的孩子们,正在游览凡尔赛。

    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公众号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认真的事情。旅行的疲惫;时差没倒过来的头晕;困到站不住的孩子,凡尔赛辉煌的美,都阻挡不了我发文章的赶场。

    自己先点一个赞。本周六无文,下周二再见。

    巴黎天气晴,有微风。

    祝大家开心。

    下辈子,还做个名牌螺丝钉?
    图片来自于网络

     

    去法国朋友家吃饭,四对夫妻,除了我和卢中瀚,都已经50+了。只要是父母,话题永远都是孩子。

    Marc有个18岁的帅儿子,高三,交了个女朋友。法国人对于孩子早恋,一向没有原则和操守。二月,他的帅儿子就跟着女朋友的一家去了科西嘉旅行。

    科西嘉就是地中海中间,出了拿破仑的那个岛。去了之后,他帅儿子的人生完全颠覆了,当然不是因为拿破仑。

    Marc在全球有几十万员工的大公司里,做到中国区经理,也算挤进金字塔尖尖的高层了。Marc的太太也是一个公司部门负责人。他们在法国有带着恒温游泳池的独栋别墅。算不上土豪,总也是不差钱的主儿。

    在法国,他的帅儿子能感觉他女朋友家比他们略有钱,有限。去了科西嘉岛,帅儿子看到女朋友家在海边的悬崖上的别墅,电影里演的一样的游艇,目瞪口呆。

    帅儿子问女友:“你爸做什么的呀?”

    男神提问,小女友全盘托出,“我爸是做假牙的。”

    “你爸做什么牌子的假牙?工厂在哪里?有多少工人?”

    小女友摇摇头,“一个工作室,加他自己一共4个人。”

    帅儿子都要捂着嘴巴叫起来了,“这就可以赚那么多钱???”

    一颗完美的假牙,要从颜色,形状,用途,耐腐蚀性等诸多原因考虑,目的就是以假抵真。要颗颗定制,几次试戴调整。要是没有国家保险担负的部分,有人开玩笑地说,换一颗假牙,差不多要卖个肾。

    回到法国之后,帅儿子正式跟未来岳父拜师,开始研究假牙。

    假牙制造和很多手艺行业一样,是一种技能。技能最重要的是操作。想学懂原理,很容易,但是想做好非常难。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法国职高最后一年,可以选择假牙专业。高中毕业之后,可以直接开始学徒期。

    Marc从中国回法国,一进家发现,突然多了很多装饰:餐桌上摆着大颗的门牙,书架上是前臼齿,茶几上摆着门牙和智齿,浴室水池旁边是智齿模型的漱口杯。

    帅儿子放弃了今年的高中毕业考试,九月开始重读高三,专修假牙。

    在Marc讲的时候,Pascal就一直想插嘴。

    Pascal的哥哥和嫂子是商校的同学,同年进大公司,分别做到高层。他们的教育观点就和中国人非常相似,精心培养,好好学习,上名校,进大公司,走他们的路。

    他们有三个孩子,老大是医生,老二是工程师,最小是个女孩子。这个小女生不爱读书。初中毕业就想去学徒,在他父母的强烈压力下,还是上了高中。

    高二之后,在学校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高三选择了厨师专业。小姑娘职高毕业,从家里搬出去,进入餐厅打杂,养活自己。

    切了几吨胡萝卜之后,偶然也帮甜点师切切苹果。她发现自己很喜欢做甜点。职高生的好处是年轻,不贵,餐厅打杂的工作也好找的很。一来二去,就进了一间米其林二星的餐厅,边打杂边学艺。

    在明确了自己人生走向之后,小姑娘自己贷款去学了,法国版的蓝翔“蓝带”厨师学校,专攻甜点。

    前年她参加了全法国家甜点大赛,得了金奖。开了一间小到只能站住两个人的甜点店,每天只做六款甜点,每款限量供应30块,不接受预定,要买得排队。剩下的时间,参加电视节目呀,杂志做个专访呀,出了一本食谱。名利双收,日子比两个老哥过得美的多啦。

    我硬硬地赶在Pascal又要发言之前插嘴,“你们都是工程师或者商校毕业,大公司做到中层高层白领。为什么没有引导也不要求孩子们也走一样的路呢?”

    我不能想象在国内,高层白领的儿子说,我要去读技校职高,父母欣欣然的微笑还和自己的朋友分享。

    他们想了想说:“就是因为我们当年被自己的父母逼进名校,逼进大公司,在大公司做一辈子的螺丝钉,我们才不想让孩子像我们这么辛苦,无助,没有存在感呀。”

    我拍着脑门说:“中国区经理,亚洲采购部部长再加上品牌市场总监,你们居然说没有存在感,让我们这种小喽罗怎么活得下去呢?”

    一个公司仿佛是一台正在运作的机器。公司越大越完备越规范,对于个人的要求越局限和精确。好像是流水线,每个人就只做自己责任范围里面的那一道工序。

    做质量就永远做质量,做技术的就永远做技术,做发动机就永远做发动机,做管理就永远做管理,做了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我们都已经忘记了原来曾经我们居然是同一间学校,同一个专业毕业的同学,那我为什么不能做你的工作呢?当然不可以,你就是一颗已经被固化住了的螺丝钉。

    越大的公司,等级越严明,层层套层层,根据公司程序走,缓慢的要死,不走程序,天大的叛逆。

    Christine到国内成了全职太太前,是法国是教育心理研究员。她说,“介于每个个体的独特性,再完善的教育体系也不可能适合所有人。更何况现在各国奉行的教育体系,离人性还差很远。

    我们曾经追踪过一些,在学校里表现非常优异的孩子们,工作之后,也并不总是想当然的优异。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特长天赋。最理想的教育体系,不应该是把你依照教育的方针,改造个千篇一律,但是质量中等的人,而是扶持你找到自己的特长,并发扬下去。”

    地球最近这个一百多年,转的突然比过去的几亿年都快速。工业革命,产业革命,科技机械不断创新,就是为了可以把人类从繁重,单一,机械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五千年的人类社会,从来没有过如此现在这个时代注重人性。

    社会细化出越来越多可能,越来越好玩,出现了非常多原先无法想象的工作机会。

    譬如开一间民宿,开一间咖啡,开有几张桌子的私房菜;

    譬如教个语言,教个瑜伽,教个画画,教个跳舞;

    譬如定制衣服,设计家具,职业收纳,写点鸡汤,拍点照片……

    单调的苦力可以用机器代替,技能却不可以。

    现在社会要的是技能,是本领,只要有货,做个自由职业者,朋友合开个小公司,也许做不到上千万的融资,但绝对不会比朝九晚五的大公司赚得少。少了大公司的稳定,没有了大公司的桎梏,若为自由故,辛苦也值得。

    现在社会要的是快速反应,不停懈的努力,永远的进步,否则就会落伍。不再会有一次一劳永逸的考试,不是进了名校就可以一辈子无忧的摊在当地。

    人生中,我们必须赚钱,因为要吃,要喝,要娱乐,要舒适的生活。工作一定是一件辛苦而出力的事情。可是如果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以赚到足够的钱,支持自己的生活,再辛苦,我们也会幸福。

    我们把周围知道的朋友,高中毕业的子女挨个数一遍,这些工程师管理层的孩子们,大概只有一半选择了像父辈一样考进所谓的名校,准备着毕业进大公司。

     

    当年卢中瀚就非常想进厨师学校,但是学厨比工程师贵的的多,还是学了机械动力。

    Marc说,从小我就想当一个可以做花式拼接的木盒的木匠。

    Christine说,我一直希望做眼镜。

    Pascal说,我呢,我喜欢锁,我最爱各种锁。

    大家笑起来:“这个爱好贵族又危险,被砍头的路易十六的爱好不就是锁么?”

    不要说,中国和法国国情不同,这个情况放在中国目前不适用。事实上,法国从父母强迫孩子们的考名校成为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脑力劳动者,到现在鼓励孩子去选择自己的专业,只用了一代人而已。

    悠悠然,不急不慢不差钱的90后们,让苦逼的70后,焦虑的80后,跌掉眼镜,大呼反感。想象一下,00后长大会怎样,10后又会怎样呢?

    名校大公司,可以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也仅仅是选择众多的一个。

    在现在的社会中,选择不仅仅这一个。在不放弃自身修养的情况,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作为自己的工作,倾尽热情,燃烧生命,这才是我要追求的人生。

    上一篇:就算大雨把城市倾倒,我也要从后面把你推倒 下一篇:走一趟三清洞Heartist House才知道什么叫首尔人的质感生活!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