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她对我的亲吻和抚摸却让我长大后惧怕所有人的接近

    2016-08-23  |  易生活教育  |  微信号:elife_education

    她对我的亲吻和抚摸却让我长大后惧怕所有人的接近

     

    文 / 简简

     

    第一次看完那部美国电影《壁花少年》以后,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

     

    电影里的男主角爱好文学,腼腆温和,总是照顾着别人;每当舞会或其他人声嘈杂的时刻,他总会退到人群的边缘静默地看着,靠着墙壁,羞涩又期待地笑,像一朵开在墙壁上的花儿。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在他年纪很小的时候,曾经很长时间的受到了自己姑妈的性侵。后来姑妈在给他买生日礼物之时出车祸去世了,他既觉得愧疚,又觉得如释重负。

     

    我曾经像他一样,曾是个壁花少女。

     

     

     

     

     

     

    除了父母以外,我隐秘地反感一切和同性或者异性的肢体接触,即使只是无意之中的触碰;我害怕和任何人被关在同一个屋子里或者房间里,不论门是否上锁;每次比我年长的姐姐向我微笑,我总是不可遏制的想起以前的事情。

     

    六七岁的小孩总是喜欢巴着比自己年纪大的哥哥姐姐,希望他们能带着自己玩儿。但是哥哥姐姐们多数会觉得小孩儿讨人嫌,更喜欢与自己的同龄人交流。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同样也想要被大哥哥大姐姐们带着,总是很努力想要跟上他们的脚步,想要融入他们的圈子,虽然,多数时候他们说的什么我并不了解,并且他们中的多数人,对我并不总是那么热心。

     

    但她不一样。那时候她大概十六七岁,或者十五六岁,我已经记不清了。她的样貌,我现在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她笑起来的样子,眼睛弯成亮晶晶的月亮,那种小池塘里小小的、弯弯的月亮。她很有耐心,她总是在别的人把我落在一边的时候牵我还很小的手,能一起玩就带我加入,不能的话,有时候她会陪我坐在旁边的小石凳上,或者两个人直接坐在地上,看着别人。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我不知道她在看谁,我们也聊不上几句,但就那么陪我坐着就很满足。

     

    有一天,她到我家来玩儿,我的父母因为有事情,跟她打完招呼以后便出门了。她像平时一样温柔,静静的走进我的房间,先是陪我玩儿了一会儿娃娃,然后她突然说:“要不要试一试特别的过家家?”

     

    那时候我还不懂特别的过家家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那是个夏天,我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白色吊带小仙女蓬蓬裙,心情和裙摆一样飞扬。起初一切都和普通的过家家没有什么两样,我是妈妈,她演爸爸,我们一起假装做饭,吃饭,逛街……突然,她停了下来,只是定定地看着我,不说话了。

     

    然后她轻轻地让我躺在干净的木地板上,我照做了。她让我不要乱动弹也不要大喊大叫,我照做了。她说接下来的所有的事情都不可以跟任何人说,我照做了。

     

    然后她的脸越靠越近,越靠越近。记得那时候她细碎的刘海垂下来到我的脸颊上,痒痒的。然后是她的唇软软的覆盖在了我的嘴唇上。我突然浑身颤抖,下意识地缩了回去。木地板太硬,硌着我生疼。

     

    至今我仍然记得那种奇异的、夹杂着好奇兴奋与紧张,绷紧了全身的感觉。她轻轻地吻着我,然后一只手拖着我的脖颈,另一只手轻抬起了我的下巴。我没有反抗,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好像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好看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会做同样的事情,两个人脸靠的越来越近,然后嘴唇贴在一起,缓慢的转动。那会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也没想象过。

     

    然后她开始抚摸我的身体,我吊带之外裸露的皮肤。她开始一路向下,亲吻我的脖子,肩膀……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只知道这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害怕,想过要推开她爬起来,但内心却又好奇。或许由于某种潜藏的东西,于是我没有抗拒。

     

    她第一次亲吻我,到这里大概也快结束了。她好像更紧张,和我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交代我保守秘密,于是就赶紧离开了我家。

     

    这是第一次。之后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你问我后来?

     

    不记得是什么原因,后来有一次我不小心告诉了父母,那个姐姐亲过我,不止一次。父母原先没有在意,某天不知道怎么,突然严肃的把我叫到跟前,说除了爸爸妈妈,谁都不可以随便碰到你手以外的地方,不可以抱抱,不可以随便亲亲,不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至今仍然记得她的表情,严肃,但是却有疼惜。

     

    后来我就搬家了,转学到了更好的学校。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她。

     

     

     

     

     

     

    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学校的生理卫生课上,我突然知道了,那时候她想要做什么,那时候我在无意识的经历什么。然后我开始有心事,开始变得沉默,开始想要逃离一切人的触碰。我不喜欢和朋友牵手走啊走,不喜欢别人捏我的脸,摸我的头。慢慢的,我变成了一朵开在墙上的壁花。

     

    初中的时候,我走过隔壁班,偶然听到有人说:“诶,隔壁班那个…,挺漂亮的,但怎么跟谁都不爱搭理啊。”然后是“那你去追她不就好了”之类的,一团哄笑。我觉得委屈,低着头,大步走过他们窗边,假装没听见。你不是我,你怎么体会得到?

     

    再后来,我开始与文字为友。慢慢的,我有了一些更乐于写信,而非当面交流的朋友。他们细腻安静,各自有各自的苦楚,却那么勇敢。后来我遇到了自己第一次真正算得上喜欢的男孩子。他有一种干净的温柔,教我自信,以朋友的身份陪了我好几个春秋。

     

    我始终没有告诉别人曾经发生过什么,但幸运的是,渐渐地,我不再是那个壁花少女。

     

    可是我仍然不知道那时候她的温柔之下,到底是对一个幼小的小女孩的同情和爱——还是,那仅仅是一种掩饰,一种对其他企图的包装。

     

    我宁愿相信是前面的那一种。

     

    上一篇:吃吃吃吃吃吃吃吃成怪物——英国艺术家james ostrer 下一篇:和古人相比,我们的内衣都弱爆了...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