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那些真实而又不为人知的“秘密外交”

    2016-08-28  |  罗辑思维  |  微信号:luojisw

    那些真实而又不为人知的“秘密外交”

     

    秘密外交与公开外交  卖国贼

    梅特涅  纵横家张仪  顾维钧  基辛格  

     

    中国特色的外交辞令

    共计 3672 字 | 建议阅读时间 8 分钟

     

    01

     

    19 世纪,欧洲最有影响力的外交官梅特涅,凭借其手腕为奥地利赢得与其虚弱国力不相称的利益。

    不过,梅特涅总是摆脱不掉诡计多端的声名。据说他刚刚出使巴黎时,拿破仑不屑和他见面,梅特涅不惜勾引皇帝的妹妹波利娜·拿破仑,通过“情妇外交”的手段,拉近和拿破仑的距离。

     

    在维也纳会议上,梅特涅对各国君主是极尽阿谀奉承;背地里,却见风使舵,又拉又打;还经常把小国代表关在门外,在书房大搞秘密外交。

     

    梅特涅曾当面对晚辈俾斯麦说:“说真话是对自己的不忠。”可见,作为外交人员,梅特涅毫不讳言,他是以谎言为生。

     

    02

     

    在中国战国时期,也有一位这样毫无底线的外交家 —— 纵横家张仪。

    张仪当年出使楚国,向楚怀王承诺,只要撤军与秦国修好,并与齐国断交,便将六百里商於之地双手奉上。

    受欺骗的楚怀王听信其言,果然与齐国断交,却没有得到报酬。之后,张仪装聋作哑,声称只答应割让六里土地。楚怀王大怒进攻秦国,被扣押在武关之盟。在秦楚之战中,楚国可以说完全败于张仪狡诈的外交。

     

    以各种标准说,梅特涅、张仪都是很有争议的。他们都是秘密外交的高手。秘密外交这个词,现在也受到很多人的误解,它的正面价值,值得为之澄清。

     

     

    03

     

     

     

    事实上,秘密外交并没有那么不堪。近代以前,外交通行的规则都是秘密外交。

    这看起来太丑陋了,国家大事怎么可以不让民众知道?由几个外交官在那里讨价还价操办,未免太荒唐吧?如果外交家卖国怎么办呢?

     

    秘密外交的核心不是外交家决定结果,而是外交家掌握过程,具有高度灵活性。外交家出使,可以说代表君主谈判,无所顾忌,便宜行事。为什么是这样?

    因为外交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并且充满了临时性、随机性、偶然性,不仅要交给专家去办,还要相信他的应变能力。秘密外交的核心,就是信任本国外交家的能力。不论是本国统治者,还是民众,都不能站在边上横加干预。

    大外交家顾维钧在回忆录中写道:

    有一次,时任民国总统的曹锟听到有人要干涉外交事务,他立刻沉下脸来说:“老弟,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外交?因为我不懂外交,才请顾先生来当外交总长。顾先生办外交有经验,我把这摊工作完全委托给他,你们为什么要出来干预?这件事应该完全由顾总长决定。”

    由于总统回答得很干脆,其他人都不作声了。在这件事情上,曹锟的做法就很妥当。

    所谓外交,无非就是妥协,就是交易 —— 否则就不存在外交谈判。这些妥协和交易,只适宜在密室筹划,包括利用外交家个人才能、熟人友谊资源、当时环境压力,施加综合性的影响,以换取最好的外交成果。

    秘密外交,通常是君主制定底线,过程完全不问,给予外交人员最大发挥空间,最后再把外交成果拿回来,签字盖章。如果对这次外交成果不满意,只能寄希望于下一次努力。外交是一个持续博弈的过程,进展往往比一次博弈的结果更重要。

    很多人不理解这一点,总希望国民也能参与外交,甚至生怕“外交人员卖国”。

    最典型例子莫过于 1919 年巴黎和会。其实那次和会上,中国外交代表团也在据理力争,努力为国争取权益。无奈国力太弱,只能委屈求全,结果在国内被骂得狗血淋头。各界爱国群众纷纷上书,施加外交压力,给出使巴黎和会的代表团造成了很大麻烦,最后反而落得损失惨重。

    这个过程,罗胖曾经在一期《罗辑思维》节目里讲过,那期节目叫《卖国贼的战场》

     

    04

     

    现代外交,形式上基本已经废除了秘密外交。大量外交会议,都是全程公开报道,甚至是电视网络直播。外交人员经常要像明星一样,置于国内民众的监督之下。每一天的外交进展,立刻登上第二天头条新闻。(当然,纯粹透明的外交是不可能的,秘密交易永远存在

    抛弃秘密外交看起来是个进步,但事实上它让国家间关系更加紧张,难以调解。

    想想看,当每一条最新进展都被传播到互联网上,供各路时评家点评,各种民众争吵,写文章评论,形成舆论压力,这会给外交家造成多大困难?按照很多民众意见,“外交无小事”、“不惜一切代价”、“妥协就是卖国”,外交就会变成闹剧。

    真正富有手腕,有能力的外交家,会变成愚蠢暴民眼中“卖国媚外”的卖国贼。最强硬、不顾现实、毫无妥协和交易手腕的狂徒,他们就会“卖直求荣”,一味讨好愚蠢民众,甚至不惜牺牲真实的国家利益。

    从这角度说,巴黎和会期间,雪花般的电报飞向中国,以近乎直播的形式报道中国外交进展,并不是什么好事。它只能使外交官受到诸多掣肘,没有办法灵活处理、应对自如。中国的外交利益,其实受到了很大损害。

     

    05

     

    我曾经看到一本传记,对一句话印象深刻:电报终结了古典外交。这句话值得细说。

    梅特涅生活的 18 - 19 世纪,是古典外交的巅峰时期。那时国际法已初步建立,外交来往频繁,外交官们权限很大。他们尔虞我诈,施展个人才能,发挥外交手腕,对国家利益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

    那个时代,外交部长、外交大臣在各国政府内阁都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臣” ——

    • 汉语词汇里的“总理”,它在清朝时期的最初意思就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外交部长之意。

    • 很多人一听“美国国务卿”这个名字,以为是美国总理级别的人物,主管美国行政大事。实际上,美国行政大权由总统掌握,国务卿的真正职权正是外交。美国国务卿的衙门,其实就是美国外交部。

    可见,近代职业外交官达到的辉煌顶点,给今天政治带来了多么深刻的影响。

    电报终结了古典外交,这是什么意思呢?

    无线电普及以后,原本前方独当一面的外交官,他们的一切判断和决策,都要时时地向国内汇报。尤其是在高度集权的新型国家,比如苏联和中国,外交官只是本国最高决策团体的传声筒而已。同时,前线外交也大受后方舆论干扰。

    无线电报、电话、互联网,大大限制了外交家的发挥。外交官只是一介驻外干部。即便他再专业,再有能力,再熟悉情况,再有更好的计谋建议,却无从发挥,只能听命于几千公里之外的吵吵嚷嚷,一纸命令。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管怎么说,秘密外交的时代过去了。

     

    06

     

    秘密外交已经过去,现代外交离普通民众很近。民众普遍不懂外交,可是他们能随意评论。这迫使现代外交生出一大堆令人啼笑皆非的外交辞令。

    网上有一份解读“中国特色的外交辞令”,我举几个例子,先说外交开会:

    坦率交谈 —— 分歧很大,无法沟通

    交换了意见 —— 会谈各说各的,没有达成协议

    充分交换了意见 —— 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吵得厉害

    增进了双方的了解 —— 双方分歧很大

    我们持保留态度 —— 我们拒绝同意

    —— 这些是网友总结出来的,据说可信度还挺高。

    再说说两国关系的外交辞令,也很有意思:

    遗憾 —— 不满

    表示极大的愤慨 —— 现在我拿你没办法

    严重关切 —— 可能要干预

    不能置之不理 —— 即将干涉

    我们将重新考虑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 —— 我们已经改变了原来的(友好)政策

    由此引起的后果将由**负责 —— 将采取报复措辞甚至诉诸武力(也可能是虚张声势)

     

    当然,中国外交术语里最恐怖的黑话,应该算是“勿谓言之不预也”,意思是 —— 不要说没有跟你事先说过。中国外交部门几乎不会使用这句话,一旦使用,基本已经摩拳擦掌,随时要动武。1960 年代和 1970 年代,分别针对印度和越南,《人民日报》曾经两次发表文章,提到这句话。基本等同于宣战暗示了。

     

    07

     

    外交部人员经常会答非所问,让人不知所云。比如发言人总是说我们“注意到……的表态”、“我们注意到……的报道”、“我们将继续关注……”等没有什么意义的话,好像总在说废话。为什么要这样子呢?

    原因有三个:

    一、公众外交时代,既要让普通民众参与,还要进行外交沟通、表明态度,不得不使用委婉、含蓄、模糊的词汇,否则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端。

    有些问题本来就没必要说,“一句无可奉告”太生硬,于是绕点弯子,多说些废话,应付过去。有些信息传达,需要声东击西,在话里话外留下弦外之音。这样做既能使外交公开透明,还能应付场面,游刃有余。

    二、一切外交都要基于国家利益。国家利益往往具有天然歧异性,外交双方既然坐到谈判桌上,就应该更多看到共同利益和对方的利益诉求。即使存有分歧,甚至发生冲突,也应该为现场留面子,进而也就为将来创余地。把话说得太绝,甚至撕破脸皮,可能将来连后悔药也没得吃。

    因此,外交话语通常含义模糊,尺度泛围很大,方便于将来扭曲。

    三、国家是“铁打的营盘”,外交人员只是“流水的兵”。他们懂得为现场留面子,为将来创余地,自然也就很容易在分歧甚至冲突时莞尔一笑,打一些官腔,说一些套话,甚至也面向未来制造一些美好气氛。

    如果说废话,外交辞令的确是“伟大的废话”,它的伟大是在于为双方的分歧进行一些玫瑰色的包装,为将来预留甚至开辟门道。

     

    08

     

    《上海公报》中,美国方面对 “一个中国”和台湾问题的声明,或许称得上是现代史上最厉害的外交辞令了  ——

    美国认识到,海峡两岸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

    既明确承认了“一个中国”及“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维护了中国政府尊严;同时又通过“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的限定条件,赋予了美国方面以退路。尽管这里面包含着中国政府部分妥协,却符合当时条件下,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选择。

    据说,这句话是基辛格构思出来的,周恩来称其为“一项奥妙无比的发明”。

     

    09

     

    有一些“爱国青年”,他们总是嫌中国外交“过于软蛋”,“说话不够强硬”。他们期待中的外交官员,是天天喊狠话,放嘴炮(想想,世界上确实有这一种国家,那就是朝鲜),成为言论明星。

    可以想一下:外交是多么重要,同时也是多么专业,它需要低调行事,小心谨慎。即便到现在,很多外交原则也不应该放弃,“干实事胜过说狠话”、“里子比面子更重要”。

     

     

    本文由作者 陈兴杰 授权罗辑思维独家发布。商业转载请取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罗辑思维”。

     

     

    公开做事,难免被庸众绑架。

    秘密做事,又常遂枭雄之心。

    这似乎是民主政治的两难。

    但实际上 ——

    1. 民主不仅是一种理想,民主还是一种技术。民主的理想强调主权在民,民主的技术遏制庸众的泛滥。

    2. 民主必伴随法治。也就是搞清楚什么需要投票,什么只讲规则。

    3. 民主的水平取决于民众“观念的水位”。推动水位上升,须积点滴之功。

    所以你看,并没有什么两难。

    只有一个方向上漫长而艰难的建设。

    上一篇:你来到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容易 下一篇:哪有空去死?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