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杀人狂魔的儿子

    2016-08-30  |  王路在隐身  |  微信号:i_wanglu

    萧峰寻找了很久的大恶人,是自己的父亲。

     

    杀养父,杀养母,杀恩师,杀江湖豪侠,一切恶,都是亲生父亲造下的。

     

    虽然没有养育之恩,但血缘在。萧峰认了,从此自称契丹人。

     

    白银杀人案嫌犯,高承勇,被警方控制后,记者采访了他儿子。

     

    记者问了个并不礼貌的问题:你还愿不愿意见爸爸,还是说寒心了不想见?

     

    他说:“寒心,这个不好说,觉得比较可怜。唉,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记者搞错了标点。寒心后面,应该是问号。

     

    寒心?这个不好说。

     

    ——他是不承认寒心的。

     

    不能把普通人的情感,强加给当事人的孩子。哪怕那人再穷凶极恶,再十恶不赦,毕竟是他父亲。

     

    面对仇恨的声音,要把父亲千刀万剐的声音,明确表露对父亲的同情和理解,是很大的政治不正确。他承认父亲可恨,但他想强调父亲可怜。

     

    他不敢和父亲站太近。

     

    记者问:他是你的父亲吗?

     

    他说:是我父亲,我从新闻上看到信息了,应该是的。

     

    记者只问是不是他父亲,没问别的,他却主动说,是从新闻上看到的消息。意在表示,和父亲没那么近。他还表示,对父亲不敢说很了解。

     

    但是,请注意他对父亲的这些评价:

     

    “他是本身命比较苦的人。”

    “我爸原来是在外面打工,也比较伤身体。”

    “事业上的挫折是会引发感情上的挫折的,你应该知道。”

     

    这些话,都是站在同情、理解父亲的立场上。明面上,他屡次强调和父亲的疏离。隐微处,能捕捉到他对父亲的回护。

     

    他对父亲的理解和同情,比苛责和失望更多。他对父亲犯下罪行的动机,远比别人清楚。他嘴上不会跟你讲,但他的无比冷静就是明证。他说,我接受了这个事实。

     

    记者问他对父亲失望吗,他说,我也经受过不少挫折,所以这种东西不能强求。

     

    他不说失望。

     

    诱导一个儿子去否定他的父亲,是很不尊重的。哪怕那位父亲真的很糟糕。

     

    记者问,见到爸爸会说什么。

     

    他说,要见到他才能说。

     

    这藏着态度:我和父亲的关系,比和人民近,哪怕他是罪人。

     

    他的真实内心,和他想要表现的姿态,存在矛盾。这段话里最明显:

     

    “这东西对他的心理状态肯定造成了比较大的打击。这些打击可能引发了一连串的打击。伤害是比较大,可能对他的性格造成了一些影响。”

     

    说到这里,他还是向着父亲的。但向着父亲的话不敢说太多,父亲犯的罪行太重,人神共愤,他要保护自己,就得刻意跟父亲保持距离,所以马上话锋一转:“我是这么猜测的,掌握的信息也不是很多,都是听我妈说的,我只能说是推测。”

     

    这四句,其实是一句。从反复强调中可以窥见,他表面的冷静下隐藏着不安。

     

    他装作漠然的样子,甚至连要不要回家都会拿单位好不好请假做借口。但另一方面,他知道父亲爱在网上看娱乐、流行剧,相亲节目。虽然没加父亲微信,却知道父亲玩手机多,经常聊天。今天忙于事业、不和父母在同一座城市的子女,对父母的生活,未必能像他这么有数。我每周打三个电话回家,但我不知道我父亲每天上网多久,看些什么。

     

    这是个很克制的儿子。他的回答,小心谨慎。整个过程,谈及自身感受,他没说过一次“心痛”、“伤心”,他用的是这个词:“非常遗憾”。

     

    对一个人伤心,要表露,肯定不会说“非常遗憾”。“非常遗憾”有两种用法。一种真诚的用法,在亲近的人好事落空时说,是真遗憾。另一种虚伪的用法,在并不亲近的人做了不好的事情时说,并不表示遗憾,而是表示不满。

     

    但他,采访中提到对父亲的不满,只有一次:

     

    “我爸跟我妈吵架,有时确实会和我妈动手,我就对这件事不满。”

     

    他不会对妈妈说,“爸爸的事让我感到非常遗憾”。“非常遗憾”是面对记者的外交辞令。

     

    实际上,在家里,他和父亲交流比较多:“在我们家,我跟我爸交流还是相对比较多的,我会跟他聊传统文化、国学之类的,因为我个人比较感兴趣。”

     

    儿子成年后,还愿意把兴趣跟父亲分享,父子关系不会太差。

     

    正因如此,他才有力量化解父母之间的矛盾:“一般我在家时,家里都比较平和。但我不在家时,父母前些年有时候会吵架”、“我要去劝导,很难去把握一个点去劝,让他不产生排斥心理。”

     

    这个人的情商高。他劝人,知道要找让人不排斥的点。

     

    这说明,他很理解父亲。父亲骂过弟弟,但很少打骂他。

     

    同时,他也很理解母亲,常呵护她:

     

    “我每周会跟我妈聊天。”

    “我妈妈在白银,但她的心理素质没有我这么稳定。”

    “怕刺激我妈。所以涉及到我妈和我的名字请用化名。”

     

    是个孝顺的好儿子。

     

    记者问他怪父亲吗。他没正面回答,只说,遇到事情如果总是怪别人的话自己是不会有什么变通的。

     

    记者三次诱导他说出对父亲寒心、失望、责怪,他一次都没认可。

     

    其实,他还是呵护父亲。

     

    他生于1988年。那一年,是连环杀人案第一起。杀人案最后一起,在2002年。当时他14岁。还没有成年,但不远了。一个14岁的孩子,可以跟父亲进行大人之间的交流了。

     

    打那之后,父亲再没有杀过人。

     

    一个人可以对身边人产生很大影响。哪怕那些影响藏在隐微的地方。脾气糟糕透顶的中年男人,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磨掉坏脾气,人们总以为是年龄增长身体衰退的缘故,其实还有个被忽视的理由:孩子在一天天长大。

     

    当父亲造下罪业,哪怕孩子刚刚来到世上,甚至还在娘胎里,但人生的巨大阴影,已经从此笼罩,无法抹去。当一个人作出某种举动,远在万里之外、数十年之后的另一人,可能不得不为此忍受巨大创痛。

     

    每个人跟世界都不是割裂的。说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最自私最个人主义的。但凡还有人爱你,你就没有办法阻止他和你一起痛苦。你欠下债,他要还,你造下罪,他要受。

     

    保证自己不杀人,不难。保证亲人不杀人,不容易。谁也没有办法保证爱人永远忠贞,孩子永远乖巧,老人永远理解自己心意。当你和这世上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注定同他们一道承担生命的苦乐。

     

    再爱父母的孩子,也没有办法让不相爱的父母享受婚姻的甜蜜。谁都没有力量掌控他人。谁都难以主宰生活。只是因为爱一个人,就早已不能从受伤中豁免。谁能爱人而不受伤,是该好好感谢那个人的。

     

    人真的不能做恶。即便只是因为世上有牵挂自己的人,即便只是为了不让他们失落,不让他们被辜负,不忍心看见他们遭受痛苦,也应当去过自律的生活。

     

    很多罪业之所以造下,都是因为在一瞬间,眼中只有自己,忘记了和世界割舍不断的联系。

     

    (注:对话来自每日人物:《白银连环杀人案疑凶长子: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王路

    《唧唧复唧唧》在卖

    上一篇:遇到强奸犯,我幸运的逃脱了 | 12个逃离魔爪的故事 下一篇:把恐怖片拍得跟《疯狂的麦克斯》一样,简直diao炸了!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