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香烟拆开卖、哼唱宝莱坞,印度移民夜间商店老板的比利时生活

    2016-09-15  |  世界说  |  微信号:globusnews

    “好久没有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吃饭了。”

     

    布鲁塞尔的凌晨两点,我陪Sudhir关店后,到就在他开的Night shop隔壁的家里陪他吃很晚的晚餐。

     

    Sudhir来自印度,十二年前在妻子的说服下决定移民比利时,“她跟我说她兄弟只花了两年就拿到了永久居留,但你猜我花了几年,九年,我花了九年才拿到那张该死的永久居留卡。”

     

    原本妻子的兄弟在1997年来后隔两年在1999年就拿到了合法身份,结果当他2003年决定来到比利时后,因为越来越多的移民人潮,让在2005 年比利时政府短短开放的三个月申请时没有领到永久居留证,结果这么一等就等了九年,在2012年才拿到永久居留,代表在这之前他们全家就只有一张临时身份证,而他也只能做没有任何保证薪水又低的黑工。

     香烟拆开卖、哼唱宝莱坞,印度移民夜间商店老板的比利时生活
     Sudhir 的早餐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午餐是下午四点半,晚餐则是凌晨两点。洪滋敏摄

     

    “我以前在印度新德里有自己的房子、车子,我甚至还能送大儿子去上贵族学校。但决定了来比利时,我就卖掉了公司。九年的等待里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而在这里钱甚至也没有以前在印度多。”Sudhir 打开他的脸书给我看他在新德里的住家和生活,他是欧洲移民里少数在原国家属于中产阶级的移民。 “我应该算是个特例,大部份这里的移民是因为在原来的国家早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Sudhir说。

     

    在那九年没有合法身份的日子里,他们一家四口住在布鲁塞尔市中心一间约只有五平米的房子里,月租200欧元。妻子在家照顾年纪还小的两个孩子,他则出去在餐厅里和Night Shop(夜间商店)里打黑工,Sudhir说那时在商店里一天工作可能十二小时,一个月却只有500欧的薪水,他说:“因为老板雇用我们也是非法,被抓到他们要被罚钱,所以我们什么也不能争取。”

     

    在2012那年终于拿到合法身份后,他在短暂一段时间申请了CPS(失业救助金),在比利时如果没有工作,只要有永久居留证或身份证,单身者一个月可领850欧元,家庭则可月领1200欧元,而如果家里有小孩的话,一个小孩可以再多120欧元等以此类推。“所以这里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找工作,而我们这些缴税的人却要花钱养这些人。”Sudhir在拿了半年的失业救助金后,决定不继续靠政府过活,他想要有自己真正的生活。

     香烟拆开卖、哼唱宝莱坞,印度移民夜间商店老板的比利时生活
    △  Sudhir每天下午的例行进货。洪滋敏摄

     

    在比利时有三种“超市”,第一种就是常见的家乐福大型超市,从早上八点开到晚上八点;第二种俗称白天商店(Day Shop),约从早上六七点开到晚上八点左右,提早几个小时营业的原因是为服务上班族及学生;第三种则是Sudhir所开的夜间商店(Night Shop),从傍晚六点营业至凌晨一点至三点不等。比利时几乎没有24小时便利店,所以夜间商店在这里异常重要,有趣的事,移民越多的区域这种夜间店就越多。一是这些店的老板几乎都是外来移民,二是在这些所谓生活水平相较不高的区域,有更多的居民会想在夜里买瓶酒或者一包烟。

     

    在我所居住的布鲁塞尔东北边的Schaerbeek,这里摩洛哥,土耳其,孟加拉等伊斯兰信仰的移民居多,因为Sudhir的店就在我住所的隔壁街,几天陪他看店的夜里,发现大多来店里消费的有七八成都为买烟,再来就是可口可乐配上便宜的威士忌。一回,一个年轻人进来只花25分欧元买了一支Melbourne烟,Sudhir说因为这里有很多人没钱一次买整包烟,所以他只好开始卖单只的烟,即便香烟是夜间商店里利润最低的东西。

     香烟拆开卖、哼唱宝莱坞,印度移民夜间商店老板的比利时生活
    △  Sudhir正在一间布鲁塞尔的中盘商里清点进货。洪滋敏摄

     

    Sudhir在傍晚六点开店前,每天下午都得依照每天货品存货量去不同的地方补货,我跟着他到不同的饮料及香烟中间商进货,而这些中间商大多也是外来移民所开。他说,香烟是每天都必定得补货的项目。即使出售100欧元的烟利润其实只有7欧元,但如果不卖香烟,那这间店大概也营业不下去。又因为预算有限,所以无法一次大量进货只能少量少量地买。除了饮料及香烟,夜间商店里几乎就是大型超市的缩小版,除了不卖新鲜蔬菜水果以外,几乎什么东西都卖一点,而Sudhir会到在比利时最便宜的一家大型超市Colruyt超市补货。

     

    “在拿到汽车驾照前,我有一年的时间每天都是拉着小拖车,搭乘公共交通一袋一袋地这样搬回店里卖的。”他现在终于有了车,于是每天后车厢里都会满载货物。我不知道当时还没有车也没有驾照的他,如何能这样把一间店和一个家撑到现在。

     

    香烟拆开卖、哼唱宝莱坞,印度移民夜间商店老板的比利时生活
    △  Sudhir刚从Colruyt超市里结束每天下午的采购。洪滋敏摄

     

    香烟拆开卖、哼唱宝莱坞,印度移民夜间商店老板的比利时生活
     每天都是几乎两推车的补货数量。洪滋敏摄

     

    香烟拆开卖、哼唱宝莱坞,印度移民夜间商店老板的比利时生活
    △  Sudhir 都是拿着一袋硬币结帐,他说因为在night shop里收到的几乎都是零钱,而这么多硬币银行是不会收的,不花掉的话就跟垃圾没什么两样。洪滋敏摄

     

    和Sudhir谈话里有很多时候他都和我算着各样的金钱数目:房租多少,水电多少,一个月进账多少,税又是多少……在这些加加减减过后,几乎没有休假地连续每天工作都超过12小时,一个月净利润也不过1000至2000欧元,而这还是夏天生意好时候的收入。

     

    几天后,他和我说他定了一张回印度的机票,而这是他在比利时十二年中的第二次回家——第一次是2012终于拿到永久居留证的那年,“关店两周回印度几乎本就要赔光了,但我还是要回去。”Sudhir兴奋地在日历上标注出回家的日期。我想着,在印度的他,是否会是另外一个模样。

     

    香烟拆开卖、哼唱宝莱坞,印度移民夜间商店老板的比利时生活
     Night Shop 后头的小仓库,Sudhir每天都要和在印度的家人通话。洪滋敏摄

     

    “印度那里的人会觉得我们是欧洲回去的人,一定过得很舒服赚很多钱,甚至觉得比当地人还要再高一等,但谁晓得其实我们在欧洲其实过的是这种生活。”Sudhir边帮我微波着铝箔包装的印度咖哩边和我说,“在欧洲的这十二年,你觉得自己有得到了什么吗?”我边用手抓起了印度囊饼问,几乎有问必答而且总是侃侃而谈的Sudhir 却突然间沉默了,几秒钟后他只轻轻地晃了一下头说:“我想现在的我没有办法谈这个。”

     

    然后他打开宝莱坞的歌舞播放清单,在仓库里轻轻地跟着哼唱了起来。

     

    上一篇:女朋友和女炮友的区别 下一篇:王健林的妻子,背景相当惊人!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