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吻下来,豁出去 | 我约了陌生女孩接吻

    2016-10-14  |  易生活教育  |  微信号:elife_education

    文 / Bob

     

    学校BBS的匿名树洞版,帖子的主题往往不是表白就是分手,当然除此以外还有约炮。天知道他们有没有真正成功过。

     

    常年潜水的我往常和多数人一样,只是戳进去静静围观,凑个热闹罢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今天我是赴约者——不是约炮,是约吻。

     

    吻下来,豁出去 | 我约了陌生女孩接吻

     

    兴许是体内的激素在作怪,又或许只能承认我只是有几分寂寞了。自从三个月前和在一起两年多的前女友分手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在现实中近距离的接触异性:刚开始是觉得难过和不习惯,之后麻木了一阵子,再之后,就麻木着到现在了。

     

    情感上的麻木,不代表其他方面也麻木。至少现在不是。

     

    爱情这种大脑功能机制和人之为人的生物欲望本能,于我而言,是可以分开的。毕竟只是个快毕业的大四学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谁没有点欲望。可是有贼心不一定有贼胆儿呀。再说了,谁又没有点所谓的道德洁癖呢。

     

    昨天在树洞版看到一个帖子,题目是粤语歌《小城大事》的歌词——“吻下来,豁出去”。

    随手戳进去瞅了一眼。

     

    一看,挺委婉,大概是个匿名约吻的,还是个女生。

     

    她写:“好像已经强迫丧失了爱情这种能力,却没能主动丢失想要一个温热的吻的欲望。”

    我何尝不是呢,已经被动强迫自己丢掉了爱情,却没能丢掉人类原始的欲望。

     

    那一刻我突然很想念前女友。她也喜欢听粤语歌。她也对亲吻有莫名的偏好。此时她应该已经快到大洋另一端了吧。我希望她好。遇见更多新鲜的东西,新鲜的人——然后把我这个陈旧的,好像毫无上进心,毫无前程可言的人,丢在脑后。

     

    于是我鬼使神差的在下面回了一句:“从前多么登对。”

     

    然后放肆的陷入回忆当中。

     

    吻下来,豁出去 | 我约了陌生女孩接吻

     

    和她是两年多之前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她唱歌好听,尤其粤语老歌,而我不过仗着嗓子天生不错,加上点三脚猫功夫,左两句右两句竟然也搭上了对唱,最后互相还留了联系方式。然后试探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带着好感,聊着聊着就渐渐更熟悉起来,然后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两年多一点——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刚刚好让我不能再在半年以至一年以内再对别人提起兴趣,理性却还是清楚地知道,有将她从自己的骨头和气味里清除出来的可能。

     

    虽然会很难。毕竟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爱上一个人,第一次牵女生的手,第一次接吻,全都伴随着她的回忆。

     

    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吻下来,豁出去 | 我约了陌生女孩接吻

    和帖子的主人约好了今天晚上九点钟在学校情人走廊边见,现在的我说不紧张都是骗人的。特地先洗了个澡,刷过了牙。也很久没有再这么特地认真收拾自己的发型,头发都吹得认真了些。还喷了点香水。心里有几分做贼心虚的紧张,但有不得不说这种肾上腺素激素分泌的感觉,还挺好。

     

    就像曾经刚开始互相试探,还在暧昧的时候一样。

     

    临走之前,舍友调侃着说:“哟,大地回春啊。”

     

    “去你丫的。”

     

    我倒希望是去年没结束呢。

     

    终于提前五分钟到了情人走廊,站内信联系着,告诉她我到了。

     

    我其实不知道所谓的约吻到底是怎样进行的。见了面确定是对方然后二话不说直接上来就动嘴?

     

    想想也觉得画面会尴尬而滑稽。

     

    记得曾经她对我说,一直觉得接吻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和一个不爱的人,只是互相满足欲望的人亲吻,会觉得恶心,觉得脏。那时候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如今看来,除了唏嘘,不得不说还有种报复的快感。

     

    现在我不是那个不知怎么慢慢凑近另一个人的新手了。我知道接吻需要的氛围,我知道节奏,我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抱住对方,让一切恰到好处。可是现在我能抱住谁呢。

     

    我想起自己也曾是个偷偷地,对着虎口练习亲吻的男孩。后来我吃了一整个桶的星球杯。我还开玩笑送过她一整箱的果冻。

     

    都过去了。

     

    还有三分钟。

     

    春末晚上的情人走廊除了有藤萝的香气,还有一对对贴在一起耳病厮磨甚至互相啃咬的情侣。几分钟之后,路过的行人会觉得我们和他们没有分别,不过是普通情侣中的一对。但我知道,就像露水情缘,以后我们都不会再见了。更何况,可以确信的是,大四的我,马上要去F大读研究生。肯定是不会再见的。

     

    远远地看到一个人影走过来。我总觉得自己在期待什么,可是明知道不可能。她昨天就应该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不是她吧,我记得她没有这么长的开衫。可是走路姿势却有些相似,除了好像一步一步迈得很迟疑。我的心突然剧烈的狂跳起来——万一,我是说万一是她呢。

     

    我多希望是个万一啊。

     

    我突然站起来,朝着另一个方向飞跑。不管是不是,我都做不到。

     

    亲吻太亲密。我做不到不介意另一个陌生人的气息;而我也接受不了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放下她之后又被挑起的悲伤情绪。就让记忆停留在告别的那天,我们礼貌的吻别。

     

    我就是懦弱啊。

     

    否则我也不会连原因都不敢问她,问她为什么要这么早就分手——虽然明知道异国恋是太过辛苦的事情,早分早好,各自纷飞。我只是怕她是真的厌倦了我,她像一只不停飞的鸟,而我像一块安静的礁石。

     

    我飞奔,只想到一个不会被看到的地方藏起来。

     

     

    我还在想你啊。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再回头,你不许,如曾经不登对。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那时候她唱的歌好像还回荡在耳边。

     

    我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一条短信。来自她的短信:

     

    “一切都好陌生。”

     

    我猜,这句话的意思是:

     

    我只是突然有点想你。

     

    上一篇:見笑 下一篇:这个艾薇女优真厉害!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