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微信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趣玩 >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2017-03-04  |  林曦的小世界  |  微信号:/jk/22597.html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洪先生的首都师范大学毕业证书

     

     

    口述 _ 洪韵

     

     

     

    回 答

     

    我读了七年大学。这个毕业证是我读第二个大学的时候拿的。考的第一个大学是北邮,读的是通信工程。那期间我其实是很不好好上学的,不上课,天天在卧室里玩游戏。

     

    也没有谈恋爱,主要就是玩游戏,所以在外人看来,大学时间很荒废。

     

    想想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一路走来,我其实就是解题前进,解题继续前进。所以到大学的时候,我对题目已经不感兴趣了,好像经历了一次高考之后,把该解的题都解完了。

     

    因为我发现解题是没有尽头的,而那些我特别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它都不回答。有些问题是你解决了无数张试卷上的问题都解决不了的。

     

    所以到大三的时候我就退学了,因为实在读不下去了。

     

     

     

    一个小飞机,在屏幕上飞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Capcom 194X系列

     

    我小学的那会儿,上下学离家挺近的,路上会路过一个游戏厅,有的时候下学,就会去看别人打游戏。

     

    那时候的街机厅跟现在的那种游戏厅完全不一样,一般都不大,临着街,里面环境都比较糟糕,然后很多无业青年,灯光特别昏暗。

     

    游戏有很多种。有那种射击游戏,一个小飞机在屏幕上飞,躲子弹,然后你按前后左右,射击扔炸弹。还有一种就是你控一个小角色,一直走,路上会遇到好多种敌人,你要前后左右攻击跳跃,去把他们打败——你会有一个血条,如果空了就死掉了,就得再投币。这种游戏的商业模式就是让你不停地投币。

     

    一般都是两个人在玩,后面一堆人看着,前面的人输了的话,后面的人就接着去扔个币进去;或者说排队的人都在机台上码上自己的币,排着,前面的输了,后面的就接着玩。

     

    谁能够扔一个币从头玩到尾,那就是技术特别好。像我们这种小孩子,也没有钱的,一般就是在后面看看,希望人家能够打得特别好,能够打到最后,看看最后是什么样。

     

    我觉得有的时候我看见别人玩,比我自己玩还要紧张,还要享受。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八九十年代人们常玩的一些游戏

     

     

     

    蜜蜂翅膀上的字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洪先生从亲戚家里借来的《神雕侠侣》,后来就一直留在身边了

     

    记得有一年暑假,我弟弟电脑的光驱坏了,《金庸群侠传》的那张光盘就卡在光驱里拿不出来了,所以他整个暑假都在玩《金庸群侠传》,玩了很多遍。

     

    这个游戏有很多种玩法,不是线性的,所以就算玩很多遍,你也有很多遍的体验。

     

    在里头,你扮演的是一个穿越到过去的人,你可以把很多金庸小说里的人物收到自己的队伍里,像段誉、胡斐、张无忌这些。每个人的收法都不一样,有的人是正派角色,他需要你的道德值很高,你要做好多好事,他才跟你走。有的角色是坏人,比如说田伯光这种,阿紫这种,就需要你的道德值要足够低,就是做很多坏事,他才跟你走。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金庸群侠传》游戏界面

     

    游戏里头有一张大地图,跟中国的地形一样,它把所有金庸小说中的地点位置都还原到里面了,有少林、有武当、有大漠、有各种各样的秘境,如果你对金庸小说特别熟悉,你就会知道那个地方大致在哪。比如说你要找到风清扬,风清扬在小说里在思过崖,也就是在华山背面,但是你在游戏的地图上只能看到正面,如果你看过小说,就知道得绕绕到后面,从一个看不见的山洞进去。

     

    还比如说要找到小龙女,故事中小龙女不是跳崖了吗,你就需要去周伯通住的地方,看到他养的蜜蜂,然后你一点鼠标,看到蜜蜂的翅膀上有绣出来的字,你要把那些字拼起来之后,才知道她在绝情谷底,然后你要去坐船,沿着长江拐进去,一直走走走走,才能到小龙女在的那个地方。

     

    如果没有看过小说,就会感到很新鲜,体验过这个新鲜之后,就会对背后那个小说特别有兴趣。所以之后我就去读金庸的小说了。

     

     

     

    有故事的游戏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刺客信条》系列,用一个又一个纵横古今的故事,将诸多历史事件串联起来

     

    玩游戏我一直都是有偏向的,像《金庸群侠传》这类的。

     

    小时候经常一个人在家,会翻出很多书来,把能找到的书都读了。那会儿就觉得有情节的故事,我就会更喜欢,发展到游戏,就是偏好有故事的游戏。如果是单纯动作、单纯对战的,我可能就没有那么喜欢。

     

    我更喜欢看别人创作好的一个故事,然后扮演一个人去体验这个故事,把这个故事看到底。

     

    这类的游戏就是让你去选择嘛,你在操作的过程中跟这个故事产生关系,因为你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决定,就会觉得里面的所有发展都跟自己有关,这些人的命运也都跟自己有关。

     

    比如我可能更希望在小说和游戏里看到,一个大家都对它有偏见的精灵是如何想得到人类承认,然后如何一步一步让对它有偏见的外界去接受它。可能是因为我不擅长跟人打交道,这个过程让我感同身受。

     

    所以我在玩游戏的时候,会偏向于选择这种类型,它不是让你嗨,它不是只是让你使劲发汗去过这个关,不是只是去赢一个决战,只是把别人打败,而是它也在尝试表达一些东西。

     

    玩游戏就像看小说一样,甚至比看小说、看电影更妙。你能体会不同创作者的思维逻辑、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以及他创造的世界。

     

    我不想给它戴高帽子,但我觉得这种游戏是一种形式,你参与其中,通过自己的行为去影响这个作品,它讲什么故事是你能决定的。所以说你不只是在看这个故事,不只是第三者的眼光。这个过程里各种意义的抵达,是任何其他形式可能都达到不了的。

     

     

     

    Papers, Please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请出示证件》游戏界面

     

    比如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叫《请出示证件》,它的英文就是“Papers, Please”。你要扮演一个在独裁政权边境海关工作的人,每天上班,看别人提交过来的过关材料,判断哪些是编的,哪些是真的,然后盖戳,决定同意还是不同意。

     

    你在里面,是一个有家庭要养,要付水电费要付燃气费要付房租的角色,如果没有钱的话,就会影响家人的健康,带来困境。就是很现实的,你也可以把背景设想成二战时期纳粹统治下的德意志帝国,或者冷战时期的政治。

     

    你放一个人过去,才能拿到一笔工资,放得越多,拿得越多;不让他们过,那你就拿不到工资。所以如果你完全按照规则来,可能就活不下去,你只能放一些不是那么离谱的人过去。但如果放了一些走私犯、政治犯过关,有可能第二天你就会被独裁政府抓起来。

     

    有意思的就是,你会遇到一个老头,这个人每次提交的证件都是假的,但是你需要得到他的帮助,只有他能帮你逃离这个独裁国家。

     

    于是你就会面临要不要放他过去这样的问题。你要挣钱,又要保证不被这个政府迫害,又想要逃离这个政府,面对各种各样的因素,会让你的决定变得非常非常难做。

     

    这个游戏没有一个固定的故事设定,它会根据你的不同决定,走向不同的结果。比如赚不到钱家破人亡,比如被政府秘密处决,也有可能成为这个国家的模范公民,当然最难的可能是你终于带着老婆孩子成功地逃出了这个独裁国家。所以说你所有举动在里面都是举足轻重、生死攸关的。

     

    我之所以谈这些东西,是因为现在的游戏已经慢慢有了很复杂丰富的东西在里面,它一直都让我有一个体会——其实你还能体验到很多可能性,不管是好是坏,但它是多重的。

     

     

    时 间

     

    虽然第一次上大学的那三年没好好上课,但当时有三个事,我一直都没有因为游戏中断。

     

    一个是学英语。我其实是从初中才开始好好学英语,挺大的原因就是玩游戏要用到。当时很多游戏是没有中文版的,玩游戏的时候你经常会碰到一些英文,我就觉得要是不好好学它,将来很多东西我都欣赏不了,觉得特别亏,就驱动着我去把它学好。

     

    还有一个就是练字,那段时间我常常练习硬笔书法。因为写字能让人沉静下来,当你真正投身其中,一定会感觉到写出一个好看的字,究竟有多难,而一旦写出来了,又多么让人开心。还有一个事是读书,那时候校园里有一个小书店可以借书,就读了很多,从奇幻文学开始读,其实它们就像是纸上的游戏。

     

    这三个事情,对我而言和玩游戏是并存的,也一直没有断过。

     

    所以也是因为真的感兴趣,大三从北邮退学以后,我重新高考,跑去首师大学文,读了比较文学,所以我花了七年的时间上大学。

     

    首师大的学习负担非常重,前两年是跟着英文系上所有英文的课,跟中文系上所有中文的课;大三、大四上文学理论的课,到毕业的时候,学分学时是别人的1.5倍,那段时间我基本不玩游戏了。

     

    但这种负担对于我来说是特别合适的,我希望在这三年里面学越多的东西越好,所以很努力。正好有挺大一部分是在学英文,我的英语一直没扔,所以学得很来劲。

     

    那会儿,其实所有人都会把你退学的原因归咎于沉迷游戏,当时我自己可能也会这么想。但现在来想,不是因为游戏,游戏只是一个途径。是因为你不想学所以玩游戏,而不是因为玩游戏,所以你不想学。

     

    大四的时候,香港中文大学来我们学校招生,他们有语言学系,我去参加了,还不错,直接就过去读研究生了,在那边其实有很大的一段时间,很大一部分精力,是在做跟游戏相关的事情,比如把游戏汉化,也参与一些游戏剧本的工作。

     

    这个时候就不会觉得不对劲了。

     

    其实说实话,人生的时间还是有限的,最开始读大学,可能我就是按照一个既定的、唯一的人生模板在走,但是走到一半,走不下去了。我还是不希望浪费自己的时间,去做一些大部分人觉得你应该要去做的事情。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洪先生参与编辑的部分游戏艺术设定集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洪韵 1984年生 33岁

    作者、译者、编辑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采编_余非 鳝鱼  |  摄影_松鼠

    出品 | 林曦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 看看他们的东西 ▽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彭小姐的卷轴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徐先生的烟斗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余先生的菖蒲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范小姐的彩票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杨小姐的玫瑰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王先生的小人书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蒋先生的佛像

     

    洪先生的毕业证 | 不一定所有的木头都要成材

    甘小姐的勺子

     

    上一篇:买得爱马仕,吃得路边摊,从安达仕走入上海 | Hotel Geo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