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美图 >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2016-08-10  |  戴天的画  |  微信号:daitianart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今年上海的夏天格外热,这是前几天去看徐晚晚的摄影展,我们在仙人掌旁边的合影。柴老师装可爱,比了个yeah的手势,这个手势现在不常见了,尤其在一帮很潮的年轻人眼里,这个拍照姿势一定很土吧!但是我觉得很有趣,就把这张照片画了下来。这也是创作这份生日礼物的一个基点,顺便就把我们在一起两年多的一些合影都画下来。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2014年2月14日,我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合影。

    我看上去很小鸟依人啊。我们在一起的节奏很快,在成为微信好友的两天后我们就开始交往了。他是一个很讲究效率和节奏的人,我也不喜欢拖拉。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我带他去中南大学,拍了很多照片,戏很足。有依偎在一起的,有躺在草坪上的。春节刚过,学校没什么人,不用顾忌什么。当然,我们只是拍拍照片玩,没有做其它。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在长沙某餐厅,这是我们第一张非自拍的合影,他请朋友褚平川老师拍的。当时我还挺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大概也是刚认识不久。那时候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很胖呢,就像一只冬天羽毛就会蓬松的麻雀,看上去肉肉的。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上海某个酒吧,小乾给我俩拍的。抽烟,喝酒。现在我们最喜欢抽有爆珠的烟,不男,不女,很中性的一种烟,抽着清凉,抽完嘴里也没什么味道。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老吉士餐厅。老家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来上海出差,我和她也有一两年没见过了,所以合拍了一些照片,然后顺便给我俩拍了一张。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2016年春节放假之前,dosnap团队的合影。我不在这工作,但每次聚餐的时候我都在。哈哈。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2016年春节假期,我们去了东京,暴走十天。这是迪斯尼回来后,约了正好也来东京的Alex,我们在港区的一家居酒屋喝了些清酒,吃了些烤肉,请师傅给我们合影了一张。饭后,因为打车太贵,选择步行回去,用了两小时,回到莺谷町。很兴奋的穿梭在东京的深夜,车少人少,城市也很干净。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Disney land的赛车。这是最无聊的一个项目,很傻,体验很普通。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Disney land里的旋转木马。他买了一顶虎头帽,因为他是属虎的。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东京皇居东御园的草坪,像一块金色的地毯,干净舒服。很多人在这歇脚,享受冬天午后温暖的阳光。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Gucci展。他看到什么有意思的都爱用手机拍,因为他只有手机。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2015年无忌新锐奖的现场。那天真的冷,特别冷。右边是小武老师。呵呵。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山西老家,奶奶家院子里的合影。他教奶奶拍的。

    这是我第一次去山西,我以为他们的村子和我老家村子一样,住房的布局都是乱的。事实上是,房子一排排整齐地排列着,每家每户都有高高的院墙和大门。他说:越有钱的人家,院墙越高,门越大。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2015年的春节,他来我家,也是第一次。我们去了湘西凤凰。这是杨明拍正走过沱江的我们。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他来长沙看过我好几次,我都没带他吃过口味虾口味蛇,以及我最爱吃的那家螺蛳粉,这些都挺遗憾的,感觉自己没尽责,哈哈哈。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2015年的端午节,我们在我老家订婚。饭后浮桥散步,有零散毛毛雨,我们带着伞。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搬新家后的合影,这次合影是我刻意要求的。我想在有历史节点的地方留下证据。他穿的是我的睡衣,他没有睡衣。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鸟人拍的合影。愚园路东北虎烧烤店。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南京中山陵。

    在南京并没有吃到很难忘的食物,可能是时间短,可能是运气不好,吃美食也是要看运气的。柴老师说:美食能加深对一个地方的好感,地方再好玩,少了美食就有很大的缺憾。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上海第二个租房的合影。柴老师来上海两年多,已经换了三次住房。在北京,他说搬过七次家。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吃饱喝足躺在床上百无聊赖。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通常什么都不做,就是发呆,也不聊天。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杭州西湖。我挺不喜欢西湖的,景美,可惜人多。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大洪家,子阳用拍立得拍的我们。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他们公司的活动,我们第一次在KTV唱歌。

    那个时候,我在长沙,他在上海,见一面至少要七个小时,每次我到上海他都会来机场或者车站接我。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第一次见他的朋友威尔焦,带他来吃烧烤。

    我挺感谢威尔焦的,在我和柴老师刚交往不久,他写了一篇关于柴老师的文章,很生动,加深了我对柴老师的认识。

     

     

    我和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两年

    去年他的生日。买了小蛋糕。

     

     

    两年,28张合影,明天就是他30岁的生日。柴老师,生日快乐!🎂🐯

    上一篇:黑色美学内衣,经得起挑剔 下一篇:手机肖像:用容颜讲述岁月的故事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