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离家,北上,不归

    2016-05-16  |  陈宗鹤先生  |  微信号:czhapp
    离家,北上,不归

     

    文︱蛰惊

    豆瓣阅读作者,微博:@蛰惊-,公众号:蛰惊,原标题:《我为什么离开小城市,再也不愿意回去?》作者授权陈宗鹤先生发布

     

     

    1

     

    我念高中那会儿,住在一个亲戚家。他家开了一个娱乐室,在小地方娱乐就是赌博、麻将,不舍昼夜,不分工作与周休。吃完早饭,便开始约局,所以我出门的时候人已来了大半,男男女女,摆开桌子,便唯有麻将室与叫牌声齐鸣,烟味与汗味齐飞。

     

    待到傍晚我回去,该吃饭了,中场休息,人便分成两派。赢的喜笑颜颜,话题围绕着你那手牌可以打龙七对,你今天手气好,赢了八百多,我才赢三百。输的便耸拉着个脸,说些阴阳怪气讽刺人的话,吃饭也心不在焉。

     

    有些两口子来的,输多了便吵架,泼妇骂街,张口闭口都是难听极的脏话,带上祖宗十八代,仿佛他们没有保佑他生财,合该被骂。

     

    有次,有个男的提了一把刀,气势汹汹直奔娱乐室而来,一刀砍在一桌麻将上,麻将弹飞,吓得乱哄哄的场子鸦雀无声。原因是他老婆日夜在此打麻将,家中幼女关在家不照管,男的下班之后,煮好饭菜,老婆还在麻将桌上指点江山,不回去吃,气愤不过,才有此一幕。可惜,第二天他老婆依然如故,只是带了一个小女孩,随她在旁跑耍。

     

    不久后,这对夫妻离婚,女的依然扑在麻将桌上,不见悔改。因为打牌而离婚,在小城市,是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我的远房表姐,嫁给一个在我们那座城市做建材生意的外地人,起初几年,一家三口日子过得苦,起早贪黑,但幸福美满,后来生意做大了,表姐迷上麻将,整日钻在娱乐室,无暇管理门面,夫妻分歧越来越大,只能离婚。前年回去,得知她嫁了个牌友,算是志同而道合。

     

    我念完高中,一路读完大学,四年后回去,娱乐室的时光仿佛暂停了,依旧是那些人,还在里面整日吆喝,我想,不出意外,他们每个人都能打到终死,不知道在弥留之际,回想此生,除了一片牌声,还剩下什么可供回忆片刻。

     

     

    2

     

    大四的时候,我在一单位实习半年,这里的人打牌和我们那座小城市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下班后,支个桌子,掏出一副长牌,四人一座,不管天昏地暗,时有通宵。谁家有喜事,请你过去玩,就是打牌;谁家有丧事,去悼念,也是打牌。周末,约出去农家乐,打牌,回家后,继续打牌。

     

    你不打牌,也不爱观看,便是不合群。

     

    你不合群,不出席他们的社交场合,便无事可做。

     

    你不想出席他们的社交场合,便是没有人情世故,东家有喜事,总得去一下,西家过世老人,也得去一下,去了,除了打牌,再无事可做。

     

    我家的小城市,就是这样,你没得选择,没办法逃离,人们把意志强加于每个人身上,逼着你融入他们。

     

     

    3

     

    在那里,二十六了,你还没结婚啊,那你就是老单身汉,因为和你同龄的人,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如果是女的,过了二十五还单身,那么你出门都得被人指指点点。地方小了,供人消遣的,就是那点别家长短,很不幸,你撞在枪口上了。

     

    如果结婚后暂时不想要孩子啊,肯定你们身体有问题,几帮人拼着给你介绍某某地方的中医,或者某乡下的赤脚医生。

     

    小地方,反智,你不止是自己活,你还活在别人眼里,你得按照约定成俗的方式去活,不然你就离经叛道。

     

    小城市,精神贫瘠,除了打牌,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他人身上。

     

    我有个初中女同学,初三毕业便回去结婚了,如今娃儿都念五年级了。他父母当时是这么说的,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回家嫁人。

     

    我有个初中男同学结婚后,生了三个女儿,只为了要有一个儿子,去年才如愿以偿。我问他为什么非要有个儿子,他说祖祖辈辈都这样传宗接代,没有儿子,就断了血脉,在别人面前就抬不起头来。

     

     

    4

     

    我大四实习的是一个体制内的单位,有个中年同事,三十七八岁,混得很不好,郁郁不得志。

     

    他有才华,名牌大学毕业,公文写得好,毛笔字全单位找不出第二个,英语也有六级证书,就说打乒乓球嘛,全县也得过一等奖。

     

    他当年也有过机会,只是忘了需要走动,让别人抢了先机,后来一年不如一年,上了年纪,再无去跟年轻人抢风头的干劲,他整日醉酒,一瓶老白干下去,倒头便睡,很多人都不愿意和他来往。

     

    那半年,我也见过一个年轻同事,是个志愿者,飞扬跋扈,不懂尊重为何物,公开说一个女同事长得丑,女同事当场便哭了。

     

    他说话毫无顾忌,很多人也不愿意得罪他,我开始疑惑不解,后来接触下,他有事无事吹嘘某某(大领导)是他亲戚,便豁然开朗了。

     

    很多人都是见脸色行事,知道他狐假虎威,但也犯不着因此得罪上司。权利之下,是需要抛弃尊严的。

     

    当时单位做事的几乎都是年轻人,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一个人做两三个人的工作,周末时常加班。有一次,一个同事去其他单位送报表,天气太热,不好打车,回来得有点晚,倒杯水正准备喝,科室领导劈头盖脸一句:我以为你送个表送到外星去了,不知道这里还压着这么多工作啊。我见他站在那里,汗水打湿了T恤,气喘吁吁,不知所措。

     

    那些压着的并不是他的本职工作,而这个科室领导在他出去这段时间,并未做一事,而是打了两个小时的盹。

     

    那个志愿者,一脸鄙视着兢兢业业的年轻人,满眼不屑和讥讽。说:做那么多事有什么用,还不如陪领导喝次酒。

     

    这里不按价值,不按本事,匹配待遇。

     

    这里爱讲做人,不讲做事。这里做事的人都被称为老实人,事做得多,受到的劈头盖脸的骂也就多。

     

    这里的酒桌上,你不喝不给我面子,脸红是酒量大。

     

    这里爱看书的人都是傻子,装,因为大家都说你看了也没什么卵用。

     

    我们很多人,努力读书,就是为了离开这种地方。我有个朋友,高中时是全校成绩最好的,毕业后留在深圳,他父母催他回去参加公考,他死活不同意,他说:我知道我回去以后,再怎么努力都赶不上我那些有关系的同学,他们也许读了个三本、读个完全无用的专业,但丝毫不影响,他们会坐在县里最好的部门,指点着站在下面仰视的我。

     

    这一个与他的共鸣就是我们离家的原因。我尊重每个人对自己人生的选择,或许你会喜欢上小县城的安逸。但我还年轻,我想逃离,逃离到能自己掌握人生的地方。

     

     

    蛰惊/完

    上一篇:天生的流亡者 下一篇:拆碎半生,从头再来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