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别傻了,没有失去一切这回事

    2016-07-04  |  卉子与酒  |  微信号:huiziyujiu
    我已经快四年没有见到过妍子了。上一次见面是在北京机场,我从北京回贵阳,她从北京转机去国外,两个人在休息室里匆匆见了一面。犹记得彼时她满身心力交瘁的样子,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都写着疲倦。我看得难受,劝她好好休息一下,她摇摇头:“我不敢歇下来,会觉得日子更难熬。” 分别的时候,她紧紧抱着我,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后来就一直没有机会再见面。

    妍子知道我这次到上海,说她跟穆远一起来接我,我们要好好聊聊,叫我做好准备晚上别睡觉了。我笑着说好。

    穆远是她先生。他们两年前结婚,没办婚礼,连亲戚朋友都没请,两个人悄悄领了证,牵着手去欧洲跑了一圈儿回来,婚就算结完了。穆远于我而言至今仍然是个谜一般的存在,原因在于在他们结婚之前,这个人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不只是远在贵州的我,就算是同在上海的朋友,突然听说妍子跟一个叫穆远的结婚,也一个个都蒙圈儿了。他们刚结婚那会儿,我问妍子,穆远是从哪儿跑出来的,怎么突然之间跳出来一个人,你们还结婚了?妍子在电话那头傻笑:“现在不告诉你,以后再告诉你,见面的时候慢慢给你讲,电话里讲不好玩儿。” 

    之后我们偶尔在微信里聊天,大多数时候说的都是关于我的事。尤其是有一段时间,因为我感情上出了一些问题,妍子有事儿没事儿就在微信上找我,说一些玄玄乎乎的事情给我听。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她努力想要我快乐一些,而我也确实觉得轻松了很多。她是一个心思特别玲珑的姑娘,一些本来没什么趣味的事情,经她讲出来就觉得不一样。她不大会提到穆远,但偶尔提一次,我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得到那一头的安然和踏实。

    从机场出来,我老远就看见了妍子。一个穿着鹅黄色套裙的姑娘,安安静静地站在一位身躯挺拔的年轻男子身边,男子的右手环着她的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视线看向我这边,专注而宁静。不知道是因为两个人都长得好看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在熙攘的人群中间,总觉得那两人站立的地方要空旷很多,格外引人注意——不是具有攻击性或距离感的那种,而是一种平和舒适的吸引力。我忍不住在心里赞叹好美。妍子身上再也找不到我印象里那种咋咋呼呼活力四射的劲儿,代之的是一股淡然却又不失饱满的平静气息。此时妍子也看到了我,使劲儿扬起手挥了挥,快速向我走来。

    想到四年前她那一副世间诸事都了无生趣的样子,我想,岁月和经历真是最了不起的雕刻机。

    2

    一到酒店妍子就把穆远赶走了。说他作为司机的任务已经完成,理应速速功成身退,不要再影响两位女士“灯下夜谈”,并且她今晚不打算回家了,请夫君务必守好空房。穆远张了张嘴,估计对太太的安排不太满意。但他显然是一位极有风度的人,先向我表示抱歉,然后告诉妍子打算回家之前打电话给他以便他来接她,再替我们安排好宵夜便走了。

    “怎么样?”妍子歪着头问我。

    “什么怎么样?”随后反应过来,“眼光不错啊,挑了一个好夫婿。”

    “但是你知道的,那时候我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爱别人了。”

    那时候指的是四年前。

    一个把失恋当成世界末日的姑娘,除了不顾尊严地折磨自己和为难别人外,也差点断绝了对于爱情的所有期待。在那些无比煎熬的日子里,除了拼命用工作来填满每一个时间空隙,不敢有任何异动,否则铺天盖地的各种记忆就会疯狂吞噬她。妍子后来说,不曾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到那种失去一切的空洞和痛苦。我差点就告诉她我懂,但还是没有。

    尽管后来我们都明白了一件事:就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剧的人,也不可能真的失去一切。是的,除非自己放弃,彻彻底底的放弃。若非如此,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夺去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赠予的诸多礼物。

    离去的爱人并不会带走喷薄而出的朝阳,也不可能掩盖壮丽辽阔的黄昏;

    离去的爱人并不会改变晚风和暖、百鸟轻唱,也阻止不了野花摇曳、漫天星光;

    离去的爱人不会阻止我们不断去学习和探索,从而发现未知世界里的惊喜,也不会把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美好变成丑恶,以及剥夺我们去感知那些美好的能力;

    ……

    是的,都不会。这些都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馈赠,生命给予的馈赠。

    爱情当然美好,但它是我们能得到的所有美好中的一部分,不是全部。而且,最关键的地方还在于:只要我们胆敢把爱情当成全部,那么,就一定会失去它。

    3

    妍子和我并没有真的聊到天亮。但她跟我讲了许许多多有趣的事。我从那些趣事里,看到了背后那个宽广而丰富的世界。

    我没有再问关于她和穆远的故事,她也没有主动跟我说起,估计是忘了。

    我宁愿她是忘了。

    一个曾经把爱情当成毕生追求的姑娘,终于愿意分出必要的时间和精力,用来打开了进入世界的另外一扇大门,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无比美好且重要的事。
    上一篇:彭小豪作品--跑步 快乐 下一篇:狗日的中年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