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魔都租房你也许不懂(上)

    2016-07-08  |  鹊山诗社  |  微信号:iqueshan

     

            时光回溯到2004年11月份的某天,我和妻子拖着两个行李箱,还有电脑和显示器,像蚂蚁搬家一样,一点一点很艰难的从去往莘庄南广场的楼梯下来(到现在依然只有上行的电梯),打了一辆出租车,穿越过农田和大片大片的空地,来到一个叫洞泾的地方。我们在网上已经跟房东约定好,包括房租什么的,所以没费什么周折,跟房东见了面,就把行李放到出租屋内,然后去银行取钱。

            前往银行的道路,要走过一段很长很长的街道。房东看我们走了一段后略显疲惫,就赶紧安慰我们:“在上海走路是很正常的,慢慢你就习惯了”.这句话估计是深深的影响了我,直到现在我还习惯走路,更不会开车。打发走房东,回到出租屋内,这才有时间看一下房子。这套房子是电梯新房,楼层适中,纯毛坯,客厅摆放了一套沙发,主卧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走进卫生间,一个喷淋头在墙上孤零零的挂着,还好地面铺了点瓷砖。厨房间也空空荡荡,一张桌子靠在墙边,连煤气都没有开通,房东说这是为了租客安全,我们要做饭,只能去买一个电磁炉。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除了我们最后一次租到的房子比这套品质高以外(不谈内部装修),其余的都是老公房,品质更无从谈起,只能说凑合者住而已。

            这里离市区很远,只有半个小时一趟的班车从小区通往莘庄地铁站。妻子在等待班车的间隙就去附近的超市买一颗大白菜回来,给我做醋溜白菜吃。久而久之,醋溜白菜就成了她的一绝。直到现在,她还经常给我露一手,只不过再也没有那个时候的香甜。

            住了一段时间,妻子偶然跟一个一起坐班车回家的女孩聊了一下房租,她租到的价格竟然比我们便宜很多,而且还是装修全配。妻子很受伤,在我们租住三个月快到期的时候,又开始四处找房。很快我们找到一套在我母校附近梅陇镇上的房子,是一个二房东发的信息,他住在主卧,出租次卧。搬家那天,他亲自开车来接我们,全部家当一俩小轿车就够了,我怀里抱着显示器,就这样离开了重返上海的第一个落脚点。

             第一次租房以这种方式结束,我们始料未及。其实房东没有错,人也很和善,但我们不想再为超出市场行情的房租买单,所以只能选择逃离。

     

    2

     

     时光再回溯到大学毕业前夕,我的上铺和隔壁寝室一个同学,在闵行某个小区合租了一套房子,邀请我们前去参观。我依稀记得公交坐了很久,到了一个表面看起来还挺不错的小区。他们租住的房子在一楼,是个一室一厅,外面还有一个小院。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一看就是爱干净、爱生活的男生住所。

            给我留在记忆里最深刻的,不是房间的整洁,不是大家一起做饭共进晚餐,而是一张隔壁寝室同学的照片。他斜靠在躺椅上,赤裸着上身,腰搭一条毛巾,目光紧盯着镜头,一副贵妃醉酒的模样。这是我们的青春呀,青春那么美好,转眼就消逝不在;这是我们校园生活最后的时光呀,校园那么美好,一别十八载。

            当我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已是六年以后。

     

    3

     

    这次租的房子是一套老小区多层的顶楼,一进楼道,一股霉味就扑面而来。整个小区不大,但绿化不少,因为年头久远,树木长的都很高大,多少影响这些楼的采光。这样的老公房没有客厅,只有一条狭窄的过道,主卧和次卧面积都超大,阳台在主卧里,顶楼还多了一个储藏室。事先我们已经知道,次卧租住的女孩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所以暂时寄居在储藏室。     

           我们放下行李, 收拾好房间,就去附近菜场买了一些蔬菜,晚餐是我们在洞泾短短三个月里养成的习惯:吃火锅。当火锅的热气在狭窄的过道里升腾的时候,那个女孩开门而入,一脸大写的惊讶:好快呀。没有过多寒暄,只是微微点了一个头,就侧身而过。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们跟二房东一家越来越熟悉。二房东家还有一个保姆,是他妻子的表姐,就住在主卧的阳台上。上海当年居住环境的逼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最奇葩的过年的那一段时间,二房东的父母也来到上海,一个主卧就住了五个大人。我不敢想象他们夜晚是如何渡过,只是去阳台晒衣服的时候才会偷瞄一下。住在储藏室的那个女孩,还让她的女性朋友暂住了几天,于是乎,这么小的一个两室一厅,最多竟然住了八个成年人。。。

           在房产最火爆的去年下半年,我的大学同学好多都将房子换成了上千万的住宅(千万已经不是豪宅),伴随着房地产业从2000年左右的低迷,到政府一直想打压,却发现越来越脱离不了的现在,不可否认,老百姓的居住条件有了长足的进展,人们的幸福指数越来越高。“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很多房产公司的广告,也是魔都很多白领追求的目标。

             这段时间,我从石家庄就开始经营的网站业务每况愈下,不得已,我也找了一份工作,公司是在遥远的杨浦,搬家又开始提上日程。

     

    4

     

            这次妻子是迁就我,租房目标锁定在我单位附近。

            在魔都的前两次租房,我们并没有找中介,租房信息都是从网上获得,我想这应该源于我妻子对帝都租房的恐惧。她在帝都工作的那几年,要去租房子,先要交钱,交了钱再带你去看房。如果介绍了N套房源,你还看不中,对不起,交的钱一概不退。更要命的是,中介收取的中介费极不规范,不像魔都这样各收上下家一个月房租的35%,又透明,又有合同保证。

            我们在一家中介店驻足,犹豫再三,还是跨了进去。当妻子听到带看房都是免费的时候,不禁一阵切喜。接下来的半天,我们随着中介看了三套房,因为我们的预算不高,所以也让我领略到了各种老公房的模样,我这里大致描述一下,权当“忆苦思甜”。

             首先我们看了一套据说是1950年建造的老房子,正面临搬迁,外立面极其斑驳。踏进房间,只见男主人坐在屋中央的板凳上,正盯着一台小小的电视机看着,房东的儿子躺在一个类似壁橱的空间里,百无聊赖。环顾四周,这就是个一室户,没有厕所,厨房在外面,几家共用。说实在,我在北方生活的几年,也没见到过这么破旧的房子,简单聊了几句,我妻子就径直出去。 接着看的也是一个一室户,条件稍微好点,厨房在房间内,不是分门,但缺点是卫生间在外面,半夜起来,还要走出家门去上厕所,确实不方便。这套也只能做罢。最后一套最为搞笑, 当我们到达房子楼下时,黑压压一群人都在那里等房东来开门。“算了,不跟他们争了”,我笑着对中介说。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一再对中介表示歉意,  陪我们走了这么多的路,也没做成生意。中介说没事,带客一天,一笔生意也没做成是常有的事。

            各行都有各行的辛苦,也许用欣赏的眼光看待别人,或者设身处地,站在对方的角度看待问题,这个世界会美好许多。

     

    (未完待续)

    上一篇:当别人的小兵,还是做自己的将军? 下一篇:彭小豪-魔都租房你也许不懂(中)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