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彭小豪-魔都租房你也许不懂(中)

    2016-07-08  |  鹊山诗社  |  微信号:iqueshan
     老公写了魔都租房上篇,写得挺让家里人心疼的。我接着写中篇。都是过去的事了。也许家里人想象中的上海是霓虹璀璨的外滩、江南柔秀的豫园、纸醉金迷的恒隆,但当年我们就是来上海打工,在高楼下阴影中仰望阳光的小青年,那些景象,离我们太远。
     

           从交通不便、租金远超市场价的松江搬到隔壁拥挤着一家人的闵行,再到各种老公房的杨浦,刚到上海的前两年,确实有一些辛酸。但不知为什么,隔了十多年,现在想起,记得的都是美好。比如住松江时每周在莘庄地铁站的超市买3角2分一斤的大白菜,回家教老公做醋溜白菜,最后他做的比我做得好吃;比如冬天天冷,老公会先去暖被窝;比如在空旷的毛坯大客厅里,看着窗外的风景上顿下顿的吃火锅;住闵行华理附近时,老公回忆着“吃在华理”,经常带我吃便宜又好吃的学生食堂;合租的隔壁阿姨每次都帮老公洗晒衣服;住在储藏间的姑娘有一个2米多长的琴偶尔弹一曲高山流水;和隔壁姐姐一起挤一号线上班,看谁能挤得上。。。

           五湖四海怀揣梦想的青年拥到上海,在格子间和隔断间,演绎不一样的人生。
     

    2
     

           05年夏天,为迁就老公,我们决定搬到杨浦同济附近住,后来证实这是极不“妥当”的做法,新住处老公走路就可以上班,而我每天要花三个多小时在路上。后来我以大姐姐的经验告诫“后辈”:住处一定要照顾女生,照顾女生也就是照顾整个小家,因为如果一个男的整天收拾房间做家务,他自己觉得委屈,你也会觉得他羁束。反正这话北方女孩子都认同的。
           杨浦的以老公房居多,据说上世纪8、90年代,上海一家三口能分到一套独厨独卫二十几平的老公房,是要有门路的,很多老公房厨房几家共用,或者去自家卫生间要穿过公共过道。我们周六一天看了四五套房子,可能当天看过很多房子都不满意,有些心急了,于是在等了一场雷阵雨后,我们选了一套厨卫在一个门里的,家具是上世纪6、70年代的,家电是8、90年代,反正这些东西生活在三线城市的父母早就已经淘汰掉了。可能刚下过大雨,太阳又照下来,房子显得清爽亮堂,谈房租时,男房东一个小举动似乎注定了某些铺垫。照例我们要压压价,也多不,200块,男房东说,这个价格,如果有什么人来捣乱那我就不管了。十一点下班敢一个人回闵行的我心里咯噔一下,租个房子怎么还会有人来捣乱?总之最后压下了100块,而男房东也同意“有人来捣乱”他会出面。第二天,我们就愉快的告别闵行隔壁二房东,叫了一辆厢式出租车搬家了。二房东那个经典的提问我也铭记在心:
           他问我:你知道上海的房东最喜欢什么样租客吗?
           他回答:租了房子不住的。
           我心里加了一句:租了房子不住还按时打扫维护的,呵。
           这位二房东的父亲是上海知青,但是没有办理回城,他用整租的价格租下后,将次卧和储藏间分租,这样他每月花整租费不到四分之一的钱就可以住主卧,只是房东来“视察”时,他要布置一幅只有他一家三口加保姆住的场景。
     

     3
     

           搬到那个雨后定的房子第二个晚上,我忍到了极限,首先离地铁站远,从出门到公司, 2个小时,其次,那台中日合资的80年代的空调制冷很差噪音像拖拉机(当时看房子没试),厨房间当时没有细看,用时发现油烟机灶具都是坏的,老公去找房东谈判,他发现房东自己家没有空调(一室户型,一间房里有什么东西一目了然),35度的夏天,房东赤裸上身吹一台锈迹斑斑吱吱呀呀摇摇欲倒的落地扇,室内的布置比租给我们房子的还落后十年,房东同意修,但第二天,房东改变主意,因为他觉了每月少租了100块,太亏了,让我们搬。
     
           上海租房中介费是双方各付35%,但很多中介灵活办事,有的全让租客出,有的干脆不收房东的吸引房东挂牌。而我们搬走的代价就是损失35%的中介费,多交一天房租。从他吓唬我说有人捣乱我就产生的对他的厌恶那一刻得到升华,以后不知道还会有什么问题,这个结果我欣然接受,因为如果是我们提出不租,那就要再损失一个月房租(押金),于是我当即拍板,搬。
           转天发现中介费和一天房租的损失太小事了。
           第二天,我们都请了假,把我们的东西全部搬到楼下,放在草坪上,然后上楼后跟房东办退房,房东看了水表电表煤气表,计算好费用,把该退的钱都退给了我们。除了下午在楼下又遇到女房东她问了句“还没找到房子?” “没有”以外,我们再无交集。
          上海生活着2400万人,今天辞别的谁,以后再遇到的机率如黄埔江中一滴水。
           家当摆在小区绿化带上,老公连续联系之前看房的多家中介,经历过一个周末加两个工作日后,可选择的范围更小了,时间紧迫,我们提高了预算。其中有一个标准的一室一厅,设施比较现代,准备每月多花500块租下时,中介说房东要再加200,我想不能让自己活得太委屈,同意了,过了一会儿,房东又来消息说还有人出价比我们高100,如果我们出的价格再高点就租给我们,我犹豫的时候,中介说着半普通的上海话鼓动我竞争一下,可惜我天生讨厌花力气跟人抢东西。
    我离开那家中介的时候给同事打电话,请她帮忙在网上搜索信息,她跟我开玩笑说,要是今天租不到合适的房子,你就要睡马路了。我呵呵一笑,有我老公在,我不会睡马路,但也知道,如果今天租不到,我们就要急于找房子,面临一段居无定所的日子,我为“裸搬”感到后悔。
           老公在看家当的时候做了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什么事不能说,总之非常非常可笑。以至于每次提起我都要狠狠的嘲笑他。而天生乐观的他终于在被嘲笑了十年后,在写“魔都租房”时,峰回路转的称之为:狗屎运。
            狗屎运就是好运。下午4点时,老公在赤峰路地铁站旁边一家中介,撞到一个刚挂牌的房子。也是老公房,厨房卫生间在公共过道对面,房东女儿说,是她结婚时装修的,实木地板、壁纸、大壁橱,80年代样式的空调很好用,双缸洗衣机,租金比刚退掉的房子租金还低。我们马上租了下来。

    (未完待续)

    上一篇:魔都租房你也许不懂(上) 下一篇:彭小豪:魔都租房你也许不懂(下)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