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彭小豪:魔都租房你也许不懂(下)

    2016-07-08  |  鹊山诗社  |  微信号:iqueshan
      这套房子是1958年建的,一楼有很大的门厅,可以放二十几辆自行车电动车,楼梯扶手是木质的,漆皮斑驳,楼板我观察过厚度不会超过15公分,还有蟑螂,大个儿的。呃。。。说点好的,交通便利、历史悠久的小区,生活方便,臭豆腐、油墩儿做得非常地道,还有家乡口味的大饼油条甜浆豆腐脑儿。我们这边有三户人家,最里面是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妇,非常和善,他们的儿子每个周末都带妻子孩子来探望老人。另一间情况跟我们一样,男主人乐观向上,见面会微笑点头打招呼。邻居不错,房东也不错,会主动询问有没有维修。住了一年,想不起有什么不愉快,还记得有次我拉开窗户晒太阳时,看到隔壁家女主人伏在窗前,看着楼前挺拔的松树,若有所思,秀发迎风飘起,很美。

     

            房子离地铁站走路5分钟,将我的上班时间缩短到70分钟,这很不错了,在地铁还没有大幅度跨步建设前,这个时间优于平均值。地铁站有位70多岁的老婆婆,走路一瘸一拐的,穿着孩子们淘汰的衣服鞋子,每天早上,去收报纸,晚上,再以1角钱的价格,卖早上收的报纸,早上,她面向出站的人伸出布满皱纹的手,人们把看过的报纸递到她手里,晚上,她面向进站的人伸出报纸,人们把1角钱递到她手里。后来有热心网友呼吁关心这位老婆婆,帮助她解决生活困难,但老婆婆的儿子出来讲说,母亲是退休教师,有很高的退休金,她只是在做自己开心的事。
     
           做自己开心的事,是成功人士的标志之一。
     

           而我当时比较开心的事之一,是跟老公讲我们的大老板。住外滩的豪宅,坐地铁,倒公交车到公司。我们经常在公交站一起等车,他通常会拿一瓶水,一份报纸,着牛仔裤和公司的POLO衫。那时上海还有不设空调的公交,早高峰的车上挤满乘客,到站后售票员挥舞着小旗子也挥洒着汗水,不停叫着先下后上、往里挤挤、挤不上来等下趟这些职业用语,在我嫌天热要等空调车的时候,大老板已经挤进车门,绝尘而去。这是一位花钱给媒体不让自己被报道的上市公司创始人,非常绅士非常NICE。
     
           我来上海给我第一份工作的老板,后来公司上市他做了董事长,给我讲他冒雨前往徐家汇地铁站迎接一位合伙人的往事。那天他被浇成落汤鸡,却没有跟合伙人再约碰面地点,他不想随意改变约定。
     

    2

     

           据说在北京租房房东可以随时、随意涨价,如果不接受,租户只能搬走。而相对来说上海就规范多了。各项条款都罗列在统一格式的租约里,如果还有附加条件,也约定在纸面上。在赤峰路住了一年后,为了照顾我上班,我们搬到长宁区。房子也是通过中介找的,很多房东没有把信息挂在网上的意识,小区门口连绵的多家中介,既方便又热情。
     
            房东的女儿要上长宁实验小学,他为方便女儿上学,租掉自己住的房子,搬到女儿学校附近。与之前几家房东不同,这位房东仅有一套房子,他等于是以租抵租。房子是很标准的一梯两户,二室一小厅,装修和设施都很新,房租是我工资的一半。房东见我们夫妻两人租二室,担心我们搞群租,在合同中约定,入住不能超过4人,而我们也一直遵守。
     
           这是到上海2年多后租到的最好的房子,原木色的实木地板、淡粉色的墙面、规范的小区物业、方便的交通,一切都很满意。房东是非常整洁的人,搬家前,我照例消毒打扫房间,发现门框顶部没有一丝灰尘。像《蜗居》里海清搬到豪宅就接父母过来同住一样,老公也想接公公婆婆过来,但他们考虑要照顾小孙子走不开。于是过了暑期后,我们开始找合租人。
     
           我们只想找一位合租人,多一个人,早起就要多等一会儿卫生间,那是相当难受的事情,而且如果是两人,肯定会经常做饭,这样会和经常做饭的我有时间冲突。我把合租信息挂在上海热线上,说明房子的情况和要求。仔细筛选过后,招来一位学法律的应届女生。女孩儿就在附近写字楼上班,男友在读研,周末会来小聚,男友给她做饭,平时女孩子在家就安安静静的关着门在自己房间。偶尔会跟我吐槽一下她的女上司,我觉得她性格偏内向。
     
           上海很多房子水压低,4层以上水压上不来,热水器经常打不着火,有时要试十几分钟才能擦出火花,比较靠运气,有一次我听见女孩跟男友哭诉一天工作的不顺,回到家想洗澡打火十几分钟打不着,哭得很伤心。她比我幸福,有男友可以哭诉,我刚毕业到北京工作时,有委屈都自己含着泪消化的。因为有共鸣,我决定解决,咨询了同事,说要加装增压泵。我想让房东出钱,但房东认为不是必要的设施,不同意,小姑娘那么委屈也不好意思叫她分担,就自己承担了。尽管房东拒绝改善我们的租房状况,但我觉得他也不算坏,租住的三年里,他很少来打扰,用他的话说,他也是租户,会换位思考。然后就是每年涨房租,每年我也会计算换房的代价,发现房东的价格很精明,非常适合我们这种不愿为省一点钱折腾搬家的人。就这样,三年里房租涨了60%。

           而与我们分担房租的合租人,也换了三位,法律小姑娘换工作搬走后,来了一位应届男生,IT行业,公司也在附近,这位男生几次带五六名同事到家里来参观,据说是参考他的租房标准,还没有等我发作,他自己要搬走,走前跟我说他新租的房子性价比更高,我内心里敲锣打鼓欢送。
     
           上海合租房协议不像全租,全租是直接跟房东签约,约定住多久,提前搬走,押金是不退的。“强势”的二房东,也会这么规定,但像我们这种良民,一般都请合租人提前告知,押金和租金如数退还。大家都是异乡异客寄人篱下,需要多多理解多多通融。
     
           IT男搬走后,来了一位河南的小伙子,在500强工作,经常听到他的房间飘出英文,大夏天穿西装系领带,英气十足。没有女朋友,有时周末会约三四好友来尝他的厨艺,人稍稍有一点点悲观。我们相处的两年很和谐,其间他曾提到他只有一个人,共同分担煤气费有点不公平,我说如果你不做饭,我就只让你分担三分之一,那时地沟油已经铺天盖地了。他厨艺很好,我的拿手菜麻婆豆腐、糖醋鲫鱼都是他教的。
     
            合租分担水电煤气是很麻烦的事,我有一位同事还因此发生了冲突叫了110。斤斤计较的大有人在,我们住了两天交了三天房租的那位“捣乱”房东,几角钱的电费也要算一算。之后也遇到一位合租的女孩,国庆前抄了一下水电煤数字,国庆后找我们来算钱,几块钱也要算。
     

    3

     
           最后一次租房是在效区,为了离买的房子近些,方便装修,在距新房不远的社区租了一套一室一厅开发商统一装修的房子。小区的名字带有“森林”二字,绿化率高,物业全国知名,女房东豁达直率,租金合理。下班后延绿茵小路骑车回家,树影婆娑下,夜风花香间,消解一天的疲乏。
     
           现在,已经告别租房的日子,住在买的房子里,想拆哪拆哪,想换啥换啥,不会像北京,房东动不动就说:不愿住你搬走,也不会像上海,房东每年紧咬市场行情涨房租,交了房贷,关起门,就是自己的天地。租和买,房子没有区别,只是归属感,安全感不同。

     

    上一篇:彭小豪-魔都租房你也许不懂(中) 下一篇:电影|一场比失恋更虐的失恋治愈过程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