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关于武汉,我想的全是你

    2016-07-08  |  七毛  |  微信号:qimao0908

    关于武汉,我想的全是你

    (插画 / 豆瓣@卤猫)

     

     

     

     

     

    1

     

     

    小逼这段时间天天在群里播报武汉暴雨灾情,一会儿几张触目惊心的图片,一会儿又是几段胆战心惊的视频。高架桥淹了、武汉地铁进水了、滴滴打船上线了。一开始,像往年一样,我还能调侃着:卧槽,江城不愧东方威尼斯!

     

    慢慢地,这暴雨下大发了。等我今早拿起手机,群里又奔出了“整整一夜,雷电交加,武汉淹了。”我紧张了起来,问你们家人都没事吧。小逼说:“老家淹了”。苏苏说:“我家还好,就是水到床边了。”

     

    我算是幸运的,没遇到过地震,也没经历过水灾。活了二十多年,都还算顺风顺水。在武汉那四年,也经常会遇到大雨倾城的时刻。但顶多也就是一群人浩浩荡荡打着赤脚去考场参加四六级考试,或者能在武大华科被淹的时候跟着网络一起调侃可以看海了。

     

    每次暴雨,武汉市政的排水系统问题就被人们提上日程。这次不同,可以容纳15个东湖蓄水量的工程,已经挡不住23个东湖的降水量了。大江大湖都满了,下水道的水也漫上来了。

     

    微博上为了是“天灾”还是“政府不作为”吵得不可开交。大概我们这些外地人才喜欢吵,武汉那些泡在水里的,都在担心今天的外卖能不能送到,明天到底还特么下不下了?

     

    一千公里外,我的同事们刷着网页,突然几张武汉灾情图往群里扔,然后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呢,早上八点多醒来、起来洗漱、再上一天班。一切照旧。一切都跟我们无关。不是自己的事,没有人会上心的。外人终究看的是热闹,不管好事坏事。

     

     

     

    2

     

    我习惯性把武汉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这座城市,大概这辈子都忘不了。尽管在那边的时候,我无数次抱怨过:为什么武汉交通总是那么堵?为什么武汉走哪儿地面都被挖?为什么学校门口的那条路修了四年还没修好?

     

    除了出行的时候不太方便,其他还真是可圈可点。离开武汉以后,还没有哪座城市让我这样念念不忘,我在毕业那年的国庆节,跑回去看过一次,就再也没去过。

     

    那天天很热,苏苏穿着一件裙子,很奇怪大学四年都没认真看她穿连体长裙,她的头发也在毕业那年留到最长。那天她痛经,还是要跟小逼送我去汉口火车站,我说不用了,你们回吧。他们不听。我进站后,突然就想哭出来。

     

    我在武汉读书那几年,只有在天上飞的一条轻轨,毕业那年突然多了几条地铁线。什么时候通好的,我还真没注意。小逼说,等你下次再来武汉的时候,一定会有更多的地铁线通起来。他没骗我,现在地铁线是多起来了,可是我也没有再去过。

     

    我还是习惯坐着通宵的火车,在清晨五六点到汉口,天还没怎么亮,但车站的人却不少。下了站开始找厕所,简单洗漱,涂点护肤品、上点BB霜。然后跑到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坐等第一班公交车。

     

    有时候我有点难过,那几年坐了那么多次火车,都是一个人。家人朋友送我上车迎我下车,却没有人陪我一起坐车。深夜的火车,最最最寂寞。

     

    那时候在想,不愿意去面对火车那头的生活,一个人要是跳下去到一个陌生的小镇隐姓埋名生活,会是怎样一种体验。后来我发现自己想多了,跳下去,是会摔死的。

     

     

     

    3

     

    那几天我们去了很多地方,全是故地重游。小逼的拍照技术总被吐槽,在昙华林,我跟苏苏让他帮忙来几张,最后我们还是决定自拍好了。

     

    大学有几个周末跟苏苏出来逛,过了昙华林,往司门口走的那条小巷子里,零零散散几家门面,卖鞋子、衣服、蔬菜、水果和贴饼等。

     

    苏苏喜欢在这里拍照,她说很有生活气息。我也喜欢这里,整个武汉这片市井气息最浓。娄烨的电影里无数次出现武汉元素,旁边的粮道街胭脂路在他电影里一闪而过,当时我还专门过去走了一次。

     

    后来去了华师文化街那边的百草园书店,那天关门了,任性的老板在门口小黑板上挥上几个大字“放假了,不玩人挤人”。失望的心情又被这几个字逗乐了。小逼说:这老板真他妈个性。

     

    每个武汉文艺青年都知道这个书店,不像大家一蜂窝挤到昙华林拍照,不知是谁说在昙华林逛的,只能算是低级伪文青。我每次去昙华林,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别人多看我几眼。

     

    文青光知道百草园还不够,武大旁那家古籍书店才是真牛逼,我没去过。看完樱花那次,傍晚时分,陡然想起来这个店,唯一一次想去装逼,人家下班了。

     

    再后来百草园书店那个任性的老板突然就火了上电视,留在武汉做自媒体的小逼采访到他,成了微信好友。当然这些对我是没用的。我在乎的是,那天我坐在百草园书店门口的长椅上,苏苏帮我拍到了有生以来最瘦的一米八大长腿,大概是前半生最瘦的一刻了。

     

    江汉关码头行人匆匆,坐着轮渡到对面就能看到长江大桥,我到现在都没一次完整走完这座桥。江滩的风,依然在吹。放风筝的人,还在抖动着手里的线。归元寺古琴台不大,但人不少。大成路夜市在江边喧嚣。汉阳造在所有热闹的景点里慢慢落寂荒凉。可我最爱那里。

     

     

     

    4

     

    那天的事,好多我都不记得了,记忆都是泛泛的,想把自己拉回去却总是流于表面。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那个时刻到底存不存在、有没有我。

     

    人啊,一回忆起来,就容易脆弱,一脆弱起来,就容易多情。可是那么多美好的记忆,哪怕只记得一点点,都觉得能经历过真好啊。多情就多情,我乐意溺死在这些别人根本就不懂的回忆里。

     

    小逼做了一段时间记者,转了小半个中国,传统媒体唱衰,选题经常被毙,领导被请喝茶,后来不了了之。他开始做新媒体,采访各方创业牛人。每天跟那些“大神”喝茶喝酒喝咖啡。刚开始小逼说这种生活真他妈够了。我说没事,都是为了生活。你要是不开心,来我这里找工作吧。他拎着行李箱就过来了,没一周,他就急匆匆跑回武汉了。还是回到武汉踏实。

     

    苏苏是武汉人。在大学之前,她都没有离开过武汉。我很佩服她,毕业后,天南地北辗转几个城市,我没有她那种勇气。前段时间在北京加班累成狗的夜晚,她少有的在群里发一条“很累”。她说她终究还是会回武汉的,大概明年,或者某个时候。

     

    武汉是个神奇的城市,说不尽也道不透。

     

    今天朋友圈被武汉的同学刷屏。降水量达到武汉气象史上最高的一天。看着熟悉的街头被淹,心里百般滋味。天气预报说武汉周六会出太阳,我第一次渴望,它能准上一回。

     

    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洪水退去,一切如初。但,2016年7月的这场暴雨,不会被时间的年轮吞噬掉。就如同星星点点的四年记忆,她永远都站在那头,不经意提醒我:酷的人往前走,更酷的人常回头。

     

    但愿这场雨,早点散去。

     

    毕竟武汉,你让我们都这么酷。

    上一篇:电影|一场比失恋更虐的失恋治愈过程 下一篇:一只猫妖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