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口红

    2016-07-20  |  脑洞故事板  |  微信号:ndgs233
    1
     
    岳云的手在小情人白藕般的手臂上游走,月色下,怀里的可人儿肤如凝脂,面如桃花,让岳云满心的疼爱要溢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才能和我结婚啊?”情人仰起脸,用鼻尖在岳云的脸上柔柔地蹭着。
     
    “别着急,快了,就这几天的事儿。”
     
    “骗人,你包里有一只新口红,见着我也不拿出来。老实说,是不是孝敬家里那个病秧子的?”
     
    “你个小妖精,什么也逃不过你的眼睛。”岳云使劲儿在女人的胸上揉了一把。“听话,宝贝儿,口红别乱动,那是干大事儿用的。”说罢,转身将女人压在身下,翻云覆雨了起来。
     
     
    2
     
    安港区的一处高档别墅里,女主人叶安倚窗而站。手中握着一个小小的,像是音乐播放器似的东西。里面播放着一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她皱了皱眉,关掉了它。
     
    快要入伏了,可叶安依旧在身上裹着披肩。手边的药已凉了多时,她却毫不在意的端起,一口饮下。
     
    夜色正浓,孤月高悬,映衬着她一脸清冷。
     
     
    3
     
    在安港,提起叶家,可谓家喻户晓。相传叶老先生是白手起家,完成叶家最初的资本积累后,又果断进军了房产界并大放异彩。从此叶家成了安港的财富代名词。但天不遂人愿,叶老先生膝下无子,只有一个生来多病的女儿,起名叶安。
     
    虽 说叶安体弱,但打小主意就正,性子要强。愣是推掉了父亲给择好的贤婿,下嫁了穷小子岳云。岳云本是叶安的司机,摇身一变后,成了叶家的少爷,一时羡煞旁 人。叶老爷子也只能摇头认命。好在岳云还算精干,人勤嘴又甜,结婚没几年,便替着叶老爷子打理起了公司事务。半年前叶老离世,岳云一身孝袍,哭的肝肠寸 断,见者无不动容。
     
    但也有人议论:这叶家的家业,以后怕是要成了姓岳的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话偏偏扎在了叶安心上。
     
     
    4
     
    “安,我回来了。”岳云一边脱着外套,一边从口袋里掏着东西。
     
    “今天怎么回家来了?”穿着一件线衫的叶安迎了出来。
     
    “回来陪你吃个饭,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了?”
     
    “今天?我脑子这几日笨的很,怕是被中药汤子灌傻了,什么日子啊?”
     
    岳云在叶安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猜猜我给你买了什么?”叶安瞧着岳云把左手背在身后,娇恼的捶着岳云,“老夫老妻了,还神神秘秘的逗我,快拿出来。”
     
    岳云伸出左手,掌心躺着一只精致的口红,在灯光下发着幽幽的碎光。
     
    “喜欢吗,我给你挑了专柜最近新出的颜色。”
     
    叶安轻轻旋开口红,一股淡淡的香味漫了出来。是萨马拉酒红,叶安心下一动。
     
    “今天是纪念日,我们一定得开瓶红酒庆祝一下。”岳云一反常态,兴奋的提议。
     
    “好,今天就破例,好好和你喝一杯。”
     
    就在岳云将叶安揽在怀里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岳云掏出手机,皱了皱眉。“又是公司的事情,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处理完。”说着,转身去了卧室。
     
    电话那头,是情人嗲嗲的撒着娇,“今天可是人家生日,你都不来陪我嘛。”
     
    岳云压着嗓音,“不是上个月过了吗,怎么又是了。”
     
    “上个月是阳历生日,今天是农历嘛。人家要你过来陪我喝酒。”
     
    “乖,我这有很重要的事儿,改天陪你喝个够。”
     
    “不行,你就陪我十分钟就好……”听着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女人加重了口气,“你不来,我可拿着酒去你家了啊。”
     
    情人的脾气岳云是知道的,十足的任性,说不准真能摸到家来,那就真坏事儿了。
     
    “就陪你待一会儿,咱可说好了啊。”岳云回头看了看,屋外没有动静,提高了音量,“好吧,那我立刻赶回去,你在那等我。”
     
    岳云搔着脑袋从卧室走了出来,还没开口,叶安便笑了,“我听到了,公司的事要紧,快去吧,我等你回来。”
     
    “老婆,对不起,我尽快处理完就赶回来。”岳云拍了拍叶安的肩,抓起外套向门外走去。
     
    “等等,”叶安突然叫住了岳云,“老公,纪念日快乐。”说着,叶安双臂环在了岳云肩上,踮着脚尖,在他的嘴上轻轻地吻了下去。一丝香气在唇上蔓开,岳云微微一愣,也顺势迎合上去。
     
    “开车注意安全。”叶安松开岳云,淡淡的说道。
     
     
    5
     
    岳云刚一进门,着一身薄纱的小情人,便扑进了他怀里。
     
    “怎么才过来?人家等了好久。” 情人那娇艳欲滴的朱唇迫不及待的封住了岳云的嘴巴。
     
    亲热了一阵后,两人都有些口干舌燥。女人端来两杯红酒,倚在了岳阳身上。
     
    “宝贝儿,喝完这杯酒,我就得赶回去了,今天还有件大事儿呢。”
     
    情人眼波流转,手指在岳云的脖颈处画着圈,“知道了,那你明天可得在这儿陪我一天。”
    岳云的心被女人撩拨的像醉了一般,“放心,晚上要是进行顺利的话,过一阵你就能当上名副其实的岳太太了。”女人娇嗔浅笑,随着清脆的碰杯声,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就在岳云俯身再次亲吻情人时,怀中的美人突然间狰狞了起来,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什么东西仿佛也扼在了他的脖颈上,让他喘不上气来。岳云使劲地张大嘴巴,可全身上下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感觉到身体内的血管在一根根的爆裂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岳云和情人双双摔倒在地,砸在了冰冷冷的地板上。一片恍惚中,岳云想起了离开家时,叶安的那一吻,她嘴唇的颜色,好鲜艳啊……
     
     
    6
     
    叶安手中那个像是音乐播放器似的小盒子里,先是传来了男人剧烈而痛苦的喘息声,伴着女人绝望的呻吟,而后是沉沉的撞击声,继而一切回归了平静,只留下电流交错的轻微呲呲声。
     
    叶安的手不住的发起颤来,抓起一把卸妆纸不停地在嘴巴上擦拭着,脱掉了那一层酒红后,露出了原本苍白削薄的双唇。
     
    瘫坐在地板上的叶安,裹紧了身上的线衫,在小盒子上摆弄了几下。一阵忙音后,三天前的一段录音播放了出来:
    “只要沾上口红,再摄入微量酒精就可以了吗?”
    “是的,岳先生。而且毒素进入体内很快挥发,完全查不出任何证据,只能归结于心脏病猝死。”
    “大概毒发需要多久?”
    “立即生效,岳先生。”
    “好,那你给我备下一只,速度快一点。至于颜色,就要这个红色吧。”
     
    这一段录音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反复的播放着,叶安蜷缩着身体,一遍一遍的低声叨念着:“岳云,这是你的命,怪不得我了。”
     
     
    7
     
    细雨霏霏,叶安一身黑裙,默然肃立于父亲墓前。眼前时光流转,半年前那个深夜的景象历历在目:
    病重的老父亲,白发苍苍。哆哆嗦嗦的牵过叶安的手。“安儿,把这个宝石戒指让岳云戴上,就不怕他欺负你了。”
     
    “您不是不喜欢他吗,怎么送他怎么贵重的礼物。”
     
    “我让人在里面安了微型监听器,爸爸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盯着岳云这小子,他城府深,又是个狠角色,品性磨练好了,是块好钢,可要是动了歪心思……安儿,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叶安抬手拭去了脸上的泪珠,冲着墓碑凄婉一笑。
     
    “爸爸,我本来念在这几年他为叶家鞍前马后的情分上,不愿追究他什么。可他错就错在,把我的生日当成了结婚纪念日,更错在,竟然挑错了口红的色号!
    上一篇: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仓央嘉措 | 读诗 下一篇:咪蒙时代的红与黑,自媒体圈的罪与罚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