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这次的大雨,多年的记忆

    2016-07-21  |  鹊山诗社  |  微信号:iqueshan

    刚刚经历了武汉的大水围城,记忆还没消退,北方这两天又暴雨袭来。武汉的大水,虽然场面悲壮,但痛不在心里,而北方却不同,那里有我的故乡。

     

    前天上午朋友圈里不时扔出一段观海的小视频,或者水漫地下桥的图片,调侃意味浓厚。到了前天下午,暴雨依然继续,调侃变成惊呼,充斥着停水停电的消息。半夜醒来,习惯性的刷朋友圈,看到哥哥发的一段信息,“雨还是下个不停,我们今夜无眠“,我心里一紧。果不其然,一觉醒来,就看到候家庄乡道路被冲垮,通讯中断的消息。我急忙问了一下高中同学:雨还在下吗?她说是的,天好像漏了。

     

    2

    妈妈出去旅游时最不喜欢看的就是大山大河,她说年轻时看的多了。妈妈出生的地方有一条大江:渠江,是嘉陵江的支流。妈妈说,每年的雨季,渠江都要泛滥一次,渠县城里低矮的地方,或者小区的一楼,都要被水过一下。过完之后,大家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习惯了。

     

    妈妈来北方之前,曾经在附近大山里插队过。那山真高,林真密,走半天也看不到一个人影。妈妈说,最想家的那一刻,就是下大雨的时候,她一个人缩在知青宿舍的一角,默默的看着窗外,风雨飘摇。

     

    3

    昨天上午,哥哥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候家庄乡成了一个孤岛,道路被冲垮,移动网络瘫痪。候家庄乡,地处太行山腹地,是八路军曾经游击的地方,也是刚刚去世的河北农大教授李保国同志生前奋斗的地方,我嫂子是乡党委书记。不用说,她这两天肯定一直在抗洪的第一线。

     

    很快,网络上流传出河北各地的降水量统计,果然是雨值爆表。群里安静了很多,单位放假不上班的也很多。我不时的刷屏,关注着家乡抗洪的进展。

     

    4

    小时候我们一家住在妈妈的单位,刚搬过去的时候,厂房刚刚建起,晾晒玉米的水泥坪还没完全砌好,四处杂草丛生。我最大的乐趣是在草丛里抓蟋蟀。

     

    有一次,我偶然发现了一窝刚出生的小老鼠,眼睛都还没睁开,白白胖胖,很是可爱。我喜欢的不得了,就用砖给它们垒了一个新家,小心翼翼的把它们安置在里面,每日不时去喂食。

     

    不成想,几天以后,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妈妈的单位地势比较低,很快就成了汪洋大海。为了排水,隔壁的李伯伯在围墙上掏了几个大洞,积水顺势流向了墙外的农田,水患解除。“我的小老鼠们呢?”,我狂奔到给它们垒的小窝前

    ,掀开砖头一看,一排小老鼠趟在那里,淹死了。“都是我的错”,我记得当时的我很伤心,造的小窝太牢固,让它们无法逃生。我埋葬了它们,也埋葬了一段对大雨的记忆,直到这次的雨又让我想起。

     

    昨天晚上看到在民政局工作的同学发的一个消息,说是准备了很多物资,去支援候家庄乡。马上,又看到一个消息,是我哥哥发的,“和民政局的同志们一起去候家庄送物资,顺便看看奋战在抗洪一线的媳妇”。我和亲戚们都担心不已。去候家庄乡的路我是知道的,山路转弯甚多,也很狭窄,一般的司机,没跑过山路的,根本就不敢开,更别说是晚上,而且又是洪水过后。 刷了一会朋友圈,哥哥后面再没有发消息。

     

    在亲戚群里,嫂子上线了,应该是通讯已经恢复。我问哥哥到了没,嫂子说可能到了,他过不来,因为从岗底村到乡政府的路断了。没聊几句,嫂子说要去睡了,两天一夜没有合眼。

     

    我奶奶今年90多岁,虽然耳朵有些背,但记忆力很好,家里的大事小事,她都了如指掌,真不知道是谁给她说的。每每提到1963年的大水,她都两眼放光。她说那雨下了七天七夜,根本就没有停的时候,家里处处漏雨,被子都是湿的,吃饭都成问题。还好小村地势比较高,没有形成积水。

     

    大水退去以后,处处都在冒水,奶奶说柳树下随便一插,就有水渗出来。我小时候在村南边嬉戏的那条小河,就是发源自村东头的一个大碾盘底下,在那次大水之后开始流淌。

     

    据说,渤海的水下去了几丈深。那条小河,也早已干涸。

     

    7

    我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起来写点东西。凌晨2点,终于等到我哥哥在朋友圈里补发的消息,说是网络信号不好,所以发晚了。从发的小视频来看,路况确实不好,有些地方还有塌方。还好一切顺利,物资送到以后,他又跟车返回到内邱县城。

     

    昨天晚上,我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家里的一些情况。妈妈说昨天上午小区停水停电,电梯也不能用,地下车库也进水了,不过现在都正常了。我没有告诉妈妈,我哥哥正在去山里的路上。

     

    8  

    北方的大雨,总是去了,很久不见来,貌似龙王南巡已久,已经忘记北方的存在,十年九旱是这里的常态。这次的暴雨,虽然已经过去,但是余威还在,我在心里祈祷,希望家乡平平安安渡过这次水灾。

     

    暴雨,要来的还是要来,只是希望,再温柔一些。
    上一篇:忧伤的饼干 下一篇:走过那么多国家,只为活出内心丰盈的自己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