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只要一上班,就想出去玩

    2016-07-27  |  吴惠子  |  微信号:

    想讲讲我的表弟。

    他原名叫吴小贝,小名贝贝。

    我一直觉得男孩子叫贝贝也没什么,但他长大后,发现自己的名字听起来没什么威慑力,而且经常和别人家的狗重名。

    大二那年,贝贝一气之下自作主张把名字给改了,当时还发了条微博昭告天下。

    但我一直没当真,以为他就换个名字玩玩,而且家里人继续叫贝贝,他也答应。

    直到上个月底,他要去土耳其旅游,路过北京住在我家,我看到他的护照才知道,贝贝真的从法律意义上和从前的名字划清了界限。

    他好认真。

     

    629号吃完晚餐,我和男朋友送他去机场,路上我跟贝贝说,到了土耳其发条信息,因为是我送你走的,我要对你负责。

    到了航站楼他跟我们告别,挥挥手说:姐姐你们少吵架,回去开车慢一点。

    我说好。

     

    贝贝从小就瘦,走之前还在我家专门秤了体重,真的狂吃不胖,简直把我气死了。

    从北京出发的时候,他背着一个死沉的双肩包,手里还拖着一个死沉的大箱子,因为他临走前非要装六盒果汁,收拾行李的时候还被我狠狠的嘲笑了。

     

     

    第一次临近午夜去机场送人,有人出发,有人抵达。

    小贝简简单单告别完,转身小跑着就走了。

     

    后来我回过头一想,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的任何告别,都不能太仓促,谁也说不准,也说不好,离开前的那顿牛肉火锅,会不会就是这辈子最后一顿。

     

    第二天一早还没起床,男朋友突然很认真的跟我说:

    接下来我要跟你讲一件事情,你听我说完,但是不能着急,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但是你一会儿自己还是会知道,所以不如我先跟你说。

    还没继续往下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应该很严重,脑袋已经空白了一大半,那一刻我想了很多需要这种开场白的下文,但唯一没想到他会说:

    土耳其机场爆炸了,恐怖袭击,死了一些人,目前还没有中国公民伤亡的消息,我算了一下时间,贝贝应该还在飞机上。

     

    我平时起床很困难,可那天他说完第一句话,我就彻底醒透了。

    翻身下床找手机打电话。关机。

    我又发了条短信,显示未送达。

    再看微信,我妈发来信息问我,小贝不会有事吧?

    我想都没想,回了句,别担心不会的。

     

     

    我们家有个群,名字也不知道谁起的,叫青龙帮。

    和大部分三四线城市的人一样,家里除了我和表弟,其他人都不怎么刷微博,那天上午群里非常寂静,我心想:还好。在没有贝贝的消息之前,千万不能大惊小怪,免得老人担心。

     

    从小到大,表弟的父母对他的事情几乎不怎么过问,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也就是我外公外婆,外公因为车祸去世的早,外婆心疼孩子,又很少训斥他,所以贝贝一直“太野”,不受管教,谁也不服。

     

    但同时,也因为这种“散养式”的成长过程,他也比较独立,在很多重大选择面前,都是自己给自己做主,比如改名字、转学、找工作。

      

    贝贝高中成绩一般,高考志愿掉档,先是去了绵阳一所大学,因为有一门课是经济学,但他的专业并不是经济学,所以他再次自作主张,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自己竟然转学回了湖北,留在了武汉一所大学,学经济学。

    我至今都不知道他学校的名字,只是一直很奇怪,怎么大学念一半还能转学……

    他的大学四年我了解不多,只知道三件事:

    一是他周末经常去表姐家吃饭睡觉。

    二是他所在的大学里充斥着太多浑水摸鱼的同龄人,所以他经常自己泡在图书馆里看书,心理学、经济学和当代文学,阅读量非常大。

    三是他莫名其妙开始炒股了,而且炒得非常不错。

    但他总调侃自己就是微不足道的小散户,没有本钱,只能挣挣闲钱,但表姐有一次跟我说,其实小贝大学的生活费基本都是他自己挣的,寒暑假他还用炒股挣来的钱在国内四处闲晃,交了很多朋友。

     

    不想误人子弟,所以我打断一下。

    前几年我也学我表弟开了户认认真真玩了一段时间,结果刚入市,就碰上熊市,赔得有点惨,但我及时止损,赶紧撤了,暗暗发誓再也不炒股了。

    表弟炒股是因为喜欢,他对这个有兴趣,花了大量精力去研究,每天看新闻,关心时政,关心世界和平,所以才会小有收获。

    所以想说,大学生不要随便炒股,更不要见风就是雨。

     

     

    前几天我把这篇公众号的预览发给贝贝看,我说你是当事人,需要先审阅。他看完后给我打电话,解答了我们全家人曾经对他的疑虑:

     

    一个被奶奶溺爱的孩子,一个高中经常逃学,半夜从家翻墙去网吧包夜,动不动就和同学打得头破血流,高考考得稀巴烂,这辈子看着很可能会完蛋的人,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突然乖得全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居然说,大学环境虽然很一般,但

     

    读 书 和 旅 行 

    真 的 可 以 彻 底 改 变 一 个 人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表弟会说出这样的话。

     

    贝贝大学毕业,自己在武汉找了份旅行社的工作,性质有点像销售,同时也要帮人办签证整理材料什么的,但是不带团。

    干了一段时间,贝贝突然就辞职回了老家,因为一个女孩子。

    他在自己爱的女孩子家门口等了整整一夜,女孩子都没有下楼,天亮后他突然决定离开武汉这个伤心地。

    他回到宜昌,自己投简历,误打误撞进了一家合作社,放贷款,动辄就给房地产开发商放好几千万,最多的一次,放了一个亿。

     

    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表弟跟我的联系渐渐多了起来。

    但是因为感情做出的冲动决定并不是失恋的解药,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喜欢坐在办公室里整理报表,不喜欢陪领导去饭局逢场作戏,他说放款没劲,盖章写报告更没劲。

     

    他开始严重失眠,常常天亮还在发微博,我都看到了,但是我没作声。

    因为我知道青春期或早或晚都会有这么一段“过渡体验”:

    什么都看不清楚,什么都是大事,什么都很难。

    有点像蚕宝宝,困在茧子里。

    只是有的人这段“过渡体验”很短,一个月一年两年三年就结束了。

    还有的人将“过渡体验”变成了漫长的“试错期”,一直困到死,因为空间狭窄而窒息,眼前的一切苦和甜都被放大,作茧自缚,恶性循环。

     

    我等啊等,终于有一天,他半夜三点给我发微信了:

    姐姐睡了吗。

    我问他怎么了。

    他说一想到自己要在办公室放半辈子贷款,就觉得完了。

    他说很痛苦,这样下去青春就要荒废了。

    他说姐姐我想辞职。

    他说他怀念上大学炒股挣钱做背包客在国内四处旅行的日子。

    我问他辞职后想干什么。

    他说暂时有两个想法:

    一是回去旅游行业继续干,以前的老板想让他去分公司做负责人。

    二是想专业炒股,自己比较擅长,成绩也还勉强不错,考虑做专业操盘手。

     

    我顿时心安,虽然暂时痛苦,但是脑子清楚。

    所以我说,姐姐不能替你做决定,但是你做的任何选择,我都支持你。

    只有一点,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

    他说,那他再想想。

     

     

    一个月后,我看到他的微博定位在巴黎,我才知道他辞职了。

    赶紧给他发了条图文并茂的微信:

    帮我买这个,回来给你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表弟辞职不到半年,去了法国瑞士意大利德国和奥地利,中间回国稍作休整,又从成都出发,骑行318国道进藏,边骑边玩,走了快要一个月,每天都在朋友圈直播,害得我妈每天给他点赞,还打电话给我说她也要走路去西藏,弄得我也是很方。

    也是他这次来北京我才知道,表弟在去西藏前,就已经计划好了土耳其之行,早早就买好了机票。

     

    谁能猜到就在我送他去机场后大概七个小时,土耳其机场爆炸了。

    自从他变得越来越“不正常”,我对他反倒更很放心,只知道他跟朋友约好在机场集合,甚至都没问他的航班号。

    那天上午我拿着手机手心一直冒汗,刷了每一条关于土耳其爆炸的新闻,查了北京飞土耳其的所有航班大概的飞行时间,后悔前一天晚上吃火锅的时候跟他开过的那个九死一生的玩笑,真的恨不得扇自己的脸。

     

    好不容易等到差不多下午两点,才有了表弟的消息。

    谢天谢地,他和朋友在多哈转机,刚刚落地,躲过一劫。

    我说你要不然直接回来别去了。

    表弟轻描淡写的说那怎么能不去,我只好叮嘱他千万注意安全,随时报平安。

    他在朋友圈里发了很多照片,笑得很开心。

    本来我以为,面对土耳其事件,对他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影响,甚至改变他以后的路,但没想到他说:

     

    姐姐,

    我之前骑行川藏线的时候,差一点点就被山上的落石砸死了,那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了生和死的含义,所以以后都不会怕了。

     

     

    只要一上班,就想出去玩

     

    很多时候,我们在旅行中用母语以外的语言与人分享美食,遇到同样渴望灵魂自由的朋友,大家结伴而行,却被大自然或者同类以最残酷冷漠的方式暗算,但最终还是能拥抱金钱以外的信仰,并看到这个地球上,有许多人,正在承受着与我们雷同的苦难和困境,但爱却是永恒的。

     

     

     

    旅行悄悄的改变了一个人,当我们路过完全陌生的城市,那座城市的气质会变成一枚烙印,刻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潜移默化的以丰富的美好的姿态一直陪伴我们一生。

     

    旅 行 会 释 放 出 浪 漫 ,爱 和 宽 广

    稀 释 我 们 的 偏 执 、恨 和 狭 隘

     

     

    表弟在土耳其玩了十五天,我问他花了多少钱,他说算上所有这些去过的国家,辞职三个半月,一共花了差不多五万块。

    钱都是他自己挣的,攻略也是他自己做的。

    突然想到他离开拉萨前,还顺便做了点生意,他在当地找了些供货商,卖鸡血藤、冬虫夏草和藏红花,上飞机前还小赚了一笔。

    他说当地供货商的联系方式留下了,生意还能继续做。

     

    从土耳其回来的时候,表弟没有在北京停留,直接回宜昌了。

    我给他发信息,问他接下来的打算。

    他说先给自己放暑假,在家陪奶奶,也就是我外婆,然后学外语,因为他跟一个英国小伙子约好,下一站要去印度特蕾莎修女之家做义工,然后再去日本,边玩边学边挣钱,准备踏踏实实玩够一年,然后计划在宜昌或者武汉开家店,卖卖世界各地的著名特产什么的。

    我掐指一算,表弟92年生,天秤座,正好24岁,已经在过他自己想过的生活。

    旅行让他变得价值观多元,遇到很多事情,无论好坏,都不再大惊小怪。

     

     

    不会大惊小怪,是做人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

    人一生会面对许多选择,上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做什么工作,爱什么人,都只不过刚刚开始,以后还会有更多比这些更难的选择。

    很多人还没开始选,光是看到选项就被震慑住了。

    只有那些,见过听过亲自感受过这个奇妙世界的人,才能更加轻松的透过眼前华丽或苍白的表象,看到自己内心想要选择的远方,并且坚定不移的走过去。

     

    网上有许多关于旅行的鸡汤,他们拍好看的照片,加迷人的滤镜,凑出了眼花缭乱的九宫格。

    美味的食物。好看的姑娘。粉红色的海。

    他们辞了工作背上书包说走就走,并且在旅途中列举了无数旅行的意义。

    但都是他们的,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

    相信我,那些许多深夜辗转难眠的绝望,许多眼前拼死都跨不过去的劫数,都会在旅行途中的某个瞬间彻底瓦解。

    你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都很新鲜。

    旅行对每个人都很重要,千万不能被因为时间、金钱、地域而放弃,无论事业处于什么阶段,年龄岁数如何,都应该出去看看。

     

     

    另一方面,我不赞同说走就走的盲目旅行,去任何一个地方,都需要事先了解当地的民俗文化和宗教信仰,并且及时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安全第一,清楚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资金,量力而行,并为接下来的生活做好打算。

     

    然 后 勇 往 直 前

     

    最后分享一个前些天看来的数据,有些骇人,说截止目前,中国公民的护照持有率仅仅只有4%,所以还在上大学的或者即将去大学的宝宝,可以

     

    趁寒暑假回老家的时候考考驾照,然后顺手办理护照、港澳通行证、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这三款基础证件

     

    以便明天醒来,带着自己心爱的人,开车去旅行。

    上一篇:程序媛的碎碎念 下一篇:过完平常的一天之后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