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北京一直在折叠,世界从未被展开

    2016-08-23  |  王诺诺  |  微信号:misswangnuonuo
    我喜欢《折叠北京》。但同时我也觉得它不太“科幻小说”。

    故事里的北京被建在一个巨大的转轴上。转轴上粘附了三个不同的生存空间。

    第一空间住着管理者,第二空间里是中产,第三空间则是底层劳务人员。 随着转轴转动,翻转到地面的那一个空间里居民开始生活,而剩余的,在地下的另两个空间则进入休眠——此为折叠。

     每48小时里,24小时属于第一空间,16小时属于第二空间,留给第三空间的是8个小时。 三个空间相关又独立,居民难以跨空间交流。 故事主角是第三空间的垃圾工老刀,为了抚养孤女,他接了个险活儿——在第二第三空间之间非法地送一封信。 

    我们借着老刀的眼,在三个空间里走了一遭,看见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最后老刀任务完成,拿了钱回到第三空间继续当垃圾工。 

    这个故事不是很“科”。 

    没有宏大的世界观,没有逆天的科技变革,甚至从头到尾没有提到任何科学原理或专业名词。 

    它也不“幻”。 

    它无比真实,你只需将“第三空间”换成回龙观通天苑,把“第二空间”换成金融街,“第一空间”换成……,读起来就会毫无违和感。 

    作者有心留了个口子,让我们可以从通货去度量折叠后北京的分层。 

    不同的人赚不同的钱,不同的人过不同的日子。 

    第一空间的全职太太,从钱包里翻出来10万现金,这是她的零花钱;而对于第二空间的高材生来说,10万是他一个月的工资;来自第三空间的老刀则为了20万愿意冒牢狱之灾去卖命,10万,相当于他半条命。 

    第三空间的人在生活的泥泞里挣扎,成天为了10%的取暖费吵得面红耳赤;第二空间的人心思放在个人发展上,拼命找实习,寻思着下基层培养,一心向上,蒸蒸日上;第一空间则要把多出来那十几个小时用来交际和思考。北京的未来,城市的未来,折叠以后的世界的未来,只有他们有权思考,有空思考,有能力思考。

     

     “折叠”不是物理隔离,不是消费观分歧,甚至都不是品位和教养。 

    是思考。 

    生活费撑不过今天的人不会去思考明天,在个人发展的道的人不会去思考别人。 

    当思考变成一种特权,当每个空间里的人从思想上已完全无法发生共鸣和交流,折叠便宣告完成。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现今中国的折叠程度,已经超过了小说里的描写。 

     

    有次我坐国内航班,刚刚登机坐好,来了一个电话。

    我刚准备接,旁边一个瘦小的男青年,20出头吧,就表达了极大的反感,马上用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召唤空姐:“你们飞机上不是不能用电话吗?” 

     

    我有点无语,这舱门开着人都没上完呢,小报告打得也太积极了。 

    等到空姐跟他解释完,他还有些不满,一会儿看手表一会儿看看我有没有打完,仿佛就等着手表显示的起飞那一时刻上来把我电话掐了。 

     

    但等到飞机真正起飞,就轮到我想把他的话掐了。 

    他热情地告诉我他之前在深圳的餐厅打工,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飞上海,原因是他在网上认识的一个上海的好朋友中了六合彩一千万,要他过去跟他一起做生意。

     

     我提醒他小心骗子。 

     

    他又不高兴了: “我跟他在QQ上聊了好几个月了,我这个人交朋友都很掏心的。一起做生意最重要就是信任嘛!我就是信任他才花1500买张机票去上海。” 

     

    “1500,比我的票贵两倍,你哪里买的?” 

     

    “我刚才在机场买的。”

     

     “那都是全价票,你为什么不在网上买?你手机app里也可以买。” 

     

    “那种东西你也敢信啊,还是在机场买比较保险,贵就贵,我就买个放心……” 

     

    我忽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眼前的这个人,他能够对网上认识的朋友中了六合彩要带着他走向幸福生活这件事情深信不疑,却不愿意相信一家美国上市超过10年的公司,不愿意在一个日活上千万的app上买一张机票。 

     

    “我跟你换座位吧,靠窗你可以看风景。” 

     

    他连说谢谢谢谢。然后就专注于窗外的风景,并不再与我说话。

     

     我知道这还是飞机上遇到的人,我还知道中国有千千万万买不起机票并不会买机票连机场售票中心都不相信的人,他们对世界的理解可能更加匪夷所思。

    他们存在在飞机10000米的下方,他们被这个时代抛弃,却又是这个时代的主流。

     

     来自第二空间的我这么去琢磨第三空间的人,那第一空间的人又会怎么想我呢? 

     

    《北京折叠》脱离现实又无比写实。

     

    全篇没有一个坏人,世界却向坏的方向慢慢坍去。

     正因如此,这也是一篇好的科幻。 

     

    我记得刘慈欣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一句话,科幻小说的目的是用科学技术作为温床,看人性和社会在高度假设的特定情况下演绎成什么样。 

     

    我写完这篇文章时,北京天气晴朗,我望向窗外。 国贸的央视大裤衩如同一个相框,穿过它仿佛能看见,框里的世界在无限远处正在被折叠。 

     

    北京折叠小说原文:https://m.douban.com/note/486711595/?bid=Lh47t5YgQBg

    上一篇:王路:渣男眼里见淫女 下一篇:为什么说要远离“穷人”?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