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500万?

    2016-08-29  |  懂懂日记  |  微信号:dong_note

    有失,有得。

    儿子住院了,引发了保险大讨论,群上天天火热,林溪老师出场了,给大家讲解了保险的重要性,结果,大家纷纷找林溪老师买保险。

    我调侃了一句,儿子病了,成就了林溪阿姨。

    最初,媳妇提出给我买保险,我是拒绝的,我很早就开启了免疫模式,曹纪平是保险行业的王牌,他都没说服我……

    他没说服我,也没说服牛哥。

    牛哥的观点是:保险跑不赢通货膨胀。

    我的观点是,咱好好赚钱就行了,何必需要保险呢?即便真得了大病,花个几十万,貌似咱也能拿得出,何必靠别人呢?

    不屑!

    如今,医疗费用越来越高,暂且不说济南、北京,就拿我们县城举例,鼻息肉这个手术简单不?属于微创手术,需要1万5千元。

    我们邻床是个出租车司机,这是他第四次做鼻息肉手术,医生催了他好几次,要求他先把钱交上,否则没法安排手术。

    如今,大家人人都有合作医疗保险,报销多少呢?

    约40%,住院以后,拿着户口本做个登记,结帐时自动把报销的费用给扣除了,但是需要你先缴费,后扣除。

    大一点的手术呢?

    例如心脏手术,动辄十多万,合作医疗是可以报销40%,但是剩余的呢?还是需要自己掏,最关键的一点,你不先掏出10多万,医院真的不给你动手术,医院是个盈利机构,你没钱就真不给你治。

    小孩子一般有双份保险,本身有合作医疗,其次是学校里有大病险,每年交100元,若是有意外或疾病,可以报销一部分,两份保险加起来,基本上能报销整体的90%。

    若是再有商业保险呢?

    还会报销一定比例,貌似是可以重复报销的。

    从这个角度而言,有人身保险的前提下,生病花钱不再是问题,就如同车险是一个道理,现在撞了车,你有保险压根不用紧张,你也不用管,也不用问,送4S店就帮你修好了,你光等着去取车就可以了,若是你自己找修理厂,往往还赚钱,上次我轮胎撞到三角铁炸了,赔了4000元,我自己去买了个新轮胎换上,才1100元。

    我在医院的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能遇到吵架的,要么面对面吵,要么电话里吵,焦点还是钱……

    农村人,临死前,肯定会把积蓄送给医院的,随便动个手术,三五万肯定是要的,若是不够,那就需要借钱,借钱了就有矛盾了,另外就是孩子多,怎么分摊这些费用,这都是吵架的焦点所在。

    我有个很好的兄弟,他妈送进医院时,给我打了个电话:方便不?

    我说,方便,我明天给你送去。

    他说,那不用了,明天来奔丧就行了。

    我立刻给打了过去。

    当时,我的想法是次日我顺便去看望一下,把钱给送过去,如今我熟悉医院流程了,就是等手术,需要钱,晚一会都不行。

    虽然连夜抢救了,但是老太太还是走了,我们俩因为中医跟现代医学的问题争论了无数次,都翻脸了,他就坚信中医,拒绝治疗,我觉得妈妈这么年轻,应该治疗,是癌也要试试,万一成了呢?才60岁整,一直到了最后实在不行了,才送去抢救的。

    从那以后,我们俩就没见过面,也没说过话。

    钱的问题我也没考虑过,因为他这几年太倒霉了,一件好事没摊上,他自己又去搞中医研究去了……

    昨晚,有个娃,1岁,吃花生米卡到气管里了,送过来连夜手术,当晚花了6000多,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有没有合作医疗,家是农村的,一家人一晚上没睡觉,气氛一直都很紧张,还没来得及吵架,等事过去了,这一架是少不了的,若是婆婆喂的,儿媳会撕了她,若是儿媳喂的,婆婆会撕了她,就这么一个小手术,出院少不了1万块钱。

    一年花生白种了。

    医院里,除了产房区,没有好事,我们病房区还有个被割喉的,不知道是因为钱还是因为情,是个中年大叔,有点发呆,一直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不知道想什么。

    晚上,很多病人在休息区看电视,多是乳腺癌患者,因为是常住的缘故,她们已经不需要家属陪床了,完全当家了,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闲聊,聊自己家的孩子多么有出息,有年轻的,有年纪大的,乳房多已平平,有的切除了一个,有的切除了两个,有个姐也就是40岁左右,蛮有气质的,若是不生病肯定是个大美女,如今已经两眼呆滞,面无表情,在走廊里来回走圈。

    每天一进入医院大院,我就在想,进入了一个城市的悲剧圈,里面全是悲剧,每个病人都有故事,悲剧圈外的人该是多么幸福,你们咋还吵架呢?咋还抱怨呢?生命那么美好,如果不用来医院,我会天天跳舞,翩翩起舞。

    所以,我建议大家研究一下保险,另外做保险的朋友,也可以考虑去医院推销一下,跟病人家属谈谈,那是最适合卖保险的地方,因为大家现在在一起都会讨论这些,你们家花了多少钱,报销多少,医院那床位也比酒店贵。

    每天早上床头就送来了清单,什么费用都有,随便化验一下,就上千。

    医院的电梯太繁忙了,还经常有床推进去,看着那些将死的老人,我立刻就想起了白嘉轩,当年白嘉轩被黑娃打断了腰,他怎么跟家人说的:我不怕吃苦,我不怕受累,不怕侮辱,我就怕自己躺在床上当了个废人,让大家伺候我……

    我在想,如果是我,我宁愿选择安乐死。

    要么,有尊严地活着,要么痛快地死去,可能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没到那个份上,其实我挺羡慕那些突然死去的人,没有痛苦。

    死不可怕,知道要死才可怕。

    咱完全可以把死亡理解为睡觉,你觉得睡觉的这个状态可怕吗?不可怕,但是进入睡觉的状态,你觉得可怕。

    真死了,也就没痛苦了,什么都不纠结了。

    我们怕的是进入这个模式。

    死了以后,就没有早死与晚死这个概念了,因为时间进入了永恒模式,这么讲吧,曹操早晚都会等到我们的……

    这些日子对于儿子而言,算是遭受了一次劫难,但是从人生角度而言,我觉得是有积极意义的,首先他不再惧怕医院,慢慢适应了医院生活,知道医院不是冰冷的,护士会微笑,医生很和蔼,同时医院是一个能帮助我们的地方。

    让孩子解除对立模式,也算是一种正面教育。

    对于我和媳妇而言,也是有积极意义的,使我们意识到了健康的重要性,我每天就跟个医院领导似的,挨着楼层巡查,观察每一层人的状态,例如产房外的家属跟手术室外的家属神态绝对不同,医生不允许妈妈进入手术室,孩子被一群医生带走,孩子眼里只有恐惧,妈妈多么的无力?

    为什么手术前半小时要打屁股针?

    那是镇静剂,你看那孩子,只会傻笑了,貌似眼神也有些迷离了。

    我同学在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早产儿一般都送到这里,每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遭遇的也不同,有的新生儿送进来就要切气管……

    有时我在想,医生见了这么多生死,是更加的珍惜生命呢?还是更加的放纵呢?例如医生吸不吸烟?喝不喝酒?有没有精神压力?

    医生能喝酒的太多了。

    儿子住院后,有朋友提出,愿意帮我安排一下,邀请这些医生、护士们吃顿饭,若是她出面邀请,大家肯定会赏脸,而且他们经常聚,我问这些医生喝酒吗?

    她笑了,动辄1斤白酒。

    我觉得我没心情,我也不想认识太多朋友,没多大意思,另外儿子病了,我请大家又唱又跳的合适吗?

    请客不少花钱,人均少不了1000元,要吃海鲜吧?要喝茅台吧?

    这时,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挨着咨询熟悉的朋友一个问题:对于医生而言,送与不送,熟与不熟对待手术的态度是否相同?

    内行人给出的答案全是YES。

    外行人给出的答案全是NO!

    我觉得不需要送,我同学就跟我讲,你真有心,就给医护人员们送点水果,大家觉得这个家长很好,就足够了……

    她后来给我发信息,不让我送了,说是怕有护士喜欢我。

    哈!我这么丑,谁会看上我?

    最近,N多家长咨询我一个问题,就是孩子打呼噜,我也别推荐什么中医治疗了,就建议你去三甲医院检查一下,听听医生怎么说,这么讲吧,我们临床一个小孩,他属于不严重的,从鼻子里切出来的腺样体有5厘米长,等于在鼻子里塞着纱布,你想想吧?

    另外,建议有孩子的朋友搜索一下:腺样体面容。

    再对比我儿子,就是典型的腺样体面容。

    别迷信什么湿气、阳气的,相信现代医学,耽误不得……

    小孩有这个问题的太多了,手术从3岁到10岁都有做的,属于熟练工了,北方是比较常见的,南方比较少,不知道是饮食习惯还是气候问题?

    成年人也是如此,北方打呼噜的多,南方打呼噜的少。

    现在有个问题很有意思,每个病人都在医院有熟人,这也使我思考了一个问题,当每个病人都是熟人时,医生会不会麻木?

    其实,问问我自己就知道了,麻木了。

    我举个例子,一场聚会,大家可能都带礼物给我,假如是正月里的聚会,可能每个人都会给我儿子红包,我会感恩或特别对待吗?

    不会,习惯了。

    甚至,我连过问都不过问,包括这些日子也是如此,大家送了红包之类的,一般整理一下,媳妇顺手就放包里了,也不会刻意记住谁给了600,谁给了1000。

    所以,我又重新审视了这个问题,送礼到底有没有用?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但是,医生本人是这么跟我讲的,医生愿意跟两类人仔细分析病情,一是特别的关系,二是懂专业知识的。

    医生给我的建议是:就医前,找熟人带着去,然后自己先把专业问题吃透,提出一些专业性的疑问,接受医生的分析。

    我认为送礼是没啥用的……

    我又问了一个问题:选择谁主刀重要吗?

    貌似不重要吧?大家都是熟练工。

    咱担心呀,那就要反复地研究、了解,挨着咨询、请教,我有个小女朋友在骨科,其实没啥关系,她喜欢跟在我屁股后面而已,蛮开朗,总以小三自居,见了我媳妇就喊大嫂,让儿子喊她小妈……

    其实是纯洁的友谊。

    我问她:不同医生,手术水平差别大吗?

    她说,别的科我不熟悉,但是骨科差别太大了,差别主要在两点,第一、手术时间长短。第二、恢复程度。

    我问,是不是跟屠夫杀猪似的?

    她说,可以这么理解。

    我问,麻醉师是不是更重要?

    她说,从手术风险而言,麻醉师最重要,优秀的麻醉师让你醒来仿佛是睡了一个美觉而已,但是差一点的,仿佛让你跑了一个马拉松。

    我问,是不是药量是随时调整的?

    她说,全程调整。

    晚上没啥事,我就去急诊,有看热闹的心理吧,有打架的,有车祸的,有破了羊水的孕妇……

    我问骨科的妹子:在手术台上,是不是很紧张?

    她说,没有吧,其实有说有笑,就跟厨师做菜差不多。

    这比喻。

    无聊,总是想打发时间,我就挨着逛,也去妇产科,她们忙得团团转,一个夜班要参与接生八九次,累晕了……

    我好奇,为什么没有丈夫陪产?

    产科大姐说,以前想上这个项目来,但是考虑到女人在疼痛时,会骂人,影响家庭和谐,就取消了。

    女人生孩子时,会骂老公?骂婆婆?

    其实我觉得丈夫陪产的最大问题,是会影响性欲,我是进过产房的,我们想象的应该是那个样,没想到是这个样,心里就有落差,以后就有了心理阴影,总觉得怪怪的。

    我觉得我性冷淡与这个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我更喜欢想象,而不喜欢实战,总觉得那场面太恐怖。

    很多人喜欢护士,我不喜欢,我喜欢调侃她们,但是不喜欢深入接触,因为我觉得她们见过太多了,骨科妹子见了不下1000个了吧?什么样的没见过?长的,短的,粗的,细的。

    没有新鲜感。

    反而会好奇地问:你这是勃起了吗?

    整体而言,医护人员的态度越来越好,大家有说有笑,越是年轻的越热情,反倒是年龄大的没有耐心,但是也理解他们,例如儿科门诊上的,要看200多个病号,哪有什么耐心?最多给你2分钟,多问一句他都烦。

    人在医院,可以把自己理解为动物,同时也要抛开廉耻心,人体的任一器官,都只是器官而已,别想太多。

    闲聊中,也调侃过大夫,问检查胸部时占便宜不?

    他羞涩地笑了笑。

    这些日子,我一点都不快乐,感觉蛮压抑的,但是我也理解,这就是成长,对所有家人都有教育意义……

    有些乱了阵脚,家里事也蛮多的,房子也在装修,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找我,我累了,办公室灯、开关、卫浴没选,我直接找了个小姑娘:你帮我选择、帮我按上,告诉我多少钱就行了。

    我没心思管这些了。

    这个事,也使我反思了很多,例如我们生病后,是否依然有朋友?

    生病后,抱得最紧的就是家人,亲戚朋友肯定全部出马,而且亲近程度远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例如我儿子首先是我和媳妇,其次是爷爷奶奶,然后是姑姑们,姑父们都差一些,再其次呢?就是我的堂兄们,他们会组团来探望,再其次呢?就是我们家的亲戚。

    我的朋友呢?

    也分两类。

    一类是读者关系的,本地的,找过来的。

    一类是朋友关系的,本地的、外地的,跑前跑后,大家帮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使我特别感动,我在想,等他们需要我的时候,希望我也能做的这么出色,例如早上天不亮,就把饭给送去了,比我做的都出色。

    人,真的需要朋友。

    只是我这个人不善于表达,另外嘴太坏,总是伤害大家,其实我是乐意付出的。

    这几天,我没有前些日子的紧张了,前些日子我真的累垮了,感觉我自己都要住院了,我记忆力衰退到什么地步了呢?来个朋友,他告诉我叫什么名字,我马上就忘记了,就这么快。

    我去打球,带着一筒球,走的时候就会忘记拿。

    我现在想事必须拿着纸和笔,而过去呢?我记忆力太出色了,我见过谁,他有什么特征,家是哪里的,叫什么名字,我都记得非常清楚。

    我是完了,我预计能活到明年秋天,看这样,我要提前走了。

    我是做好心理准备了,即便走,也很安静。

    这两天,媳妇总建议我去打打球,放松一下,去球场,我也不是很在状态,另外还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我一下午都湿不透衣服了,我不出汗了?

    而平时,我每天都要带4~5件T恤。

    腚总更不在状态,我这几天打他,他基本上就是0分,他前几天被果儿失踪的事折腾坏了,果儿是故意吓唬他,关键时刻出来了,腚总狠狠地惩罚了她一炮。

    但是腚总怕了,因为果儿告诉他:怀孕了。

    应该是吓唬他,不至于这么快就检测出……

    腚总跟她分手了,说没有结果的恋爱没意思,还不如不谈,腚总就这么奇葩,每一炮都要谈谈恋爱,然后发一条很正式的分手信息,然后就拉黑了。

    大家都觉得我在黑他,其实我说的是事实,只是每个人都有怜悯心,我一这么写,大家立刻启动了怜悯程序,腚总再怎么笨,也比大部分人强,你看他,什么都不管,天天除了打球就是放炮,一天至少1000元利润,你就是找他买书,他也爱搭不理,这就是范。

    这个世界疯了不?

    人就是很怪……

    晚上,一起吃饭,我跟腚总说,我有个思路可以帮你赚到500万,你有兴趣吗?

    他说,我对钱没啥概念。

    我说,那就算了。

    他说,你可以说说。

    我说,给你看10幅油画,你最喜欢哪幅?

    他说,马。

    我问,这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在校学生画的,你愿意花2000元购买吗?

    他说,可能会。

    我说,如果我把这10幅画给你,你发到朋友圈里,你能卖掉吗?2000元/幅。

    他说,没问题。

    我说,你去注册个商标,就叫:一幅油画,然后搞个公众帐号,就是在你这里,你每天推出一幅油画,无论是否成交,都要推出,懂吗?

    他问,油画有这么贵吗?

    我说,油画比你的签名书有市场,因为油画是可以挂起来的,另外如果你真的不知道油画市场的话,你可以搜索一下:冷军油画拍卖价。

    他说,我觉得一幅画也就是几百块钱。

    我说,你不能拿你的标准去衡量市场,当初我说让你拿几本陈丹青的签名书,你觉得没人买,现在不是被抢光了吗?你知道陈丹青一幅油画能过千万吗?

    他说,啊??

    我问,你还欠我多少钱?

    他说,六万左右。

    我说,这样,群上的什乙老师是中央美院的,你找她,帮你选10幅学生画,一共花1万元,如果你卖不了,这些画就给我,顶1万元可以不?等于你零风险做这个事。

    他问,然后呢?

    我说,每一幅画,你都要选一个风景点去拍摄,支上画架,把这幅画挂上去,拍摄画中画,例如在沙漠里,在草原里,在高山上,在云雾里,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他说,理解。

    我说,就是让画本身作为风景元素之一出现,会更有立体感。

    他问,然后呢?

    我说,就这么做,每天推出一幅,循序渐进,慢慢积累人气,去专业论坛推广,不求快,但是有一点,就是你越做越高端,因为关注你的群体越来越大,层次越来越高,你就一个目标,等你5年后,你每一幅画都卖2万元以上,利润对半,等你10年后,你的每幅画都是10万元以上标准的,等你30年过后,你的每一幅画都是当代精品,动辄过千万,你的每一天都有无数人期待,在想,明天推出的会是谁的作品呢?

    他问,相当于每天一次拍卖会。

     

    我说,不是拍卖会,而是明码标价,你抢完了就没了。

    他问,我现在做的话,一年能赚多少钱?

    我说,按照你现在的人气,一年30万的利润没有任何问题,你每天卖掉一幅画不是问题。

    他问,你坚信吗?

    我说,一年前有人告诉你签名书能赚钱你信吗?

    他说,不信。

    我说,你要是做,就绝对相信我,就这么简单,不相信我就不用做了,多简单。

    他说,可是我不懂。

    我说,画源,你不需要考虑,要相信专业人专业眼光,他们会帮你选择的,其实慢慢你就摸到规律了,中国人喜欢三类画,第一类是励志的,例如奔腾的骏马。第二类是宗教的。第三类是美的,例如美人,美景,美色。

    他问,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日积月累,跟写日记似的?

    我说,可以这么理解。

    他问,能不能招募代理?

    我说,那样的话,你发展太快,镇不住,如果你现在推出买一幅画成代理,你能招募200个代理不?

    他说,没任何问题,我现在本身就有200多个代理。

    我说,200个代理本身就是20万的利润,这200个人本身又影响了2万人,就是说,你发一幅画,理论上至少有2万人看到,瞬间就成交了,但是也有弊端,就是多数代理成了炮灰,他们赚不到钱,只是赚个热闹,因为每天只有一个代理能出货。

    他说,这个事原来这么简单。

    我说,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而且一旦你做成熟了,接着上淘宝拍卖。

    他问,我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我说,第一、模式好,就是每天一幅。第二、拍摄好,每幅画本身又出现在风景画里,美上加美。第三、概念好,你是逆向思维,先知道大家喜欢什么画,然后推出什么画,而不是任由作家自由发挥,我说的这三类画属于画家眼里比较LOW的,懂不?

    他说,知道了。

    我说,这个事其实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每天跟美打交道,心里也很美。

    他问,能不能跟旅行结合在一起?

    我说,我设计这个模式的初衷就是跟旅行结合到一起的,准备365张油画,然后环中国自驾一圈,拍摄365张照片,例如让一幅雪豹的油画出现在珠峰的照片里,然后呢?每天一幅画,讲讲画的故事,内容的故事,摄影的故事,你觉得2000元一幅能卖掉吗?

    他说,没有任何问题。

    我说,一旦这365张卖掉了,后续自然就接上了,这个生意就会一直持续下去,懂了吗?

    他说,懂了。

    我说,但是这个事成本非常高,旅行至少需要20万的费用吧?准备这么多画需要30万吧?至少50万的成本,理论上,这些画从准备到卖出要2年的时间,才赚10多万,你愿意干吗?

    他说,愿意。

    我说,青年,放手去干吧,我支持你。

    他说,可是,我还是觉得没人会花钱买油画。

    我说,全球一体化势不可挡,油画也是西方产物,油画进入中国家庭也是必然趋势,请相信我。

    他说,可是……

    我说,其实我原来是想这么给你画饼的,就是在前3年,你拼命地找自媒体推广你,你就干一件事,招募代理,只要买一幅画自动成代理,用3年的时间发展5000个代理,这本身就是500万的毛利润。

    他说,关键是我觉得没人会成为代理。

    我说,有人。

    他说,没人。

    我说,算了,刚才我什么也没说。
    上一篇:我想买很多很多的泡面 下一篇:东北最冷的是人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