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东北最冷的是人

    2016-08-29  |  大忘路  |  微信号:dawanglu602

    东北最冷的是人

    (自黑娱乐,非理性分析。欢迎无下限调侃,谢绝地域争论。文中描述的为少数东北人,不代表全部。不过笑点往往只由少数人制造,请仅报以看冷笑话的心态。)

     

     

    东北最冷的是人

     

     

    都说东北天气冷,其实东北最冷的是人
    海南岛的土著冬天来哈尔滨也冻不死
    不过可能被各种大哥,大仙们吓唬死


    大哥就是黑社会,耳熟能详了
    大仙就是你站在他家楼下,他在卧室里就能看见你的前世
    高考之后,姥姥就带我去见大仙,给我点亮人生
    我是不情愿,不过为了照顾老人心情,我就去了
    还是提前预约,还要排队,求大仙送一句话
    大仙是盲人老头,坐在床上,左慈的造型
    先是发功感应了一下,然后大仙说“日后要是出去发展,牢记要往南走,不要向北。”
    废话,我家向北是朝鲜
    就这句话,收费100


    邻居一哥们,半夜爱做噩梦
    去医院看无果,神经内科的医生太垃圾
    他爸叫了个大仙
    大仙一看就说,是前世的灵魂要上他身
    他爸跪求大仙救命
    晚上哥们躺在床上,大仙做法叫魂
    各种神通之后,大仙说“孩子闭上眼,我带你去前世。”
    然后大仙念念有词,突然说“孩子走!向前走,走了你就别回头!你看看自己到哪里了,穿着什么衣服,身边都是什么人。现在告诉我,你前世是谁?你是谁!”
    哥们说“不知道。。。”
    大仙说“真不知道?”
    哥们说“当然不知道。”
    大仙长吁一口气,说“前人已经送走了。”转身就走
    他爸和他说,“你还在床上躺着?还不去送送大仙?”


    大学寝室的胖子,家里更有钱多,7000块钱请大仙“开火车”
    就是那年胖子家有点不顺,大仙说是有一劫
    然后就请大仙破此劫
    大仙组织“破阵”,大仙站在最前面
    然后家里的男性,跟在大仙后面战成一排,手抓着前面人的衣服
    大仙就带着他们在院子里跑蛇形
    和幼儿园小孩玩的“开火车”一个样子
    跑了一首歌的时间,大仙就走了。。。


    为什么大仙和大哥多,因为天生就会吹牛有很大关系
    记得中学有个女生,总说她家有钱,每天零花钱太多了
    怎么花也花不完,总给同学买吃的,喝的
    时间长了同学也不好意思了,都不要她东西了
    她放学就哭了,说“求求你们了,帮我花钱吧,剩钱回家我爸打我。”
    真是有水平,普通吹牛的,就说什么我爸一天给我一万,或者多少,如出一辙
    但是花不完挨打创新就大了,什么人家能有这种家教?
    肯定是豪门贵族啊,钱都不会花,丢家族脸,家法严惩


    还有一个案例,是中学男同学人称羊哥,有一个经典吹牛
    羊哥就是迈阿密风云看多了,总想着当毒枭
    课桌上都是本拉登的杂志剪纸
    羊哥一直说他要抢银行
    一天上课羊哥拿着一个旺旺大礼包就来了,给大家分着吃
    大家就问,羊哥怎么发达了?
    羊哥说,刚做了一票(抢个银行)
    说着掏出十七块钱,仍在桌子上,说,还剩这些,大家看怎么花?
    有人问,抢的什么银行,能抢出几十块钱。。。
    羊哥说,这都不算买卖,我在金三角定了三吨白粉,最近就到
    正吹着,真有一辆大卡车进了学校
    羊哥说,哎哟,我的货到了!
    其实是,学校要粉刷教学楼,买了一车白灰,估计差不多三吨
    羊哥一脸严肃,说“到的还挺早,我安排他们假装运白灰,这招高吧?我下去验货了。”
    除了吹牛吹的好,羊哥演技也好
    经常弄面巾纸卷上紫菜,说是巴西上乘的雪茄
    或者用卷纸包一袋豆奶粉,用打火机点上猛嗑一口
    羊哥总说,嗨点货其实没什么感觉,就是有点飘
    班主任是个怂逼,知道学校发的豆奶粉羊哥不喝,当药嗑,也不敢管
    不敢管不等于不管,就打电话告诉羊哥他爸
    他爸是个开朝鲜冷面管的,上午去进货,接到班主任电话,听说自己儿子在学校就是有点飘
    骑着自行车就杀到学校了,车上还挂着几坨冷面和一条狗腿
    我还在操场玩,就听说羊哥被他爸抓学校后院去了
    大家以为是那三吨货没分配好,引起家族纠纷了,就去后院看
    还没走到地方,就听见羊哥的声音在哭嚎“爸,我再也不飘了,再也不飘了。。。”


    去年有个浙江人跟我说,他很了解东北人的思维
    我说什么思维?
    他说,就是比如,去买东西,店家卖7块钱,他非要给10块钱,这样有面子
    我说,你这个理解太肤浅了,是买7块的东西,宣称10块买的才对
    是最会做表面工作了
    貂皮大衣很贵吧,怎么着也得一万多
    不是吹,我家那里卖瓜子的冬天都穿貂皮大衣
    要是冬天坐公交,还以为自己进皮草行了呢
    而且现在还能贷款买貂皮了,每个月还贷
    民众有需求,银行就得搞起来
    最夸张的,听说还有租凭了
    参加个同学聚会什么的,先租一天穿着
    最喜欢炫耀了
    大学寝室胖子,一度找个漂亮女友,无时不在炫耀
    随便一个话题,就能引到他女友身上
    比如吃麻辣烫,胖子就马上说,我老婆最喜欢吃辣了,她啊。。。
    偶尔出去喝酒,来个男生之夜,也要带女朋友来
    我们说,不行,今天都是男生,不让带女生
    胖子就说,我想找她玩啊
    我们说,一会你回学校自己找她
    胖子一看没有借口了,就急了,说“那,那你们不想和她玩么?”
    还用渴望的眼神等着我们的答复。。。
    大学一老师,第一天讲课就说他走遍日本了,说“日本哪我没去过啊,什么新宿,涩谷,秋叶原,千代天,银座。。。”
    说了一堆地名,给我们唬的一愣一愣的,后来学了点日本地理,才知道都是东京的地名
    傻逼在日本8年没出过东京城外


    这只是说能吹,再说说大哥,大哥我是见多了
    大三回家过暑假,因为同学的关系,曾经认识了个大哥
    大哥跟我说,不管你晚上去哪玩,有人和你整事,你就告诉我,赶尽杀绝!
    在东北关于“打”这个词,有N种说法
    比如,我让人打(削,干,弄,擂,锤,拍,呼,崩,射,喽(一声),嗑,哈)了,等等
    记得在大连,去一网吧,算账的时候,收银员忘给我身份证了
    边上那个网管就提醒说“快给人家身份证,一会大哥呼你!”
    这网管真看得起我
    不过,我回家过暑假,也不惹什么事,一直没给大哥添麻烦
    但是我心里有底啊,万一哪天倒霉,身后有人啊
    现在这靠山也没了,大哥2011年冬天让人给扎了
    那天是大哥 二哥 三哥晚上在mix吧慢摇
    正好有一个退伍兵喝多了,突然抽风了,站在洗手间门口,拿着刀,见人就砍
    大哥喝高了,走到洗手间门口,就被砍倒了
    然后二哥去洗手间,又被砍倒了
    接着是三哥,也被砍倒了
    被送到医院后,二哥和三哥都没有大事
    大哥有生命危险,医院的大夫无力回天,技术有限
    连夜送到长春,毕业是省会
    长春医院更差,不但没救活,差点弄挂了
    不过大哥家有钱,又送到北京,在北京活了
    这要是穷人家的孩子,死三回了
    去年见到大哥,就80斤了(身高178)
    像殡仪馆门口扎的纸人一样,还敢骑摩托车。。。
    经历过生死就是不一样,讲话已经有道家思想的理论了
    开始宣传非攻思想了


    我的思想一直是,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亦不动
    前年路过高中学校门口,还看见一些晚辈站在小卖店门口得瑟
    因为是母校,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一个小流氓,就凶我,说你看什么呢,赶紧走你的
    真是物是人非啊,当年此高中的扛旗大哥完颜浩,是我班里同学
    当年跟着浩哥,也是见过大场面的


    浩哥高三考上一旅游学院,之后一直在青岛发展
    还有其根本老蒋,真忠心啊,从中学到高中到大学到社会,一直做浩哥的先锋
    高中浩哥树敌太多,一直带刀防身,老蒋负责保管,放在书包里
    一日回家的路上,遇见了二十人的埋伏,浩哥命令老蒋掏刀
    老蒋打开书包,可是小说漫画太多了,刀看不见了
    没拿出刀,书包就被一脚踢飞了,两人惨遭围殴


    2011年夏末,我在大连辞职,攒了一些钱
    (不是我会理财,而是总加班,工资没时间花)
    当时迷恋金融,买一些理财产品,还剩些钱,打算出去旅游
    浩哥是导游,我就问浩哥,推荐个地方
    浩哥说,就来青岛啊,给你导游证,去哪都不花钱,然后咱们一起创业,你不是辞职了么
    我就去了青岛


    早上来接我的是老蒋,和一个叫信鸽的老乡
    我开始以为是尊称信哥,后来知道是信鸽,因为负责跑腿。。。
    我问,浩哥忙什么呢,说是来接我来着,人呢
    老蒋说,浩哥昨天被人打坏了,弄了个熊猫眼,不方便出面
    缘由是,浩哥回家看见有人在他家楼下撒尿,和人打起来了
    本来以为人家很矮,结果人家撒尿时弯腰,一直腰块2米了
    浩哥就被揍了
    我想浩哥也是成熟了,知道维护小区环境了
    晚上我去浩哥家,发现浩哥住七楼
    人家在楼下撒尿,跟他一毛钱关系没有啊。。。
    而且还是租的房子,何必呢


    事也不巧,浩哥还要去新马泰带旅游团,弄个熊猫眼
    浩哥就带个假的库奇太阳镜出发了
    到马来西亚的时候,浩哥眼睛的瘀青好了,心情大好
    一天晚上散步,看见一个马来人,长的挺丑,不爽
    浩哥压抑已久,上去就是一脚,给马来人踹翻了
    欺负人家瘦小,结果从橡胶树上,还是哪里,一下跳出来七八个马来人
    围着浩哥,就给拍了黄瓜了。。。
    马上回国了,又弄个熊猫眼


    原来浩哥和老蒋,在青岛有大哥罩着
    是开讨债公司的,在啤酒街有一个饭店,是据点
    大哥也是老乡,据说啤酒街都得看他的脸色
    台东三路第一刀,简称一刀吧
    一刀出去办事,都叫的浩哥和老蒋
    一般十万的账,要出钱来,能分500吧
    浩哥和老蒋,每次去的时候,都穿运动装,球鞋
    不是为了身手矫健,而是为了跑的快
    一刀心里特别有底,心想我的打手都是轻装上阵,说弄谁就弄谁
    一次我也去啤酒街看看,就听一刀和别人吹“我这些小弟啊,是一年比一年懂事了。”
    以前小弟出去都穿黑衣服皮鞋,准备和人家死磕
    现在都是运动装,准备有事就跑
    那可不是,一年比一年懂事儿了么。。。


    一刀还溜冰,浩哥他们偶尔也跟着玩玩儿
    我说,别碰那个东西,小心上瘾
    浩哥说,不行啊,大哥货太多了,吸不完冬天就堆雪人了。。。


    一天晚上我在睡觉,信鸽跑来告诉我,出大事了
    浩哥和老蒋在台东三路,被人家弄了
    浩哥有一个小二手捷达,碰碰车,天天上街碰人
    一天载着我出去,就碰了一个红色宝马
    我从窗户看,女车主用手机拍我们
    我以为她要弄一个街拍帅哥,回去发微博
    原来是在怕交通肇事呢。。。
    我说,浩哥快跑啊
    浩哥一脚油门就跑,拿出一个棒子给老蒋
    说,他要是追上了,你下车就扎他
    第二次坐浩哥车,去饭店吃饭,停车给垃圾箱撞倒了
    我说,这车我是我不坐了。。。
    那天浩哥和老蒋开车,前面有个车总挡路
    就下车要揍人
    那车主,锁上车门,就是不下车
    浩哥和老蒋就包围他,二十分钟后,来了二十多个人,给他们包围了。。。
    我和信鸽赶到现场,警察也到了
    浩哥也老蒋也没有受伤,多年挨打练出来了
    老蒋看我来了,愤愤的说“妈的,中埋伏了。”
    等了二十分钟,那是中埋伏么?那是求埋伏。。。


    我一看乱成一锅粥了,就说我要回大连
    浩哥说,别啊,还没跟你说创业的事儿呢,咱们有三大财路
    我说,哪三大?
    浩哥说,啤酒街不是咱们的势力范围么,可以卖冰淇淋,酸梅汤,假烟
    我说,不感兴趣。。。
    后来浩哥说,这么办吧,这条街都是喝酒的,没有卖水果的,咱们做哥水果拼盘卖,肯定行
    这个听起来,还算靠谱点
    我就一手操盘,人均投了2000块,进货加工,运到啤酒街
    晚上信鸽负责卖,我配货做支持
    浩哥和老蒋负责没有人抢生意
    一个拼盘卖20,我算是能赚10块钱,每天晚上都能卖几十个,就是赚几百
    我在后面配货,都跟不上顾客的节奏了
    卖了一个月,感觉要发财了
    月底我们关门算账,准备分红
    一算总帐,一共爆赚了10块钱。。。
    当初预算的时候,我算错账了,以为平均一份赚10块,其实一分不赚。。。
    信鸽当时都要哭了,说“你再算算,一定是something wrong了。”


    当时还有一老乡特逗,不到20岁的小伙,叫小涛
    身体很强壮,留着小平头,看起来挺像道上的
    啤酒街人来人往,他也没留意我
    直到听说我是老乡,过来要和我交朋友,喝酒
    喝着喝着,小涛就把衣服脱了,让我看他背后纹身,关羽
    他说,哥们不不用记我名字,知道我后背请了关二爷就行了
    过几天,我又去啤酒街
    看见小涛还是赤着身子,不过关羽没有了,就剩到刀了。。。
    原来是贴画啊。。。睡觉睡没了


    第二天又传来消息,老蒋跟一刀去要账
    对方报警了,被关起来了
    晚上老蒋被放出来了,在里面被揍了好几顿
    他说警察一听是东北的就打,打够了再放
    我说,我回大连了,劝你们以后和那个一刀断了吧
    老蒋说,那我们东北见吧。。。


    其实想想我也进去过
    在大连,大学同学喝酒,晚上喝多了
    一个同学非要去跳舞,解放广场琳琳舞厅,著名的民工大舞台
    进去晃几下我就晕了,赶紧打车回家。。。
    到家楼下,真忍不住了,扶着一颗小树就吐了
    吐完了,突然抽风,想把这个小树给拔了
    用了全身力气,折腾了半天
    那个小树,比我中指粗一点,就是不断
    我就挂树上拔,小树90度弯曲,还是不断
    这时,警车来了,下来两大连警察
    给我从树上拉下来,说“赶紧回家!听见没?”
    然后警车就开走了
    我往家走了几步,感觉不爽,又回去拔树
    没弄几下,警车又回来了
    一警察说“彪儿一会就得了呗,还没完没了昂?今天不弄你个丧门不行了啊。”
    然后就给我关进去了,我是真晕了,进小屋躺在长板凳上就睡觉了
    半夜我醒了,我想我是怎么进来的。。。
    我就想起来,是因为拔树,我就喊警察,让他放人
    来了个值班的,说今天的人下班了,明天再说
    半夜2点,又进来一哥们,大连人
    浑身是血,砍人了,一个人砍了好几个,其中一人耳朵都掉了
    他一进来,我就把长板凳让给他躺着
    哥们也客气说,咱们一起坐着
    我们就坐着聊天,他问哥们你怎么进来的
    我。。。。。。没好意思说,说打人,轻轻的打了几下
    他说,没事,给人几百块钱就出去了


    正聊着又来了一个高中生,喝多了来局里踢馆
    值班的警察是他姐夫,就给放了
    走之前他跟我说,你等着,一会我回来劫狱救你。。。


    第二天五点,砍人的哥们他爸来了,认识什么局长
    叫了五万保证金,准备要出去
    不过要先去医院争取被害人同意
    8点多,受害人家属来了,用杀人的眼神看着我们
    把我当成那哥们同伙了。。。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
    那哥们家也有钱,受害人都收钱撤诉了,就给放走了
    走之前还给我留个电话


    我说,砍人的都走了,我还在这干嘛?
    队长说,找人联系受害人,调解了你就走
    我说,我和树调解?
    然后队长看看档案说,你就是那个拔树的。。。你喝酒精了啊
    我说,现在清醒了我,放了我吧
    队长说,你犯了什么什么法,够拘留了
    我说,就说交多少钱吧
    队长说,2000
    我说,那树没断。。。
    一个警察说“我看这小伙挺老实的,1000算了。”
    我说“我没钱。。。”
    队长“。。。你叫人送”
    这事怎么好意思让别人知道,我说,钱在卡里,出去取一下就行
    然后队长,安排个小警察,开车带我去取钱
    我把钱给警察,警察说,上车
    我说,不是交钱就放了么?
    警察说,我送你回家
    我说,免了。。。坐一回够了

     

     

     


     

     

    本文作者日租界傀儡

    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大忘路编辑部授权整理发布

     

     

    东北最冷的是人
    上一篇:500万? 下一篇:猫临死前会去哪儿?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