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爱马仕,拯救不了你的人生

    2016-08-30  |  卢璐说  |  微信号:lulu_blog

    爱马仕,拯救不了你的人生

     

    说实话,在我的长大成人,开始独立生活之前,我并没有特别体会过什么是“穷”。

    八十年代的中国,改革开放之前,大家的生活水平都差不太多。那时候,我的父母是双军人,大家都住在大院的宿舍里,去食堂打饭吃。

    食堂买炸鱼日子,一定是全院争相奔走的“节日”。在孩子们的心中,院子里面最有“权势”的,是窗口盛菜的大师傅,因为是他决定给你盛哪块鱼。

    九十年代,慢慢的开始有了贫富。我的父母都已经从部队转业,工作很忙,没时间管我,也很少在家里开火。为了避免把我饿死,院子附近有几个熟悉的小馆子,我也能签单。

    有一次来了几个同学,玩到饭点儿,我就带着他们去吃饭。老板叔叔对我亲热无比,把我们安置在最大的单间里。当账单来的时候,谈笑风生的同学们不约而同的停下来,我在账单上签字,几秒钟的沉默,让我这种脑袋飘在云彩上的人来说,也隐隐地感觉到点儿什么。

    大学毕业,我去了法国。

    临行的那一夜,妈妈把换好的法郎,几张摞起来,叠成四折,塞进一条腰带里面。嘱咐我,“在飞机上的时候千万别摘下来。”

    爸爸悄悄地给我说,“出门在外,别委屈自己。有爸爸在,千万别担心钱。”

    那天晚上,我哭了很久。从小读的那几吨书都白读了。大学都毕业了,居然还要父母一把一把的掏钱供着我。

    我到了法国之后,家里发生了变故,用了很多钱。我知道如果我开口,砸锅卖铁,卖房子,管人借,父母也会把钱给我寄来,但是这个人不是我。

    我咬定牙,从没开口过。

    那几年,就一个字“穷”,真的穷。

    一群人出去喝咖啡。虽说全世界当学生的时候都穷,瑞典美国的同学就可以点杯卡布奇诺。其他国家的同学,会点杯最便宜的Espresso。9法郎一杯,人民币十一二块钱的样子,轮到我,我就说:“什么也不要,谢谢”。

    我是一个对数字非常不敏感的人,那是我人生中唯一能把价格记到小数点后面两位的时代。我可以去一个超市买土豆,再去另一个超市买鸡蛋。

    法国超市,最便宜产品永远都在货架的最下层。进了超市的感觉像是变成了一条狗,要趴着走。一圈转下来,站起来去收银台,腰酸腿疼。

    一年多后,我找到餐厅打工的工作。签了每周30个小时的合同,疯狂顶班,每周做四十到五十个小时不等。同时我还要去学校上课,准备写论文。几个月,瘦到只有八十六斤。

    幸好还年轻。

    前几天我见了一个商人,植观洗发水的创始人TT,已经拿到了几轮的融资,身价要用美元计。我们约着喝了杯咖啡,他知道我曾在法国留学,就自我介绍说,我在荷兰留学过。

    于是我们两个滔滔不绝地说两小时,全是留学时代的穷,以及诸多寒酸的省钱法子,抹着眼泪大笑,完全忘记见面的本意。

    我发现人在聊天儿的时候,语气夸张,神情委顿的部分,都是在“忆甜”。

    类似:当年我有司机有助理有团队,有房子有地,现在,哎,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世事炎凉,人情冷漠。

    而聊天时,心潮澎湃,越说越激动的部分,都是在“忆苦”。

    当年我吃白米饭,住地下室,穿补过的袜子,用捡来的家具,现在,哈哈,我终于实现了一部分人生价值,我要继续努力。

    在这个以钱为本的功利时代,“钱”被等同于励志,努力,独立,思维,真实,品味,自尊等等,所有能够想到的高尚的含义。穷变成了老鼠,不仅仅是人人喊打,更是躲之不及,唯恐鼠疫

    有越来越少的人,敢于直面自己曾经的贫穷,藏着掖着,唯恐不能忘记。

    钱被擎举成了衡量一切的标准,只要贵就是好,越贵越好。

    “我就要最贵的,最贵的一定是最好的”,成了立场鲜明的旗帜。不喜欢贵的,不喜欢钱的,那是你酸,那是你穷,那是你没有能力,那是你没有底气,那是你没眼界,品味有待考证,人生必定不幸。

    有这么一个姐姐,我们认识二十几年了,因为人生观差的实在太远,算不上朋友。

    她从中等城市考到北京,读了一个北京当地的大学,毕业之后,当了北漂。我认识她,是因为她和我朋友是邻居,当时都住在三环边上的地下室里。

    姐姐是有品味的人。在我们都在用美宝莲的时候,她就想办法托人从国外带香奈儿了。工资有限,省吃俭用,开源节流,总之一切都要最顶级。

    那个时候小姑娘都爱看《世界服装之苑》。这位姐姐可以把每个牌子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如数家珍的把我们说的目瞪口呆的听。点完头我才想起来,其实我大学才修的是服装设计。

    如果我不是在地下室认识她,我一定觉得她是月入百万的名门淑媛。既有品味又有钱。

    按照我们这帮人的年龄和收入,姐姐既有能力又努力,月薪一直遥遥领先。可是,就算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好的淘金宝地,也不是只要你努力就可以淘成马云。姐姐赚得比我们多,但是花的也多,一来二去,永远都是月光族。在我朋友已经搬离地下室之后,她还继续住了一段时间。

    姐姐的爱情非常不顺利。有钱的男人花心没品位,没钱的男人一定不是最好的。我这么贵,我这么好,我这么努力,世界上一定有个最贵最好最完美的王子,正骑着白马来和我相会。

    二十几岁的时候,我年轻,我不急;三十几岁的时候,我优秀,我不急;现在四十几了,我独立,我不急。

    结婚只是一种形式。婚姻并不能直接导致幸福。但是那种吵吵闹闹的人间烦恼,纷纷扰扰的长情牵挂,可以最大化的避免作为一个人的孤独。

    因为说到底,人还是一种社会性动物,最难耐的是百年孤独。

    当然,每个人都可以在孤独中坚韧而丰富,但是那种找谁谁不行,四处碰壁的彷徨,就算甩得开众人的是非,可是甩不开自己心中的痛楚。

    我同意:女人要买点儿贵的东西。

    我不同意:女人要买贵的东西。

    中文母语,轻描淡写地就来了个乾坤转移。中间差的那个“点儿”字,差得是天与地。

    跳槽成功;加薪进级;项目分红,赚了红利,买个平常舍不得的东西犒劳自己,每个人都需要奖励。

    可是,人生真的不是背了一个爱马仕,就是爱马仕。“爱马仕效应”只能在没有能力够买的人群范围中,发挥效应而已。

    退一万步,打个比方说,隔壁领救济的特困生突然穿了新款的Zara,你会觉得亮瞎了眼睛吗?还是你会觉得她真心有价值有实力?

    贫富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是穷还是富,具体要看自己选定的坐标线画在哪里。

    如果把自己的人生价值定在“最贵”的这个点上,那就是说,永远都是在追着价格跑的穷鬼,就算可以超过很多人,但是超不过自己。

    价值是一个绝对的概念。是自己和自己比较,自己架出一条坐标。

    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知道自己到哪里去,知道自己的极限,知道自己哪里是综合幸福峰值点。

    这世上理论上一定存在最贵的,但是最贵的不一定是最好的。那个经过自己的选择,符合自己需要,最合适的自己的,才一定是最好的。这是我的价值,跟别人没太有关系。

    对于我而言,留学那几年的穷,给我的人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穷让我明白什么是价值,穷让我有持续努力的动力。穷过才让我明白富的美味,穷过才让我能体会富的意义。

    就是因为我穷过,我知道什么是穷,所以我知道如何避免穷,所以我不怕穷。

    事实上,根据社会和人生不可逆反的前进性来说,在绝大多数的人生里面,我们会越来越老,也会越来越来有钱,越来越消费得起贵的东西。

    如果说富是一种梦想,也是一种人生必然的前进的方向,那么穷才是一辈子的财富。那些过去的穷日子,仿佛成了一个“底”,有了底的人生,我只管向前。

    爱马仕拯救不了你的人生,就算有一天,横空出世一个更贵的爱驴仕,也不行。

    最贵的绝对不是最好的。只要你还用别人的价签来定义自己,你永远也得不到最好的人生。

    我们要用自己的价值爱自己。请务必相信:自己的一定是最好的,毋庸置疑

    上一篇:猫临死前会去哪儿? 下一篇:从《三体》到《北京折叠》:现实比小说更惨烈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