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酒桌上的离奇故事

    2016-09-03  |  脑洞故事板  |  微信号:ndgs233
    酒桌上的离奇故事

    图/Salty Rose

     

     

     
     
     
     
     

     

    周五的晚上,难得大家都不忙,毛小柱、侃侃、老于和我,相约了到酒吧搞啤酒。作为妻管严的标配行为,毛小柱带上了他交往了5年的女朋友——小美。


    啤酒喝下去十来瓶,大家都有些许的醉意。谈房价、谈南海局势、谈奥运赛事、谈股市走向……该谈的都谈完了,酒桌陷入了沉寂,就像比赛进入了中场休息时间。

     

    侃侃提议来个简单粗暴的游戏,活跃下气氛。规则很简单——真心话大冒险,每个人都说说自己曾经干过的违背良心的事情,并且要能证明是真事,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吹牛逼不打草稿。假如你讲的故事得不到了大家认可,对不起,再吹3瓶啤酒。


    毛小柱、老于表示附议,毛小柱的女朋友小美也没有反对。“我靠,这是搞灵魂解剖啊!”我提醒大家:“你们要想清楚,你说出来的故事,可能会给他人带来不适。你们忘了我曾经说过的——永远不要考验人性,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

    大家显然没有听进去,都被酒精麻木了头脑。老于说,我先试着说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符合要求。

     

    “10岁那年,我家隔壁搬来一对年轻夫妻,女的长得非常漂亮,每天都会在阳台上晒各种款式花哨的内衣。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决定偷个过来看看。大家都知道,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衣服的款式都很死板,现在突然有一个美丽的异性展示最贴身的漂亮内衣,我想不仅仅是我,在座的每一个男性都会蠢蠢欲动。”


    “别带上我们,我们没有你猥琐。”侃侃插话。

    老于并不理会,他抿了一口啤酒,目光变得越发迷离,他仿佛陷入了一场美好的回忆中,继续进行他的讲述。

     

    “偷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攀上阳台,探身到对面,手一够就可以拿到,简直是手到擒来。偷来之后,我就藏在自己床下,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来闻闻,那种混杂了女人体香、洗衣粉和阳光气息的味道,让人简直欲罢不能。很快女邻居就发现了不对劲,丢一次两次可能是被大风挂走了,经常丢肯定是人为的。在我又一次得手之后,她顺着阳台上隐约留下来的脚印,顺藤摸瓜发现了问题所在——我们家成为合理的怀疑对象。”


    “问题顿时变得很大条,但聪明的我,显然不会坐以待毙。在得知女邻居要来兴师问罪,我把偷来的内衣,偷偷塞到了爸妈的床下。”

     

    老于继续回忆,那天晚上,面对来势汹汹的女邻居,老爸老妈很坦然地说,我们家人从来不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不信你进来搜。女邻居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一堆内衣,她走之前,给老爸翻了个白眼:

     

    “想不到你是这么不正经的人!喜欢的话可以找我要啊,在背后偷多没意思。”最后一句话,让老妈顿时炸了:姓于的,敢情你们俩私下里还有点什么不成!


    “女邻居一走,他们俩就关起门来对打,摔锅砸碗,鸡飞狗跳,到后来两人动用了刀和铲,感觉要玩命的节奏。我觉得事情的严重程度超过了想象,就过去坦白说,其实是我拿的。正在气头上的老妈一听,立刻扬着手中铲子朝我头上拍来。”

    “反了你,年纪轻轻不学好……”

    “大家都知道,人在气头上是会丧失理智的,身边的任何一样东西,都能变成武器。不过,身手敏捷、反应神速的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我一个侧身躲过。但说时迟那时快,铲尖还是从我的臀部划过,我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痛,回头一看,鲜血已经冒出来了。”

    “我大叫一声,老妈,你铲到我的屁股了……这件事留下后遗症就是,我的右侧屁股永久留下了一道7公分长的伤疤,你们要不要检查一下?”老于边说边要扯裤腰带。

    老于的故事,让给我们深信不疑,大家也没兴趣看他那道陈年伤疤。接下来轮到侃侃解剖灵魂。他说,我叙述起来很简单。

     

     

     
     
     
     

     

    “大学时候我跟舍友周达海不对付,但是我无意中发现了他一个秘密,决定报复他。”

     

    “他睡在我上床,有天晚上宿舍还有10分钟熄灯的时候,他又早早钻进了被窝,很快我就感觉到了床板传来有非常轻微的、有规律、有节奏的震颤。”

     

    “我跳起来大声喊:达海,你是感冒了在打摆子吗?我边喊边去掀他的被窝,宿舍其他人的目光都被我的喊声吸引过来。被窝掀起来的一瞬间,一股白色液体以一道优美的曲线射向墙壁。”

     

    “周达海没有料到我的举动,他盯着我像不认识似的,我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他当时的表情——茫然、惊愕、愤怒,我想当时他一定在心里说了无数个卧槽。他怎么想我不关心,但是那一瞬间,我爽到了极点。周达海在迟疑了两秒钟之后,赶紧拉过被子盖住裆部,但是已经迟了。宿舍里爆发出雷鸣般的笑声。这件事造成的后果是,我被周达海胖揍了一顿,但他也遭到了应有的惩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周达海都勃起困难。”


    虽然侃侃讲得很隐晦,但是在座的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侃侃说的事情,也很好证明,我跟侃侃是大学同学,知道这件事,当时还在小范围内流传过好一阵子。

    小美打趣道:侃侃,想不到你平常一本正经,污起来也是老司机啊!

     

     

     
     
     
     

     

    轮到我了。“其实我过去也做过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但是很多都是无法证明的,随便举一个例子:我曾经喜欢一个漂亮的女生,也成功将她骗到了酒店,但是我跟她探讨了一晚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每每想到这段过往,我都痛心不已,这不但违背了良心,而且成为我泡妞历史上的污点……”

     

    没等我说完,大家一致送给我两个字——装逼。好吧,算我输吧,喝酒就喝酒。


    在我快喝完半瓶的时候,毛小柱整理完他的思绪,开始娓娓道来他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我学的是动物医学专业,也就是兽医专业,最合适的工作就是宠物医生了。但是我只干了一年了,就跟鲁迅先生一样,弃医从文了,进入了现在的广告公司,整天跟各种文案和软文打交道,但是也算是文字工作者了。今天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为什么从一个有前途的宠物医生沦为一个广告狗,这其中经历了一个足以影响我一生的事情。”


    “2010年的夏天,我所在的医院,住进来一只黄色的博美犬——乐乐,收治的医生就是我。主诉一周之前开始出现发热、呕吐、腹泻等一系列症状。我初步怀疑是犬瘟热,针对性地进行了治疗,并建议留院观察。当时我年轻气盛,自恃理论知识丰富、专业技能过硬,跟宠物主人打下包票肯定能治好。宠物主人就很放心地把宠物放在我们医院,自己去外地出差了。”

     

    “但是一周之后,这只博美犬竟然病情加重并突然死亡了,宠物的主人接到电话之后,急忙从外地赶回来,问我们要说法,并口口声声说,你们毛医生说肯定没有问题的,现在突然死了,一定属于医疗事故。”


    “谁让我夸下海口呢,这就是年轻的代价啊!”毛小柱说,后来这件事以院方赔偿8000元了事,而我也因为这件事被院方辞退,从此离开了动物医学界。

     

    毛小柱说到这里,伸出手握住了小美的手。我们发现小美的脸红了起来,毛小柱望了一眼小美,然后接下往下讲他的故事——


    “是的,你们猜到了,小美就是那个博美犬乐乐的主人。古人说得没错,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后期赔付和处理乐乐后事的过程中,我和小美接触过好多次,双方一来二去渐渐熟悉,发现不打不相识,两人对彼此都有好感,于是就相恋了,一直到现在。”

    侃侃立刻嚷起来,这他妈的算什么真心话大冒险,感情你们俩是合伙来秀恩爱、撒狗粮啊!不行不行,得罚酒。

     

     

     
     
     
     

     

    毛小柱用停止的手势平息了侃侃的叫嚷。

     

    他接下往下说:“这件事的前半部分,小美其实一点都不陌生。假如故事只有这么一面,其实根本也算不上违背良心,最多算一个小小的医疗事故,放到现在甚至连医疗纠纷也算不上,但是你以为事情只有这么简单?”毛小柱接着往下说,而他旁边的小美则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在小美家乐乐住院的第二天晚上,我值夜班。当时宠物医院就我一个人,有一个带着金链子的中年人也送来了一个博美犬。为什么要强调金链子,是因为他给我暴发户的形象太深刻了,那个金链子保守估计会有一斤重。”

     

    “他送的博美犬是他老妈养的,一直当心肝宝贝。由于这个暴发户常年在外地做生意,老爸又去世得早,因此这只博美犬对他老妈而言,不仅仅是宠物,更是伴侣,她当半个儿子对待。”


    “暴发户送来的博美犬呼吸急促发低烧,在很多宠物医院都看过,一直以为是肺的问题,但是我仔细检查之后发现,这只博美犬患有心脏病,已经出现心力衰竭的迹象,可以说基本失去了治疗的价值,除非换心,进行心脏移植。”

     

    “但难题有3点:一、换心的话,一定要找到合适的供体,博美犬体型小,比较娇贵,通常来说只有找到另外一只差不多大小、同样品种的博美犬,才能解决供体的问题。不过,博美犬不同于普通的草狗,一般养博美犬的人家,都会当宝贝,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狗来成全你。二、即便找到合适的供体,也很难保证移植之后不会出现排斥反应,就算度过排斥期,小狗剩下来的寿命也不会太长。三、移植的费用会很高,从经济的角度考虑,完全不建议这么做。”


    “我跟暴发户说了3点,但貌似就第三点他听进去了,他嗓门很大,不屑一顾地说:‘移植费用高?!能高到哪里去?10万?50万?就是100万,我也不在乎。一定要救活,我可以不惜任何代价,不惜任何代价,不惜任何代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老实说,我见过养宠物的富豪多得去了,很多人在宠物生病的时候也口口声声说不惜一切代价,但是真要让他掏10万、20万救一只小狗,绝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的。现在问题来了,既然钱不是问题,那么供体哪里来?暴发户心烦气躁地不停地来回踱步,边走边问:能不能到哪里偷一只过来?我摇头。那重金悬赏,让人家自愿贡献。我摇头,一是没人愿意,二是时间耗不起。”

    “暴发户很烦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它地嗝屁?我摊手表示爱莫能助。暴发户踱步到一只宠物笼子前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不是现成的吗?他指着笼子里的博美犬说,天下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无论是体型、大小、样貌,这只看上去跟自家的几乎一模一样。他为了确认自己的判断,抱着自己的博美犬过去一比对,简直双胞胎。”

    “我的头立刻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这不是流浪狗,是另外一个宠物主人寄养在这里的,人家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不信你打电话问,我可以把宠物主人的电话给你。”

    “暴发户当然没有打电话问,就算是脸皮再厚,这种自讨没趣的事情他也不会干。在那个月风高的夜晚,他成功地说服了我。用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钱,说服了我。”

     

     

     
     
     
     

     

    毛小柱说到这里,我们发现他旁边的小美已经愤怒起来了,她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骂了起来:

     

    “你麻痹,这么说来,我们家乐乐根本不是死于疾病,而是被你偷心了,换给了别人家的狗?你他妈的,做人还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小美越说越愤怒,我们仿佛感觉一头母狮快要爆发。

     

    她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两年前我们在街上看到一只博美犬很像我家乐乐,我情不自禁喊着乐乐、乐乐跑过去。当时你很紧张拉住我,原来是他妈的心里有鬼啊?”小美越说越来气,怪不得当初医院心甘情愿赔我钱,原来是你收了黑钱。

     

    她一巴掌刷过去,我们只听到很清脆的响声,然后毛小柱脸上就留下了清晰的巴掌印。

     

    “毛小柱,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知道乐乐对我意味着什么吗?它曾经是我生命一部分,你知道它离开我之后,我哭了多久吗?你知道就算过去这么多年,我依然会梦到它吗?你知道自己最心爱的东西离开自己的那种痛苦感受吗!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事情发展成这样,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就在小美想要继续刷毛小柱耳光的时候,我和侃侃迅速架住了她。小美边哭边喊:“毛小柱,想不到你竟然是为了钱出卖良心的人,我告诉你,我平常最瞧不起的就是这样的人了。我们完了,分手吧,以后你有多远给我死多远,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

    说完这些,不解气的小美,又将一杯啤酒泼向毛小柱,然后扬长而去。剧情发展太快,我们都蒙圈了。尤其是提出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侃侃,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毛小柱很木然地坐在那里,抹去脸上的啤酒,拿起酒瓶继续喝酒,他的动作和神情是标准的喝醉模样,有点迟钝,有点不知所措,有点茫然,也有点无所谓。

    老于坐过去搂着毛小柱,责怪地说:“柱子,你真是喝多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来呢,说是玩真心话大冒险,但是你也不要这么实诚啊!这可怎么办是好啊?要不回去你好好哄哄小美,或者再去买个博美犬给她,女人啊,哄哄就可以了。”

    毛小柱吐出2个字“幼稚”,便不在理会我们,自顾自地喝酒。他仿佛想要把一辈子的酒都喝完,又好像一辈子都没有喝过酒。酒桌的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我也只好拿起杯子陪着喝。

    大脑被酒精一点点麻醉,我突然一个激灵,仅有的医学常识提醒了我一点:动物之间的器官移植,并没有想象那么简单。

     

    不仅仅要血型配对,而且血管缝合也是问题,你想想看啊,在那么小的博美犬体内做心脏手术,凭毛小柱本科毕业的那三脚猫技术能应对得了?我掏出手机百度了一下,果然——动物器官移植手术,技术门槛很高,根本就不多见。


    另外还有其他疑点:这种复杂的大型手术,肯定不可能完全避开宠物医院其他人,就算毛小柱能解决技术问题,存在如此大的利益输送,会没有其他人知道?毕竟这是一个换心手术,不是给小猫剪毛、给小狗洗澡那么简单,不可能做到完全掩人耳目。

    假如真有这么一个一掷千金的富豪,按说毛小柱应该有一笔丰厚的意外之财,但据我所知他一直过得很清贫,没有中过六合彩,也没有被天上掉的馅饼砸中过。这也是他跟小美谈了多年恋爱一直没有结婚的原因,毛小柱甚至连房子也买不起。

    还有,毛小柱今天很不对头,一进酒吧就给自己灌酒。据我对他多年的了解,他平常并不是一个嗜酒的人,有应酬的时候也会找各种理由,能不喝酒就不喝。 

    疑点重重。

     

     

     
     
     
     

     

     

    快到12点的时候,老于、侃侃都喝趴了,毛小柱也喝得东倒西歪。我把老于和侃侃搬上出租车,又送毛小柱回家。毛小柱一上车就睡着了,出租车在夜晚的城市里畅快地飞驰,路灯从窗子照进来,在毛小柱的脸上留下一道道忽明忽暗的黄光。


    到了毛小柱家门口,我准备扶他上楼,他哇哇地吐了一地,吐完人也稍微清醒了。我单刀直入地问他:柱子,你为什么要编个故事骗我们?

    我对他说:别闷在心里,告诉哥,难道你查出来了什么绝症,要用这种方法逼小美分手?

    我以为自己很聪明,因为电影里都是这种套路。

    毛小柱定了定,说:放你妈屁。我只是不想跟小美处了,我们在买房问题上吵架太多,我不想再吵了。南京房价这么贵,哪是说买就买的。我就那么点工资,要维持日常开销,要寄钱给爸妈,要给小美买各种礼物……

    毛小柱还没有说完就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

    上一篇:占人便宜,手有余香?屁咧! 下一篇:也许是特别的我和我的新书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