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一根鱼刺,一桩悬案 | 正午信箱054

    2016-09-11  |  正午故事  |  微信号:noon-story

    一根鱼刺,一桩悬案 | 正午信箱054
     

     

    1

     

    昨天游泳的时候耳朵里进水了,耳朵进水是常事,平时歪歪头水就会顺着耳道流出来,但昨天没有。

     

    回宿舍的路上反复把头歪过来正过去,每一个动作都带来“沙沙”的响声,就像揉搓塑料袋的声音,我不知道水和皮肤这么柔软的组合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声音。

     

    水还留在耳朵里,回到寝室才想起棉签在开学打扫的时候就扔掉了。我把卫生纸搓成一条试图伸进耳朵里,但卫生纸那么软耳道那么粗糙曲折,于是用卫生纸包住掏耳勺,头两次纸端湿了,沙沙声一点没变,就在我试图再伸进去一点时,掏耳勺戳到了鼓膜。

     

    捏住鼻子鼓气可以感到气体从那只耳朵缓缓漏出,我细细感受,不敢相信,最终在确定了鼓膜确实有点受伤了的绝望之中上网搜索,得到“鼓膜恢复能力极强,小损伤3、4天即可自行恢复”的消息,松了一口气。在耳朵里塞上一团卫生纸继续看书,可是水还在耳朵里,在鼓膜破损了的耳朵里。想到小时候看到的科幻电影片段,蚂蚁顺着一个男人的耳朵爬到他大脑的中心,控制了他。我劝自己冷静下来,可专业是生物,我清楚地知道游泳池里的水有多脏,无法思考其他事情。

     

    后来室友借了我两根棉签,没有改变什么。睡觉的时候侧着身子,诚恳地希望水能流出来,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只耳洞里。在各种惨绝人寰的幻想在耳朵里发生时,我感到有东西动了一下,“果然...是虫子”。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想法到来时我一点也没有恐慌,再想了想,伸手掏了一下耳朵,是湿的。室友都已经睡下了,我说:“我耳朵里的水出来了”,有两个人笑了笑,大家就继续睡了。

     

    生科院学生及正午粉丝

     

     

    NOON回复:

     

    我很喜欢读你的来信,就像一个小说的开头。不知为何,你让我想起了几周前给正午来信的一个读者,“石牌青年”。有种淡淡的平静生活味。

     

    我有过类似的经历。有个周末午后,我在家打扫卫生,花盆里的一根植物不小心戳到了眼睛。起初它只是有点痛,就像进了个沙子,当我拖完地擦完桌子,眼睛已经变得红肿。具体细节我差不多都忘了,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但我记得那天下午有个采访,去见一位声名显赫的科学家。我红着眼出了门,在地铁里开始忍不住地掉眼睛水。到了约见地点时,我已经满头大汗。我一边眨眼,一边猛烈地流着泪完成了采访。那个科学家一定很奇怪,我怎么悲伤成那样。

     

    第二天醒来,眼睛已经好了。

     

    祝你五官保持健康。

     

    正午 谢丁

     

     

    2

     

    谢丁老师,您好,

     

    有天晚上我在叶三老师微博下面评论,提到一些写稿方面的问题,叶三老师回复说:“你给正午写信,我去逼谢丁回你。” so~

     

    从去年秋天开始关注正午,那时候做网站编辑,每天复制粘贴流水般的新闻,焦虑,心浮气躁。天天盼着正午更新,看正午是我一天中内心最淡定最舒服的时刻。后来正午改版,形式风格更好玩了,像杂志。也想去现场看你们,可是你们不来东北呀。

     

    给正午写信的大多是诉说一些生活和情感问题,我说点儿别的。

     

    从上家单位走了之后,我到机关单位做临时工,采访编辑,写一些政治正确的稿子。由于前两份工作在新媒体,PS代码做网页专题什么都会一点点,有活动就参加,拿了通稿就发,采访的机会少得可怜,文字功底弱得不行。没想到,把句子捋顺,把事情说清居然成了我写稿的最大障碍,最惨到什么程度,写完要一句一句地看是不是缺主语。我喜欢采访的整个流程,想选题—约采访—列提纲—采访—整理—写稿—编辑—发布—反馈给采访方做进一步的沟通,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存在很多问题。

     

    采访的时候容易被采访对象牵着鼻子走,聊聊就跑偏,确认一些细节的时候自己总判断不准是不是对叙事有帮助。可能是自己的采访目的不够明确,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准备工作做得不扎实。我看过谢丁老师的一个访谈,您说自己不喜欢做采访提纲,但是自己早就想清楚问什么,怎么问了。我觉得我还是没想清,在采访的准备工作和现场反应方面有什么好的建议么,谢丁老师和正午的其他老师可不可以分享一些小癖好?

     

     “没想清”给自己带来另外一个大问题就是,在整理和写稿的过程中浪费了非常多的时间。一个小时的采访录音,整理出来两个小时,再和已有的材料整合,边整合边考虑文章结构,删繁去简,整个过程还是被材料牵着走。总的来说就是对文章没有控制感,三四千字写起来会很痛苦,不是顺畅地写下来的,而是一段一段拼凑起来的。每捋顺一遍逻辑关系就要再花费很多时间,效率很低,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所以特别想咨询一下谢丁老师您写稿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我猜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提高效率吗?

     

    我看过一篇写马龙·白兰度的文章,文章说,一个敏感的人,他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可能有35种,而一个普通人却只有7种。我觉得叶三老师是这种敏感的人,很多写作者都是,但我不是,我只是笨拙地在写,正午是我的模仿对象之一,哈哈。那些政治正确的估计得学学新闻联播,有点分裂。

     

    前段时间读南方周末的特稿,李海鹏老师说有一篇特稿的小标题是怎么起的呢?他完稿之后,把文章四等分,每一份起一个小标题。很惊讶,这他妈也行!想要这种操控感!我对生活本身就没什么要求,没有控制欲望,写稿子和性格也有很大关系吧。

     

    我喜欢正午不追热点的性格,我喜欢扎扎实实花费力气做一个选题,做系列或深度报道。可我在写作方面确实差强人意,不够有文采,阅读量少,甚至懒惰。提的问题很浅薄,感谢您看了这么多。

     

    不知道正午的邮箱里堆了多少信,望早日看到回复,毕竟,三三答应我的!

     

    祝正午越办越好,希望你们下次宣传来东北玩儿,去看你们。

           

    夕照

     

     

    NOON回复:

     

    夕照你好!

     

    叶三害我。我最怕给人写稿建议了,因为人总免不了“好为人师”的虚荣心,我当过几次“老师”,发现自己变成了我最讨厌的那种人——讲着讲着开始讲人生道理。在正午信箱也是,讲多了,其实很心虚。我们不当老师,还是做普通朋友好,这样,我只用分享我的经历给你,也许有用,也可能没用。就像我有个朋友最近总说的:“人和人太不一样了。”

     

    我刚入行做记者时,跟你一样,四处寻找老师。媒体师傅的好处是什么呢?能学到一些基本的采访技巧。如何跟进一个事件寻找突破点,如何提问,如何拿到料,等等。对记者来说,采访当然是最重要的。我认为总体而言,记者是个靠经验累积的职业。做得越久,越有经验。一个优秀的老记者,应该很宝贵才对。可惜如今大多数有经验的记者,都转行了。

     

    这种经验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对别人不一定有效。比如我很少做采访提纲,是因为采访前一天我在脑子里把问题都过了一遍。但我也佩服那些专心细致把每个问题都列在笔记本上的记者。说实话,我只是没那么认真。我喜欢和采访对象瞎聊,甚过严肃提问。这也是我很少做大人物或严肃报道的原因,没那个才能。

     

    至于采访结束后的写作,我更没什么可分享的。作为编辑,我可以针对具体某一篇稿子提一些意见,但泛泛而谈写作,我没那个资格和才能。这不是推辞,是实话。你提到如何提高写稿效率,我自己有个简单的办法:“别想多了。”重要的是别想着这稿子发表后的事,想着写完就可以去玩了。我写稿的过程更简单:拖,拖,拖到截稿期,赶紧写。另外,我也很少去想稿子的逻辑,想得更多的,是怎么把这个故事讲出来,读者不会中途离开。

     

    很抱歉,写了这么多,也没给你什么具体的建议。我还是认为,“老师”这词不是随便叫的。否则双方都很尴尬。昨天是教师节,如果谁都是老师,这节还有何用。

     

    最后,我想说一句,我极度讨厌小标题。从你上面举的例子来看,李海鹏似乎也在说小标题的荒谬之处吧(我猜的)。

     

    正午 谢丁

     

     

    3

     

    正午好

     

    一直看正午信箱,一直也不知道怎么发,可能是因为想说的话不会表达,也就没有了表达的欲望。

     

    前几天前女友微信找我一起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搞得我最近心神不宁。我们俩认识12年了,在一起4年,到现在已经分手3年了。分手后一直断断续续的都有联系。后来她找过一个男朋友,就可以保持了一些距离。

     

    最近找我让我一起去看周杰伦演唱会,因为几个月前她问过我一次我拒绝了,所以刚开始我是拒绝的。但是打了好多遍电话,理由是她喜欢杰伦是因为我,觉得应该是我和她一起去。我是有一点动摇的,反正最后是答应她了。

     

    但是昨天又微信我说不想让我去了,让我好好上班。(黑人问号脸)

     

    特别烦,今天又加班,还有傻×领导。

     

    难道这就是成长的烦恼嘛

     

     

    NOON回复:

     

    烦恼你好

     

    我猜,前女友是想跟你鸳梦重温吧。周杰伦是个幌子,演唱会后面发生的事才重要。至于后来又不想让你去了,大概,估计,揣测,她找到了另一个鸳梦。我要是你,也挺烦的。不过你们都认识12年了,她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

     

    嗯,我今天确实有点无聊。

     

    正午 谢丁

     

     

    4

     

    你好正午君:

     

    给你们写信时正值中午,秋天的太阳明晃晃的,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切都显得那么干净。

     

    我一个月前不小心得了腰间盘突出,很难受但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段时间我发现我的心态有了明显的变化,以前的我很开朗,但最近几天出门我发现了我有点惧怕人群,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路上的我是愁眉苦脸的表情,我想笑,但我笑不出来,如果硬笑的话会露出那种很尴尬的表情。

     

    我有认真思考过,我觉得应该是孤独的事。像一切到城市里工作的人一样,时常感到孤独,时常很茫然。这种孤独感在得病的这一个月更加强烈了,我想回老家,但回去不好找工作。幸运的是我妈妈也在这座城市陪着我,但有很多事无法和她说,说了也不见得有用。我很好奇那些孤身一人的人是怎么挺过来的,他们会孤独吗?他们是怎么解决的,再这样下去我很怕自己得上抑郁症,但又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写到这里吧,也许说的有些乱。或许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倾诉一下。

     

    外面的阳光真好,祝你们开开心心的。

     

    感谢阅读。

     

    对了,我是男的。

     

    柴东

     

     

    NOON回复:

     

    柴东你好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又要在这里讲人生道理了。

     

    为了避免长篇累牍地谈论“孤独”,我简短总结一下:人就是孤独的,没办法。

     

    但我可以分享一个办法,也许能让你稍微开心一点点。去咨询一下医生,在腰间盘突出康复之后,能做什么运动。跑步、健身、合适的运动方式,都能让人从肉体开始愉悦。出门旅行也挺好,也算户外运动的一种。

     

    另外,也有可能,等你完全康复之后,一切就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开朗爱笑。疾病摧残的当然不止是肉体。

     

    祝你早日康复。

     

    正午 谢丁

     

     

    5

     

    正午,你好~

     

    我做高中老师工作两年了,因为某些刻毒的领导所以觉得痛苦又压抑,想离开这儿,考研是我能想到的最好途径。可或许我也并不是想读研究生,因为我还没有找到想要研究什么问题的兴趣,抱着这样的想法去读研读博是否会很消极被动甚至难以毕业?我只是想过一种自在的生活,在工作之余能读书,写作,画画,旅游,不用低着头在谁手下讨生活,不用和一帮不熟的人在酒桌上斗酒吹牛词锋交错,即使闷不吭声也不会总是被领导当众教导“要会策(侃)啊,男的不讲话就没戏啦”,即使不结婚甚至出柜也能让大家在议论过后慢慢接受。

     

    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对不对,以前我都觉得自己不好,和领导坐一桌吃饭话也不讲,酒也不敬,也不参加群体性体育活动,对这些批评我都接受,也想过要融入他们的氛围,可一直就是闷着不改变。而且对于抽烟,酒桌文化,在不熟的人面前讲黄色笑话,八卦其他同事的坏话这些事情,我很抗拒。现在不会再因为做不到这些事而惶恐自责了,我越来越觉得为什么自己非得朝那个样子转变呢?有没有一个地方能够接纳就是这样的我呢?

     

    或许有点矫情固执,求骂醒。

     

     

     

    NOON回复:

     

    瞄,你好

     

    你的来信很熟悉,正午似乎总收到类似的,我自己应该回过不少。我使劲想给出一个故事,能生动地描述出一种境遇,大同小异的境遇:小城市的生活之艰难。但我认识的朋友很少有这样的。

     

    如果你是我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我会劝你离开那个地方。但同时也会告诫,寻找“自在的生活”是非常难的,哪怕到了大城市,多数时候也是低着头在谁手下讨生活。好处是,也许再也不用和陌生人在酒桌上交错,闷不吭声也可以过日子。

     

    但明显我跟你并不熟,作为一个陌生人,我在这里轻言几句写下的建议,也许会给你带来生活的巨变。多年来的记者经历让我明白,我们是如何轻易改变一个人的生活的。你情我愿的采访,也许还行。但有时为了某一篇稿件,以粗暴的方式插入别人的生活,然后就弃之不顾了。这是个选择的问题。我选择往后退。

     

    所以,我没法把你骂醒,也给不出切实的建议。正午信箱也是如此,给不了答案。

     

    看你的来信,让我想起了《立春》里那个芭蕾舞老师胡金泉。他有句台词(叶三学得很像):“我就是这城市的一桩悬案,像一根鱼刺一样卡在许多人的嗓子上,我真是个怪物,像六指儿一样。”

     

    胡金泉最后也没离开那里,他以一种自毁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徒留下无奈。《立春》的英文译名是:And the spring comes,我常想这个句子后面接的应该是什么呢?春天来了,一切都是老样子。或者,春天来了,生活该有点变化了。

     

    这取决于你的态度和勇气。总之,别厌恶自己。

     

    正午 谢丁

     

     

    6

     

    正午好:

     

    我是个建筑工人,男,短发。梦想是有一天能蓄一头长发,胡子也得留长点。

     

    党和国家政策好啊,这不G20峰会给我放了20多天的假。可劲儿耍呗,回到家就犯病了——懒癌。睡到中午才起来,老妈也不骂我,怪不好意思的。这几天就翻墙玩了,找了一堆的优土鳖上的视频,感兴趣的全下载下来。最喜欢看那些钓大鱼的,爽极了,而且不用字幕组加工就能看得懂。那些拿枪打土拨鼠的视频也看了不少,爽不起来。

     

    上班是不爽的,过几天又要回工地干活了,我不喜欢和别人交流,经常想骂人。又觉得没必要,索性什么都不说了。总觉得自己有一颗文艺的心,后来发现那不过是多数年轻人矫情的感叹罢了,天真幼稚。我对什么都感兴趣,想试试这个又想试试那个,但总停留在想的阶段,隐隐蠢动的情绪让人找不到方向。

     

    所以不得不经常宽慰自己,开导自己,让自己相信我是多么积极乐观,多么高尚。可笑,哇哈哈哈哈哈。点开那个枪杀土拨鼠的视频,又看了一遍,还是不爽。想着,要是让我选择变成大鱼还是土拨鼠,我选大鱼。妈蛋的,土拨鼠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From  土拨鼠

     

     

    NOON回复:

     

    土拨鼠你好

     

    我是个记者兼编辑,男,短发。梦想也是有一天能蓄一头长发,胡子也得留长点。梦了很多年,一直没实现。可能也是因为懒。北京没有G20,不放假。惨。

     

    我没看过钓大鱼和枪打土拨鼠的视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看起来挺开心的。如果能一辈子这样开心,该多好。

     

    正午 谢丁

    上一篇:极乐世界存在吗? 下一篇:女流氓和小处男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