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对一切美好毫无抵抗之力

    2016-09-12  |  王路在隐身  |  微信号:i_wanglu

    去年十二月底,我去武汉,住在晴川阁旁,行李扔进酒店,就去爬龟山。穿着羽绒服,累得气喘吁吁。是周中的午后,山上人很少。突然看见一个老头搀扶着老太太,老太太年纪很大了,几乎走不动路,她左手扶着栏杆,右手拉着老头,上一步台阶,要停一分钟。只是很短的一程,足足走了半小时。冬日的太阳斜照在他们背上,时光就像停驻了一样。

     

    几个月前,还是春天,我在隔壁小区散步,看见一位拄着拐的老头,晃悠悠到花丛边,扶着长椅坐下,拐杖斜靠在长椅上,从手提袋里掏出一本书,戴上花镜看得很认真。

     

    今天傍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在门口的小河边溜达,又见一对老人互相搀扶着散步,每路过一处长椅,都要停下来坐会儿。他们不着急,就那么坐着,不说话,也不互相看。只是在起身的时候,彼此拉住对方的手。

     

    每次看到这种场景,都毫无抵抗力。《佛说阿弥陀经》里描绘极乐国土:“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 微风吹动诸宝行树,及宝罗网,出微妙音”,一刹那间,感觉就是这样。

     

    我喂了一年流浪猫。每天早上出门,携一小包猫粮,丢在特定的地方。第二天再去,前一天的猫粮已经吃光。哪怕下大雪,也会吃光。春节回家或出差时,我就丢多一些。我很少见到猫,一年里也不过两三次,但每天投食看见被吃光,就知道猫来过了。

     

    最近要搬家了。前天猫粮吃完,忘了买,只好拿火腿当猫粮对付一天。我最早是喂火腿的,后来人家告诉我,猫不能吃火腿,所以火腿就放在家里,哪天猫粮间断忘买时备用。次日去买猫粮,平时都是买两袋,想着在这里住不久了,就只买了一袋。

     

    第三天再去,发现火腿没动,风干了,黑油油的。我放下猫粮,晚上去观察,发现猫粮也没动,第二天早上,似乎还没动,不知是吃了一点还是根本没吃。我突然很落寞,觉得也许真该搬走了。但又不知猫是老了,来不了了,还是迁徙了。

     

    次日溜达,见隔壁小区一位中年妇女跑到我们小区来把猫粮投到瓦盆里。我见过她。她在隔壁小区,每天要喂七八只流浪猫。我很高兴,我知道就算我搬走了,猫还有人喂。

     

    五月去了常熟。常熟有个兴福寺,唐朝时叫破山寺,常建的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就是说那里。寺壁上刻着一段碑文,是一位叫宗安的沙门写的,清朝人,忘了是康熙年间还是同治年间,字是圣教序的风格,文章也很漂亮,叫《饭僧田碑记》。

     

    说一个大地主,有上百亩地,某年灾荒,地主把上百亩地全卖了,供养给寺院,赈济灾民。之后引经据典讲了一段道理,道理我全忘了,故事还记得个轮廓。

     

    有上百亩地的地主应该很多,别的地主,大家都忘了,他的名字还被刻在寺院的墙上。当然,人家做那种事情,也并不是为了把名字刻在墙上。墙上还有其他不同年代的募捐纪录,像“屈门李氏太太,助洋钱两员”,两员,就是两元。其中百文的百,写的是“伯”,二伯文,三伯文,这样子。

     

    兴福寺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我如厕方便,发现厕所有草纸。真的是草纸,不是卫生纸,手工折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小提篮里,提篮挂在墙上。

     

    你看,很多年前有人做了好事,很多年后,这里的人还会以别的方式做好事,利益大众。

     

    想到这些突然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上一篇:别逼我剪头 下一篇:我呆过的那些城市之深圳篇:都市陌生人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