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我呆过的那些城市之深圳篇:都市陌生人

    2016-09-12  |  花花世界  |  微信号:playworldallbird
    图片来源:深圳大梅沙海滩雕塑

     

    文/徐微

    号/playworldallbird

     

    所谓呆过,那至少也得是在这城市里持续地工作生活过一年,深圳则勉强算得除了家乡之外,我真正意义上呆过的第一个城市。

     

    04年的初夏,接我的汽车在深南大道上疾驰而过的时候,我晃眼看到路边小学校的外墙上贴着的校训:“生活的理想是为了更理想的生活”,便隐隐觉得连小学校的校训都如此,想来这特区果然有些不同寻常。而此后在这座城市里我所能目睹亲历的所有人和事,现在想来仿佛都是为了这句话做注脚的。

     

    那年我还正在喜好觥筹交错夜夜笙歌的年纪,到了深圳就迫不及待地赶紧问同事,深圳哪家酒吧最好玩?他们告诉我是东门本色,于是就去了。去了之后大吃了一惊,满眼都是50开外的皱皮老汉搂着来历不明的青春小妹,恍惚置身夜总会内,说好的酒吧文化呢?听了我的疑惑,同事更疑惑地告知我,对的啊,就是老板才会去那些地方玩的啊。我说,那像我们这样的白领都去哪儿玩啊?同事鄙夷地说,像我们这样的打工仔,还玩什么啊,不加班就早点回去看看电视睡觉,攒点钱今后回老家去也好干点啥。然后留下一脸无言以对的我。

     

    上面那段对话基本上代表了深圳这个城市的基本价值判断。首先,在这里人是被人为地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阶层:老板和打工仔。它和上海这样早已形成了白领文化沉淀的城市完全不一样,它只有自己做和帮人做,自己做就是老板,就是英雄,帮人做就是打工仔,暂时的雌伏也是为了将来能自己做。这大概和岭南的由来已久跑单帮的商业文化有关,鼓励白手兴家,自主创业。

     

    其次是注意“回老家去”这四个字,这也几乎是那个时期从官到民到匪在这个城市里的基本心态:捞一票就跑。深圳是一个很难形成认同感的城市,好像每个人来这里都不是为了为了生活,而是为了完成原始积累的,血淋淋的原始积累。在深圳吃苦中苦,回老家再做人上人。

     

    我也认得一些打小就跟父母过来,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快20年的朋友,一说起来总是称自己是湖南人,广西人,四川人……而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是深圳人。就更不用提像我们这样成年之后才跑来深圳的人了。尽管每个大城市一到春节都会变得冷清和畅通起来,但是深圳是更加特别的,因为差不多95%的人忽然就消失了,城市所有的商业都会停摆,几近鬼城。

     

    外来人口多就很容易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陌生人社会,反正你也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你,要不……干你一票?因为没有一个强势本地文化形成的规范约束,没了可供依赖的朝阳区群众,特区孱弱的警力根本无力完全应付此起彼伏的各类案件。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深圳的治安状况都是非常不理想的,也有人自嘲说,如果没被偷过抢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深圳混过。

     

    陌生人社会固然为治安带来了更多隐患,却也为别的方面增添了更好的福利,比方说,深圳就是中国一夜情最为普遍高发的城市,没有之一。从三姑六婆的熟人社会猛然来到一个几乎完全自由冷漠的陌生人社会,青年们忽然就获得了完全处置自己肉体的权利,很难不主动去尝试一下这样的自由。但伴随着这自由而来的便是无尽的空虚与孤单,他们感受到了这城市的庞大与空洞,找不到自己在这城市里的位置,心里有极大的挫败感,亟需慰藉。郑钧在多年前唱过“我们活着也许只是相互温暖,想尽一切办法只为逃避孤单”,大致就是当时他们的内心写照。

     

    那么那5%的本地人呢?他们大多住在由祖辈留下的宅基地上慌张搭建起的违章楼组成的城中村里。与深南大道整齐划一的繁华相比,那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在白石洲,在上下沙,在岗厦,在皇岗,这里的一天是从入夜才开始的,这里岔道无数,汁水横流,楼距极小,还横亘着歪七竖八的电线杆。粉红小发廊的灯火彻夜不息,隔着玻璃门可见露着大半个胸脯的小姐蜷在沙发上织毛衣,偶有客人在门前驻足,便懒洋洋地起身,放下毛活,伸个懒腰,小吊带便上去一截,故意把白花花的腰亮给人看,再套双拖鞋走到门前,挂着媚笑低声谈价。载着夜归人的摩的亮着大灯在人群里熟练地穿梭,被妨碍了的行人与着急忙慌的骑手用听不懂的粤语对骂,宕家铲扑街之声不绝于耳,骂完了,再一松离合一加油,摩托便喷出一股黑烟突突突地又飚走,留下一股尾气很快就消散在人群里。路边排挡膏蟹配虾的海岸粥刚端上桌,一掀盖,热乎乎的香气就蒸腾起来,抓一把香菜末撒下去,用茶水烫涮了碗碟,开两瓶冰镇的老金威上来,开始谈论起发财的美梦来。

     

    不,这些都不是本地人,他们只是租住在这片土地上刨食的臣民。而本地人,则是这里的王。他们掌握了城中村所有的物业权,他们是这里所有房屋和土地的拥有者,于是就拥有了这里所有事情的裁决权。当然作为真正的话事大佬,他们一般是不会出现在街头的,他们只在固定的下午出现在固定地方的麻将桌上,坐在各自固定的位置上,挽起HUGO BOSS西服的袖口开始打鸡平胡的广东麻将,赢了便得意地咕嘟嘟灌一壶茶水下肚,输了就用20CM刻度的学生直尺丈量出一定厚度的钞票骂骂咧咧地扔给对方。他们依赖房屋租金与村办企业的集体分红为生,唯一操心的是生儿子生孙子传宗接代的事,而他们的女人们则天天在自家搭建的佛堂里对着观音像日日祷告……

     

    与邻近的广州或香港不一样的是,深圳的社会不需要蒙在脸上你说文化也好,世情也罢的那层温情面纱,它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城市,所有关系到最后都会蜕变成为最简单的金钱关系,并没有什么是不方便拿上桌来交易的。而且他们坚信,只要价码合适,这世上一切东西都是可以插标出售的,不管是你的女人,尊严还是灵魂。我完全承认这世界的赤裸真相,但还是无法喜欢这丛林法则的残酷社会,它适合极少数无底线的强人野蛮生长,而大多数人只配成为他们成功的注脚。

     

     

    版权声明:
    本文不负责安置你的肉体及灵魂,爱看看,不看滚,别打扰老子飞升。另本公号所有文章版权均归属徐微个人所有,要转载务必请带号,举不举报你看我心情。

    上一篇:对一切美好毫无抵抗之力 下一篇:渣男值不值得报复呢?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