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养一只秋田究竟是什么感觉 ⑤

    2016-10-11  |  带鱼电台  |  微信号:qq9418617

    看到头图估计已经有人笑了:博主你被骗了,这哪儿是秋田啊,这就是大土狗!

     

    是,这是土狗,也许是某一个地区的中华田园犬,反正很多人眼里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串儿,或者很多人觉得这样的狗不算宠物,就是用来看家护院的,也是其他人火锅里的食物。

     

    我养过很多只土狗,包括一只长成这样的,它叫坦克,那时候刚懂点英文的我喊她Tank,不顾她是女孩子。

     

    Tank是从哪儿来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在我记忆里就是一只大黄狗,也没有她小时候的样子,就记着她成年以后的模样,高高大大,瘦瘦的。

     

    Tank是第一只我从小养到成年的狗,成年指的是我当时的理解,就是个头不再长,而且超过了一年以上。(最近我才知道小型犬七八个月就长成了,而大型犬一般要15个月左右)

     

    很多人可能都是在互联网发达以后听说忠犬八公的故事,才觉得狗狗真聪明真有灵性,也太忠诚。我是从养了Tank以后就知道这些的,虽然那时候并没有总结,但乐在其中。

     

    那时我上初中,学校跟我家的垂直距离不到500米,就在马路对面小学的背后,只不过要绕半个正方形过去。现在看是一段很短的距离,小时候觉得走过去还挺久的。

     

    30年前的六线城市大街上没几辆汽车,十字路口连红绿灯都没有,全靠自觉通行,反正大多是自行车和步行。我是走路去上学的,Tank在我旁边走。

     

    我不也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带Tank一起去学校的,我就记得她每天都跟我走到学校里,上到教学楼二楼,看我走进教室门口,才扭头回去。我当然不知道Tank走回家的过程是什么样的,但还好那时候机动车很少,她一直都还安全,总能在院子门口等我放学回家。

     

    养一只秋田究竟是什么感觉 ⑤
    · · ·

    我不是个有过早恋的人,第一个女朋友是大学时候认识的,但开始喜欢女孩子,却是从初二开始的,也是Tank在我家的那一年。

     

    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当年的校花级人物,在没有互联网没有QQ没有微信的年代,凭口口相传几乎全校人都知道她的存在。

     

    初二开学第一天第一节课,班主任在训话结束后说因为是新分的班级,同学之间并不熟悉,所以不好投票选举班长,就问谁初一时候是班长,我举了手,班主任让我站起来,说那你就先暂时担任班长,等大家熟悉了之后再重选,然后又说你跟大家打个招呼让大家都认识一下你。

     

    我应该是客气的半鞠躬环视了一下教室,就在我朝右后方转去的一瞬间,我的人生开始了一个新的阶段,我要变成一个大人了。

     

    她坐在教室右后方,穿一件绿白相间的T恤(我不管是不是这样反正我就一直记成是这样),扎着那个年代最流行的马尾,看着我。

     

    她当然是在看着我,没有手机可玩的年代,何况又是在老师要求下,每个人都会看我一下。

     

    长大后的我明白,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那么多一见钟情的,多的都是一厢情愿,就像那一刻我一厢情愿的认为她看我的眼神不一般。

     

     

     
    · · ·

    二十多年的往事,我很多次想要写下来,却总是不知道写给谁看,于是一年年老去,记忆越来越少,越来越不清晰,只有那么几个瞬间,几件小事,独立存在于脑海,似乎那一年多的时光,就只有几个小时。

     

    没有谈恋爱,不光是她拒绝了我的告白(不要以为我有勇气去当面说什么,只是通过班上女同学跟她说我喜欢她),而且我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应该怎么办,反正就知道要让她知道,让其他人也知道,那时候还不会大喊让全世界都知道。那时候不光没有看过世界,连想都没想过有一天会离开家乡的小城市。

     

    她长得是不是好看没有办法公平评说,时代审美都在变,别说当年小城市我们的眼光。但当年她的整体气质确实是脱俗于普通女生的,走在哪里都像一个穿越时空而来的西洋公主。至于五官,大概就是当年最火的女神周慧敏的样子,我不管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也是这么记忆的,所以这二十多年来她在我脑海里就是上面图片的样子。

     

    二十多年的六线小城,人们不光是守旧,还保守得要命,学生里很少有谈恋爱的,甚至一个男生没有什么事儿老找一个女生说话就会被人觉得有什么企图,而很多人又会觉得谈恋爱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情,起码学生不应该想这些事情,要等长大成人以后再考虑(那时候连长大成人的定义都没有想过,反正就觉得是很远以后的一天)。

     

    我当然也很少跟她说话,越是喜欢越是害怕,不是害羞,是害怕,怕她,怕她的态度不友好,怕别人看见了说闲话,怕被拒绝了更没面子。

     

    我记得跟她单独说话的次数不多,说的都是什么也忘了,反正不是喜欢你之类的情话,都是一些佯装无所谓的客套话,好像只要不说什么不该说的,局面就能维持。

     

    其实我家跟她家住得很近,有多近,现在想来都可笑,就是一个路口的距离,500米?也许都不到,反正每次我站在自己家属院大门口,都能看她走回她家家属院大门。我是等过她的,次数多不多我记不清了,肯定有那么几次。上学路上,我先走到路口,看到她从院里走出来,我再故意放慢脚步往前走,等她快走近时候说哎呀好巧,于是毕竟没有什么仇恨的我们还是会闲聊着一起走到学校。

     

     

    · · ·

    500米,走路也就是5分钟,跑起来不好说,我觉得有两三分钟就够了,我是跑过的。

     

    那时候我每天起的都很早,四五点钟?反正每天都是天还黑着我就起来了,去跑步,去锻炼,去打篮球,还有,去看她。

     

    当年基本上楼房都是南北通透的,她家当然也是,她的房间就在楼梯那侧,有个窗户,有窗帘。

     

    每天早上我起床打开门,Tank都会飞快地冲出去,跑在我的前面,跑到她家的院子,跑到她家的单元,跑到那个窗户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屋里经常开着灯,台灯,不是很亮,不知道是早上刚开的,还是夜里都不关,总之,我基本上过去的时候屋里都是有灯光的。当然她不是天天不拉窗帘,我去的时候也不是可以裸睡的夏天,看到的就是很普通的那种画面,棉被盖着,静静的睡着。

     

    看看她熟睡的样子,我就会走开,继续去跑步,带着Tank。

     

    她是见过Tank的,不光是路上,还在我家里。

     

    那是一个周末,或者假期,反正不知道怎么回事,班上最漂亮的五朵金花,一起去了我家,没有别的男生。娱乐活动贫乏的当年,记不得我们都在屋里干什么了,翻翻磁带?看会儿电视?(好像白天没有电视节目)打任天堂游戏?我只记得玩着玩着,她从屋里到了院子里,等我走出去的时候,看见她正弯腰蹲着,抚摸Tank,画面宁静,再配上些阳光,应该是张不错的摄影作品。

     

    她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十几年后我再见到她的时候,经过交谈才发现,她本来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按现在的话说叫内向,而当年包括我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傲气,长得漂亮就不理人,把她看成是一个不屑于跟我们混在一起的潮人(那时候潮基本上就是不好的意思,比如穿得花哨头发油光的必是小流氓)。

     

     

    · · ·

    我是一个很少受伤的人,一岁不到时候捧着灯泡摔倒把脑门扎得头破血流不算,总之皮外伤不太多,但不包括被Tank咬的地方,一块如今还能看到的疤痕,在我左腿大腿内侧。

     

    我说过Tank是经常跟着我出门的,不光是走路,有时候我骑自行车时候,她也跟着。有一天应该也是周末,我跟家人一起骑车去逛街,Tank跑步跟着,她很开心,穿梭在马路上(那时候好像根本碰不到几辆汽车)。我正在往前骑着,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回头一看,Tank挂在了隔离带的草丛上,那时候为了防止有人乱穿乱踩,隔离带草丛里都会绑上铁丝,那种四处是尖的铁丝。

     

    我马上跳下车,去解救疼得乱跳的Tank,因为不知道扎的情况,我想的就是用脚往下踩铁丝,同时去拉Tank。可能是因为太疼了,Tank挣扎的时候突然咬到了我,就是我的大腿,一个很深很大的口子,鲜血直流。

     

    Tank被救下来了,她的肚子扎破了一块,还好不太严重。我的腿也不是特别严重,当然去医院包扎并打了狂犬疫苗,活到了今天。

     

    Tank没有活太久,不是因为那次扎伤,而是被毒死的。你给我一万次机会,我都想去问问那个下毒的人,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因为虽然Tank平时是散养,但是白天还是会被家人关在院子里的,不会去吓到别人,而且下毒的人也进不了院子,偷不走尸体。结果就是,那天放学回家,我看到Tank趴在地上萎靡不振,还吐了。第二天,Tank离开了,在陪伴了我一年多以后,静静走了,她的六个孩子,还在窝里

     

    放心,这一次我没有把她留在我的肚子里,我和爸爸把她放在自行车后座,走啊走啊,总怕走得不够远,总怕有人在打她尸体的主意。我们走到城市中心那条河边,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挖了一个坑,大坑,我使劲挖的,不知道我挖时候还有没有在哭,反正我在恨,恨害死她的人,我要挖得很深,不能让他们得逞。

     

    我没有Tank的照片,但有她六个孩子的,其中一个银灰色的,我留了下来,起名叫霹雳。

     

    故事没有结束,故事还有很多,但愿我还记得住。

     

    ©文:深海带鱼

    ~未完待续~

    上一篇:为什么很难和同事做朋友? 下一篇:老公出轨了,到底要不要离婚?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