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微信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阅读 >

    处男羞辱

    2016-11-14  |  王路在隐身  |  微信号:i_wanglu

    李安的新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表面上看,是个讲伊拉克战争的故事,实际上,是个讲处男被羞辱的故事。

     

    很多人说这片子没高潮。其实,有个惊心动魄但十分隐晦的细节,那才是左右结局走向的东西。

     

    故事讲的是,林恩因为砸了人家的车,被迫服役参加伊拉克战争,战友蘑菇在战争中死亡,护送蘑菇遗体返回美国时,林恩被当作英雄,并受邀参加一场橄榄球赛的中场表演。在赛事上遇见一位啦啦队姑娘菲姗并互相来电。林恩的姐姐想尽一切办法希望他不要再返回伊拉克,但赛事结束后,林恩还是选择了跟随战友返回战场。

     

    那个惊心动魄的细节是,球赛结束,在黄色卸货区,林恩拥抱亲吻了菲姗后,对她说,我原本想带你走的。菲姗说,啊?你不得回去作战吗。

     

    什么叫“于无声处听惊雷”?这就是。

     

    球场比赛时,林恩的班长听说菲姗对他来电,专门用望远镜观察了菲姗的身材相貌,说你小子可真行。但他随即察觉林恩对菲姗动了感情,马上严厉批评他,让他趁早打消念头:你一走,她就会很快和棒球队员上床。

     

    林恩不愿意相信。但班长说的很有可能是事实。得到间接验证的时候,就是比赛结束后,林恩说原想带菲姗走,菲姗表示出惊讶。

     

    ——啊?你以为我们真的要在一起吗?

     

    ——我们不过是在比赛前接了个吻而已,什么都没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我只是把你当成英雄看,像爱别的为国奉献的英雄那样。

     

    在那一瞬间惊讶的表情里,班长的话得到了佐证。他和菲姗不过是萍水相逢。他不愿把菲姗抛给他的媚眼当作逢场作戏,他宁愿那是特别的来电,他要相信自己对菲姗的意义和别人不一样——她到后台找过我,她和我接吻了,她在我跟人吵架时帮我说话。

     

    林恩专门问过菲姗,问她们啦啦队是不是有很多中场表演,菲姗说,并不多,其实我们更多的工作是社区服务,中场表演只是很少一部分。

     

    这是一段很含蓄的精彩对话。林恩是想知道菲姗遇见另一个像他这样的男子机会有多大,菲姗说,机会不大。

     

    就像一个男子问自己喜欢的女生:你朋友肯定很多吧?平常需要跟很多人打交道吧。女生说:不,我朋友很少的。平常不太跟人打交道的。

     

    这话会让男子得到安慰。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在菲姗表示出惊讶,说你不是得回去打仗吗的时候,一切幻想都烟消云散了。——原来是我一厢情愿,原来人家逢场作戏。

     

    在这一刻,人会感到羞辱,仿佛对方在说:

     

    “天啊!你竟然当真了!我以为你知道我们只是互相撩撩,没想到你这么没有经验!”

     

    林恩为了掩饰自己没有经验,他说,是的,我得回战场。

     

    很多时候,一个人对自己喜欢的人说,我原来想干嘛干嘛,不代表他现在就不想,说我原来想带你走,不代表我现在不想带你走,只是怕你不走,给自己留个坡下而已。

     

    一位读者说,她十七八岁时,在商店做售货员,有个中年男人常来买东西,老板娘就拿他俩开玩笑,男人说,别这样开玩笑,你这么说,我没啥,人家小姑娘万一往心里去,就不好了。过了很多年,她想到那句话,还是很感激他。

     

    一个没有经验的男子,在经验丰富的女性面前,暴露出经验的匮乏,是很有羞辱的感觉的。

     

    林恩的姐姐做错了一件事——在林恩回到美国时,问他是不是在性方面有经验了。得知并没有,嘲笑他还是个“小处男”。

     

    “处男”一词在电影里出现两次。一次在开头,就是这次。他姐姐本来想用这种嘲笑,让他放弃回伊拉克,否则他将一直处男下去。但实际起到的效果适得其反。第二次出现“处男”是在片子结尾,菲姗离开后,林恩的姐姐要接他走,让他不随部队回去,林恩拒绝了,他说,也许我这辈子到死都是处男了。

     

    一般观众眼里,这部片子讲的是,一个士兵在经过艰难抉择后选择履行天职的故事。

     

    若从另一个角度看,这部片子讲的是,一个遭到羞辱的处男选择拒绝羞辱挽回尊严的故事。

     

    要知道,处男羞辱并不仅仅局限在处男上。一切嫩手遭到老手歧视,都是处男羞辱。片中的商人,本来说好给每个士兵10万美元,把他们的故事拍成电影,后来只答应给5000美元。

     

    这也是处男羞辱。——“你们看看四周,看看我的房子,就知道我有没有资格拍你们的故事,但是,钱只有这些,因为你们就值这些。不答应,你们连5000美元都没有。”

     

    如同“女性主义”这个词的存在本身就反映出女性遭到的歧视,“小处男”这个词的存在,也反映出没有经验的人所遭受的蔑视。

     

    这里说的没经验,不一定指没性经验。一切经验都是如此,而性,尤为突出。

     

    我们日常的表达,早已揭露出这个事实。比如,四川话骂人“瓜”,为什么用“瓜”?瓜表示傻。古代有个词叫“破瓜”,指女子十六岁,本来是因为“瓜”字可以破成两个“八”,渐渐衍生出“破处”的意思。于是,“破瓜”有了成年、拥有性经验的意思,“瓜”也就意味着未成年,缺乏经验了。

     

    部队里,老兵提到新兵,要加上“蛋子”两个字,“新兵蛋子”。这就是一种处男羞辱。和“小处男”相对应的词,不是“老处男”,而是“老司机”。用“老司机”称赞一个人经验丰富,也是反向的处男羞辱。

     

    从古至今,处男羞辱从来就没有消失过。过去讲,“嘴上没毛,说话不牢”,“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我走的桥比你走的路多”,这些都是以老司机自居的人。走的桥多有什么好炫耀的?——不是要炫耀,是要侮辱对方,表示对方还太嫩。

     

    虽然处男羞辱从古至今都在,但表达形式也与时俱进。甚至,有时候会以积极的形式呈现,比如,“你们有一个好”,意思是,“还有99个好你们没有”。正面的羞辱是,“你们呀,图样,图森破”,反面的羞辱是,“我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言外之意是,你战得太少,没资格跟我谈笑风生。

     

    在“处男羞辱”的普遍流行下,很多人把性经验称作“集邮”,有人要把性伴侣集齐12星座,集齐34个省,甚至集齐365个生日。还有用“斩”称呼发生性关系的人数的,追求“十人斩”、“百人斩”。

     

    拥有一百个性伙伴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吗?不管答案如何,的确有人视之为成就。否则,“集邮”、“百人斩”的意思何以会出现呢?

     

    如果一个成年人不以身是处男为耻,自然就不太会以“身经百战”为荣。如果不以足不出户为耻,自然就不太会以“哪个国家我没去过”为荣。

     

    遭受“处男羞辱”的人,如果留下创伤,会埋下种子,在未来成熟后,将激起强烈的报复心。因此,许多渣男正是曾经遭受过“处男羞辱”的人。

     

    比如,“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除非是不想,否则真心没啥泡不上的普通漂亮妞儿,或者说睡上也行,您真别不信,这是真心话。”

     

    有追不上的女性,可耻吗?谈恋爱处对象,不是你优秀就行,还得人家看顺眼。“没有追不上的妞”,也绝对算不上成就。要把这当作成就,还怕别人误会,以为喝喝茶聊聊天就算“泡上”,特意解释,泡上代表睡上,这暴露出的心理是:能睡上很多人是十分值得骄傲的事。

     

    这种看法之所以产生,正是被遮掩的“处男羞辱”创伤的体现:老子不是处男!老子不仅不是处男,还离处男特别远!中间隔了百儿八十个性经验!老子打过的炮比你打过的哈欠都多!

     

    同处男羞辱对抗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如上这种。要消灭自己是处男这个事实,还要用“多多益善”的方式,彻彻底底地消灭。有位作家到了晚年,拥着许多情妇讲:我三十岁还是童男子呢!三十岁还是童男子的经历,和晚年拥有众多情妇有一脉相承的地方,他要洗掉年少的耻辱,把当初缺乏的都找补回来。但这种对抗,并非彻底的解决之道,因为他从前提上承认了处男是可耻的,是应当自卑的,老司机是光荣的,是值得骄傲的。

     

    另一种对抗,是选择接受事实,并不再视之为羞辱。只要你不觉得处男可耻,别人是没有办法拿“小处男”来羞辱你的。这条路很难。它需要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对抗世俗的标准。

     

    有个短片叫《谁给25岁的李安一个机会》,李安在25岁时找工作,处处受挫,没有人给他机会。这也是处男羞辱。后来,李安变得非常有成就,又十分谦卑,虽然谦卑,又透露出无比的雄心。这是对抗处男羞辱的积极道路。

     

    那么,林恩最后选择回到伊拉克战场就毫不奇怪了。言外之意是,我原本可以不做处男,但是我选择还做处男。那别人对我的羞辱就失效了。像《四十二章经》里说,恶人害贤者,犹仰天而唾,唾不至天,还从己堕。

     

    “我原本可以不回战场,但我选择回到战场,因为我是个军人。”

     

    在中场表演最高潮的地方,林恩泪流满面,他脑子里想的,一个是在伊拉克战场上杀死敌人的场面,一个是在床上和菲姗做爱的场面。

     

    这两个场面,有一种联系:都是肉搏。同时,也有一种区别:在伊拉克战场,他在上位,敌人在下位;在床上,菲姗在上位,他在下位。

     

    前面的场面,是业已发生的,不可磨灭的。后面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只是他的想象,他期待发生。但比赛结束后,菲姗的惊讶让林恩知道,他属于前一个场面,这是生活规定了的。

     

    这正是为什么,故去的战友蘑菇生前说他天生是个军人。蘑菇还告诉他,为什么人要有信仰,要有够超越自身的东西。所以,当林恩拒绝了姐姐留下的请求之后,立刻在幻想中看到了战车,看到了蘑菇。——他要回到体位在上的环境。他拒绝接受处男羞辱。

    上一篇:怎样不迟到 下一篇:很多人有知识,却没有见识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