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纪实 >

    别墅杀人案件

    2016-05-07  |  脑洞故事板  |  微信号:ndgs233
    S市的周六和往常一样喧嚣,汽车的喇叭声,地铁里的窃窃私语声,天桥上瞎眼的乞丐拉奏的二胡声,高级spa会所里技师Vivian老师轻声问:“这个力度可以吗?”的声音……这座城市里似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立马被这股巨大的声音吞没。

    郊区别墅的一户人家的门口拉起了警戒线。

    2具尸体,一个中年女子,调查显示死者叫李初美,37岁,初步推断死亡时间是4个小时前,也就是今天下午一点左右,因腹部被插数刀失血过多死亡;另一具女尸是死者的女儿,17岁,胸口插了把双立人牌的多用刀,一刀毙命。还有一个女孩因煤气中毒被送入了医院抢救。

    我靠着墙抽了根烟,最早发现这家人出事的是她们的邻居,一个叫做谢洛的女生。她情绪有些不稳定,小小年纪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必然会受到刺激。在她父母的陪同下,我们将她带回了警局做了笔供。
     

                           
     
     
     
     
    谢洛的口供
     

    我叫谢洛,18岁,在S市34中读高三,和隔壁那对姐妹是朋友,我们在一个学校读书,我比她们高一届。哦对了,她们俩是双胞胎,姐姐叫诸葛流月,是个哑巴;妹妹叫诸葛流沙,是正常人。我家有个亲戚开农场,每周六下午会送一些新鲜的食材过来,我妈就会让我给邻居送点过去。
     
    我大概是3点40出的门吧,当时我发现门没锁就进去了,我穿过院子的时候叫了她们的名字,可没有人应答。进屋后就看见了那个景象,她们倒在血泊中。
     
    我……我当时吓傻了,反应过来后发现一屋子都是煤气味,就想赶紧跑出去,结果发现原来还有一个人躺在门左边。她看起来没受什么伤,我听了听她还有心跳就赶紧把她拖了出来。后来就报警了。
     
    谢 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知道活下来的是姐姐还是妹妹,只希望她没事。我也不知道她们有什么仇家,她们人都很好。初美阿姨很好客,做的甜点很好吃,流月是一 个温柔的人,流沙很活泼,特别喜欢小动物。有时候我觉得她们三个人美好得像一幅油画,我想象不出来谁会对她们做这样的事情。我很难过。
     
     
     谢洛母亲的口供
     
    对,是我让谢洛去给她们送食材的。我挺喜欢邻居的母女的,人都很和善,两个女儿都很可爱,只可惜一个不会说话。谢谢,我也为她的勇敢骄傲。希望她这次帮助到了她们。职业吗,我是全职太太,以前曾经是护士。”
     
    邻居A的口供
     
    平时接触得不多,孩子爸爸?听说死了,反正我是没见过。
                  
     
    邻居B的口供
     

    我在这儿住得比较久了,这家人搬过来好像也就是大概4、5年前的事情,因为这家人的女儿是个双胞胎,所以印象很深刻。那时候男主人还在的吧,后来过了几年就看不到他了,也不知道去哪儿。
     
     
     
     
     

    “喂,李队。”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王一,“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要先听哪个?”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滑头,赶紧说。”

    “好消息是医院那个女孩醒了,我们确定了身份,是姐姐诸葛流月。坏消息是她本来就不能说话,还完全不配合我们,给她笔,还请了手语老师,可不管问她什么她都没反应。她只是哑,又不聋,大家都没辙了……”

    “诸葛流月,你好,我是这次案件负责人。”我在病床边坐了下来,面前的女孩脸色苍白,清秀的脸庞上露出疲倦的神色,两眼无神地看着床面。

    “那天发生了什么还能回忆起来吗?”我给了她一支笔。

    “又或者,你知道你父亲的下落吗?”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女孩的神情明显有了变化,她浑身一震,直直地看向我,然后突然抽搐了起来。我赶紧按了呼叫铃。

    “病人现在不能受刺激,她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

    从医院出来后,我基本肯定了女孩父亲和这个案子有关。

    我去了一趟姐妹俩的学校,调查了一下她们在学校的情况。
     
     
     
     
     
     
    诸葛流沙同桌的口供
     

    流沙是我们班的班长,人漂亮学习好,还特别乐于助人,是我们全班男生的女神。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很难过。她和我提到过被人跟踪的事情。我知道高三有个男孩子喜欢她,经常跟着她,经常在流沙抽屉里放各种东西。前段时间,流沙抽屉里发现了一个……
     
    额,就是那个……我一开始我不知道是什么,反正流沙看到了大惊失色,让我陪着她一起丢掉的。后来流沙告诉我我才知道,是用过的……避孕套。从那以后到上周五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大概有一周她都没有再说过话。

                    
     
      诸葛流月同桌的口供
     
    流月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很聪明的,她和流沙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第一第二。不过有些阴郁吧,经常看一些我看不懂的书,好像是推理悬疑类吧。她们俩姐妹有一点倒是挺像的,不管春夏秋冬都穿长袖长裤,老师还表扬说这样才是好女孩。
     
     
    高年级男同学的口供
     
    诸 葛流沙?我不认识。我手机里没有她的照片,不信你看。你要把手机带去还原?不行啊,这是我的手机。…………没有……好吧,我是挺喜欢她的,也拍过一些照 片,不过这能说明什么。避孕套……我真的没放过这种东西……我原来是喜欢过她,后来有一天看见她跟一个老男人拉拉扯扯,那个老男人还给她钱。我从此就死心 了,没想到她是那种人。我估计她的死也是破坏人家家庭被报复了吧。
     
     
     
     

    看来这个男生也有作案动机。

    “李队,我们找到诸葛英俊了。”诸葛英俊是诸葛流月、流沙的父亲。

    “好的,我马上就来。”
     
     
     
     
    诸葛英俊的口供
     
    我 没有杀她们,真的没有。我是去看过流月,我想给她一点补偿。为什么要离开家?她们妈妈酗酒,还……还偷人,她每次喝完酒就打女儿,一直打到动不了为止。后 来流月哑了,她就只打流沙一个人,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我什么都做不了。后来我终于受不了了,就离开了。我对不起她们,可是警察同志你相信我,我真的 没有伤害过她们。
     
     
     
     
    我们验证了指纹,和凶器刀具上的一致。证据,杀人动机都有了,案子也算是破了,可我总觉得这个胡子拉渣的落寞男人并不像凶手。局子里的人都劝我不要再多事,可我就是不太安心。

    接下来的几天,我走访了李初美和诸葛英俊的同事。
     
     
     
     
    李初美前同事的口供
     
    初美这个人平时一直很温和,就是被辞退那次,揪着从前经常刁难她的女上司的头发往墙上撞,几个男同事都拉不出,后来来了好多人才控制住她。如果再打下去,估计会出人命吧。就那次把我们都吓到了
                      
    李初美现同事的口供
     
    初美呀,她是有金主的呀。那个男人据说是个挺大的企业的老板,就托了他的福,初美一家才能搬到别墅住呀。不然你以为就她那个没出息的老公,能住得起那样的房子?
     
    传说中李初美的金主
     
    我很忙……没有时间和你说这个无聊问题……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你有什么可以和我的律师谈……嘟嘟嘟(电话盲音)……
     
    诸葛英俊原同事的口供
     
    诸葛这个人是个老好人吧,工作勤勤恳恳,没什么大的突破但也不会犯错。说他会杀人,我还真是不敢相信。
     
     
     
     
    “老李,有何贵干?”许久不见大学同学王大伟笑眯眯地盯着我,肥硕的身材与他那双比女人还漂亮的手极不相称。
    “帮我调查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一个符号。”

    又到了周末,我提着水果去了医院。

    “流月,你父亲被捕了,指纹什么也都对上了。”我看了床上的女孩一眼,她没有反应,“可我总觉得凶手不是他。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你一直不说话的原因,是想保护谁吧?”我留意到,女孩子不断扯着枕头的手突然僵住了。

    “是诸葛流沙吗?说实话我也曾经怀疑过你。你们的母亲酗酒,还有经常殴打虐待的行为,你们一定很恨她吧。我们在流沙身上发现一个贴纸的纹身,样子很特别,经调查是一个秘密组织的标志,他们宣传的是杀掉父母获得自由的变态道义。顺藤摸瓜,我们找到了他们的网站,有一个代号叫流沙河的人写了一篇谋杀母亲陷害父亲的详细方案,底下很多人挺她,情况和你们家的一模一样。后来我们去你家,果然流沙的电脑和那个发帖人是同一IP。”

    “只 不过她没有料到被你看到了尸体,想杀你灭口,结果却被你误杀,你万念俱灰想开煤气自杀,结果被谢洛救了。对了,诸葛流沙尸体被证明有死前打斗的痕迹,这部 分虽然是我的推理,但很快我们就会有证据的,凶器上除了你父亲的指纹还有一个人的指纹,现在只需要对照一下是不是你的就真相大白了。”

    我说完,女孩早就泪流满面,她呆坐了一会,示意我给她一支笔。
     
     
     
     
    诸葛流月的口供
     
    没 有错,你说的都对,流沙杀了妈妈。发现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她对我说妈妈该死,央求我不要说出去,我威胁要去报警,她就想杀了我,后来我们 打了起来,慌乱中我误杀了她。就像你们看见的那样,我打开了煤气。她为什么计划嫁祸给爸爸?我记得她经常说她恨爸爸的不作为,我觉得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吧。
     
     
     
     

    案子终于破了!
     
     
     
     
     
     
     
     
     
     
     
     
     
     
     
     
     
     
     
     
     
     
     
     
     
     
     

                       
    诸葛流月的自白
     

    案子终于破了,我松了一口气,负责此案的李则警官心思缜密,差点,差点就要发现了。不过,他还是输了。

    因为,我没有说谎,确实是流沙杀了妈妈。

    只不过我没有告诉他们,其实,我才是流沙。

    我当然不会笨到真的自杀。

    不用担心我的身份,李则那个老狐狸早就查过了。

    流月是装哑,而我是真的哑了。

    我望着院子里的半夏笑了起来。

    小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交换身份的游戏,让大家猜我们是流沙还是流月。

    姐姐,我们再玩一次好不好。
    上一篇:危险的微信“熟人”:窃取公司信息冒充“老总”诈骗案近年频发 下一篇:另一种母亲叫单亲妈妈 | 母亲节快乐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