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纪实 >

    在耶路撒冷我和犹太人吃安息日晚餐

    2016-05-18  |  喜喜见闻  |  微信号:Wanderlust_An

    在耶路撒冷我和犹太人吃安息日晚餐

    耶路撒冷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哭墙。

     

    作为以色列首都的耶路撒冷本身就是一个对比强烈的城市,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不同民族、社会不同阶层,同处一城;城市的东西两部分截然不同,发展水平悬殊。老城雅法门以西的西耶路撒冷是现代以色列的核心地带,而老城及其东、北、南三面的东耶路撒冷则以巴勒斯坦人为主,也是穆斯林的地盘。毫不夸张的说,耶路撒冷享有世间唯一的殊荣,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和穆斯林均视其为圣城。

     

    在耶路撒冷我和犹太人吃安息日晚餐

    在哭墙祈祷的犹太人

     

    当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我选择了住在西耶路撒冷,也就是犹太人居住的地区。但我却又遭遇了安息日“之苦”。安息日是犹太教主要节日之一,该词源于阿卡德语,本意为“七”,希伯来语意为“休息”、“停止工作”,即犹太历每周的第七日。《圣经》记载,上帝在六日内创造天地万物,第七日完工休息。犹太教尊这天为圣日,这一天应该礼拜上帝,不做工作。而且也停止一切娱乐,不能看电视,不能开电脑,也不能用手机。

     

    虽然安息日严格来说是从星期五日落到星期六日落,但是一般的店铺、市场基本从周四下午就开始陆陆续续打烊,一直到周六傍晚才开门营业,随后周日才是正常工作日。因此,周四下午4点后,基本所有的超市、饭馆、娱乐场所全部关门。如果不想饿死的话,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在超市买好两天的食物和饮用水,然后就是坐在旅馆的窗前发呆。外面的街道安静的像是一座死城,除了偶有几个跑步爱好者经过外,再寻不到其他有生命的迹象。

     

    当然也可以尝试着继续去探索这座城市,但是除非是去东耶路撒冷那些景点,而且必须擅长远距离行走才可以,因为所有公共交通也停了,只有很贵的Share Taxi在运营。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收到了一个消息,一个美国朋友的大学校友,刚从北京回到耶路撒冷的犹太姑娘Aylet Menche,邀请我去参加她和朋友的安息日晚餐。

     

    在耶路撒冷我和犹太人吃安息日晚餐

    普林节可以说是以色列的万圣节

     

    因为安息日禁止使用一切娱乐设备,因此Aylet提前告诉我时间和地址后,她便空着手来到了约定好的地方见面。恰逢普林节的到来——为纪念和庆祝古代流落波斯的犹太人挫败了大臣哈曼的种族灭绝阴谋。很多人盛装打扮走上街头,本来空荡荡的街头,突然因为有了这群年轻人而变的无比热闹。大家在街道中央铺上毯子,拿出红酒和食物;伴随着着吉他的旋律声,开始载歌载舞了。

     

    在耶路撒冷我和犹太人吃安息日晚餐

    Aylet和她当时的来自英国的未婚夫现在的老公

     

    我和Aylet还有她的朋友一起前往她家,她们都是美国的犹太人,现在生活工作在耶路撒冷。大家回到家后,再次互致“安息日好!”每个人手拿一本小册子一起念祝福祷词,虽然我听不懂,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到庄严肃穆的气氛。然后主持这次晚餐的女孩用右手微微举起一杯倒好的葡萄酒,继续说着祈祷词,每念完一句,大家都要一起说一声:“阿门!”随后主持人会把这杯酒传下去,每个人都要抿一口,直到这杯酒喝完。

     

    喝酒之后,大家要去做礼仪性的洗手,传统是拿起一个大水杯,开始的时候用右手握住杯子右边的把手,左手打开水龙头,接好水后,左手握住杯子把手,往右手倒水,洗净后,再换到右手往左手倒水。在这期间,要保持绝对的安静。

     

    在耶路撒冷我和犹太人吃安息日晚餐

    名叫Challah的热气腾腾绵柔松软的面包已经上桌

     

    然后大家轮流回坐到餐桌旁,等待主人切开叫做Challah的面包——面包一定要两个放在一起,并盖上一块白布,这白布象征犹太人在远古流浪时面包上的露水。切完后,撒上一些盐,主持人自己先吃一口,然后分发给大家。吃下第一口面包后大家就可说话了。

     

    在耶路撒冷我和犹太人吃安息日晚餐

    主持人分发食物

     

    热气腾腾的Challah消除了我第一次参加这么正式的晚餐的紧张感,伴随着大家的谈话和笑声,好吃的停不下嘴的沙拉、烤鸡和鹰嘴豆泥,看着小小的灯泡折射出来的橘色给人温暖的灯光,好像我也被接纳成为她们的一员,一瞬竟有了“他乡即是故乡”的归属感和错觉。

     

    在耶路撒冷我和犹太人吃安息日晚餐

    耶路撒冷老城的基督教堂内部

     

    “安息日”晚餐结束后,趁着天色还早,Aylet提议我们一起进行饭后散步,顺便带我看看她眼中的耶路撒冷老城。

     

    当我们聊起我最近看的布莱德-皮特的商业大片《僵尸世界大战》,提起里面最有寓意的情节:当全世界都被僵尸攻陷后,只有以色列毫发无损的生存了下来,然后就在“哭墙”这里,好心的犹太人让巴勒斯坦人民进来躲避僵尸的攻击,但是由于这些巴勒斯坦人民太过兴奋,在广场上载歌载舞狂欢庆祝,最终导致僵尸跟随着声音找到了这里并且很快将其攻陷,世界上最后一个安全的地方就这么沦陷了。

     

    我说完这个电影情节,Aylet笑笑说:“你看,好莱坞就是这么揶揄犹太人的。”

     

    如果你喜欢,请帮我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媒体合作事宜,请发邮件至:aujourdui0@gmail.com

    上一篇:村上春树笔下的中国文化大革命 下一篇:1982年,河南省军区集体懵逼,所有武器瞬间凭空消失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