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纪实 >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2016-06-15  |  淡蓝  |  微信号:danlanwang

    曾子专栏

     

    原题:《奥兰多的枪声过后,鲜花和白鸽一定会重新生长》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我先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那些年,我刚来到北京,网络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兴起。那时,北京同志们的交友方式是去逛基友据点——有点像异性恋去专门的酒吧认识人那样。那时,北京的三里河,东单公园等地,是我们常喜欢去的地方。

     

    我记得有一个晚上,月影星稀,华灯初上。那天也不知是不是荷尔蒙分泌过剩,吃过晚饭,我兴冲冲的去了三里河。那里树影婆娑,三里河大街上的21路电车咣当当的驶过,附近的大爷大妈们摇着蒲扇三两的出来纳凉。我刚到三里河公园,就在一颗大树下看见一高大帅哥。只见他左顾右盼,很像一个篮球健将。

     

    是我的菜。转悠了那么两圈,迟疑了一番,还是就那么搭讪上了。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不过刚说了个“您好”,温柔天使突然变成暴力战士,他恶狠狠的一拳挥过,瞬间将蒙了的我打倒在地。他边打边骂:“打死你这个臭同性恋,打死你们这些不要脸的。”

     

    他一看是练过拳击,招招朝要害之处打(比如裆部)。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只能上下护卫。后来,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再打下去,可能没有命了。我情急之下,一边躲避一边求饶请求他放过我。我说自己是一个刚来北京念大学的学生,不幸鬼迷心窍(在求生本能面前,我有变色龙的演员本领)误入此圈,所以请求他念及我初犯“同性恋病”,放过我一条生路。

     

    他听我此说,拳脚轻了。后来再狠狠的揣上一脚,骂了一句:“你爹娘供你读大学多不容易,你还要出来搞同性恋。要不是看在你爹娘的份上,我今天绝不绕了你。”

     

    于是,在那位替天行道要除灭妖孽同志的大侠的一声大喝“滚吧”之下,我踉踉呛呛的,鼻青脸肿的朝家滚——在深夜的北京大街上。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昨天早上的奥兰多事件发生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时间想到那年那次在三里河的遭遇。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天生的恶人?有没有天生的恐同者?但是从多年前的“三里河大侠”身上,我知道恐同者,其实和我们一样,本性中也有善良的基因。他们可能来自某个贫苦乡村,受着最基本的良仁教育,他们知道要孝敬父母,知道一个被父母供养到北京上大学的孩子不容易,所以他虽然不能容忍陌生人的同志倾向而要施以暴力,但是关键时刻却能因为对方是大学生要放他一条生路。

     

    但是又因为什么,让他一瞬间变成一个暴力份子,要对一个和他完全无关的年轻人拳打脚踢,甚至变成奥马一样的恐怖分子,大开杀戒?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奥兰多同志酒吧恐怖袭击事件凶手奥马,伤亡人数逾百,是美国继9·11之后最大的恐怖事件

     

    有一段时间,我对发生在非洲的暴力事件特别关注。我看了卢旺达大屠杀的各种纪录片,看了南苏丹大屠杀的纪录片,看了南非,还有索马里等屠杀事件。我看见那些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年轻人,挥舞着屠刀,突然凶神恶煞的对那些无辜的儿童,妇女,老人等进行残忍的屠杀时,我常常想,是什么让一个这样的年轻人,变得对他的同胞,对人类如此残忍?要知道,在生活中,他们同样有妻有儿,有家园和乡愁。

     

    我想到,如同奥马和那位三里河大侠这样的暴力份子,让他们一瞬间大开杀戒的一定是缘于无知和观念。不是天生的恶,而是那些思维之墙,观念之墙,让人类不相爱却相杀。而当他们被这样的观念笼罩时,他们还觉得自己是在替天行道,在替这个世界铲除罪恶。他们不知道,同性恋只是一种属于个人的生活方式,在最基本的民主,平等,博爱,人权的现代文明下,你可以不理解,但要尊重和包容。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成员将犯“同性恋罪”的平民从高墙推下

     

    包括这次奥兰多大屠杀后,网络中那些叫嚣着给自己一支枪也要去屠杀同性恋的网络暴民,如同奥马,或者在卢旺达大屠杀中去伤害同胞的那些非洲青年人一样,放下暴徒的身份,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和社会中,何尝不处于某种程度的弱势?

     

    他们可能没有外地户口漂在北京而遭遇种种不便,他们的孩子可能上不起公立学校,他们可能是乙肝患者遭遇就业歧视,但是转身面对同性恋,他们在恐同的思想观念武装下,又变成网络暴民。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网络暴民对奥兰多事件的反应,没有爱,只有血腥残忍

     

    二战时期,纳粹在欧洲对同性恋的大屠杀造成了数十万同性恋者有着比犹太人还不如的遭遇,后来萨特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欧洲,有多少知识分子,面对纳粹的暴行,选择了沉默?当同性恋处于怎样悲惨的境地时,有多少人无动于衷?

     

    正如二战后的欧洲一位牧师所反思的那样:当纳粹在屠杀同性恋者时,我没有站出来,因为我不是同性恋者;当纳粹在屠杀工会分子时,我没有站出来,因为我不是工会分子;当纳粹在屠杀犹太人时,我没有站出来,因为我不是犹太人,直到有一天,当纳粹来抓我时,我发现身边没有人可以帮我了。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巧的是,这也是美国同志婚姻合法化一周年的时间点。一个社会,建立正常的对于同志的认识不是一朝而就, 在不同文明和思想激烈碰撞的今天,奥兰多酒吧的枪声,你可以在拉宾遇刺的不同见解中看到,可以在利比亚,叙利亚的的枪声中可以看到。但是枪声过后,仇恨不是出路。

     

    当全世界的同性恋者从这种仇恨中感同身受而团结祭奠奥兰多的牺牲者时,我们还是要认识到,对于所有的仇恨,宽容与和解才是出路。奥兰多的牺牲者,让人类唤起的应该是对正义,美好,公平,包容等普世价值的追求,而枪声过后,正如当年南非图图大主教所说:爱和宽容,是这个国家和人民消除仇恨和暴力的唯一出路。

     

    奥兰多的枪声过后网络暴民登场,是纳粹的味道
    当地时间12日,悼念者聚集在奥兰多的事故发生地为无辜丧生的人们守夜哀悼

     

    奥兰多的枪声和废墟上,鲜花和白鸽一定会重新蓬勃生长,而那个五十多个鲜活生命的消逝,提醒着我们,建设一个对同志没有暴力和仇恨的世界,还有多长的路要走?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努力做些什么?

     

    请关注公众号:志同志<zhitongzhi123>

     

    文|曾子/淡蓝专栏作者

    编|黑色洋葱/淡蓝微信

    图|互联网

     

     

     

    本文为淡蓝网(Blued)专栏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图片素材来自网络,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有侵犯您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上一篇:重案丨医生儿子被患者连砍12刀 定性故意杀人案 下一篇:适时把自己"归零"

    热门公众号